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章 話戰場,戲蔡琰
    潁川書院,連綿數十里峰巒被儒家至尊強者施以大法力,禁錮在潁川城北,自成一處造化鐘神秀的絕妙讀書圣地。

     青鳥過飛魚游,靈鶴騰空飛舞時,浩然儒氣顯異象。峰巒山腳下,鋪滿九千九百九十九方煉心石階,蜿蜒盤旋而上,縱覽天下的峰巒之巔,坐落有一座巨大的宮殿。

     帶著三千狼騎,輕易爬上煉心石階,出現宮殿之前的廣場上。兩邊儼然豎立兩根書寫有孔圣之句讀、亞圣之言語的巨大石柱,其上浮現著四個古體篆書,曰:潁川書院。

     在赤兔馬上的呂布若有意思的品讀這四只,目光掃過廣場之后的大殿,嘀咕道,“煉心圣言?能夠消除心中的戾氣,聽聽也好!”

     心神漸漸沉入,但又隨時留意四周氣血的波動,他可不想再來一次因自負而受制于人。

     其字遒勁有力,自帶無盡的浩然儒氣,入眼無不閃現著諸圣教化天下,口吐圣言,玄奧之文理,充斥而來,如有蒼穹之浩瀚,星河混沌之玄奧。

     令人不由沉迷其中,想要一探究竟。但如若無人指點,真正想要參悟‘潁川書院’四字的奧秘,卻是要耗盡心神,被迫退出。

     “快看,這個邊陲莽夫呂布要中招了,肯定會被‘潁川書院’擾亂心神,耗盡心神。到時,倒要看看三千狼騎如何與我們書院爭霸?”

     全場皆無人出來提醒呂布等人,潁川學子甚是幸災樂禍,卻不知‘潁川書院’才是九千九百九十九煉心石階的最后一方。

     已經出現在書院孔師大殿前的三仙九公子中,以及潁川書院的眾位師者,當然少不當世名流公子。如號稱儒門鳳血的袁氏杰出子弟,又如孫武兵圣的后裔江東孫氏。

     一旁一個身穿淡黃色衣裙女子,身材婀娜多姿,周身氣質似靜水中亭亭玉立的荷花般恬靜自然;沉魚落雁之俏皮的臉蛋上,雙眸偶爾閃爍奇思妙想,此女子似乎又如凌空飛舞喜鳴叫的黃鸝般歡喜鬧騰,這不雙眼一轉,對著一旁才氣斐然,容貌不下于她的白衣女子,說道,“昭姬姐姐,你說著呂布會不會被當門神給耗盡心神,直接死掉,完全就不是我們三仙九公子出手了呢?”

     坐于白衣女子另一邊身穿紅衣鎧甲的女子,這時,也是雙目放光,贊同道,“誒呀!傳聞呂布此人勇武無雙,昭姬姐姐你就打開水鏡嘛,尚香也想看看呢?”

     “哼,什么當門神,那是煉心問語。還有人家呂將軍可就在廣場之前,要惹了他,看他怎么收拾你們倆!”

     安心擦拭琴弦的蔡昭姬,聞言,傾國傾城之貌的臉色,輕輕的刮了兩人一眼,但芊芊素手還是勾動琴弦,發出咚的一聲,朝虛空打了一道真氣。

     在孔儒大殿之內,赫然憑空出現一方丈約余的水鏡,呈現著呂布三千鐵騎參悟黃衣女子所謂的當門神。

     一旁身穿儒門鳳衣,自命不凡的男子,見蔡昭姬竟然如此稱呼呂布,對著站在一旁的潁川九公子之一的韓玉,嘲笑道,“哎呀,劫法兄,這呂布可是帶了不少人??!四面楚歌爭霸你們十二人可別他給欺負了?!?br />
     說完,故意把欺負的目光引向蔡昭姬,意思明顯,暗指蔡昭姬別到時投敵送抱,你可是丟了美人,損了面子。

     一旁霸氣的孫尚香見袁術那惡心的目光,伸出手,作一個虎抓的動作,怒瞪道,“看什么看,小心挖了你眼睛!”

     韓玉的目光同樣掃過因袁術一句話,而臉色通紅的蔡昭姬,狠辣道,“好叫公路兄知曉,水鏡戰場爭霸與爭鋒不同。爭鋒敗則心神損,爭霸敗則身俱滅?!?br />
     心神損,可挽回,身俱滅,則亡。不知道此間事的人,看著這個法家弟子,不由暗自提高警惕。

     “哈哈哈。那我等卻是要看好好看,三仙九公子是如何帶領潁川弟子,滅殺了呂布啰!”一旁的袁術一收折扇,雙眼一瞇,笑道。

     “哼,三仙九公子足了,何須帶潁川弟子,靜之兄的一張神諭符箓便可降千軍萬馬?!币妳尾紱]有變掛,竟然不知死活,還真來挑戰。自感勝券在握的韓玉,指指一旁安心靜坐,養精蓄銳的張氏子弟張靜之,狂妄道。

     水鏡之中,雙目緊閉的呂布,仿佛聽了該聽了東西,雙眸頓時睜開,一道暗血色的光芒閃過。大殿內浮空的水鏡,仿佛被這光芒所刺破,哐啷,放出如玻璃碎裂的聲響。

     坐在大殿之中,與孔融相聊甚歡的水鏡先生,見此,對著孔融作出一個請的動作,“文舉,呂布已經來了,請!”

     “好,我倒要好好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放下手中茶杯的孔融傲然點頭,跟著水鏡先生率先走出。

     眾人出了大殿,果然,呂布帶著三千狼騎已經站在大殿前。入眼望去,經過煉心石最后的洗練,三千狼騎心中的戾氣去三層。全身血氣凝含而不發,斗志昂揚,一股無有我無敵之勢隱而待發。鐵騎隊伍穩而不亂,三軍只聞滴水之音,紀律可謂是當前。

     水鏡先生目光中帶著贊許,又含有慘然,對著呂布開口道,“呂布呂將軍,老夫再詢問你一遍,爭霸不管結果勝與敗,于戰場中死亡,便是真正的死亡。老夫這里有一枚千軍之符,可暫代你之兵馬。你可集八健將與我潁川三仙九公子戰上一場,勝者收記載有丁原丁將軍一身武學秘法以及繼承兵家親傳弟子身份,更得潁川十年大比之獎勵重寶,如何?”

     轟!水鏡的話,引起無數前來觀盛況的人大為震驚,從來之聽水鏡戰場敗則消耗氣血心神,可沒說會有生命之危。

     “哈哈哈,天下沒有某呂布不敢做之事,同樣天下沒有我狼騎不敢去之戰場!”聞言呂布可不想在氣勢便輸人一籌,何況他還有英雄殿,能夠復活死去的精兵戰士,如今唯獨缺的就是戰場。他要狼騎在烈火沙場錘煉,浴火重生。

     身后的三千狼騎頓時志氣大盛,殺念沖霄,怒吼道,“狼騎縱橫沙場,有死無生!縱死無悔!”

     “狼騎縱橫沙場,有死無生!縱死無悔!”

     呂布右手一立,狼騎令行禁止,歸于平靜。只聽呂布取出丁原的碧玉竹卷,遞過去,說道,“某呂布的賭資在這里,不知水鏡先生的獎勵重寶在哪里?”

     “在此!”水鏡既然屢次勸阻呂布不聽,自然也不在說些什么,揮手間,大比獎勵重寶出現,散發著七品特有的黃色光芒,頓時照耀四方。

     前來觀盛況的天下名士,無不紛紛驚嘆潁川書院的底蘊,竟然拿出如此厚重的獎勵重寶。

     “七品鳳凰血淚!”

     “七品神兵刑天戰盾!”

     “七品鏡花水月符!”

     “七品血靈丹!”

     “啊,竟然還有七品血脈妖核,只要吸收它,便可提高百家血脈感知,這可是千載難逢的絕世寶物?”

     “大驚小怪!看最后那個是什么?”一旁同樣雙眼赤紅的武者謀士,指著落于最后一排被一個金色‘禁’字所封印,不斷散發紅色光芒的東西,鄙夷道。

     “咕嚕,咕嚕!”不僅是那些普通的學子,就連三仙九公子等人看著最后一樣獎品,亦是眼紅不已。

     呂布自然也例外,眼睛都不由一縮,低聲道,“六品天罡地煞破竅圖,成就先天大境必悟之圖,品級還如此之高,對于熔煉虛空中的天罡地煞,更是迅速無比。此物合該交給我呂布!”

     如今的自己,戰蘊丹大境強者不敗,可遇到宗師強者,卻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如若破開一百零八處竅血,成就先天。配合僅存兩次運用雍州鼎的機會,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下,可斬宗師。

     站在水鏡先生之旁的孔融,打量呂布一番,感嘆道,“馬中赤兔,人中呂布,人是好馬,可人卻不是好人,不知進退的狂徒爾!”

     “北海先生此言甚是,呂布不過是去邊陲狂徒,他以為憑借著一腔桀驁不馴的熱血就能戰勝西楚霸王?能戰勝兵仙韓信圣王?簡直是癡心妄想,呂布,你說某說的對是不對?”一向自詡九公子之首的韓玉,接著馬屁,再次挑釁呂布。

     這讓呂布都摸不著頭腦,不由罵道,“韓家小崽子,老子都到底是挖了你家祖墳,還是搶了你的女人。從韓家韓昀小死崽開始,到韓家老崽子,再到你個小崽子,一連不斷的找老子麻煩。你韓家真當老子是泥捏的,沒有脾氣呼,信不信我先滅了你韓家!”

     一旁唯恐天下不亂的黃衣女子,歪著頭,對著呂布一陣擠眉弄眼,笑道,“你可不就搶走了昭姬姐姐的心?嗯,算是搶女人!”

     聞言,呂布的一口老血都要吐出來,他可是真冤。對著韓玉搖搖頭,仿佛在說我沒有搶你的女人。目光落在一白衣女子身上,無奈苦道,“想必這位白衣女子便是坊間傳聞‘輕語素琴上碧落,傾國才情入冥府’之稱,素有我大漢朝第一才女的碧落仙子蔡琰蔡昭姬吧!你為何要如此害某呢?”

     “喝!”呂布這一句‘為何害某’,可是把天下人震得不輕。就連一旁的黃衣女子都愣住了,她不想霸氣狂妄,桀驁不馴的呂布,竟然還有如此一面,這令她好奇心大甚。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