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章 張良險用謀,人王玉璽出
    黑白雙劍也被徐庶自己收回,落回漢軍點將臺上,呂布不由贊道,“哈哈,過癮!不想縱橫家親傳弟子徐庶徐元直不僅縱橫謀略高,連這儒家圣武縱橫劍道亦是精湛如斯,呂奉先不得不拜服一二!”

     武功謀略雙修!這徐庶這是好大的才情??!

     自家知道自家事的徐庶,實在是有口難辯。只怪他年輕不懂事,一心想當一名縱橫天下的游俠,因此固執的學了劍術,可惜沒有那個天賦。轉而修縱橫謀略,如今便成了這般不倫不類了!

     “呂將軍謬贊了!”苦笑的徐庶對呂布無奈回道,見呂布似乎也沒有傳說中的那般品行不堪,反而有一番不同的儒雅君子之氣。這讓徐庶有了想看看呂布能否渡過盟軍之難的詭異想法。

     故說道,“呂將軍后會有期!”捏碎玉牌直接離開了水鏡戰場。

     而呂布抬眼望去,劉邦五十萬大軍先前被八門金鎖陣分走四十萬,余十萬留守中軍。如今在韓信四面楚歌,激發楚軍瘋狂的反擊之力,配合他有心分割之下。

     四十萬大軍被殺的殺,分割的分割,只余最后的十萬守軍在張良的指揮下苦苦堅持,不過破掉防御陣,亦是遲早的事!

     只因韓信身后凝出一方以天地為戰場棋盤,己身化作大帥戰旗,四方將士陣列在前。就連張良都被強行劃入棋局之中,正合天地為盤,眾生為棋子之意。

     如今以雙方至強軍師爆發的軍魂,讓呂布徹底感受到,將軍鑄就無雙魂,沙場爭霸無量時,軍師一朝魂與共,江山謀劃盡眼底的強大。

     如今自己就如一枚棋子,隨著韓信的號令,沖殺!

     落于漢軍點將臺的劉邦,一撥腰間的長劍,指著韓信,黑著臉質喝道,“韓信,為何,你為何要背叛本王!”

     恍若即將落子一般的韓信,聽聞劉邦的話,手不由一愣,不喜不悲,就像訴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兵不厭詐,何來背叛一說?”

     “子房兄,你若不抽取漢王的赤龍軍魂,恐怕要輸!”不想與劉邦繼續糾纏這個問題,直接問向站于劉邦一旁的張良。

     “什么?張良,你要抽取本王的赤龍軍魂?你膽敢如此,看本王不滅了你的九族!”不管真假,卻也是離間了劉邦張良二人。

     見此,張良皺起眉頭,最后看了一眼韓信,想來他是想要一戰定輸贏了,不然也不會道出自己的這等會禍及九族的秘術。畢竟對于霸主來說,龍形軍魂代表著晉升氣運金龍的必備條件。

     何況此時的劉邦已經開始凝成一國之主的氣運,可以說赤龍軍魂便是氣運赤龍。要調動氣運赤龍,完全是要他的命,怎能行?

     依舊對劉邦行上一禮,張良回道,“若大王信得過屬下,就許屬下調動氣運赤龍一試,否則大王恐怕要亡于此?”

     “你!”劉邦還從來沒聽過如此荒唐的請求,連成就人王氣運赤龍都被你剝離,我劉邦還能成為人王?

     手中的長劍倒轉,架在張良脖頸上,誓有立刻斬殺的舉動。見張良依舊低頭,等著自己的答復,劉邦的目光掃過戰場,赫然發現,大戰開啟不過盞茶時光,自己的五十萬大軍,只余五萬左右了。

     閉上目光思量半會,猛然睜開雙目,一道赤紅色的神龍射入虛空。漸漸收回長劍,仿佛恢復了人王本色,喝道,“本王就信你一次!”

     長劍一指韓信與呂布等人,“提他們的項上人頭來見本王!”

     “謹遵大王之命!”

     張良回道,手化爪,爆發道道仙道謀氣,瞬間罩住劉邦,喝道,“攝!”

     昂!一條赤紅色,燃燒熊熊火焰的氣運赤龍帶著不甘的怒吼,化作數百尺巨龍軍魂,影于虛空云層之上,露出一顆龍頭,發出陣陣龍吟。

     令戰場上的戰馬紛紛被強大的龍威壓制,連連嘶吼,大有逃跑之勢。

     只聽張良手指一動,一雙慧眼,略過韓信,直接落于破掉韓信軍魂的致命所在呂布身上,輕喝道,“漢之子民,敢叛,該殺!”

     昂!

     氣運赤龍隨著張良的一聲喝道,仿佛呂布就是那叛逆之人,一雙龍目一瞪,發出一聲暴怒的龍吟。

     騎在赤兔馬上的呂布,剛要有所舉動,卻驚愕的發現,自己全身仿佛不受控制,被人給定了一般。來不及問韓信,又聽張良爆喝,“此人該死!”

     氣運赤龍頓時爆發道道龍影,襲擊不動呂布。

     處于身后的韓信,見張良施展兩道律令之后,血氣枯竭,謀法蕩然無存。便點點頭,一揮手中的帥字戰旗,赫然變成了兩枚守護戰神之像,仿佛跨過空間,赫然出現在呂布身前。

     “你!”

     啪啪!張良驚訝之余,又一種理應如此的感覺,于是給韓信的布局拍手祝賀。他驚訝于呂布才是真正的帥,之所以呂布先前看起來不像,反而是破局之兵馬,卻原來不過是韓信的誘餌之一。

     呂布驚訝的看到擋在自己身前,一左一右的兩方戰神像,韓信與項羽戰神像。他感覺韓信的手段當真是層出不窮之余,雖他不是真正的兵仙韓信,但還是感嘆他的膽氣。

     只聽韓信喝道,“此時不吞赤龍軍魂,更待何時?”

     位于丹田天權星位的金色蛟龍,扶搖而上,一口吞掉赤龍軍魂,發出一聲龍吟聲,瞬間回歸丹田天權星位。

     轟,轟,轟!

     呂布手中的方天畫戟斬過張良劉邦,水鏡戰場頓時搖晃不已,四極虛空不斷碎裂,卻是四面楚歌的兩大主角相續死亡,這片天地不穩,即將消散。

     于外界潁川書院的巨大水鏡,看到呂布方天畫戟斬過劉邦頭顱,虛空爆發一道如皇似威的氣息之時,水鏡突然破碎,卻令主持者水鏡先生犯起一身嘀咕,“那個寶物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夠提前毀滅水鏡戰場,到是好生奇怪!”

     見這四面楚歌天崩地裂,恍如滅世一般的場景,呂布帶著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著虛空上爆發道道威壓的一枚玉璽。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