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章呂布中毒遭控制
    尤其是與丁原配合得天衣無縫的呂布,簡直是猛虎兇將丁原的影子。幸好有賢婿的毒計,不然今晚估計得偷雞不成蝕把米。

     “哼!看我誅仙滅魂!”呂布也有自己的傲氣,尤其是遇到強者,骨子內戰斗狂熱爆發。全力調動藏于肉身中的氣血,宛然一條條扎龍,涌進方天畫戟之用,響起陣陣兵器嘶吼聲。

     整個人脫離了丁原,方天畫戟仿佛帶起一縷幽魂殺機,整個戰場出現九個呂布影子,全力調動氣血攻擊董卓。

     刀戟相碰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響,陷入瘋狂的呂布,董卓亦是不管肥胖身軀上多出一道道傷口,反而繼續大聲諷刺道,“呂布,你難道是一沒有斷乳之輩?實力太差了!”

     目光卻死死地盯著呂布身上的氣血,漸漸地變暗,卻是越發高興。手中的血刀亦是化作數把刀影,全力斬向九個呂布。

     看著董卓竟然絲毫不管自己受傷,全力攻擊奉先,丁原暗自皺眉。雖然奉先的血氣特殊不可否認,再配合上八品的《霸王戟法》,能傷到董卓是必定的。

     但蘊丹境的法力,與氣血畢竟不是一個層次的,氣血沒有如此容易攻破董老魔的法力防守??墒茄矍暗亩窟B連受傷,全身上下血流不止,不一會兩人身上衣袍破爛不堪,鮮血滿身。

     一直警惕的丁原,仔細一看,頓時大驚,暗道不好。

     原來氣血本就是勾連五臟六腑,如今奉先身上的氣血開始變暗,雙眼變的暗紅色,整個變得瘋狂不已,哪里還不懂遭人施毒計了。

     想到這里,大怒,丹田內的真氣瘋狂運轉,手中的紅英長槍,漫天槍影下,聚成一只猛虎吞向董卓。

     “董老賊,你竟敢施毒酒計!”

     “哎,某想要行廢黜之事,最大的阻力便是你丁建陽,你手握十萬大軍,不拿下你,某如何能成功呢?”

     “何況你們父子倆的戰力如此強大,某要是不略施小計,如何拿下呢?”董卓的蟠龍袍在法力的支持下,蟠龍仿佛活了過來,化作一條黑色蛟龍,擋住猛虎!

     越過呂布的戟影,董卓整個無視呂布戟刃,刺進自己的胸口,整個手掌狠狠印進呂布的胸口,只見其胸口流出的血,又詭異的順著左手,流進呂布的胸口。

     “董卓,你做什么?”

     看到丁原疑惑的表情,便大笑解釋道,“只是吞噬魂魄的毒而已,本來只想讓噬魂毒吞噬掉呂布的三魂,好煉化成本將的絕世魔將,你知道的,像呂布這樣的戰斗猛將可是千年難得一見。如今被你發現了,那就只能勉為其難先吞掉他的人魂,控制他殺掉你再說?!?br />
     “董卓,你敢!”

     哄,身后閃過一片火紅色的翎羽,怒吼道,“火焰翎羽給我合!”丁原盛怒至極,赫然爆發把先天真氣凝成水的真氣。

     董卓左手已經牢牢抓住呂布胸腔,暗血色法力包裹著他,全力煉化已經失去人魂??吹蕉≡谷话蚜穼毼锘鹧骠嵊?,這等令自己都眼饞不已得絕世寶物,都舍得,也敢融合進心臟,燃燒精氣神為代價,增強自己的星將火焰屬性,如此不要命的打法。

     尤其是丁原瘋狂之下,紅纓長槍在槍法組合之下,帶出一只三米高,燃燒著縷縷紫色火焰的巨虎,如餓虎撲食一般撲向自己,他也只能破罵,“丁原,你個瘋子!”

     但董卓的動作可不敢有絲毫的慢,看了一眼骷髏血刀,忍著心痛,一聲喝道,“斷!”

     骷髏血刀應聲而斷,化作一只巨大血骷髏頭,失去本命武器臉色瞬間蒼白無比的董卓,對著撲來的巨虎,抬手一指,喝道,“去!”

     骷髏頭與巨虎相撞,強大的法力碰撞之下,嘭!董卓最后還是挨了巨虎一下,整個人被轟出大殿。狠狠地砸在帶有品級的青紋石鋪成的地板上,半跪在大坑中的董卓,亦是沒有松開印在呂布胸口的左手。

     董老魔看了一眼雙眼已經發起赤紅**光的呂布,全然不顧重傷不已的身體,對著破爛不堪的溫明殿,哈哈哈大笑,“丁建陽,某知道你沒死,出來吧!”

     “怎么,如今的我可是重傷垂死,你就不來一槍?”見丁原在伺機而動,并沒有出大殿廢墟,董卓一點也不在乎。因為他已經把左手從呂布的胸口中抽出來,呂布已經被煉成殺戮魔將,就連那胸口亦是閃爍著詭異暗血**光,竟然慢慢愈合。

     恰時,有精通星象的強者,便能看到遙遠星宇之上,貪狼星頻頻發出不甘的怒吼聲。

     隨著呂布變成殺戮魔將,仿佛誓與命運爭最后一絲希望。貪狼星散發絕世星芒,形成一只血**狼,仰天長嘯,群星剎那間失去光華,群星退影,卻有一縷隱晦無比的星芒,劃過天際,瞬間隱沒于呂布的額頭紫府之中。

     貪狼星變,不過是剎那光華,眾強者只見貪狼不甘的怒吼,散發不屈的星芒,卻不見仿佛跨界而來的詭異星芒,也許這是一道不可捉摸的宿命。

     也不知對這個有著儒家顯圣武至圣之謀、道家造化仙武天仙之謀、兵家化神武人神之謀的東漢三國有何影響!

     潛伏在廢墟大殿中的丁原,聽到董卓的話,再仔細一感受,便發現奉先的氣息完全變了。

     呼呲呲,全身燃燒的火焰,仿佛知道主人的怒火與絕望一般,噗嗤,頓時大漲。丁原本是一山野村夫,得陛下之恩惠,一生無所婚娶,難得遇到呂布這樣心堅至孝之子。他可是一直帶在身邊,就是為了能夠隨時教導,以望能夠接替自己的衣缽。

     可如今,蹲在廢墟下的丁原,雙目神智略微恍惚,嘴角不自覺嘀咕,“可如今,全沒了,我兒沒了!”

     “不!一定有辦法,有辦法!”瘋狂拍打自己頭顱的丁原,對呂布可是一直當做親子來待。他不想奉先變成那只余戰斗本能,只知道殺戮的戰爭機器。

     就連自己的頭盔護甲掉落一邊,他都不在乎,只是一心想要找到能夠重新喚醒呂布人魂的辦法。俗話說的好,人有三魂,天地掌天地兩魂,人之初生而賜予二魂,人魂卻是自我,或是來自父母。如若人魂不在,自是如那無魂之僵,只知戰斗**血。

     “咦!無魂之僵,鬼族皇者,僵尸一族,便有以無魂之僵,**血,喚醒自我,蘇醒人魂?!蹦X海中閃過自己這樣的一段話。丁原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找到了救奉先的辦法。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