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四章 意外鑄就軍魂
    嗡嗡!

     李儒效仿關外魔人手段,以血祭之法,牽引三千騎兵身上浮現的血氣,激發長蛇陣。頓時漫天血氣柱紛紛爆射出一個條條血色絲線,瞬間沒入漂浮在李儒身前,閃爍著血色光芒的兵符之中。漂浮在三千騎兵身后血氣化作碧血長虹,全部融合在一起,霎時,潁川城外天際凝成一團血色云海!

     絲絲!

     一頭黑色巨蛇從血色云海中探出蛇頭,猩紅色的雙眸,掃過即將斬過呂布的無柄金刀。蛇頭發出陣陣的嘶吼聲,整個蛇頭晃動間,百米長,三尺粗,呈黝黑色,紋有血色花紋的巨蛇,升騰而起。

     一字長蛇陣,提升無比的速度,帶起一陣血腥味的殺戮之風,沖向呂布。

     云層之上,一直反感呂布的眾位潁川強者,正忙著尋找機會勸說老院長驅除,甚是擊殺呂布。不想呂布的部下立馬就送來了這等機會,韓家家主臉色冷笑,看著潁川城下三千鐵騎聚兵成為陣,還是以邪惡的血祭之法為引。暗道,“呂布,這可不能怪我,誰讓你自尋死路,撞到絕路了?!?br />
     “老院長,您看如今邊陲魔人血祭之法,都傳到我潁川城了!”韓棟伸手指指擺成長蛇陣三千鐵騎的七寸之地,李儒的氣血消耗大半,瘦骨嶙峋的身上,纏繞著無數的黑氣。韓棟的意思甚是毒辣,卻是說行血祭之法的李儒,是邊陲投靠魔族的血祭薩滿,是魔族隱藏在人族的奸細。呂布的部下出現血祭薩滿,那呂布此人的身份還有待商榷。

     一旁同樣不希望呂布能夠得到老院長重賞的書院老師們,亦是大尤其是紛紛出言,勸阻,甚是有‘寧可錯殺,亦不能放過’霸道之言。

     最后還是荀爽平靜的說道,“此言雖過,但也不無道理。我還是那句話,呂布先敗名家三老,否則一切皆無從談起!”

     絲絲!

     無柄金刀斬在黑色巨蛇身上,令其發出陣陣疼痛的嘶吼聲。原來就在眾強者爭論的時候,三千鐵騎凝成一字長蛇陣的陣法兵相,帶著三千鐵騎合圍在呂布的周圍,巨蛇自然形成盤蛇陣,替呂布擋下名家長老許二的金刀。

     盤蛇七寸之地,高順的親衛瞬間打開,把呂布護住。

     “參見主公!”殺氣磅礴的三千鐵騎,立刻下馬拜見呂布。

     “主公恕罪,屬下來遲!”高順見呂布全身血液流淌,全身骨骼盡數碎裂,五臟六腑十不存一,重傷垂死的狀態。殺意縱橫,周圍不斷閃爍一張張黑色的盾牌虛影。

     “主公恕罪,屬下來遲!”

     依著高順的手臂,站起來的呂布,望著這三千鐵騎,他感受到了那來自內心真正的關心。嘴角揚起,仿佛忘記了身上的疼痛,大笑道,“哈哈哈哈,某呂布有爾等弟兄,此生足矣!”

     “誓死追隨主公!”

     “誓死追隨主公!”

     “誓死追隨主公!”

     三千鐵騎毫不猶豫單膝跪在呂布的身前,那種狂熱忠心的氣息,沖天而起,不斷地融合下兵相巨蛇之中。黑色巨蛇仿佛一下有了靈智一般,雙眼的狂暴的殺戮散去,只余純粹殺意。蛇身上的血色花紋,更是變成一個小小的身影,如仔細看,便發現那是三千鐵騎精氣神空前凝聚而成。

     巨蛇回望,七寸之地,轟的一聲,一道巨大的波動出現,帶著一枚印有‘忠’字令牌,在呂布震驚目光下,闖入紫府中。

     這一變化自然逃不過潁川眾位學子的目光,紛紛疑惑那是什么的時候,兵謀戲浩戲志才作為兵家親傳弟子,自然明白那是什么。武者謀士有法相大境界,而陣法的兵相形成,便是脫胎于此,借鑒法相的強大,聚兵成相,斗諸天強者。

     武者謀士想修成法相,需以肉身為骨,法為心,身心合一鑄魂。簡單的說,便需要精氣神合一,鑄法相神魂,否則空有虛表,內無法相之實。

     同樣的,聚兵成陣,形成兵相,但凡精通統兵練兵之人,皆可成。但不是每一位將軍、軍師都能夠給兵相鑄魂,一旦這支軍隊因某一個陣法的兵相而鑄軍魂,那這支軍隊有成為神軍、縱橫天下的資格。

     據記載但凡鑄就有軍魂的軍隊,對于學習任何陣法都易如反掌;鑄就軍魂的將軍或軍師,單是依仗自身強大的法力,便能聚法成兵相,一種類似法相的通天神通,如再帶領鑄有軍魂的軍隊,二者凝成的兵相威力無邊,豈不稱為縱橫天下呼?。?!

     腦中仿佛浮現這樣一段話,將軍鑄就無雙魂,兵相爭霸無量時,軍師一朝魂與共,江山謀劃盡眼底。

     名家三老中三長老自然不會不知道巨蛇變化意味著什么,大怒,“區區邊陲武夫的軍隊也想成就神軍,縱橫天下?老夫先斬了你這個賊首!”

     許三長老身上金色的法力恍如巨浪磅礴而出,手里提著的韓昀被他一甩,落在城樓上。雙手一拍,頓時無數金色文字的法力,聚攏,凝成一把巨大的金色巨斧,帶著無上的兇光,以力劈華山之無上威勢,向巨蛇七寸斬去!

     “力劈華山!”

     話分兩說,就在名家三老震怒的時候,呂布紫府內,代表著軍魂的,一枚印有‘忠’字令牌,出現在呂布的紫府中英雄殿的旁邊。就像一個剛出身的小娃娃,不斷的吸收母體的營養。英雄殿就是那母體,這枚軍魂顯然也是吸收充斥在四周的魂力。

     這讓英雄殿高興的發出嗡嗡的波動,對于兵相巨蛇意外凝聚軍魂,呂布自然大喜,也跟著出現在紫府中。

     不過對于軍魂竟然在吸收魂力,不由嘀咕道,“典籍中并沒有記載軍魂能夠吸收魂力壯大呀!”問向一旁正歡喜,全力幫助軍魂吸收魂力速度的英雄殿,“小殿,你說這是為什么呢?”

     嗡!

     英雄殿一歪殿身仿佛在說,這你都不懂的表情。解釋了一番,原來是因為軍魂的出現,恰才讓它獲得了一點點關于軍魂方面的魂魄碎片,隨后一道信息打入呂布的魂魄內。

     半晌,才是消化英雄殿傳給自己的消息,在夏商周時代軍魂也是有品級的,提升品級的東西便是這天地間神秘的魂力。最是令呂布喜出望外的還是英雄殿能夠剝離軍魂,他不禁遐想,“以后遇到白馬義從、先登死士、虎豹騎一一奪過他們的軍魂,那個美妙的滋味??!”

     一聲灰白色衣服的呂布,看著不斷游弋周身,對自己無比親昵,顯然帶有一絲靈性的‘忠魂’,呂布為這枚軍魂所取之名。伸手迅速一夾,散發赤紅光芒的忠魂落于右手劍指間,呂布低語道,“今日天下人欺我、罵我、辱我!”

     猛然揚起右臂,指著灰暗如混沌烏蒙的天際,大聲吼道,“明日我呂布要天下人怕我、敬我、尊我!”

     紫府內,不管是英雄殿還是忠魂,仿佛能感到呂布至強至大的志向,皆發出歡快愉悅的嗡鳴聲,散發著道道七彩光華。

     呂布目光順著右臂,看著指間上的忠魂,莫名一笑,問道,“忠魂,你也覺得我說的對是不是?那我就再做一件對的事情,以如今的文優絕對不會辱沒你!”

     沒錯,呂布并不想借助忠魂的力量,爭霸沙場,因為他自信沒有這等力量,他同樣是沙場戰神!他要剝離忠魂送給李儒李文優,以忠魂的力量,助李儒再次踏上修煉之路。他呂布實在是太需要一名為他出謀劃策的軍師了,而且如今的困局也只有恢復了修為的李儒才能解!

     腦海中回想自己今天當真是狂妄自負,竟然想要了解百家弟子的各種攻擊,以達到了解符文刻畫之法,刻畫之法到是有些苗頭了,可自己卻陷入泥潭之中。最后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還得耍潑求人,才得以保全她的暫時平安。

     古人云,空有超強能力,卻無駕馭的頭腦,終究會被它害死!

     后悔不已的呂布這時幡然醒悟,猛然睜開雙眼,一道精芒閃過,幸好有這些弟兄。眼神掃過赤膽忠心,一心護主的三千鐵騎。欣慰自己當初選擇救并州軍上下軍屬,當日是我救了他們的軍屬,今日便是他們救我呂布,內心甚慰,已明了如何擺脫困境的呂布,更是大笑道,“哈哈哈,好好好!看來我呂布不用死在這潁川城了!”

     “誓死為主公殺出一條血路!”稍稍調息,這時才是恢復一些的李儒,用沙啞至極的嗓音,對呂布說道。

     “殺出一條血路,殺出一條血路,殺出一條血路!”三千鐵騎在見識李儒莫測的手段后,無一不服,此時一聽軍師如此說,自然應和。

     呂布的目光落在這個白發獨臂的軍師身上時,不由眼皮一跳,顯然也被嚇住了。唰!一把抽出身旁一員親衛腰間的戰刀,抬起沉重的步伐,殺氣騰騰走向李儒。

     這樣的舉動,讓一旁的張遼臉色一變,不管三七二十,直接擋在李儒的身前,單膝跪下,“主公不可!”

     嘩啦,三千鐵騎雖服李儒當軍師,可并不代表他們會倒向李儒,所以一看呂布這不明的舉動,手中的刀鋒立刻指向李儒。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