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五章 張遼的猜測
    昨日已經得到董卓的首肯,放自己去潁川書院。今日叫來高順張遼二人,說明了自己將要去潁川書院十天半個月,軍中一切事務由二人商量。

     西園并州軍主將營帳內,靜悄悄的,二人都不應聲。并不是高張二人推遲,而是兩人擔憂,怕董卓趁機掌控并州軍。

     張遼略微遲疑,但還是站出來,“回稟主公,最近并州軍內出現了董相國的探子?!?br />
     “探子?文遠,你密切注意,關鍵時候可以先斬后奏!”呂布正在穿戴鎧甲,準備奔向潁川書院。呂布是把增強眾人魂魄底蘊作為頭等大事來辦,所以聽到董卓往并州軍安插探子,想也不想直接交給張遼處理,還是便宜處理。

     “這!”依舊站在那里,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做,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模樣。最后只能為難的求助正在幫呂布穿戴鎧甲的高順身上。

     可能是察覺到這里面有什么貓膩,背著張遼的呂布擺擺手,說道,“有什么就說什么,無需顧忌?!?br />
     這時的高順見張遼不敢說,為呂布披上赤紅披風之后,替張遼開口道,“主公,文遠是想說,魏續昨晚接見董相國的一名李肅的謀士,二人相聊甚歡,最后還是送了魏續一匹名為赤兔的絕世寶馬?!?br />
     整理衣甲的呂布雙眼閃過一絲絲寒光,隨后隱沒眼底,暗道,難道董卓當真如義父所說的那般精明。他送魏續一匹絕世寶馬,便是為了試我?

     那他到底又想試我什么?

     按照原來歷史董卓是把赤兔寶馬送給呂布,但現在卻送給魏續。難道他想試試我敢不敢拿下魏續?畢竟所有并州軍上下,除了自己統領并州軍之外,根本沒有什么封賞。

     百思不得其解的呂布,轉過來問向二人,“你們覺得董卓到底想做什么?引起我們內訌,想削弱我們并州軍的力量?”

     張遼也不曾想呂布竟然一反常態,問自己的意見,雖有一些疑惑,但也把歸于經歷生死磨練,有些改變的一方去。主公既然禮賢下士,張遼拋去之前的擔憂,說道,“回稟主公,如果董相國想要削弱并州軍,這樣做是不是做得太過明顯?”

     “如果不是削弱,那估計便是,便是?!闭f到這里,張遼又偷偷的打量一番呂布,又在猶豫些什么?

     這個樣子的張遼,可不是自己記憶中能夠統帥千軍的張遠,不由氣惱三分,呵斥道,“文遠,察言觀色是必要的,但唯唯諾諾,處事不果斷,你就不怕你帶的兵就因為你猶豫,而死嗎?”

     “是,主公教訓的對,是屬下知罪!”張遼畢竟是一名很有潛力的帥才,呂布一點便透,連忙告罪。并把自己的猜測一一分析,最后總結道,“因此如果董相國只是想試探主公是否真的在意并州軍上下,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因為在溫園已經清楚知道了??峙率墙枰黄コ嗤脤汃R,問主公一句話?!?br />
     聽著張遼的分析,尤其是最后一句,這讓呂布有點懵。懵的原因是董卓果真如義父所說,并沒有自己想的那般簡單,反而有點精明的味道。那自己收服李儒是不是也是他故意為之呢?又或者是董卓與李儒合謀,煉化呂布為絕世魔將不成,便出這一招苦肉計,讓李儒故意臣服自己。

     隨后,在李儒的引導下,好把自己成為董卓防范天下世家的長矛?要是換個說法,就是把呂布成為阻擊由曹操發起的關東盟軍戰戟。想想原歷史上,曹操現七星寶刀,想殺董卓,被識破,卻能躲過董卓和呂布二人的圍捕。

     曹操會不會也是董卓挑起諸侯時代的代言人,或者棋子?想到這里,呂布頓時一驚,一股寒流從脊梁尾瞬間竄到腦瓜頂。

     連連暗道,董卓千萬不要那么聰明,千萬不要!其實內心已經接受了董卓恐怕當真有這樣腕力,想到歷史上那個算無遺策的李儒,替董卓出謀劃策的李儒??峙吕钊瀹斦媸嵌抗室馑徒o自己的,同時李儒自己也知道。那他既然敢接受自己的‘投名狀’,而又沒有向董卓揭發,想來他也是有一番想法。

     有想法好,就怕沒有想法不是?想明白的呂布,心中的陰郁漸漸散去,望了一眼,董府的方向,邪邪一笑,便說道,“既然你想讓我當你的長矛,那好??!我就當你的絕世戰戟,希望你能夠抓牢!”

     兩人雖然不是太明白主公為何這般說,但還是恭聲賀喜,“恭喜主公?!?br />
     扶起高順張遼的呂布,目光再次落在依舊還有些顧忌的張遼身上,向他說道,“我改變主意了,我并州軍要強大,豈是那些阿貓阿狗能夠染指的。文遠,所有探子你給我全部誅殺,擺在西園軍營前,并且把魏續的赤兔帶來?!?br />
     “屬下聽令!”接令,轉身離去,這點干凈利落,到是令呂布欣賞一二。

     “伯平,你說某現在是不是真的認賊作父了?”望著這個自小跟著自己一起長大,一起挨餓,一起獵殺妖兵的生死兄弟。當初的那個瘦弱小子,如今已經變成了個粗壯大漢。

     粗獷的外表下,是內秀縝密的內心。聽聞呂布這話,就像裝傻一般,開口道,“世人不都說大哥你認賊作父了?”

     “去你的!”

     上前一拳捶在高順的胸口上,一把抱住這個能夠明白自己心意的好兄弟,拍拍他的后背,“好兄弟!”

     呂布在高順的耳邊,故意大聲的吩咐道,“伯平,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在全軍挑選三千最強士兵,隨我一起去潁川書院。某創建一支陷陣無敵的兵種!”

     一個時辰后,洛陽城,已經自封為相國的董卓,在書房接見一人。

     書房四周的書架上,散發著陣陣光芒,白色光芒屬于即將入九品的功法秘籍,綠色屬于九品,黃色屬于八品。白、綠、黃相交映之下,剛好能夠看清董卓接見之人的樣貌。滿頭白發的青年俊才,其右肩膀只余空蕩蕩的袖子,此時,見他站在一旁,低頭不語。

     只聽埋頭處理文書的董卓說道,“一個時辰前,呂布騎著赤兔馬,帶著女兒、眾部將以及三千兵馬,向潁川書院而去。說是想要創出一支陷陣無敵的特殊兵種,文優,你也跟著去,看水鏡先生有何辦法恢復你的傷勢?!?/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