<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0章 CHAPTER68
    Tom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拿著金蛋走到了后面,結果就看到他家妹妹正在揮著魔杖給鐘梓巖上下檢查有沒有受傷,檢查之后,還從那只大箱子拿了巧克力和水給鐘,那個箱子里的東西該死的齊全,竟然還有毛巾、水果之類的東西。旁邊那悲催的受傷的二號選手雖然有龐弗雷夫人在護理治愈,但是很明顯,他比鐘梓巖更需要毛巾之類的物品……

     艾波爾看到哥哥,忙過來圍著Tom上看下看:“哥哥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快,我來幫你檢查一下?!?br />
     小丫頭揮著魔杖檢查了半天,才放心地拿出水和食物給Tom吃吃喝喝,又拿出毛巾給Tom細細地擦了把臉,然后從她的大箱子里拿出一堆補充魔力的魔藥,為Tom提供進一步服務。Tom臉色稍緩,至少,艾波爾沒有冷遇自個兒,而且,好像比對鐘梓巖還好那么一點點。

     Tom喝著茶水,吃著妹妹親手服務的水果,正愜意的時候,一身狼狽的阿布拉進來了,也是他倒霉,匈牙利樹蜂是最兇猛的一只,魔咒都穿不透它厚厚的皮,不過最后阿布拉總算拿到了金蛋。雖然他身上有些焦,不過他的傷沒有杜邦的傷勢重,所以阿布拉最后拿到了54分。

     這次,小丫頭只愿意提供物資援助,卻沒有親手幫男生擦臉什么的。

     Tom心中暗暗點頭,小丫頭總算知道親近遠疏。

     過了一會兒,艾爾瑪·貝納也進來了,她看起來不算太糟,不過很疲乏的樣子,大概是魔力使用過度的原因。

     艾波爾給Tom收拾完了,才想起,今天早上哥哥用很可怕的目光看著自己,想到這里,艾波爾有些后怕地往鐘梓巖處躲了躲,Tom的臉色又沉下來了。

     雖然艾波爾有些呆,可是奈何先天基因太強大,對危險的感知極度敏感,因此立刻決定逃到最安全的地方。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蓋上她的大箱子,為了保證逃跑速度,小丫頭把箱子縮小裝在口袋里,然后才說:“我出去看比賽了!”

     說完一溜煙跑了出去,還沒走到看臺,Tom已經出現在她前面:“哥——哥哥?你怎么會在這里?霍格沃茲不是不能用幻影移形的么?”

     Tom笑了笑,但是艾波爾覺得那笑比不笑更恐怖:“別人不可以,但是我可以?!?br />
     艾波爾下意識地問:“為什么?”

     “有空告訴你?!?br />
     “哦。呵呵?!卑柛尚?,哥哥越來越可怕了,越來越陰陽怪氣了……

     “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關于布斯巴頓女生的外貌問題?!?br />
     “哥哥說那個漂亮姑娘么?”原來哥哥是為了這姑娘生氣???為什么?艾波爾想破腦袋也不明白為什么這姑娘和哥哥生她的氣有啥關系。

     “事實上,我稱呼那姑娘為美麗的姑娘只是一種觀法官方的禮儀用語,并不是認為她漂亮?!?br />
     “可是,她是很漂亮??!”

     ……

     Tom突然不知道說啥好了。他到底吃錯了什么藥才和小丫頭討論一個姑娘漂不漂亮的問題???無奈地揉揉小丫頭的腦袋:“咱們去看比賽吧?!?br />
     安全了!警報解除,艾波爾拉著她哥的手,歡快地往看臺走,“尤迪叔叔也來了哦!正跟亞歷亞瑟在一起,我們去找他們玩?!?br />
     他們倆人兒女情長,卻不知道外面已經炸開了鍋。

     全場寂靜之后是龍的嘶鳴,學生的尖叫——

     艾波爾聽著這龍的聲音有點耳熟,和Tom對視一眼,兩人一起沖了出去。

     他們看到,看臺的上空,一條身長十余米的白色巨龍,憤怒地盯著場地上的戰斗,不時發出怒吼聲,下面的,不管是比過賽被牽走的龍,還是沒比賽還沒過來的龍,都躁動不安,不時卑微地回應兩聲,或是沖著地面噴幾口火,那些照顧龍的巫師們如果靠近也會被襲擊——馴龍師已經無法控制局面了??唆斈芬呀浤玫搅私鸬?,傻傻地站在一邊,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么狀況。

     艾波爾和Tom是聽得懂亞歷的話的,于是他們聽到的是:“你們這些沒出息的笨蛋,不知道是什么生物偏偏頂著我們龍的名字,頂著名號也就罷了,竟然還成了人類手中的玩物,你們丟不丟龍的臉??!你們這些連蛟都稱不上的笨蛋,還被人耍的團團轉……#¥%……連自己的蛋都保護不了,居然還稱為龍!#¥#……”

     艾波爾看著天空,張大嘴巴,然后拉拉Tom的袖子:“哥哥,這怎么辦?”

     Tom指指臉:“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br />
     艾波爾偏過頭,“哼!不說算了?!?br />
     Tom悄悄在艾波爾耳邊說:“如果被這些巫師知道,半途讓比賽終止的生物是你家的寶貝兒,你覺得他們會怎么對你和你的小亞歷?”

     艾波爾想了想,東方嬸嬸說男女授受不親,但是爹地是可以親的,那哥哥也是親人,親親也沒有關系的吧?臉和嘴也沒什么區別的吧?而且都被親過了……但是被逼著親——艾波爾有些委屈地撅著嘴,然后在Tom臉上啄了一下。

     Tom又指指嘴:“這里也要?!?br />
     艾波爾只好又啄了Tom的嘴唇一下。

     爹地在附近,Tom也不敢太囂張,于是說:“沒人知道亞歷會變大,所以你也不知道,所以你也不認識這只龍。而且,這是龍族內部事務別人也管不著。明白了么?”

     艾波爾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哥哥是說,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看著就好?!?br />
     Tom說:“不但如此,有人問你關于這次事件中所有關于巨龍的問題,統統說不知道,明白了么?”

     艾波爾點點頭:“明白了?!?br />
     Tom拍拍艾波爾的腦袋,表示欣慰。

     艾波爾想了想,這種方法她也想得到??!為啥在哥哥和爹地身邊的時候反而笨了呢?

     三強爭霸賽因為不明原因突現的遠古巨龍而被迫終止,九條龍持續躁動不安,馴養龍的巫師無法控制場面,如果情況惡化下去,九條龍有可能逃脫馴龍師的控制,那時后果不堪設想,尤其是,現在看臺上大多都是無法應付龍的未成年小巫師,如果處理不好,這次有可能會成為有史以來死傷人數最多的三強爭霸賽。

     眾教授急了,紛紛舉著魔杖站在小巫師前面隨時準備戰斗。眾評委急了,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蓋勒特看著空中發怒的巨龍,若有所思。

     對于肇事者亞歷來說,事情再簡單不過。這次事件的緣由只是一個名字,中國火球龍。

     亞歷來自中國,正在艾波爾的位子上看比賽。本來,他看五號的姑娘跟龍比賽的時候就有點不地道,大概是那姑娘膽子小,便用了不少聲東擊西之術來引開龍的注意力,也算是戲耍侮辱龍的智商吧,偏偏那只不知道是什么卻叫著龍的名字的動物智商不高,被耍得團團裝。后來,克魯姆和六號的中國火球龍搏斗的時候,用了眼疾咒,攻擊了龍最薄弱的眼部,那龍痛苦嘶鳴的過程中又踩壞了幾顆龍蛋,于是,亞歷炸毛了!

     要知道,那只被欺負的眼睛要瞎掉的火球龍的全名叫中國火球龍??!亞歷就是來自中國的??!而且,龍蛋啊龍蛋,亞歷小時候也曾經是一顆龍蛋??!艾波爾還抱著是蛋的它睡了一年多呢!如果當年,撿到它的不是艾波爾,卻是這群混蛋,那那些蛋的下場豈不就似乎自己的下場?我們龍蛋容易么!于是,亞歷爆發了!

     亞歷的魔力爆發,讓類似小蛇的不起眼小龍變成十幾米長的巨龍,它用龍族的語言把幾只龍罵到羞愧地要死掉,再不愿意配合任何比賽。

     蓋勒特揉了揉頭痛的太陽穴,派人把Tom叫了上來和龍對話,看看那龍到底要什么!

     2011-4-6 By赫連月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