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章三對一
????而在杜默的身后,一直一言不發的冷月行目光冰寒的盯著蘇念,眼眸中的兇光沒有半分掩飾,自從上次被對方痛揍了一頓,直到現在他仍舊是懷恨在心。

?????不過這一次他們人多勢眾,心中對于蘇念的懼意自然也是減弱了不少。他倨傲的揚著脖子,兇光畢露的看著對方,目光赤裸裸的沒有絲毫遮掩,但蘇念卻并沒有將目光掃向他,哪怕是一眼也沒有,這多少讓他心中有幾分郁悶。

?????“蘇念做人可不要太張揚,我又不是針對你,你這么和我較勁干嘛,況且……”說到這里,杜默話鋒一轉,冷笑道:“你后天不是還要和江洛寒比武嗎?到時候自然有人收拾你,我真不敢想象到時候的你,會是怎么一幅凄慘的樣子?!?br>
?????周圍不少跟過來看熱鬧的學員,聽到杜默陰沉沉的話語,皆是齊刷刷目露擔心的望向蘇念,對于杜默在學宮中的所作所為,眾人是敢怒不敢言,畢竟有著陽平公府的高貴血統,在加上有公主娘親的寵愛,在整個嘉南學宮內,任何招惹他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

?????他拍了拍手,然后不屑的沖著蘇念晃了晃,嘻笑道:“嘿嘿,你,用不著我收拾,后天自有你好看的?!?br>
?????今天早上因為議論蘇莫緹的事,他被杜南升訓斥了幾句,心中有幾分怒氣,故而才會一大早在學宮內大放厥詞的貶低蘇念,以此來宣泄一番,現在又趁機教訓了蘇念的摯友方寒一頓,他心中的火氣已然消退了不少。

?????要是在鬧下去,萬一把事情鬧大,鬧到父親那去,到時候他肯定免不了一頓責罰,所以現在干脆是見好就收,冷嘲熱諷了蘇念幾句,話畢,頗為瀟灑的揮了揮手,就準備帶著冷月行等人離開。

?????而一旁從始至終一直在默默隱忍的陳蕭,方寒二人,此刻滿臉的憤怒早就是寫在了臉上,稚嫩的少年衣袖下的拳頭瑟瑟發抖,但二人清楚即便現在他們有蘇念在,但若是硬拼,也怕是討不到什么公道,最后可能還沒有他們好果子吃。

?????在杜默人多勢眾的絕對優勢下,他們三人就算再能打,也沒有絲毫勝算,因此盡管心中再有天大的不滿,憤慨,可也只能默默的隱忍下來。

?????“我說……”這時候沉默寡言許久的蘇念,狹長的眸子微抬,目光中充斥著曾經少有的堅定,“你們是打算就這么輕飄飄的走了嗎?”

?????杜默聞言,腳步旋即一頓,回過頭來看著那突然發聲喝住他的少年。

?????蘇念眼睛直勾勾的凝望著對方,臉龐上有著燦爛的笑容,“打了我的朋友,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還這么大義凜然的走,你們不覺得羞愧嗎?”

?????“羞愧,我為什么要羞愧,人是我打的,可你又能拿我怎樣?”杜默嘴角一勾,嘴角的弧度張揚著戲虐的味道,桀驁的盯著蘇念冷笑連連。

?????此話一出,他身后的一眾人望向蘇念的眼神在沒了之前的敬畏三分,蘇念身份的威懾力悄然間被杜默的話語擊退到了無形。

?????而周圍那些本就看熱鬧的學員,也是有著些許錯愕的看著那仍然帶著笑容的少年,他們很好奇面對這種欺負到頭上,又得罪不起的強人,蘇念會做何反應。

?????雖然雪衣侯近來風頭正勁,大有蓋過南楚老一輩所有武侯的聲勢,可畢竟也只是新近崛起的權貴,再者雪衣侯論起出身,亦不過是陽平公府的庶出子弟。一旦蘇念真的敢出手打傷杜默,只怕他自己也是自身難保。

?????對于旁人投射過來的目光,蘇念并沒有在意多少,他緩緩抬起頭,嘴角的笑容愈發的變得燦爛。

?????“道歉,如果你現在向方寒道歉的話,早上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彼脑捳Z清晰流暢,沒有一絲停頓,但話音中卻是隱隱帶著一絲冷咧。

?????方寒微微一怔,對于今日杜默的欺凌,雖然讓他倍感屈辱,可蘇念這一往無前,直面對方的挑釁,強行要為他出頭的舉動,還是不由令他心頭一陣感動。

?????可感動之余,更多的是對蘇念自身安危的擔憂,畢竟在學宮中,得罪杜默的人,下場往往都很慘。

?????“腦子壞了嗎?蘇念,我看你是沒搞清楚狀況吧,你要我道歉?”杜默冷笑看著蘇念,嘲諷道:“憑什么?”

?????他杜默乃是杜家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侯爺,自幼便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堂堂的嫡系子弟,而他蘇念,一個被他杜家逐出去的庶子養大的野孩子,居然也敢要他道歉,做夢!在他杜默的字典里壓根就沒有這兩個字。

?????“看來曼聲細語的和你說是不行了?!碧K念茶色的眸子微睜,略感無奈的聳了聳肩,不過臉上倒沒有多少失望的神色,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然后他不再說話,而是一步步朝著杜默走去。

?????眾人看著一步步走向杜默的蘇念,目光中的錯愕漸漸轉化為一陣火熱,畢竟這種豪門恩怨,向來是所有人喜聞樂見的。

?????真要說起背景來,其實蘇念不見得比杜默差多少,其兄蘇莫緹,南楚開國至今最為年輕的大將軍,年紀輕輕便已封侯拜相。

?????在南楚朝野中,任何明眼人都知道當今陛下,現如今最為依仗的除開出了納蘭,江,杜三大世家外,就屬這蘇莫緹了。

?????蘇念背景深厚,可在學宮中卻并沒有像杜默那樣張揚跋扈,除了前不久狠揍了一頓故意挑事的冷月行外,便再沒有任何突出事跡了。

?????但即便是這樣,單憑雪衣侯之弟這層身份,在整個嘉南學宮依舊是沒人敢小瞧他,甚至連高傲如納蘭杏德這等學宮驕子,跟他亦是點頭之交。

?????原因無他,只因其兄蘇莫緹,在南楚現今的上升勢頭實在是太過于猛烈,前無古人,即使是放眼現今,仍舊是無一人能與其一較長短。

?????望著一步步緩緩走來的蘇念,杜默側眼往身后瞄去,眼神同上官昊,冷月行二人交匯了一下,目光中都是掠過一抹瑟瑟寒光。

?????“我們上!”

?????在蘇念快靠近他時,杜默冷喝一聲,旋即一馬當先的邁開步子,對著蘇念奔殺過去,在他的身后上官昊,冷月行二人,一左一右迅速尾隨,他們這是想先發制人,率先打蘇念一個措手不及。

?????周圍一片嘩然聲驟然響起,眾人本以為素來自傲的杜默,應該會選擇跟蘇念一對一正面單挑,畢竟二人都是人關境的武者,真論高下或許也就五五開,但沒想到杜默會如此狡詐,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是選擇一擁而上,群起攻之,三打一。

?????在三人中杜默的實力最強,作為升侯杜南升的愛子,武藝自然不會差到哪去。所以三人中,杜默的攻勢最為凌厲,拳頭中激蕩著強勁的勁氣,拳風已然擁有了些許摧枯拉朽之勢,雙拳對著蘇念兇狠的砸了過去。

?????杜默率先發難,在他的拳頭即將擊中蘇念時,后者不慌不忙的身子一側,只見杜默的拳頭竟貼著他插肩而過。

?????少年秀氣的臉蛋上,一對茶色的眸子又一次的緩緩瞇緊,仿若蓄勢待發的利箭一般,那原本俊俏的臉龐,此刻充滿了自信。

?????雖然現在回到了少年時期,他的實力自倒退回了人關境,但前世那些亡命逃亡所擁有的豐富戰斗經驗尚在,要應付幾個沒有任何實戰經驗的小鬼,想當然是輕而易舉。

?????在杜默出拳的瞬間,他并沒有選擇直接作出反擊,身子一晃,在二人錯開身子的瞬間,腳掌一邁,像是匹脫了韁的野馬,雙手大開,徑直對著冷月行,上官昊二人暴射而去。

?????少年手掌上暗黑色的勁氣環繞在其指尖,勁氣涌動間,隱約可以聽到尖銳的破風聲響起。

?????冷月行二人大感意外,他們沒料到蘇念居然會舍近求遠,直接對他們下手,不過二人也沒有暫避鋒芒的意思,暗諷了一聲后者不自量力,想要一舉同時擊敗他們兩人,然后運轉起全身的力量,向著蘇念的手掌對轟過去。

?????在二人與蘇念力量交匯的一瞬,一邊的杜默也沒有停下,馬上以一個回馬槍反殺了回來。

?????對此,蘇念沒有任何慌亂之色,他手掌一提,一把將身前二人拉了過來,旋即手掌迅速沿著二人的拳頭快速下移,當滑至手腕處時,猛的一發力,重重一扯。

?????電光石火間他的動作連貫自如,沒有一點遲疑,二人容不得半分反抗,被他這么一滑一扯,身體止不住的向前撲了過去,身形搖搖晃晃,在二人的前邊,杜默見狀,急忙收拳收力,腳尖重點地面,鞋跟與地面摩擦出重重的撕扯聲,最后勉強停了下來,避免了貿然沖過去誤傷了二人。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