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二章 呂家有將,曰玉羅剎
    落于后方的呂布,雙眼漸濕,他只以為自己的女兒對郭嘉動了情絲,本能的想要阻止她。因為就以自己的名聲和地位,顯然不是神武百家弟子所想投靠的。何況是自詡能夠逆轉陰陽的鬼才,所以才有父親逼迫女孩的一幕。

     可他,可他真的不曾想到,自己的女孩長大了。知道父親的不容易,學會為自己父親分擔了。

     呂布的目光落在前方,騎在黝黑神俊的烏騅馬上,一身赤甲孤廋的身形上,幾次想要解釋什么的時候,張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些什么。

     只因呂布看到那道孤影的肩膀微微抖動,卻也盡量遮掩,仿佛不想讓背后的呂布看到,令他失望的樣子。

     場面如死一般的沉靜,呂玲綺看著郭嘉的目光,不再是那般癡迷。內心的掙扎就像握住戰戟的手,時而緊握,時而松開。

     恰時,背后傳來一道沉穩有力中略帶無力的笑語,“玲綺,你爹爹的謀士有你李儒叔叔就夠了,何況你爹爹也不笨嘛!”

     雙肩猛一個晃動,目光漸漸的恢復了清明,櫻桃小嘴叱喝道,“破!”霎時,凝聚于肉身的血氣,沖霄而起,代表著絕對力量的血氣狼煙,血染長空。

     一只血色的鳳凰扶展翅扶搖,發出陣陣鳳鳴,呂玲綺周身的血氣轉為道道赤火鎏玉的真氣。

     前方的郭嘉目光帶著一絲絲贊賞,嘀咕道,“以絕武天賦斬破情絲,志堅之心明悟自我,用大毅力引導血氣沖破任督二脈,鑄天脈,接引神秘血脈,突破血脈境。周身血氣如展翅血玉鳳凰,浴火而扶搖九重天,殺氣凝而鳳凰鳴,好一尊天生縱橫沙場的玉羅剎!”

     因一尾火鳥翎羽啟靈,經丁原丹心赤血澆灌,遁生的火鳥。突破血脈一重天的呂玲綺,完全有能力召喚它,且不需要把火鳥送回圣地。

     只見呂玲綺左手朝虛空一招,靈性的火鳥又探出靈性不凡的頭,四處小心的探探。隨后看到呂玲綺頓時歡快鳴叫,繞著呂玲綺的周身飛舞。最后仿佛尋找到目標,全身燃燒赤紅火焰的火鳥,頓時飛到呂玲綺身后的血玉鳳凰上,上下翻飛。

     火鳥身上的氣息漸漸與呂玲綺身后的血氣化作的鳳凰相合,落于肩上,如今的呂玲綺恍如一尊縱橫沙場的玉羅剎。

     “潁川九公子之一陰陽鬼才郭嘉,你救過我一命,今日我亦不殺你,你走吧!”淺淺玉手凌遙一指郭嘉,英氣四射,喝道。

     倒灌一口美酒,凌空震碎,漸漸收斂浪子形象的郭嘉,右手羽扇一指天際,不斷凝實的傾天陰陽磨盤,充斥著無盡的陰陽二氣,遽然鎮壓而下。

     喝道,“不戰而逃,不似我郭嘉之風,呂將軍不如就接一招陰陽磨盤如何?”

     抬頭凝望,雙目魚尾漸漸泛起一絲赤紅,不動如山堅定之心,穩住心神。見帶著強大逆亂陰陽的氣息,順在陰陽磨盤瞬間鎮壓到頭頂,呂玲綺嘴角泛過一絲苦澀,盯著郭嘉的雙目,喝道,“你想要參悟破竅圖,那我送你一程!”

     “秘術,鳳凰浴火!”

     一拉韁繩,烏騅馬急速奔跑,手中戰戟蜿蜒折轉,身后的血玉鳳凰,隨著呂玲綺的一嬌喝。猛的撲向傾天壓來的陰陽磨盤。

     無盡的陰陽二氣,鳳凰身上熊熊的鳳凰之火,二者不斷吞噬消融。直到血玉鳳凰完全沒入陰陽磨盤,黑白二色的磨盤,頓時閃爍出一道赤紅色,最后發出一聲爆炸。

     轟!

     黑白磨盤中飛出一只折翼,虛弱無比的鳳凰,隨著烏騅馬的沖鋒,沖破陰陽磨盤封鎖。呂玲綺手中的戰戟,抖落無數朵赤紅戟花,被呂玲綺近身的郭嘉哪是對手。

     數招之間,一丈二的戰戟刺穿郭嘉的心臟,只余一身玉牌碎裂的聲音,尸體雖在,但人已走。

     就在呂玲綺愣神之際,于郭嘉尸體之后,激射出一道犀利的槍芒,直擊面門。

     “英布,好膽!”

     見此,隨著呂布一聲暴怒,一道箭羽直穿過呂玲綺的耳邊,勾走幾縷長發,猩紅箭頭擊碎來犯的槍芒。

     當!

     噠噠!赤兔馬在呂布的驅使下,呼吸間躥到呂玲琦的身前。方天畫戟帶著霸道戟影,穿爆了郭嘉的尸體,直擊隱藏在,臉龐烙有秦黥的中年男子。

     叮當!

     連人帶馬瞬間被呂布的戰戟給擊退數十尺余的英布,一拉韁繩,穩住戰馬,聿!松了松握住長槍,被震麻的手。

     黝黑的長槍上掛著一紅纓,在英布的手中一甩,勾出一個紅芒,一指呂布,喝道,“你就是那個連斬彭越和劉賈的呂布,力道倒勉強合格,就不知道戰斗本能如何?”

     拉轉馬頭的呂布,對著回過神來的呂玲綺,一指站在一旁的那匹戰馬,“玲綺,你看那匹四蹄生有鱗甲的戰馬如何?”

     “爹爹,如果它能蘇醒鐵鱷的血脈,品級不下八品,怎么了?”不知父親為何要這個問題,呂玲綺也只能按照自己的眼光,說道。

     “嗯,眼力,以后看人也得看這匹戰馬一般要需要有常規的眼力,但也要有遠見。你覺得單單只有鐵鱷血脈的戰馬,能夠馱著手持兩百斤重轟天巨錘的粗漢奔跑?”呂布自然看到出了馬匹戰馬周身散發著一股股神秘的氣息,那股和高順身上的氣息何其相似。

     這時一匹寶馬。上前,拍拍呂玲綺的肩膀,安慰她不要傷心,說道,“把它牽給你高叔叔,他會喜歡的。另外,是時候讓你張叔叔帶十萬狼騎真正游獵的時候了?!?br />
     “是,爹爹!”

     “哼!呂布交代好后事了嗎?吃我一記嗜血鬼影!”英布能夠作為霸王手下至強者,自然不是浪得虛名之人。

     一手長槍在他宗師境法力加持下,抖出一個巨大惡鬼頭顱,帶著陰風陣陣吞向呂布。

     “小計爾!幽冥血殺!”以幽冥血狼悟出的一招戟法,帶著呂布直擊惡鬼,瞬間擊碎。兵器相撞發出鏗鏘有力的聲音,二人數十下,呂布體內的真氣每一次瘋狂的輸出,都會加速體內真氣液化。

     而得了呂布信號的張遼等人卻帶著十萬霸王鐵騎,沖出垓下城,與此同時,東進的五十萬大軍,一出現在垓下城東邊。

     霸王自然帶領剩余的十萬楚軍迎上去。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