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章 CHAPTER79
    蓋勒特把艾波爾帶到一個空房間,揮揮魔杖,變出舒服的大床,把艾波爾放下,正要起身,艾波爾拉著他的手:“爹地,爹地,您別走,艾波爾一個人害怕?!?br />
     自從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一樣了。沒有人認識自己,連爹地都不認識自己。而且,爹地還住在她六歲之前父女倆待的地方,爹地很憔悴,很老,沒有以前的爹地帥,可是艾波爾還是知道,他是爹地,是和自己血脈相連的爹地。

     蓋勒特有些無奈地坐在床邊:“孩子,您是誰?為什么……”會叫我爹地?可是看到艾波爾失望地要哭的樣子,蓋勒特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艾波爾的聲音都帶著哭腔:“爹地不認識艾波爾了嗎?為什么不認識艾波爾?”

     照著蓋勒特以往的脾氣,如果有他確定不認識的孩子一個勁兒的纏著他,說不定他就給那孩子一個奪魂咒或者遺忘咒什么的,可是這個孩子不但為他擋了一次鉆心挖骨,也讓他有種特別的感覺?!澳悄紫纫嬖V爹地,您叫什么名字吧?”

     艾波爾有些失望,爹地看著她的樣子和以前一點也不一樣,艾波爾低著頭:“我叫艾波爾·格林德沃,今年十三歲。我從小就只有爹地,后來爹地說黑魔王的女兒很危險,就找來了Tom哥哥……”

     艾波爾把這些年的經歷都說了一遍,說到一起救白狼的時候,阿道夫處理完了陛下交代的事兒,也過來一起聽。

     等到艾波爾說完,蓋勒特沉吟不語,阿道夫問道:“孩子,你說我是你的老師?”

     艾波爾點點頭:“所有叔叔阿姨都教過我的,不過因為我的魔法屬性是光性,和阿道夫叔叔一樣,所以阿道夫叔叔教我比較多?!?br />
     阿道夫又問:“舒澤娶了個東方魔法師?”

     艾波爾繼續點頭:“明萱嬸嬸人很好,還教我東方草藥學和東方淑女學呢!”

     阿道夫驚訝于居然還有東方淑女學這門學科,于是多問了一句:“那東方淑女學都包括些什么內容呢?”

     艾波爾想了想,掰著指頭一條一條地數:“第一,男女授受不親,第二,西方男人身上毛很多,都是沙豬,所以不能嫁,也不可以私奔。第三,用魔杖的西方男巫沒有不用魔杖的東方男巫厲害,所以要找個東方男人嫁。第四,西方男人的衣服不好看的,要找個衣服很好看的東——”

     一頭黑線的阿道夫無語地看著艾波爾,又看了看蓋勒特:你到底找了什么人來教你閨女??!

     阿道夫不敢再問這些了,于是挑著幾個大家都知道的圣徒狀況問了一下,艾波爾都能很詳細的說明。阿道夫心中暗暗點頭,與蓋勒特交換了個眼色。

     蓋勒特和阿道夫是何等人物,怎么會不知道艾波爾有沒有說謊。聽艾波爾說完,兩人也猜到幾分,在另一個世界,也有他們,但是那個蓋勒特有了個女兒,從此生活有了希望。那個世界,大概是與他們的世界平行的世界。不過再多他們也不太清楚,空間魔法早已是傳說中的東西了。

     蓋勒特心中百感交集,他竟然有一個女兒,雖然不是這個世界的他的??墒撬麄冇醒夑P系不是,古靈閣那里都檢測通過了。

     說到古靈閣,艾波爾從內兜里掏出一顆紅寶石,“爹地,給您,我從您的金庫里取出了一百加隆用,用這個跟您換?!?br />
     阿道夫奇怪道:“艾波爾,既然你有寶石,為什么還要做什么血緣測試?”

     艾波爾說:“我不知道會在這里多久,可能過幾天爹地就來接我回家了,所以不能跟妖精換錢,不然存了幾萬家隆,我又走了,不是便宜妖精了嗎?把錢還給這里的爹地,是肥水不流外人田?!?br />
     ……

     蓋勒特無語了:“爹地平時不給你錢花嗎?”

     艾波爾搖搖頭:“爹地很疼我的,可是爹地工作很辛苦,艾波爾現在還不能賺錢,只能用爹地辛苦賺來的錢,所以艾波爾要懂事,不能亂花爹地的錢?!?br />
     阿道夫看了蓋勒特一眼:你到底有多不舍得給你閨女花錢啊……

     蓋勒特因歲月苦悶而滄桑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委屈之類的情緒:不可能啊,這,一定認錯了吧?

     無論過程如何,最后,在艾波爾的強烈要求下,蓋勒特在艾波爾的房間變出了一張床,和她住同一間屋子。

     阿道夫?阿道夫沒意見??吹浇裉毂菹碌臉幼?,他甚至愿意用任何方法把艾波爾永遠留在這里。至于另一個世界的陛下,就由那個世界的阿道夫來安慰好了……

     有了爹地,艾波爾就不急著回去了,沒事兒就坐在爹地懷里跟爹地聊天,蓋勒特開始有些不習慣——天知道,他是個多么專情的人,他甚至沒抱過阿布思之外的任何人——不過,軟嫩嫩地叫著自己爹地的可愛女兒有誰能抵抗呢,更何況蓋勒特自己還是一個孤寂了幾十年的老人。

     阿道夫試著帶了往日的圣徒來看看,當然,他很慎重的一個一個帶過來,先是尤迪特,陛下沒生氣,后來試著帶了個女性圣徒雷拉妮,陛下還是沒生氣,第三天試著帶了兩個……大家都很高興陛下的轉變,雖然老人家都很喜歡萌系小蘿莉,但是大家很有眼色的沒跟陛下搶。

     第三天夜里凌晨兩點鐘,蓋勒特突然睜開眼睛,多年的混沌生活并沒有傷害他敏銳的感覺。尤其在紐迦蒙德,這個他待了幾十年的地方。閉上眼睛,放出魔力感受,十二,不,十三個黑巫師落在紐蒙迦德的外面,拍拍女兒,“艾波爾,醒醒?!?br />
     黑魔王的女兒,不是溫室里的花朵,這兩天他試過女兒的魔力,在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已經算是很強大了。而且,如果沒有意外,他的女兒到他這個年齡的時候,一定會比他更強大?,F在,就是一個很好的歷練機會呢!

     艾波爾揉揉迷蒙的眼睛,“爹地?”

     蓋勒特揮揮魔杖,艾波爾的袍子飛到艾波爾身上:“寶貝兒,有人來找我們打架!”

     艾波爾瞬間醒了:“又是上次那個很可怕的蛇臉大叔嗎?”

     “當然不是,”阿道夫已經把他關了起來,給圣徒們做各種實驗去了,據說,是不可多得的靈魂切片產品很稀有,“不過,可能是他的同伙兒?!?br />
     小丫頭立刻從床上跳起來,拿起魔杖,戰斗狀態完全開啟。

     看到艾波爾這樣,蓋勒特倒是放松起來:“寶貝兒,不要那么緊張,他們還有一段時間才能進來呢,” 紐迦蒙德作為一個監獄,怎么會沒有防御魔法呢?

     拿起梳子替女兒梳好頭發,編成一個辮子,盤好,用魔法固定住。

     “艾波爾,咱們格林德沃家的孩子,都有一頭美麗的金發,可是,既然要戰斗,就要預料到所有情況,近身搏斗就是一種很可能發生的情況,所以,寶貝兒,你的金發,決不能成為近身搏斗的弱點?!?br />
     艾波爾被蓋勒特輕緩的動作感染,說話也歡快起來,“爹地,我知道了,那我以后和爹地留一樣短的頭發好不好?我聽巖哥哥說,出家之后就要把頭發剃光光,為了爹地,我也可以剃光光的?!?br />
     蓋勒特:……女兒啊,你真的想太多了,不用那么嚴重的。

     “寶貝兒,格林德沃家的女兒怎么能因為怕敵人所以把自己變得不漂亮呢!寶貝兒,你的頭發很美,而且那些人也不是咱們的對手,你不用剪短的?!?br />
     艾波爾點點頭:“好吧,那以后戰斗之前爹地都幫我梳頭發好不好?”

     蓋勒特拍拍女兒的小肩膀,“當然,寶貝兒?!?br />
     蓋勒特和艾波爾聊了會兒天,艾波爾有些不耐煩:“爹地,這群黑巫師好笨哦,這么久都進不來?!鄙w勒特無奈地:“ 寶貝兒,不是所有的巫師都像咱們格林德沃家的巫師一樣聰明的,這個事實你一定要清楚哦!如果寶貝兒急著打架,咱們出去迎接他們好不好?”

     食死徒們覺得很悲催,被伏地魔召喚來了這么一個古怪的城堡,好不容易進了門,卻又像入了迷宮一樣轉暈了腦袋,至于伏地魔在哪里,更是無從得知,而且,他們不知道,將有一場更悲催的遭遇等著他們。

     2011-11-27  By赫連月籮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