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 李儒的忠與絕
    “殺!”直到呂布站起來,整個人化作一道暗影,從三丈之內,全無一活人,到五丈,到十丈,李儒的眼眶頓時一縮,不過是三個呼吸的時間,竟然有五百后天境百戰精兵折損他手。

     “絕世戰將!”李儒不由心里暗暗稱贊,不由轉頭看向,臉色慘白不已,驚懼之下,汗如雨下的主公,不由發出一聲嘆息。

     董卓見此,同樣大驚,沒有想到呂布如此強大,不斷的命令增加士兵,想要為殺呂布。恰好聽到李儒的嘆息聲,頓時大怒,質問道,“李儒,你個廢物,感嘆呂布殺我方士兵如此多?還不趕緊想辦法?”

     “請主公恕罪!屬下已經有辦法!”李儒的眼眶微微一縮,但還是轉身低頭,想要解釋一番。

     不想董卓面目猙獰不已,架在呂玲綺脖頸上的長刀,對著李儒的身上就是一刀,噗呲,獻血頓時橫流,吼道,“你個廢物,既然有辦法還不用?”

     李儒頓時感覺血液都冷了,但還是立刻回道,“遵命,主公!”

     “??!”

     士兵臨時發出的慘叫聲,兵刃刺體,鮮血的奔涌聲,如今的溫明園已經血流成河。要不是呂布主要保護嚴氏楚楚的尸體不受人踐踏,還有那成堆的尸體稍稍擋住了呂布的步伐,就不是數千士兵被斬的結果。

     “呂布住手,你以為某當真不敢殺呂玲綺?當真不敢殺并州軍上上下下所有軍士的家屬?”李儒平靜的雙目中頓時射出道道法家圣謀的金色如鏈的謀力,使得他的聲音傳遍整個戰場中。

     右手一揮,一道陰暗的光幕被打開,溫明園角落一旁,出現無數被解壓的軍士家屬。

     正在四處殺戮的血色身影,頓時一停,手中的長戟在他全力運轉,帶有煉獄火的天罡真氣下,戟刃已經殘破,被腐蝕燒掉一部分。

     銹氣斑斑的戟刃壓在一名涼州軍校尉的脖頸上,緩緩的抬頭看一眼,雙腿不斷顫抖,害怕至極的軍士。呂布仿佛能夠看到他的求饒之心,

     “哈哈哈,還是文優有辦法!”左臂在血魔決特殊的作用下,已經接回的董卓,一把抓住其中一個孩子。

     長刀架在孩子的脖子上,仿佛縱橫沙場的董老魔,又回來了,故意與呂布對峙,狂笑道,“你敢殺某的一個人,我就敢殺你的十人?!?br />
     旁邊的李儒卻皺起眉,自顧拿起一桿長槍,來到董卓的旁邊。不明覺厲,說道,“呂布,此小子你應該認識,你得意兄弟張遼的幼兒張虎?!?br />
     “叔父,殺了董魔王,不用管我,替主公爺爺和嬸嬸報仇!”虎頭虎腦的張虎,心里只有報仇,絲毫不懼怕,大聲喊道。

     一旁的呂玲綺同樣說道,“爹爹,虎弟說的對,殺了他們,到時爹爹一起給我們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見此,呂布的頭低著頭微微一偏,對著董卓露出一個嘲諷的眼神,殘破戟刃毫不留情劃過這名校尉的脖頸。

     后頗有意思的看了一眼李儒,對著董卓問道,“某已經殺了,你敢?”

     “好膽!”

     “給某全斬了!”頓時,董卓嗜血的嗜好仿佛被呂布給激怒,手中長刀一用力,就要斬下張虎的頭顱。

     “住手!”恰時,一桿從董卓身邊橫過來的長槍,擋住了董卓的刀,同時命令押解的士兵住手。

     董卓沒有見到臆想中,鮮血奔涌,頭顱飛起。感覺自己的微信大減,便對李儒怒吼道,“你也敢攔某!”

     李儒都還不及解釋一二,自己的右臂就被董卓狠辣的一刀,不曾想董卓會如此對自己的李儒,根本就沒有防范之余,整個持槍的右臂,卻是被整整切下。

     在李儒不可思議的目光中,整個人被砍廢倒地,鮮血流了一地。耳邊回響著董卓的罵聲,“某到要看你如何收服這頭畜生?!?br />
     “廢物,愣在哪里做何事?怎么,你還有不服?要不是某董卓于荒野邊城魔人手中救下你一家,你還能活到現在?救命之恩,你就是如此報答某的?”

     今晚的一切安排都出乎董卓的意料,沒有以前那種李儒辦事,自己收尾的快感。感覺李儒好像有些感嘆呂布的絕世勇武,故意為之的,于是拿他的家人一并威脅道。

     一向見貫董卓嗜血的涼州軍,這時亦是一愣,因為以往就算董卓如何惱怒,殺人。對于軍師,可都是以禮相待,最多怒罵幾句,但也不至于像今天如此。

     掙扎爬起來的李儒,腦海中回憶,自己一家在西涼城茍活殘喘,就連老母都需要西出荒野邊城,于荒野魔原中獵殺魔物過活。一次,荒野邊城遭魔族之人圍攻,數十萬人被屠殺,自己一家人在自己的提醒,躲在荒野魔原中,可還是如狩獵一般被追捕。

     是這個聲音的主人救了自己。

     從那一刻起他便告訴自己,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同樣也要報答這個人,一路的出謀劃策,十年的輔助,他如今已經成為一統西涼城周圍數百城的西涼,成為大半個西涼之主,如今更有可能是這塊洛陽帝都的主人。

     可他卻威脅自己!

     李儒的左手狠狠地抓起地上的一抔土,眼神卻是變得更冷,仿佛心的血都塊要結冰了。緩緩站起來的李儒,在其狠狠地甩甩頭之后,又是那個李儒。

     對董卓恭敬一禮,“屬下時刻銘記主公救命之恩!”

     感覺自己不應該如此對李儒,畢竟李儒可沒有修煉血魔決,沒有斷臂接生之力,又是被自己的血魔法力所傷,雖然少,可一時三刻內,哪能尋到醫家強者治療。

     于是董卓上前扶住李儒,安慰道,“文優不必介懷,只要某拿這天下,你需要的法家圣典,某一定找給你,到時你修至宗師,即可重塑肉身,右臂自可長出?!?br />
     被丁原廢掉血脈秘技‘法演山河圖’,沒有了法家經典的引路石,修煉之路難;又自爆修煉之基,救下董卓,修煉本就難上加難了;如今又被董卓斬掉右臂,還是施展謀略的右臂,魂體殘缺,難之又難,算是沒了修煉之路。

     沒有機緣洽會,對于李儒斷了修煉之路的人,想要修煉,難如登天。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