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章 呂布誤殺嚴楚楚
    腦海中不斷回響著丁原的一句話,“孩子,不要怕,以后你就是呂布,呂布就是你?!?br />
     低下頭的呂洋,下了一個決定,仿佛對著空中丁原久久不消散的魂魄,緩緩的回答道,“我就是呂布!”

     右手伸進暗淡無血流的胸膛內,掏出一顆赤血色晶石,里面有一只活靈活現的火鳥。不僅是呂布受益于這赤血丹心精血,就連這六品的火焰翎羽都得了莫大的好處,誕生了微弱的靈智。

     “義父,孩兒答應你,會好好照顧玲綺母子!”不管是此呂洋還是彼呂布都感受到丁原對自己的好,那是一個父親的好。

     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如此親切的父愛了!眼角不由流下了一滴眼淚,緩緩的放下丁原的尸體。

     右手虛握,靈性大增的方天畫戟,瞬間飛入手。拖著,一步步逼近董卓兩人劍眉血目,面呈冷酷且無情,全身暗血魔焰環繞。

     面對如此不死不休,宛如一尊兇神的呂布,這讓一向膽大包天的董卓略微膽寒之余,也是不斷的拉開與之的距離,仿佛這樣能他稍稍安全些。

     “我要殺了你們!”

     看似平靜無波瀾的呂布,其實內心翻起了驚天巨浪,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眼前未嘗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他也想試試呂布戰死白樓門的必死之局,能否從認賊作父這一場改變。

     “殺!”

     陰冷的聲音恍如來自深淵地獄的鬼吼魔音,不斷的傳入兩人的內心中。就在兩人愣神之間,呂布的殺機乍現,手提方天畫戟,整個人帶著暗紅色的光影,夾著無邊的殺氣,斬向董卓。

     李儒看到呂布不似之前的性格,尤其是呂布靠近的腳步,竟然沒有加快,反而一步小過一步的距離。這根本不似急于報仇的姿態,反倒是在考慮些什么?

     暗自猜測,他呂布到底在考慮什么?難道他不想殺主公與我?

     以其至孝之人,怎可能不為父報仇?那他究竟在思慮什么?陷入沉思的李儒想要細細在打量一番呂布,抬起眼眠,頓時大驚,因為他看到呂布竟然面露殺機。

     暗道,不好!

     “主公,小心!”李儒的眉頭擰成一團,便又瞬間松開,仿佛下了一個決定。紫府殘留的殘破秘技‘法演山河圖’,瞬間被李儒碾碎,轉化為雄渾的謀氣,絲絲黑血線組成的謀氣,頓時聚集于右手之上。

     嗡!瞬間凝出一只黑血色的法家律鏈,律法之鏈飛舞,被李儒往后一甩,于陰暗的光幕中,拉起一模糊人影。

     人影就在呂布驚恐的目光中,出現在董卓的身前,同樣出現在呂布的絕殺之前。

     “不!”

     太快了,呂布的速度本身就全力出擊,想要絕殺董卓的決心。再加上李儒以自絕修煉之基,瘋狂施展秘術。這讓呂布根本就來不及收手,就算是強行逆轉三分之力。

     可,可戟刃同樣斬過人影的脖頸,頓時鮮血噴涌。呂布的一雙血眼怒視李儒,怒吼道,“給我斬!”手卻不慢方天畫戟一扭轉,越過人影的脖頸,狠狠斬下董卓的左臂。

     遭此重創,倒在地的董卓,發出凄慘的叫聲,也不管被斬下手臂,連滾帶爬,大呼“來人,來人!”

     顯然如此瘋狂的呂布,更是令李儒膽寒了。

     不一會,四周就聚集了無數的涼州大軍,把環抱著血泊中人,大聲哭泣的呂布團團圍??!

     手忙腳亂的呂布,撕扯下一塊衣布,緊緊壓在美人的脖頸中。嘴里不斷的呼喊著,“不會的,不會的,怎么會這樣??!”

     “嚴氏,你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br />
     嚴氏就那么躺在呂布的懷里,努力的睜開眼睛,看著為自己流淚的男人。從赴宴開始就被李儒抓到偏殿的嚴氏,知道自己母女倆一定是奉先的累贅。

     可不想來的如此之快,慘白的臉龐上,露出勉強的笑容,輕輕的哀求道,“夫君,楚楚想聽夫君叫奴家楚楚,好,好不好?”

     腦海中不斷回憶起與嚴氏楚楚的點點滴滴,哭著回答道,“好,好!楚楚,夫君答應你,答應你?!?br />
     嚴氏的雙眼仿佛煥發出道道的光芒,那是回光返照。尤其是那滿足的微笑,讓這一刻呂洋他真的不知自己到底是呂布,還是呂洋,或許兩人已經徹底融為一體。

     “娘親,娘親,你放開我,我要看我娘親!”身后傳來一個小女孩的哭喊聲,呂布的眼眶微微一縮,便又放開。

     只是輕輕的把臉頰靠嚴氏的臉頰旁,親昵的叫道,“楚楚,楚楚!”

     嚴氏,費了大力氣,才緩緩的伸出手,在臉上輕輕的撫摸,仿佛是要記住這個男人的臉。低聲哀求道,“夫君答應楚楚,不要怪自己,也不要為楚楚傷心,好嗎?”

     “楚楚!”呂布沉悶的喊了一聲,呂布感覺自己錯了,不應該如何魯莽,妄想殺掉董卓,從這一刻改變自己的命。

     不然楚楚就不會被自己誤殺!

     “夫君,不答應楚楚?”有道是最了解你的人,除了你的夫人,還有誰。嚴氏把手緊緊的握住呂布的手,微微偏過頭,緊緊的望著這雙哀傷絕望的雙眼,再次哀求道。

     “答應,夫君答應楚楚,一定答應楚楚!”不是男兒不流淚,只是未到傷心時。呂布哽咽著點頭頭答應。

     “夫君,還,還有玲琦,她,她,像你一樣,很喜歡戰場。你,你要?。?!”

     “楚楚,別說了,別說了。夫君知道,都知道,一定會好好保護她?!本o緊的把嚴氏抱在懷里。嘴里不住的答應,直到美人魂消,身隕。

     呂布仿佛不能接受嚴氏的死,嘿嘿笑起來,最后變成瘋狂大笑。

     整個溫明園都充斥著呂布狂傲不已的笑聲,令合圍的涼州士兵,都忍不住膽怯,拿著兵器的手,都微微發抖。

     誰讓這個披頭散發,單手懷抱著美人楚楚,全身鮮血橫流的男子,就算沒有發起攻擊??缮砩系臍鈩輩s也沒有因受傷而減弱,反而因嚴氏的死,仿佛便得更加的強大。

     這是因為呂布殘留的神念徹底融合進呂洋的體內,讓此時的呂布魂魄變得無比的強大。直接壓制在涼州士兵的心神,令他們升不起反抗的心。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