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五章 赤虎堅持,建陷陣狼騎羅剎
    出了英雄殿,幾人出現在營帳內,這時,旁邊已經多了一名穿戴赤虎面具的中年男子。只見他靜靜的微笑看著呂布,一旁站立著呂布八大親衛之首的燕柯,提著一把戰刀架在赤虎教官的脖頸上,顯然對于突然出現的這個人,他不解。

     見呂布睜開眼睛,燕柯立刻拜見道,“主公,此人突然出現在營帳內,屬下護衛不力,請主公賜罪?!?br />
     一揮手,讓燕柯撤去的戰刀,見丁原輕輕的點頭,呂布的眼睛不由微微發紅,幾乎哽咽,無言。

     旁邊的高順揮揮手,對燕柯打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先出去。高順之前本就是呂布的親衛隊長,燕柯就曾聽令于他,見此,他也就聽令先出去。如此一幕,自然是落入徐庶的眼底,不由看向李儒,仿佛是在問,這是否適合?

     結果,李儒只是輕輕搖搖頭,也變相的說明高順在呂布的心中地位之高。

     “義……”

     不等呂布說話,帶著赤紅色猛虎面具的丁原,先一步緊抓住呂布的雙手,就要單膝下跪,目光堅定不移,大聲說道:“赤虎拜見主公!”

     霎時,呂布的手臂暴出道道青筋,死死托住丁原的雙臂,阻止他跪下去,臉色也怒而漲紅,喝道,“某呂布能保護好你們!”

     “赤虎相信主公,一定能行!”丁原也就是赤虎,一心決定忘記過去,只想當一員操練新兵的教官,遂對呂布呲牙一笑,回道。

     見義父是鐵了心,呂布也只能由著他,嘆了口氣,無奈道,“赤虎將軍起來吧!”

     “謝過主公!”

     “都跟我來吧!”暗吞一口氣的呂布,率先走出軍營,來到校場上。站在戰鼓旁,拿起擂錘,狠狠地轟擊在鼓面上。

     咚咚咚!

     一道道大如雷音的鼓聲,瞬息傳響在西園軍營內,頓時有無數并州鐵騎士兵集合,為首的自然是經歷了殘酷殺戮考驗的四百余狼騎。

     李儒高順等人自然也在列,只見站在點將臺上的呂布,大聲喝到,“狼騎何在!”

     “狼騎拜見主公!”四百狼騎騎在戰馬上,整齊上前一步,大聲喝道。

     手指一點其后的十萬并州鐵騎,喝道,“你們看到了沒有,月前有三千兄弟跟隨我于潁川上戰場。最后幾乎死絕,只余他們四百人?!?br />
     “你們害怕了沒有,跟著我呂布可是會死人的,接下來,你,你,還有你,都有可能會死去?!眳尾嫉纳硇我婚W,出現鐵騎身前,伸手輕輕的點周圍的人,帶著死亡的殺戮氣息,瞬間碾壓過去,心智不堅者,頓時陷入幻境中。

     砰砰,連接有士兵倒下,十萬鐵騎只余一萬人勉強站著,沒有被嚇暈掉。這讓回到點將臺的呂布眉頭一皺,在他見識過霸王鐵騎后,雖知道并州鐵騎實力不行,但他不曾想竟然如此不堪。心想,若不是在水鏡戰場上,利用英雄殿的令牌,收服了項羽的十萬霸王鐵騎,不然有再好的想法都是枉然。

     嘴角發出一聲冷哼,瞬間擊散殺戮氣息,十萬鐵騎紛紛醒來,見周圍無數人尿褲子的尿褲子,哭泣的哭泣,嚇得直哆嗦倒地的甚多。一時羞愧難當,尤其是在一向膽氣無雙,勇武無敵的主公面前,無數的并州鐵騎漸漸低下頭。

     “低頭啊,羞愧?”

     “見見你們,哪里還是我呂布的兒郎,看看都睜大眼睛看看,你們窩囊的樣子,被區區殺氣嚇得屁股尿流?!?br />
     “赤虎聽命!”見十萬鐵騎都被自己訓得了一番,直接對赤虎說道。

     “屬下在!”

     “三個月內,達不到入狼騎標準的,全部逐出并州軍,趕回雁門!”呂布的目光一寒,喝道。

     “喏!”

     一旁的徐庶雙眼閃過數道精芒,他想不到呂布現在就開始布局并州晉陽,不由暗嘆,“主公的大局觀不差也!”

     “高順無懼死亡,敢孤身奮戰,有功該賞,七品青銅宣花斧以及刑天戰盾。命高順領四百狼騎建陷陣營,擔任營將!”呂布的期待的目光望向高順,問道,“伯平,昔年吳子有一支攻克無雙的魏武卒,某也要一支無所畏懼,陷陣無敵的武卒,伯平,可做到?!痹谖渥旨又匾?,如巫。

     只見不怎么有信心的高順,心神大跳,身后的血氣隱隱涌動,一股不屈的戰意瞬間席卷整個校場。只聽高順嗡嗡作響的聲音回答道,“陷陣營,戰天戰地,無所畏懼,陷陣無敵,屬下愿以項上人頭擔保,定為主公練出一支武卒?!?br />
     哈哈大笑的呂布,點點頭,“需要什么盡管找軍師?!?br />
     望向張遼,喝道,“張遼統帥有功,賞七品蛇頭尖槍,命張遼建立狼騎軍,擔任統領將軍?!?br />
     “屬下領命!”張遼雖疑惑,為何不是伯平建立狼騎軍,畢竟是他帶走了狼騎的真正種子。

     知道張遼為何疑惑,呂布說道,“過后來我營帳!”

     見他點點頭,表示明白,呂布略過他,見一旁的徐庶,說道,“徐庶軍師于水鏡戰場助某取得勝利,賞縱橫家手札一卷!并命徐庶為狼騎軍軍師!”

     “這,這,主公,狼騎軍軍師一職,李儒先生更加適合,屬下受之有愧?!毙焓勓?,頓時一愣,眼睛連忙看向閉目靜靜參悟新得李斯法家手札的李儒,緩緩開口道。

     “無礙,文優某自有安排!”呂布擺擺手,對于李儒的安排,他早有計算,封賞少不了魏續等人。

     特意留在最后便是呂玲綺,見一匹黝黑烏騅馬,身穿赤甲,自從親手擊殺郭嘉之后,周身無時無刻不散發冰冷殺氣,當真不愧是狼騎們尊稱的玉羅剎啊。無力苦笑的呂布,如今也不知道如何勸她,目光掃了一眼營賬后方,眼底抹不掉的一絲溫柔,嘆息道,“希望楚楚有辦法?!?br />
     “呂玲綺克敵有功,準許組建羅剎營,尊少主!”最后的“少主”二字,幾乎要卡住了所有人的喉嚨,要知道主公一向不準諸將提及呂玲綺領兵,更別說立為少主了。

     “主公英明神武,屬下拜見少主!”

     冰冷的眉角微微一眼,仿佛那就是屬于她的微笑一般,喝道,“女兒謝過爹爹!”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