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九章 王子師出言,呂布入虎牢
    站于玲瓏仙樓頂的呂布,攔腰環抱著嚴氏,靜靜的看著董卓吞噬了大漢朝的氣運之后,一顆魔氣四溢的魔丹?!玖恪拧餍 f△網】由嘴里,激射而出,暴露在虛空上。

     這顆不時閃爍龍影,伴隨著陣陣龍吟的假丹,唯有在董卓立書鑄武,創出一篇武功謀略,流傳天下,方可去其糟粕,化作一顆氣運魔丹。

     早有準備的董卓,也不猶豫。他的目光掃過玲瓏仙樓頂,報得美人的呂布。董卓萬分確定,呂布定是得了丁原留下的秘寶,否則也不會有吞噬他人軍魂的秘術,整個人更不會便如此強大。

     強大到竟敢強勢逼迫自己,董卓想及此,便面目猙獰無比。暗道,“呂布小兒,你等著。等老夫成功立書鑄武,一舉突破魔丹,成為堪比宗師的魔族妖師,定要第一個斬殺你!”

     董卓一咬舌尖,一口心頭血,逆而上流,噴出,瞬間沒入魔龍怒吼的假丹中。

     頓時爆發道道魔龍虛影,數百尺長,橫野虛空,無數魔氣化作一道道骷髏人頭,急速飛躍,沒入洛陽帝都尋常百姓家。侵染了魔氣的百姓,根本無抵抗之力,化作一個個只知道殺戮的魔兵,四處攻擊。

     堂堂洛陽帝都,在呼吸間,便成人間慘域。

     這時,一道爆喝響起,“魑魅魍魎安敢造次,浩然儒氣鎮壓!”

     轟!嘶!

     無盡虛空上,憑空降下一股儒家浩然儒氣,乳白色的光芒中,沉浮著一顆顆金色的儒家銘文,化作留影,沒入百姓的額頭。

     瞬間驅除魔氣,而作為重點照顧的董卓自然也不例外,已經漸漸入魔,成為一魔人的董卓。身前的魔氣,在浩然儒氣的侵蝕下,緩緩潰爛。

     玲瓏仙樓頂的呂布見此,不由眉頭一皺,嘀咕道,“浩然儒氣竟霸道如斯!”

     “夫君有所不知,魔妖鬼三族氣息與神武百家氣息本就是此消彼長的關系,如果楚楚猜的不錯,那位城北的那位儒家宗師,恐怕奈何不了董卓?!?br />
     嚴氏的玉手輕輕一指城北,牌匾上寫著‘王府’的官邸,柔聲說道。

     “王府,王允?有點意思!”呂布目光所及,自然免不了一番遐想,笑道。

     只見站于由法力凝出的魔龍上,不屑喝道,“王子師也不過如此!”手中浮現一把骷髏血刀,凌空便是一刀,瞬間斬破王允的‘王府’牌匾,以示警告。

     “董卓,你!”一聲氣急,又微微顫抖懼怕的聲音,響起。

     “滾!”董卓不屑道。

     遂,董卓整個人化作一道道殘影,于幽暗的虛空上,留下道道殘影。喝道,“骷髏血殺!”一道巨大骷髏猛然張開巨嘴,咬合虛空,恍如吞噬大量的魔氣,令董卓自身的氣勢再上三分。原來卻是至于虛空上那顆有別于普通金丹的氣運假魔丹,強行吞噬虛空的魔氣,淬煉他的肉身。

     “血刀墨影!”

     “霸血魔刀!”

     手中骷髏血刀,一招一式形成,不出半會,天際只余董卓演武的殘影。恰時,無盡虛空的降下一道紫色的光芒,頓時照耀整個天際。

     “丹成五品!”見一卷散發紫色光芒的圖錄,刻畫在董卓的氣運魔丹上,讓董卓成就特殊魔丹,品級五品。董卓整個人散發的氣息,隱隱與呂布持平。

     但在生死大戰,呂布照舊斬殺董卓,見此,呂布又低頭對嚴氏說道,“走吧,沒有看的了!”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呂布率領五萬狼騎,一萬陷陣營,三萬并州鐵騎。一眾人馬出現在這個洛陽以東,南連嵩岳,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一關阻擋,關東盟軍莫難開的虎牢關下。

     整個守關的城墻,拿青銅板鑲接,宛如一面青銅鏡,高達數百丈,配合一宛如張開獠牙的虎口城門。

     使得這虎牢關配合經歷無數朝代的戰亂殺戮,于虛空上凝成一只瘋狂殺戮的兇虎軍魂,時而融于虎牢關,時而飄浮在虛空,展望虛空,仿佛在等待他的主人一般。

     磅礴氣勢,傾壓在呂布一眾人馬上,讓三軍立刻體會到虎牢關的勢。

     與張遼并行的高順,見張遼一臉通紅,不由開口問道,“怎么,文遠是被這兇虎軍魂給嚇住了,還是被關東盟軍給嚇住了?”

     扭頭,看了一眼高順,張遼疑惑道,“伯平,我感覺我突破先天的機緣就在這虎牢關兇虎軍魂上?!蹦抗鈪s又死死盯著虛空的那個如軍魂一般的兇虎軍魂。

     聞言,高順的目光一亮,遂露出一絲屬于先天境的一道戰天戰地不屈無畏的戰意,瞬間沒入

     兇虎軍魂上。

     “文遠,傳言著虎牢關兇虎軍魂存在已久,有無數人想要參悟,最終都以失敗告終。你可有準備呢?”仿佛察覺了什么,高順收了剛剛領悟出破竅圖,突破先天的氣息收斂,回道。

     只見張遼的目光落在前面騎著一匹紫紅色赤兔馬,手持一本隱晦散發三彩光芒謀書,不斷領悟謀略,遠遠不斷的謀氣注入紫府的主公。張遼的目光變得熾熱無比,堅定道,“就連主公都想要行武謀雙,修,某張遼不可能連這區區兇虎軍魂都參悟不透?”

     取出接掌虎牢關的任命文書后,呂布的三軍正式進入虎牢關。

     于虎牢關鎮守府內,呂布坐于鎮守之位,其下左臂自然是呂玲綺李儒徐庶,右臂是高順張遼、魏續等人。

     呂布拋出一卷檄文,落于呂玲綺手中,示意眾人瀏覽,最后李儒念道,“操等謹以大義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吞運滅國,弒臣誅君;穢亂宮禁,殘害生靈;狼戾不仁,罪惡充積!今奉天子密詔,大集義兵,誓欲掃清華夏,剿戮群兇。望興義師,共泄公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

     “關東諸子世家已經紛紛響應曹操之號召,聚于酸棗會盟?!眳尾加职炎钚碌那閳笳f出。

     眾將恍然大悟,這時才明白,為何半年前都不急動身前往虎牢關的呂布,如今又為何突然急匆匆的趕來。

     原來是諸子世家已經聯合起來,想要以傾天之勢,碾壓洛陽帝都的一切勢力?。?!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