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九章 血脈龍符
    正如潁川的書生香氣飄散四方,呂布挑戰潁川書院的事,亦是在有心人的推動之下,不出半個月,傳天下。

     幾乎整個大漢朝的人都知道了,弒父殺妻臭名昭遠的呂布,敗名家精英弟子,擊殺潁川名家三老,最后狂妄的挑戰潁川書院。

     被迫應戰的潁川書院三仙九公子決定與呂布在‘四面楚歌’水鏡戰場中展開爭霸,戰場爭霸的過程,將對外界展示。頓時無數強者名士紛紛趕來,都想要看看呂布的并州狼騎在霸王鐵騎下如何存活;潁川三仙九公子在四面楚歌的絕境之下,如何斗兵仙韓信。

     十月十五日,微微啟明的天際,突然涌漫烏云,倒卷烏云,雷霆震怒于中。

     不出一時三刻,雷霆如雷澤傾倒,帶著如皇恩浩,如獄天威的氣息,壓下來。一道道雷霆之柱,直接連接于潁川城城南的軍營內。

     就在雷霆光柱轟擊炸毀軍營之時,站于虛空之上的無數強者名士,發現,雷霆消失了?;腥鐬踉频咕?,雷霆漫天,天威浩瀚,不過是一場夢幻泡影罷了。

     一臉枯槁,雙目通紅的呂布走出營帳,見李儒呂玲綺等人帶著三千并州狼騎聚于主帳外,整裝待發。呂布抬頭望了望消散的雷霆,嘲笑道,“不過一次性的血脈符文罷了,何必生那么大的氣呢?”

     要是老天開口的話,估計要罵死呂布,那是一次性的事?顯然不是,那可是在世間第一次出現的神秘符文。能夠增強魂魄的符文,豈是那么容易就讓你出世,不經過老天的雷霆震怒,也不好放過你,更不好給你創造的獎勵不是。

     連續一個月的光景的實驗,呂布終于在自身上實驗出了,在魂魄上刻畫增強修煉底蘊的符文。

     時間流轉,潁川上空烏云倒卷,雷霆漫天。在英雄殿分殿英雄塔內,可不止是這些,哪是漫天的雷蛇電光,不斷的轟擊在呂布的魂魄之上。

     遠遠躲于英雄塔邊上,有著一層英雄魂力保護之下的丁原與嚴氏,一臉震驚的望著天空。如果說之前呂布在英雄塔內入魔,出現一場天崩地裂的場面,跟眼前的這個滅世浩劫相比,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不足為道。

     “夫君,小心??!”急著團團轉的嚴氏,不時抬眼望向天際,原本混沌烏蒙的天空被撕開,天地間止不住有無數的地水風火形成與泯滅,整個英雄塔正如一只破碎的小船,與浩劫之海,起起伏伏。

     天際雷云涌動,無數電影雷蛇源源不斷地劈斬在呂布周圍匯聚的一條條墨線之上,道道雷電火花閃爍間,卻是催促著呂布手中的動作更快了。

     一頭爆炸頭,臉色黢黑的呂布轉頭,對著嚴氏齜牙一笑,吐出一口仿佛被雷電烤糊的煙霧,渾然不在意魂魄身上的傷,表示自己沒有事,道,“楚楚,你家夫君可是最棒的,它這雷劈得越厲害,代表著離成功不遠了。哈哈哈哈?。?!”

     仿佛感受到呂布的藐視,天際之上,瞬間撕開一道裂縫,裂縫之內,朵朵雷霆蓮花衍化與幻滅不斷輪回,雷云擬形,或參天巨樹雷光四溢,或潺潺雷水淌過山巒,或龍鳳之態扶搖四海升天穹。

     有一方雷池金光閃爍間,便有個身泛血腥雷光,身帶雷甲的巨大將軍出現,恍如雷神一般,對著呂布周身環繞著一條黑墨色的,由一條條筆鋒勾畫出來的神龍,頻頻怒吼,尤其是手持一支墨色黑筆,正準備畫龍點睛的呂布。

     傾天之威壓,呂布周身的空間仿佛都要凝固了,一旁的丁原與嚴氏瞬間被英雄殿強制收入塔中,英雄殿自己也變成一座小小的宮殿,漂浮在呂布的身前,源源不斷的散發著魂力,全力護住呂布的魂魄,不至于被瞬間碾成三魂七魄。

     呂布在這一刻,仿佛被定格住,左手抓住雙眼無神的龍頭,右手持魂筆,筆尖就要點在龍眼之上。一個月來,不分晝夜,不斷更換實驗對象,因為實驗失敗之后,需要時間恢復。他在三千狼騎士兵身上試過,呂布的魂筆不過在他們魂魄刻畫上一筆,魂魄便有破碎之險,三千狼騎的實力太弱承受不住強大魂力。

     呂布不得不換到高順等人身上,倒是在他們八人的身上畫出陣法,可惜總是缺少承載住魂力的東西,最后都會崩潰。

     最后還是李儒提議,“主公,武者以血煉身,謀士以意養身;武者煉血鍛骨,謀士觀想感氣,而脫凡體,成就血脈境。血脈境又言:天貫古今血脈影,血脈傳承秘技顯,血脈合一出天罡;血脈繼承百家學說,自得百家血脈,得百家之血,是為百家弟子。往后修煉皆尊血脈之規則,血脈境可謂是修煉之第一生死玄關,是開啟人體真正密藏的大門?!?br />
     經李儒一點,呂布明了恐怕自己的這魂魄符文,同樣需要入百家之一,或自成一家。但自成一家,豈是那么容易的,不說自成一家需亞圣之身,亞圣之學說,單說要闖百家圣堂,得百家認可,就不是他能夠做到的。

     自成一家不行?

     這時,呂布想到了九鼎,九鼎守護九州,消耗的是人族的氣運。而呂布之所以能運用雍州鼎發出一擊之力,便是其常年居雁門關,殺妖斬將,自然掠奪了妖族的氣運,故能用九鼎。九鼎便是這人族氣運的載體,以氣運驅使之,而這天地的魂力,能夠增強人的資質天賦的魂力,好比人族氣運,想要用,得有九鼎以及認可。

     魂魄之上刻畫九鼎,可惜無用!

     九鼎守護人族氣運,十二生肖同樣守護人族,如若以十二生肖之形為載體,可否能夠成為運用魂力的載體。

     答案,自然不太行得通,原因便是除了生肖龍形,其余生肖形態皆無法承載。、

     如今龍形經過呂布不斷的努力,眼看終于要完成的時候,老天竟阻擋了他。天下人罵他,他忍了,因為他們不明白;天下文臣謀士唾棄他,他也忍了,因為他們看不透;可這老天阻攔他,卻是絕了他的希望,為何不怒?

     弗的一聲,全身的燃燒熊熊火焰,已經知道如果運用九鼎之力的呂布,慢慢凝聚,心念勾連九鼎。鎮壓在呂布紫府的九鼎,頓時爆發出九道沖天而起的光華,為呂布爭取片刻的時間。

     “畫龍點睛!點!”

     雙眼赤紅的呂布,艱難的拿起右手的魂筆,點在龍之左眼上。轟,龍形的左眼,遽然一閉一睜,散發道道龍威,整個龍形活了過來,游弋呂布周身。

     這一幕,于虛空之上,由雷霆聚成神將,頓時發出陣陣怒吼,手中戰刀瞬間斬下。轟!嘭!九鼎分身的結界瞬間破碎,呂布整個人同樣被一道雷霆刀影斬過,倒飛而出。

     “??!”呂布見龍形同樣在刀影之下,漸漸消散,他不甘,發出怒吼。如果自己這次沒有成功,帶著三千狼騎入‘四面楚歌’爭霸戰場,必死無疑。

     看著龍形那一只空洞無神的右眼,陷入瘋狂之中,“我呂布今日就要點醒龍形,心頭血聚,給我點!”

     全身血氣一陣浮動,收縮,臉色漲紅,嘴邊吐出一口血箭,劃過一道長虹,瞬間沒入龍形的右眼之中。

     本是由墨色線條組成的龍形,一點龍睛,一股血色的光芒灌體閃耀,龍形仿佛真正的活了過來。轉頭凝望呂布,仰天長嘯,發出陣陣龍吟,隨后化作一枚龍形令符,沒入呂布魂魄之上,只見呂布的魂魄身上紋有一條血色神龍。

     呂布有感覺,只要他激發這一枚龍符,他體內的血液,將會轉化為神秘的炎黃龍血,爆發巨大的威力,嘀咕道,“炎黃子孫,正合炎黃龍血!”

     虛空上,帶著面具的雷霆神將,雙眼仿佛爆發出一道兇光,嘴邊怒吼,“殺!”手中巨大的戰刀,頻頻舉起,卻又似乎被某些規則牢牢牽制住。

     這時的呂布不由發出大笑,“哈哈哈,老天,你奈何不了我,奈何不了我!”

     轟轟轟!

     呂布的紫府之內不斷閃爍怒吼的雷霆,這才有潁川城上空聚集雷霆閃爍的異象。

     站在營帳前,看著眾人期盼的目光,呂布點點頭,表示已經成功了,八健將一個個歡喜不已。抬頭望望天已大亮,到了與潁川書院爭霸的時間,于是翻身上赤兔馬,接過高順已重金打造的方天畫戟,雖只有九品,暗道,有時間得尋名匠打造一方神兵。

     聿!騎在赤兔馬上,拉起韁繩,環視一周,喝道,“三千狼騎隨某上馬,去潁川書院!”

     “諾!”

     隨著呂布一騎當前,三千狼騎緊跟其后,一條血色的巨蛇之影在三千狼騎身上時隱時現。卻是李儒心帶軍魂,在吸收《荀氏儒陣》中記載無數陣法奧秘要訣之下,長蛇陣已經收發自如。

     三千狼騎配合上長蛇的急速,迅速通過潁川城南北貫穿的大道,令潁川城百姓聞鐵騎踐踏之余音,見紅色蛇影快速閃過。

     但一切都不妨礙他們知道是誰經過。

     “來了,來了,那是呂布的三千狼騎?”

     “對,對,好快的速度!”

     “看來呂布和潁川三仙九公子與四面楚歌爭霸戰就要開始了!走,走,前面的快走。這可是天下數百年難見的盛況??!”已經是人山人海的潁川城,隨著呂布的狼騎出現,人群不斷向潁川書院涌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