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八章 萬箭穿心之刑
    潁川城城門口,出現如此強大戰斗氣息,關注潁川城門的強者,也都坐不住了。天空上出現的九鼎雖只是一個小小的分身,但雙方不管是哪一方輸,九鼎都會崩碎。強大的威力之下,潁川城附近的百姓可抵擋不了!

     只見一個肩膀漂浮著一塊鏡子的白發老者最先出現,接著潁川城內一個個強者都出現了。最后還出現了一位姍姍來遲,輩分卻出奇高的人!

     眾人紛紛拜見,“見過老院長!”

     原來他便有著荀氏八龍,明德無雙之稱的荀爽荀明德,也是潁川書院上一任院長。

     荀爽一點都不爽,看了一眼嘴巴幾乎都要扯到耳朵去的名家三長老,不滿道,“你們三個不要高興地太早,空中那個小丫頭正準備的秘法,就夠名家那小子喝上一壺的?!?br />
     說完也不管其他,一本金色儒書從手中一拋出,無數浩然之氣充斥整個潁川城門口,隨時準備護住潁川城的百姓。至于那兩個罪魁禍首,荀爽覺得他們兩個愛怎地就怎地,關鍵是九鼎主要鎖定二人,他只是區區法相境強者,面對九鼎分身。

     荀爽表示,他雖然有近兩千年的壽命,但也禁不住作死!

     比如下面名家這個最先作死的小子,竟然開始逼問另一個作死小子的話了?!皡尾?,丁原是否對你有恩!”

     這時的呂布,周身仿佛就要被金色的光芒所吞噬,隨著韓昀的逼問,天空之上的九鼎,猛然散發道道青色光華,化作一只只九鼎影子,攜帶的無上靈魂拷問之音,直接鎮壓進呂布的魂魄之上。

     呂布的秘寶,殘缺的英雄殿,就在九鼎的影子印記在呂布的魂魄身上之時。英雄殿變化成一座小巧玲瓏的宮殿,漂浮在呂布的身前,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魂力,想要替呂布擋住九鼎的印記。

     一身白衣的呂布,伸手把滴溜打轉的英雄殿,放到手上。望了一眼,左突右攻,尋找機會的九鼎分身影子,閃爍無數雷電,讓整個灰灰蒙蒙的紫府空間,上演一場雷電勁舞。

     嗡嗡嗡!

     似乎感受到這幾個外來者的耀武揚威,英雄殿發出不滿的聲音,就想教訓它們一番。呂布輕輕的安撫,明白英雄殿絕對有把握護住自己。但是如果它消耗大量本源魂力,陷入沉睡,恐怕自己唯一依仗將不再。

     呂布不想去試,也不敢試,開口道,“放心,我感覺九鼎好像奈何不了我?!苯酉聛?,事實證明,九鼎是奈何不了呂布,只不過被虐得很慘!

     嗡嗡!

     似乎不信呂布,這個充滿靈性的秘寶,反而擔憂起呂布來了?!鞍擦?,最后不行,不是還有你?”

     嗡嗡嗡!

     轟轟!紫府之中一下沒有英雄殿的阻攔,九州鼎,一個飛舞過來,就像蓋章一般,一個個在呂布的魂魄上留下九個神秘的印記。

     而此時,外邊的呂布,不由自主的開口道,“有恩!”

     噗!

     的確有恩,可是尼瑪為什么會吐血呢?為什么呢?呂布承認,這是他第二次懵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韓昀,仿佛想要問,說實話也有錯,這是造哪樣呀!

     要是韓昀好心的話,估計會告訴他,這就是名家的手段,是名家秘術一言九鼎。

     韓昀看著呂布吐的那口血,并沒有浪費,而是被九鼎中一個鼎所收。于是點點頭,他韓昀今天就要真正的瘋狂一把,雖然一言九鼎,他只能開三口,但足夠了。

     “呂布,某在問你,你的結發之妻,是否被你所殺!”就在韓昀拷問第二句話完時,從無盡虛空調動出熊熊火焰,身處火焰中心的呂玲綺,聽到這句話,大聲替呂布回答。

     “不是,娘親不是爹爹殺的,不是!”

     看著天際揚起數十米高的火焰,竟然詭異的被呂玲綺所吸收。韓昀心中的危機感,越發加強,左手不由緊了緊,衣袖當中的一張秘符。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腦袋,顯然是力不從心,強行使用秘法的副作用,強打起精神對著呂布說道,“是與不是,呂布說了算。呂布你敢做不敢當?”

     如果說之前關于義父的質問,讓呂布略有不快。那么如今韓昀的這第二問,卻是讓呂布內心非常的狂躁不已。就算嚴楚楚如今依舊生活在英雄塔中,但那畢竟是被自己殺的,他不想過多的回憶起那一幕。

     好不容易再次強壓在心底的心魔,隨著呂布心神的起伏,也是蠢蠢欲動。雙眼漸漸泛紅的呂布,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這次當真爆發,心魔估計會徹底入侵自己。到那時,呂布將不再是呂布。

     所以就算是為了楚楚,呂布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韓昀,呂布從來沒有哪一刻,那么想殺一個人。咬著牙的呂布,從牙口邊蹦出一個字,“是!”

     轟!

     九鼎發出陣陣的轟鳴聲,青銅色的九鼎內,飛出成千上萬支青銅長箭,盤旋在天際,隨后箭頭所指,無數的長箭刺向呂布。

     “不!”在呂玲綺的驚恐而憤怒的怒吼下,呂布的鎧甲隨著長箭穿過,盡數破碎,正在經歷萬箭穿心之刑。身上的血液噴薄而起,幾乎有侵染了整個赤兔,呂布的血液中本就帶著幽冥火焰之力。

     赤兔更是在幽冥火焰強大的火焰灼燒下,發出陣陣慘叫聲。原來是赤兔馬身上的血肉,被幽冥火焰燒掉了,但又有呂布身上源源不斷流下的血液,消失的血肉竟然又詭異的復生了,然后又接著燒。直到赤兔馬能夠承受呂布身上的幽冥火焰為止,這完全是脫胎換骨的節奏。

     原來這是一言九鼎規則下的萬箭穿心之刑,行刑不完,受刑之人不死。而赤兔馬完全是受益于暫時擁有再生之力的呂布的血,才不至于被燒死。至于行刑之后,會如何,往下看吧!

     一人一馬,頓時在暗紅色的幽冥火焰之中燃燒,雖然呂布并沒有發出聲,但聽著赤兔馬的嘶吼聲,可知著萬箭穿心到底有多么恐怖。

     云層之上,眾位強者的目光到是沒有落在呂布的身上,反而一個個想笑卻憋著,最后只能扭過頭,不去看著名家三老,顯然是憋得很難受。

     不僅赤兔馬得莫大的好處,就連漸漸陷入瘋狂之中的呂布同樣如此。原來這九鼎中的青銅之氣,隨著萬箭竟然也一點點的聚集在呂布的丹田之中。那可是煉制兵器的絕世寶物,還是能夠增加兵器靈性的東西,品級最低也是五品以上。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