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九章 曹性寒冰箭羽,呂布殺回洛陽
    在潁川眾學子不甘中帶著一絲欽佩的目光中,呂布拍拍腰間的儲物玉令,一躍,騎上赤兔馬,絕塵而去。

     半柱香后,伴隨著噠噠的馬蹄聲,悠然疾行于官道一旁,溫暖的陽光揮灑在黑甲猩紅披風上,此時自信的呂布,自有一番風姿綽約,偏偏儒將的風采。

     眼角倒飛而去的枝葉繁茂的樹木荊棘,左耳微微一動,呂布的眼眸閃一絲暴虐。望了一眼隱藏于不遠處的幾個暗哨,揚起手中的馬鞭,啪的一聲,一個抽打動作。

     霎時爆發數道紫紅色的鞭影,曲曲折折,恍如靈蛇,張開猩紅的蛇頭,吞沒暗探。在呂布疾馳而過之后,如那成熟的果子,紛紛落下,嘭嘭嘭!

     此時官道兩邊亦是傳出一道響箭,于百日虛空爆炸,一個撤字漂浮,久久不散。

     “想撤哪有那么簡單!”安坐急速飛奔赤兔馬上的呂布,左手一抄起掛在赤兔馬一旁的巨弓,右手抽出兩支羽箭。

     彎弓搭箭,幾乎是一氣呵成,真氣附著在兩支箭羽上,箭羽化作一前一后的子母箭羽。只見緊跟其后的箭羽猛然增加了力道一般,瞬間擊在前一支箭羽上。霎時,爆開,化作漫天箭羽碎片,在紫紅色真氣的加持下,形成一支支箭羽,于林中爆發一場箭雨。

     “啊,撤,快撤!”慘叫疾呼一時大起。

     對于逃走的一二個暗探呂布亦不在乎,反而催促赤兔馬加快腳步,只因他聽到前方,殺聲震天,尤其是高順的那一聲不屈的怒吼。

     一處兩面高有上千米的懸崖峭壁,其狹窄只容三匹馬并排過,兵家險地內,前方一位血染黑甲的粗漢,手持一柄轟天巨斧,身后血氣凝作一絕世無頭不屈戰神。

     一步一勢,帶著身后的四百余騎兵沖殺上前,似乎想要通過這險地。

     就在險地前方,騎在坐騎上的韓家家主韓棟,凝望虛空那顆‘撤’字,大罵,“該死,一定是呂布那斯,沒有死,趕來了!”

     右手虛握,一本散發紅色光芒的六品法家律法典籍,在源源不斷的謀法充斥之下。一篇韓非子巨著名篇《五蠹》“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眾,人民不勝禽獸蟲蛇。有圣人作,構木為巢以避群害,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曰有巢氏?!?br />
     顯示出無數律法銘文,遽然死死的壓在四百狼騎虛空上,似乎想要一舉鎮壓四百狼騎。

     同樣看到撤離響箭的李儒,大喝道,“主公,已出水鏡戰場,就在后方,給某殺!”仿佛是受到呂布的影響,李儒如今亦是動不動就殺。

     看著傾壓而下的韓非子巨著名篇《五蠹》,漫天的銘文,眼底閃過一絲渴望,只見他的獨臂左手,一揮手中的羽扇,一條閃爍紅色光芒,位品為六的律法律鏈,化作一條紅色長蛇,吞噬漫天的紅字銘文。

     其后被吞之文,慢慢的浮現在閃爍紅光的律鏈上。

     “該死!我看你能不能吞了圣主的《五蠹》,給我鎮!”見此,前方的韓棟大怒,把手中的經典,往前一推,打出一道法訣,瞬間出現在李儒的頭頂。

     爆發道道赤紅色的光華,整片的《五蠹》篇章銘文瞬間包裹著李儒,律鏈只是堅持一會,便崩潰。見李儒陷入絕境,只見他的體內爆發出一道軍魂。

     忠字軍魂一出瞬間吞噬律法的銘文。失去律法銘文的《五蠹》,落于李儒的獨臂之上,只間他嘀咕道,“這就是一帶法家至強者韓非子的巨著名篇《五蠹》?果然厲害!”

     別看如今的李儒似乎舉重若輕一般輕易擋住韓家家主韓棟的攻擊,卻不知道他體內連一絲真氣都不存,只要區區一支箭羽便能要了他的命。

     前方的韓棟見此,大驚,尤其他聽到險地峽谷的后面一聲怒吼,“擋我呂布者死!”

     立馬調轉馬頭,大呼,“撤!”

     “主公,來了!”

     “主公來,殺,殺,殺光他們!”如果說聽了軍師的話,狼騎有了希望,那么如今聽到呂布的聲音,便有主心骨,一時士氣大盛。

     處于高順身后的曹性,一雙眼眸恍若一雙銳利的鷹眼,散發道道冰藍色的光芒,霎時,見到伏擊的主謀想要逃。

     一拍戰馬的脊骨,整個人飄飛,站立在疾馳的戰馬上,彎弓搭箭。一旁的郝萌宋憲見曹性如此模樣,立刻上前紛紛為他擋住殺來的攻擊。

     收斂呼吸,靜靜鎖定飛奔的主謀,只見曹性的額頭的弓箭之影,頓時閃爍一道冰藍色光芒,沒入長箭中。

     聽曹性一聲,“殺!”

     一道粗大的冰藍色箭羽,在快如流星的速度之下,瞬間擊穿韓棟的左肩。使其整個人被冰凍在戰馬之上,他只來得急微微轉頭,想要看到底是誰下的黑手??上П槐鶅龀杀竦乃?,在左右家將部曲的驚呼下,崩成冰渣。

     不僅是韓家的人嚇了一跳,就連一旁架住虛弱無比的郝萌宋憲也是一臉震驚的望著曹性。曹性實在受不了二人的模樣,強撐起被一箭掏空的身體,解釋道,“他是被軍師耗盡了謀法,不然哪能如此輕易斬殺?”

     “哈哈哈,軍師有功,你曹性也有功,眾將士奮力搏殺亦有功,會洛陽帝都,一一有賞!”

     已經趕到呂布,同樣見到了曹性的那一箭,不由贊賞道。

     “拜見主公!謝主公厚愛!”眾將無不欣喜,畢竟這次水鏡戰場可是贏了聲名遠播的潁川書院,全得了獎勵,更不用說于戰場中得的眾多兵器戰甲以及珍貴無比的秘法了。

     要知道剩余的這四百狼騎個個境界都達到了后天九重境,臨血脈境,只差一腳。而這一腳便是功法。如有功法,那是水到渠成之事。

     “哈哈哈,隨某殺回洛陽!”呂布的大手一揮,在呂布絕世戰力之下,一陣摧古拉朽,埋伏的韓家家將部曲全部盡滅。

     接下來,依舊有各大勢力不信呂布之勇武,帶區區四百狼騎就想闖回洛陽。畢竟一旦呂布回道洛陽,董卓的勢力,可不是只增長一截半截的事,對于接下的舉事不力。故各大勢力紛紛出手,一是想得呂布身上的始皇秘寶--內務寶庫,二是遏制董卓的力量。

     不過來者皆被呂布一一斬殺,一路上殺戮就不曾停過,可謂是白骨累累?。?!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