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四章,輪回池邊話溫柔,論天驕
    見決定了今后發展大后方問題,接下來便是轉生問題。呂布一揮手,帶著四人出現在英雄塔塔頂轉生輪回池邊。

     碧海蒼藍,龐大的漩渦中心,亭亭玉立一位黑發及腰,白紗長裙,姿態婀娜柔美,肌膚玉潔勝似白雪,一股猶如牡丹之雍容華貴氣勢散于四方。

     睜開一雙丹鳳眼的嚴氏,見站于池邊,嬌美的容顏上顯露出一絲絲幸福的笑意。對呂布微微欠身,輕聲道,“妾身嚴氏謝夫君賜命之恩!”

     聞言,呂布腳下一震,整個飛到輪回池漩渦面上,伸手輕輕捏了捏嚴氏的瓊鼻,故作不滿道,“楚楚,又調皮了!”

     “嗚,妾身哪有?明明是夫君寵愛人家!”額頭輕輕靠在呂布懷里的嚴氏不依道。

     同樣閉目靜靜的享受著一刻的寧靜的呂布,半晌后,輕輕地拍拍嚴氏的后背,雙目如狼一般,發出油綠的目光,上下掃視嚴氏玲瓏體態,調笑著說道,“楚楚,你先去營帳等為夫!”

     “哼!”雙目風情萬種的一瞪呂布,白玉瓊鼻發出一聲冷哼,轉身。

     頓時把呂布的魂都勾走了,就如此呆呆的看著嚴氏的后背。見半天沒動靜,扭頭的嚴氏喝道,“呆子,還不快點!”

     “??!哦,好!”一點輪回池上,虛空浮現本黝黑封面,其內玄黃血色,呂布的手指凌空書寫道。

     “楚楚,涼州人士,轉生于洛陽西園軍營?!?br />
     文字仿佛是一道鑰匙,于虛空打開一處泛著點點黑芒的大門,瞬間把嚴氏真身帶走。

     退回轉生輪回池邊的呂布,手指一點池中央的漩渦,立馬出現一個帶著赤虎面具,仿佛睡著的中年男子。

     開口道,“義父,你也復活轉生吧!”

     接著寫道,“赤虎,并州人士,轉生于洛陽西園軍營?!?br />
     連續兩人死后的人,如今復活轉生在眼前,徐庶震驚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要知道,母親說讓自己問丁原與嚴氏,自己可并不認為二人當真還活著,只是說眼看不一定為真,還需自己體會這個意思。

     徐庶呆呆的伸出手點點一旁的張遼肩膀,呆滯的問道,“文遠兄,他們當真能復活?”

     一臉崇拜看著呂布的張遼被徐庶這娘們的動作也給嚇了一跳,眼神略帶怪異,說道,“徐軍師,你之前不是已經知道了?怎么會有此問?”

     “喝!”徐庶仿佛感知到張遼的眼神,同樣一甩手。見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燦燦一笑,不好意思道,“那什么,古時天驕生前的實力本就可以封神作圣,戰魂啟靈,變成殘魂以及轉生什么都合情合理不是?”

     “呵呵呵,元直如今可相信英雄殿能夠復活了?”一旁的呂布書寫劉秀,轉世天驕,轉生于洛陽帝都,扭頭笑道。

     “當然!”話說真正能夠做到淡漠生死之人,畢竟少數。徐庶雙目放光,帶著些許期待眼神,不好意思問道,“那個主公啊,你看屬下可就只有一個母親,你看這,能不能,嘿嘿!”

     喝?!

     好吧!眾人的目光都佩服這個孝子,但也同時期盼的看向呂布,都希望能夠可以。

     安坐呂布肩膀的殿靈,幫呂布回道,“嘻嘻,如果你們能夠幫助主人建立天朝,自有封賞,我便能為她們建立一張誥命夫人榜?!?br />
     聞言,四人頓時感覺眼前一亮,立刻拜道,“屬下定全力以赴輔佐主公早日建立天朝,多謝殿主恩慈!”

     “嗯,你們都起來,好好表現,要是天朝早日建立,好處更多??!”小腿一蹬,瞬間漂浮在虛空,背著雙手,一副我做主的樣子。

     呂布無奈搖搖頭,“都起來吧!到時封賞定不少。轉世天驕項羽放在江東對付江東孫氏,韓信就放在青州對付宦官曹氏?!?br />
     李儒徐庶相視一眼,都不約而同的點點頭,不過徐庶還是有一點疑惑,或者說希望。對呂布拜道,“主公,不知轉世天驕可否能收服?”

     他的想法很簡單,以主公在水鏡戰場和韓信項羽的關系來看,如果能夠收服,畢竟是競爭天下的一大助力。

     呂布何曾不想啊,可惜不成,至少自己如今的實力是不行的。無奈的搖搖頭,哎,說來也是憋屈,明明是自己幫他們轉世的,感覺這些轉世天驕不報恩也就算,感覺最后還是要與自己為敵,怎么想怎么感覺是自己挖了個坑,把自己埋掉的感覺。

     “不行,小殿說,這些轉世天驕不是我們的人,如果帶著在轉生輪回池的記憶片段,恐怕會引起大麻煩,所以記憶必須從魂魄上清除掉?!?br />
     望了一眼,慢悠悠,一副他最大樣子的殿靈,接著說道,“至于能否被收服,同樣是人,怎么不能呢?不過他們可是轉世天驕,想要收服他們哪有那么容易。就說韓信,他可是帶有圣王韓信的一部分記憶,當初兵仙韓信可是被他家主公害得不輕,他還會輕易臣服?”

     “不會!”

     這是,肯定的。

     李儒皺起眉頭,若有所思,寒聲開口道,“不知主公所言的大麻煩是?”

     “難道復活?”一旁的徐庶已經融入了呂布集團,不由猜測道。

     “是!”呂布沉默一會,肯定回道。

     目光落在高順張遼身上,說道,“所以伯平文遠,你們一人給我建立陷陣營,一個統領狼騎,平時要注意,但也無需過多擔心。因為我們明天要帶楚楚在洛陽城好好游玩一番,天下人的目光只會落在楚楚的身上?!?br />
     不等高順張遼領命,旁邊的徐庶大急,出言道,“主公,不可。那豈不是暴露了主公有此等上古至寶?”

     “呵呵,元直可記得我給楚楚在生死轉生薄上的批命?”呂布一伸手,示意徐庶不要著急。

     仿佛想到什么徐庶的一雙銳眼閃過一道光華,今日雖不知被自家主公層出不斷的奇跡物件給震驚了多少次,但如今依舊被震住了,“楚楚,西域人士,轉生于洛陽西園軍營。主公是說,不管是陰陽家強者,還是仙道強者都算不出夫人的真實身份?”

     “當然!”呂布詭異的看了一眼李儒,赫然道,“李儒為得大秦丞相李斯隨筆,特花重金從西域,尋來一神似呂布亡妻的美人,獻給呂布?!?br />
     手中一本纏繞道道暗血色法家律鏈的經典書籍,閃爍著紅色光芒,輕輕的壓在李儒的左手上。

     “主公!這!”李儒的眼睛不由微微發紅,立刻雙膝倒下,就要跪,哽咽道,“李儒愿為主公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呂布搖搖頭,堅決不準李儒跪下去,說道,“大可不必,布還需仰仗先生相助?!?/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人間正道 All Rights Reserved.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