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五章 陣敗三老
    在場的唯有二人知道主公不會如此殺李儒,一個是高順,因此他反而扶著呂布一步步走向李儒。另一個人便是李儒自己了。望著呂布向自己一步步的走來,經歷斷臂難修煉之苦,本不茍言笑的李儒。心臟亦是不由猛跳,白發之下的臉龐,漸漸的泛紅。

     他感覺主公不會殺他,反而會送他一場絕世機緣,這般感覺隨著呂布一步步的靠近,越發清晰。

     不過三四步路的呂布,虛弱得令他的額頭,冒出細汗,左手拖著戰刀都頗費力氣。張開干裂的嘴唇,呂布的眼睛帶著笑意,說道,“如果說今日還有誰能救我呂布,唯三千并州鐵騎爾!”

     “殺,殺,殺!”長刀拍打戰盾,長槍高舉,三千鐵騎的氣勢如虹,令黑蛇身上的花紋散發出道道華彩,仿佛在宣誓著鐵騎的戰意。

     看到三千鐵騎如此,李儒便更加確定呂布的用意了,主公是在為自己造勢??!身體得激動而不住的顫抖,連續張嘴幾次,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這是,他李儒受斷臂,絕了修煉之路,成為徹底的廢物后,還有這么一個人愿意親近他,愿意付巨大的機緣幫他。

     點點頭的呂布,目光掃過天空上的三老已經連斬兩斧于巨蛇之上。兵相巨蛇本身不擅長防御,巨蛇傷痕累累,要是再沒有人統領,恐怕就快要奔潰了。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夠了,得快些凝聚三千鐵騎的氣勢,更得要快些,讓三千鐵騎認可李儒。

     呂布看著眼前短短時間內,經歷了錯愕,激動,感謝的不一而足的情緒后,恢復了之前冷漠,決然的李儒。讓呂布眼底閃過一個賭徒的瘋狂,暗道,“希望李儒你是我在歷史上認識的那人,希望你經歷斷臂的歷練后,超越原歷史上的那個人,助我脫離董卓,助我活得自在些,不用處處受人指指點點?!?br />
     環視三千鐵騎,目光一凝,嘴邊爆喝,呲!位于神秘紫府內的英雄殿,隨著呂布的一聲命令下,對著漂浮在英雄殿旁,一枚刻有‘忠’字軍魂。

     嗖一閃,出現在呂布的手中。忠魂一出,霎時發出一道沖天而起的血氣光柱,直沒入巨蛇之中。整個盤蛇陣中,升騰起濃郁的血氣,源源不斷散發著無邊的熾熱,恍如一座天地熔爐。

     感受到冥冥中與自己相連的那絲魂線,揚起右手的戰刀,大喝,“給我剝離!”在英雄殿的幫助下,狠狠的斬在虛空之上,頓時巨蛇發出哀傷的怒吼嘶叫,呂布隨即也是一口反噬的逆血噴出。

     “主公?。?!”

     “主公,您沒事吧?”

     呂布擺擺手,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沒事!”目光穿過層層血氣迷霧,見名家長老的巨斧已經斬下。

     容不得他說些什么,左手上略帶暗淡的軍魂,一把印在李儒的額頭之上。頓時爆發道道血氣光芒,勾連由血氣凝聚的巨蛇,無數的法家鐵律文鏈,形如洪水猛獸,從李儒紫府中爆發。半個呼吸的光景,李儒身上的血氣光柱,被無數謀氣所侵入,一道道鐵律文鏈,如銘文一般鎖住血氣光柱。

     細細感受血氣光柱上鐵律銘文,讓呂布對魂魄刻畫符文終于有了一個思緒時,徹底融合忠魂的李儒,睜開雙眼一道精芒頓時激射虛空,雙膝跪倒在呂布之前,大聲道謝,“李儒拜謝主公之重賞,愿為主公出謀決策,謀定江山!”

     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場面只有一個靜字,足以表達。靜得,仿佛連呼吸都屏住了,三千鐵騎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呂布。誰人不想裂土封侯,誰人不想光耀門楣傳承世家,誰人不想指點江山、舉世為尊。如若呂布拜將封侯,他們便是沖鋒部將,戰盡天下;如若呂布建傳承世家,他們便是忠勇家臣,傳世豪門;如若呂布謀定江山,他們便是從龍之臣,享榮華。

     感三千鐵騎傳來熾熱的目光,暗道,榮辱與共?的確他們跟著自己受這天下的臭名,如果沒有能夠享受榮華的希望。就算自己對他們如何好,如果沒有前途,沒有希望,自己的勢力遲早會分崩離析。

     這時的呂布懂了李儒的意思,推開高順的攙扶,挪開沉重的步伐,扶起雙膝跪地的李儒。開口道,“文優啊,連著弒父殺妻某呂布都做了,你覺得還有什么是某不敢的!”

     就算呂布如今重傷不已,但其氣勢絲毫不減,霸道的目光掃過處于震驚當中的張遼幾人,看到三千鐵騎眼里的狂熱。伸手指指天際再次斬下的斧影,傳令寒聲道,“軍師不是問我敢不敢?傳我軍令,命軍師李儒全權統領并州鐵騎,給我殺了這三條老狗!”

     “屬下聽令!”

     潁川城門上,倒卷漫天血霧,名家三老許三的兩記斧影,斬得巨蛇嘶吼連連,頗有崩碎之危。他有自信這第三斧,絕對能夠斬破七寸的防御,斬掉巨蛇。

     金色巨斧即將落下之時,一旁不動聲色的許一,見巨蛇周身竟然開始彌漫阻人視線的血霧,不由出聲提醒道,“老三小心點,我感覺不太對勁!”

     “大哥,不過剛剛領悟軍魂,連品級都不入的小小兵相而已,何須如此謹慎!”頭也不回,留下一句話,一腳踏入血霧中許三,這次決定靠近巨蛇七寸,似乎想要體驗將軍近身斬殺的快感!

     越發濃郁的血氣,不僅擋住了名家三老的視線,就連云層之上的眾強者,唯有荀爽的一雙銳眼看到。血霧之中,不斷交織地鐵律文鏈。暗自點頭稱贊李儒此子的聰明與決絕,“以軍魂為引,重鑄紫府血脈,自悟修煉之法,另類的法家傳承,可算絕艷天才!”

     李儒確是對得起荀爽如此的稱贊,一踏入血霧之中的名家老三,臉色一變,大驚。也不管這里是不是巨蛇七寸之地,手中由法力凝聚的巨斧,帶著巨大的斧影猛然向前斬去。

     血霧被斬出巨大的裂縫,于盡頭名家老三見到一個斷臂白發青年,手持一把羽扇,孤身站在血霧之上。隨著白發青年左手中的羽扇揮動,無數的謀氣形成,源源向四周發出類似法家的律鏈。

     嗯?

     法家的律鏈?名家老三頓時一驚,低頭一看,腳下一條條鐵鏈一般的法家謀氣,瞬間爬上來。臉色露出驚恐之色,便要逃??衫钊遑M是讓他逃得了的,嘴角一揚,手中的羽扇一揮,名家三老發出一聲慘叫,雙腿瞬間被幽暗的鎖鏈吞沒,拉成血霧。

     只剩半截鮮血淋漓的身體,勾連著一條幽暗的鎖鏈,被李儒輕輕一拋,頓時甩出血霧。一道完美的弧線,直接落在韓昀落腳的城樓邊上。就那么躺在韓昀的面前,一邊凄慘的叫聲,一邊嘴里大叫,“大哥,老二,給我殺了他,殺了他!替我報仇,報仇!”

     剛剛還是威風凜凜的三長老,如今變成這樣,韓昀嘴巴不住的哆嗦,看著連長老都變成如此模樣,那自己的下場,想到此,直接暈了過去。

     轟的一聲,名家老三那凄慘恐怖的模樣,令城樓上眾多潁川學子紛紛色變,一部分是被呂布殘忍手段給嚇住了,另一部分則是他們自己也參與了圍攻辱罵呂布,害怕其秋后算賬。

     見到三弟不過一個回合,便被斬殺,名家老二臉色大變,怒吼道,“好膽!你敢傷老三!”手中的春秋名筆,凌空一點,整個人頓時化作一把驚鴻天刀。

     霎那光華,斬過潁川城上空的血霧,直撲散開血霧,處于中央昂頭挺立的蛇頭??上退闾岱谰奚弑?,但還是低估了李儒對忠魂的運用,或者說低估了李儒對謀略的運用。

     李儒若有所感的抬頭,望向天空之上,左臂輕輕抬起,對著天刀一指。喝道,“法網恢恢,疏而不漏,蛇吞蒼穹!”

     嘶!巨蛇猛然立起,張開巨嘴,吞吐著蛇信,一口吞掉天刀。

     黑色巨蛇仿佛受到天刀在體內不斷攻擊,時而嘶吼,時而暴漲,時而金色花紋閃爍。最后嘭的一聲巨響,一道金色刀影從巨蛇腹部閃出,整個人給死死釘在潁川城門口上。而巨蛇亦是瞬間瓦解,化作漫天星星點點的血氣。

     嘶!明明巨蛇已經被天刀所打散了,可是眾人還是聽到了巨蛇吐信的聲音。這時,令潁川學子在震驚的目光下,漫天如星點的血氣,從中心一點開始閃爍出一道幽暗色的光芒,慢慢的推及整個天空。這時才發現,名家大長老竟然被一左一右,名家兩位重傷垂死長老為陣點,拉起了一張由一條條小蛇組成的蛇網。

     見‘呂布’竟然利用自己的二弟三弟身上的法力,形成天羅地網一般,罩向自己。名家大長老寒聲問道,“呂布,你敢殺名家長老,不怕名家追殺?”

     “區區潁川書院的名家長老,也敢代表名家?許子將已經無能都如此地步了?”那漫天嘶叫的蛇影,仿佛全是‘呂布’化身一般,竟同時開口。如此詭異恐怖的模樣,無不令眾人頭皮發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