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章重回少年時
????時間的沙漏中,總有那么幾個人,或許平平無奇,或許風華絕代,甚至可能是令人“咬牙切齒”,卻一直讓你念念不忘。

?????人活一世,那幾個讓你想起她時,傻傻發笑的故人。當多年以后,那些曾經的地久天長變成了過往,曾經耳邊不厭其煩訓斥的聲一如青春年少時的夢,碎落了一地時,也許方才明白她的珍貴。

?????勸君莫惜金縷衣

?????勸君惜取少年時

?????有花堪折直須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

?????……………………

?????夏日的夜晚愉悅而寧靜,雪衣侯府的后院中,有幾只落單的螢火蟲,閃著微量的光芒,在池塘邊的草叢里,漫無目的的飛舞著。

?????時值盛夏,池子中的荷葉碧綠碧綠,相護緊挨著,一支支荷花像是一位位身姿曼妙的仙子,含笑佇立,欲語還羞。

?????微風襲來,將池中荷花的清香向著四處傳遞。池塘邊的草地上,那一直閉著眸子,安靜躺著的少年,悠然的睜開雙眼,看著眼前這熟悉又陌生的院落,一抹愜意的笑容不經意間在他的唇角游走。

?????“原來這不是夢!”少年站起身子,喃喃的掃視了一圈這快被遺忘的院子,腦海中一幕幕塵封的記憶走馬觀花般浮現了出來,“我……我真的回來了!”

?????院中的少年十七八歲,模樣及其俊美,當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他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伸著懶腰,一臉悠哉的走到池塘邊。

?????微微彎下身子,清明的月光照下,池水清澈,波光粼粼下倒映出的是一張唇紅齒白,尚顯青澀的臉孔。

?????蘇念嘴角勾了勾,只見那池水中的倒影亦是跟著動了動嘴角,現在的他青春且充滿活力,遠不是兩百年后,那個在大陸漂浮百載,行為古怪的牛鼻子道士。

?????無法想象,玄妙無比,蘇念無法用言語來解釋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依稀記得清晨的時候,他還是在被仇家追殺,最后只覺心口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一把鋒利的鋼刀,無情的穿透了他的胸口,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識。

?????可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清醒過來時,畫面一轉,他便莫名的回到了這快已經被遺忘兩百年的院落之中。

?????兩百年的時光太遙遠,除了那些痛徹心扉的人和事,他仍舊深深的記得外,關于雪衣侯府后院的樣貌,腦海中的印象早已是模糊不堪了。

?????當他的目光瞥見一旁的假山上,自己兒時用匕首刻下的“蘇”字時,蘇念瞬間認出了現在所在的地方。

?????重回少年時光,蘇念似乎有點不敢相信,畢竟整整兩百年,如同孤魂野鬼一般的飄蕩,光怪陸離的事,他上輩子見得多了。

?????所以剛重生回來的那會,他還是有點恍然如夢,故而沒有興奮,亦沒有大喊大叫,他選擇閉目沉思,安靜的躺在散發著青草香味的青草地上,如果這是夢,就讓他一直安靜的做下去吧,因為過去的他,經歷了太多太多,那顆跳動了兩百年的心,早已是不堪負重,實在是太累,太累了……

?????這一覺他睡的無比安逸,是過去少有的舒適。

?????整整一下午他都舒適的躺在松軟的嫩草地上,無人打擾,也沒有說話,這樣的時光,真的很美妙。

?????當他再次睜開眸子,瞥見眼前所看到的場景不變,一山一水間每一處景致都和兒時的院落完美重合,這下,他是真的確定自己回到了過去?;氐搅俗约耗巧刑幵诎惨?,自負的少年時代。

?????這時候的他,還是那個滿是驕縱,心比天高的雪衣侯之弟,這時候,那個在自己心中是“天”般存在的兄長,尚未力竭而亡。

?????不,也許不應該再稱呼她為兄長了,而是……,蘇念永遠無法忘記那為了救他,即使身負重傷,仍一人一劍,不愿離去半步的纖細身影。

?????直到最后,那個素來在自己面前板著個臉的人,披頭散發,俏臉上往日的威嚴一掃而空,紅唇掛起微笑,動作輕柔的為他砍斷鐵索,解救下他,然后輕撫著他的額頭,笑著幫他鋝了鋝凌亂的發絲,溫聲細語的囑咐了自己幾句,最后含笑而亡的時候,他才知道了原來從小到大,默默守護了自己這么久的兄長,居然不過是一介女流。

?????那一天,是蘇念從小到大第一次品嘗到了淚水的滋味,那種咸中帶著濃濃苦澀的感覺,一直到現在他仍舊不能釋懷。

?????但現在這一切都還未發生,如今他還未拜入東華派,師門自然也尚未覆滅,師父,師兄師姐他們,都還有滋有味的活著。那些他曾摯愛的一切都還沒有完全的被毀滅。

?????那個群雄逐鹿的動蕩年代還未到來,圣戰也還未發生,中州聚變自然還早,眼下各方勢力皆是暗中蟄伏著,等待著那段躁動時期的到來。

?????這是蘇念記憶中最美好,最快樂的日子,那些撕心裂肺,刻骨銘心的經歷,都還未發生,不過關于那些險象環生的痛苦經歷,現在早就已經深深的復刻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時候的他,只不過還是一名心高氣傲,調皮貪玩卻又純真稚嫩的貴族子弟。

?????忽然,只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跟著只見一名面相和藹的老者,匆匆走進院子,當目光發現呆立在池塘邊發愣的蘇念時,嘴角上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意。

?????“二公子,原來你在這兒啊,怪不得老奴翻遍了整個東廂,也不見你的蹤影?!?br>
?????“福伯,你找我有什么事嗎?”蘇念看著面前這個慈眉善目的老者,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嘴角不由露出一縷發自內心的笑容。

?????前世在雪衣侯府這座大廈將傾之際,眼前老者的所作所為,蘇念都看在眼里。

?????“二公子,大公子他來信了?!备2畯膽阎心贸鲆环庑?,笑著將信朝蘇念遞了過來,在他的眼底深處,涌動著濃濃的暖意。

?????蘇念接過信封,將其撕開,取出里面的信,看著這些威風凜凜的字跡,他嘴角微微掀起。

?????姐姐在任何方面都隱藏的這么好,即使是給他寫信,這宣紙上的字跡,一筆一畫間,氣勢磅礴,充滿了威嚴,全然沒有半分娟秀女氣。

?????恐怕任何人都想不到,楚國赫赫有名的雪衣侯會是一名傾國傾城的美貌女子,包括蘇念前世,壓根就沒曾懷疑過。

?????“福伯,兄長信上說北蒙那兒一切安定,她過幾日就會回來看看?!碧K念大致瀏覽了一下信上的內容,輕笑道。

?????福伯點了點頭,“太好了,哦,對了,二公子,聽說你在嘉南學宮和四方侯府的江二世子定下了擂臺比武?!?br>
?????“老奴聽聞那江洛寒在不久前已經踏入了人關后期,你,你有把握對付他嗎?要不要老奴去一趟學院,幫你去公證處取消這場比武?!?br>
?????蘇念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福伯,這種小事,你就別操心了,我自有分寸?!?br>
?????若是前世的蘇念,或許會畏懼那江洛寒幾分,可現在經歷了兩百多年歲月洗禮的他,對于這種年輕人間爭風吃醋的小打小鬧,早就已經看的很輕了,有時候去重走一下當年的那些熱血事,感覺也不錯。

?????“可是二公子……”

?????“福伯你放心,那江洛寒即使真的邁入了人關后期,可我也不是什么任憑他欺負的軟柿子,我自有把握對付那家伙?!碧K念右拳緊握,神采飛揚道。

?????人關,呵呵,蘇念知道其實現在的江洛寒早已邁入了人關巔峰,按照前世的記憶,在之后的比試中,他會在眾目睽睽下,被江洛寒暴打一頓,依稀記得在他昏迷前的剎那,那道自己從小畏懼又尊敬的溫暖的身影,忽然的降臨到了擂臺,動作極為溫柔的將他抱下了臺,帶回了雪衣侯府,最后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福伯望著蘇念那張青澀的臉龐,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現在的二公子比起以往,好像有了一點略微的改變。

?????雖然看上去依然是自信飛揚,但好歹也是活了快百歲的人的,他還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面前這個依舊充滿了棱角的二公子,現在那溫和稚嫩的臉龐下,似乎隱隱約約有了一抹冷咧的銳氣。

?????這抹銳氣,靜靜蟄伏,不鳴則已,一旦爆發,勢必如同山洪爆發般,無可阻擋。

?????“二公子,無論如何比試那天,還是切莫意氣用事,敵不過的時候,切記要服軟,不要為了所謂的面子而讓自己吃了大虧?!?br>
?????福伯雖然對于蘇念突然的銳變,感到了些許意外,不過還是擔心的望向蘇念,出言關照道。

?????“嗯,我明白,福伯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有些困了就先回房了?!碧K念假裝打了一個哈欠,抬了抬眼眸,慵懶的對著福伯告辭道。

?????莫名其妙的重生歸來,蘇念心中似有千萬種思緒在流淌,對于未來,他還是得好好盤算盤算一二才行。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