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六章 學子怒罵呂布
    潁川書院位于潁川郡巨城,城池為一品巨城,城池不同于功法寶物,不僅單分九品,更有小到大,分有小城、巨城、將城、候城、王城、皇城、帝都、神庭、圣界。

     城池坐落連綿不絕,青山相伴的山水間,隱隱襯托出一副人杰地靈,造化鐘神秀的畫面。城池上空游弋著一只只空靈的青鳥飛魚,時而升騰飛舞,時而魚翔淺底,時而飛躍龍門。

     看著時而驚現鳳鳴龍吟,時而乍現白鶴扶搖,時而驚起插翅天馬踏空揚蹄絕塵之影,時而閃過農夫勞作之淚水。

     城北,一處院落內,偏地生有悠然雅泰的幽蘭語,綠藤纏繞假山伴,青石水上露清荷笑,家有美人撫琴遙看水鏡畫。

     看著水鏡畫中,佇立在潁川巨城下,騎著一匹生有玉兔之耳,蹄踩赤紅火焰,神駿不凡的赤紅色寶馬之上,身著黑色戰甲,肩披暗紅披風。一頭短寸頭,配上劍眉星目,菱角分明顯出道道霸道的將軍。美人素手不由輕輕按下琴弦,琴音隱去,低聲道,“人中呂布,馬中赤兔?”

     “哈哈,昭姬何處此言呢?不過是一個弒父殺妻的兩畜生耳?!弊谠郝湟慌?,手持一卷儒家典籍的青年男子,聽到前面的美人竟然如此評價此人,眼睛閃爍一道波紋,笑道。

     處于男子另一旁,一個手持酒杯,一副病怏怏的青年,雙眼只是望了一眼水鏡呈現的畫面,亦是笑道,“呵呵,傳聞呂布此人可是來闖‘四面楚歌’水鏡戰場的?!?br />
     “哼!就憑他!”聽此,韓玉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個浪蕩不羈的男子,氣沖沖出了院落。

     對面的美人,鳳眼一挑,略有意思的打量一番這個才華橫溢的男子,輕聲說道,“郭公子,你就不怕那個人找你麻煩?”

     眼睛半睜半閉的郭嘉,這時也是起身離開,走過院落門。又伸出腦袋,看了一眼蔡文姬,眼神亦是略帶笑意,一語雙關,“哎,如今啊這鏡子都難過美人關了,這叫我們怎么活呢?”

     仿佛被說破心意,美人臉色紅潤似滴水紅寶石,櫻桃小嘴發出一聲嬌羞,芊芊素手宛然一轉,一道無色的弦音絲線,瞬間殺向院門。

     只見一道黑白兩色交錯的光芒閃過,人已消失。

     卻說站在潁川巨城城下,呂布聞著飄來的書香墨味,緩緩的閉上雙眼,靜靜的感受著難得寧靜與舒心。

     半晌,才是睜開雙眼,一道暗血色的精光,望著巨城北面異象頻頻出現之地,一閃而過,不由感嘆,“好一個讀書圣地!”

     一拉手中的韁繩,雙腿一夾緊身下赤紅色的寶馬,發出一聲嘶吼聲,仿佛感受主人的心意,放著歡快的腳步聲,帶著一道赤紅色身影,沖向城門口。

     三兩呼吸之間,便到城門口,一邊細細品味,五十米高,二十來米寬的城門口。就要拿出兵符令牌的呂布,便被一聲暴喝聲,拉走了視線。

     “畜生站??!”

     一個守城小兵揚起手中的長槍,對著呂布大聲呵斥道。如此不要命的拼命三郎的姿態,令周圍進進出出城的游學學子、商旅百姓,甚是連趕路的牛馬,瞬間都愣住了。

     “說你呢?兩個畜生,潁川巨城不歡迎你們?”小兵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明明想說這不是我說的,可到了嘴邊,卻是變成這樣。他自己完蛋了,雙腳不由顫抖,臉色也變得慘白不已。

     一個小兵擋住一位將軍,這還不算,竟然還罵他是畜生,還兩次。幾乎是個人都能想到這樣的結果,那必須血濺三步不是。

     “狗東西!你敢罵我爹爹,我殺了你!”從遠處傳來一陣鐵騎的疾馳,酒紅色鎧甲上鑲刻縷縷金色鳳凰雕花,肩披赤紅披風,頗有巾幗女將的呂玲綺,一騎當前,彎弓搭箭。話音未落,只見一支火紅色的長箭向守城小兵的額頭急射而來。

     眾人都以為小兵今日恐怕要殞命,就連小兵自己都那么想的時候。只見那奇快無比,帶著陣陣火焰的長箭,竟然被這位將軍,伸手輕易的捏住。

     拿在手里,然后手按在赤兔的背后,輕輕俯下頭,呂布的真氣在眼眸中一轉,居然在一個小小的守城士兵身上發現了儒氣的存在。眼神略帶深意的向城內望了一眼,對著這個小兵問道,“你一個,我們兩個,你攔不住,不如多叫點人?”

     或許是小兵背后的人,都被呂布如此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套路給整懵了,一時沒有回答。只有小兵自己張開大嘴,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著急之下,臉色通紅不已。

     呂布揮揮手中箭頭依舊燃燒著縷縷火焰,笑道,“這支長箭送給你了!”話落,長箭燃起熊熊暗紅色的幽冥火焰,射向守城小兵。

     瞪大雙眼的小兵這回知道,自己當真是要死了。就連城門內趕來圍觀的眾多學子,亦是懷著同樣的想法,事實也證實了,那支長箭的確插在守城小兵的身上,所以他們很是忠實的給出了評語。

     “假仁假義!”

     “虛偽至極!”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此人竟敢去發,當真是大逆不道的逆子啊!”

     “他本就是一個弒父殺妻的禽獸,性格里就有假仁假義,不忠不孝,眾位師弟你們應該理解才是?!睆谋娙吮澈?,走來一位身著白衣,其上印有傲雪寒梅三兩枝,卻是以儒家為尊,歸屬儒門的名家弟子。腰間佩戴一塊宮羽,刻有名字小篆,卻是一位精英弟子。

     “咦!他是誰,為什么潁川書院的學子全部給他行禮?”人群中或許是剛來潁川的商旅,低聲問道。

     “你不是我們潁川人吧,告訴你,這位是潁川書院三仙九公子之法獄公子韓玉的堂弟弟韓昀公子?!辈粌H是這位商旅,就連旁邊的人,都一陣無語。大有原來不是傳說中的三仙九公子呀!

     走在眾位學子退開的小道上,一直對著旁邊恭維他的人頻頻點頭,不一會就走到呂布的前面。指著呂布趾高氣昂質問道,“弒父殺妻的狗東西,你以為你騎上一匹品級六品,境界為妖獸的絕世寶馬,就把自己當成將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