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戛然而止的沖突
????“野狗……”蘇念目光平靜如水的盯著那嘴角帶著冷笑,一臉戒備的看著他的青年,俊俏的臉蛋上沒有多少薄怒之色,但眼角處凝聚起的寒光令人不明覺厲。

?????“我就知道杜默那智障玩意出了這么大的事,杜凌你不可能不來?!?br>
?????蘇念前世做人鋒芒畢露,但真說起來與杜凌其實并沒有多少交集,尤其是在去了東華派以后,對于這位未來在北姜戰死的少將軍,腦海深處最深刻的印象,就要說是護短了。

?????這一點倒和兄長很像,不,也許應該說他們杜家的人骨子里多少都有這么一點秉性吧。

?????當第一眼瞧見青年那比起杜默來,還要自信幾分的天然傲氣以及那不問是非的語氣時,蘇念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那杜默一伙人一個個見到杜凌時,臉色都不由一喜,一口一個杜哥,叫得別提有多親切,原先壓抑的氛圍也活躍了不少。

?????“哥,知道我有難了,還來的這么慢吞吞的?!倍拍裨沽艘痪?,旋即滿是挑釁的看向蘇念,眸子中的已然多了幾分自傲與底氣。

?????以蘇念今天展露出的實力確實是令人驚嘆,接連將他們三人擊敗,但這點能耐倘若要和杜凌這種學宮頂尖高手相比,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就二人目前的修為,完全沒有可比性。

?????畢竟武道九重天,一境一重天,杜凌可是實打實的道宮境武者,對付蘇念這種低了兩個境界的武者,還不是性手捏來。

?????故而有杜凌在,杜默的自信心當然是格外的爆棚,完全不懼蘇念的威脅,先前的畏意早就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杜凌先是隨意的瞥了眼有些狼狽的上官昊,冷月行二人,面色并沒有多少變化,只是當目光掃到杜默,瞥見后者那被深深割裂的袖口,以及手背處發紫的淤青時,眉頭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目光漸漸泛起寒霜。

?????“蘇念,別的事我可以不管,至于你欺負我弟弟的這樁事,你得給我個交待,要不然……”杜凌指著杜默的衣袖,深吸一口氣,聲音一下子冷到了零點,厲喝道:“今日有你好瞧的?!?br>
?????蘇念望著眼前這即使在南楚年輕一代中也頗具威名的青年,臉龐沒有露出分毫的慌色,薄唇輕抿,呵呵一笑,“你不問事情的青紅皂白,一到這就管我要交待,你們杜家的人還真是霸道啊?!?br>
?????“不過……”他雙目微瞇,聲音陡然間提高了幾個八拍,“你以為我是你爹啊,說要交待就給你交待,這么寵著你?!?br>
?????周圍的學員見到毫不畏懼杜凌,悍然反駁他的清瘦少年,都是大跌眼鏡,心中暗暗咋舌不已。

?????如果說杜默在學宮中是肆無忌憚的小閻羅,那這杜凌就算得上是那無法無天的大閻羅,眼下蘇念敢這么說,這膽子真是夠大的,有一點老壽星搶著要上吊,急著找死的趕腳。畢竟二人各個方面相比,都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你們蘇家的人,果然都是這么目中無人,不識抬舉?!?br>
?????聽到蘇念反駁的話語,杜凌唇角反而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他瞟了蘇念一眼,倨傲道:“我真的很奇怪,一個被蘇莫緹那個小雜毛撿來的野種,究竟哪來的勇氣,敢對我們杜家的人動手?!?br>
?????陳蕭,方寒二人聽到杜凌這充滿嘲諷與鄙夷的話,眼中都是有些怒火在燃燒,俗話說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況是他們這些血氣方剛,年齡尚顯稚嫩的少年人。

?????聽到這些刻薄蘇念的話,二人心中大為惱火,可一想到說話人的身份,地位,遠不是他們所能得罪的,當下也只好恨恨的咬著牙,怒目而視,不敢出聲駁斥。

?????“我膽子確實是很大,但也懂得分寸,倒是你不明是非,一味的要偏袒你弟弟,是不是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呢?!迸c陳蕭等人的憤慨無言相比,蘇念倒冷靜的多,他咧嘴一笑,露出一道清甜的笑容。

?????只是這爭鋒相對的語言一出,小巷中的氛圍瞬間降到了極致,有一種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味道。

?????聽著蘇念越發放肆的言語,杜凌瞳孔頓時一縮,顯然是沒曾想蘇念居然敢這樣與他說話,當即面色冷如寒霜,聲音逐漸變得冷漠起來,“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本想等大后讓江洛寒那家伙好好收拾你一頓,不過既然你這么不識相,那我只好親自動手,提前教育教育你這嘴賤的家伙了?!?br>
?????話音剛落,只見得杜凌一步跨出,右手輕抬間,全身可怕的靈力翻涌而出的攝人的氣魄,猶如驚濤拍浪,讓人膽戰心驚。

?????陳蕭等一眾圍觀的學員見到杜凌這等氣勢,心神皆是一沉,糟了!難道杜凌真的要拋開身份,以大欺小對蘇念下手嗎?

?????他們擔心的看向那被強大靈力氣場鎖定的修長身影,只見后者那張與他們年齡相仿的青澀玉臉上,沒有任何的畏懼擔憂之色,與之相反的是那茶色的秀眼,直勾勾的盯著對方,雙眸之中充滿了令人無法看透的點點星光。

?????眼見蘇念這幅氣定神閑的模樣,他們的擔心方才弱了一些,不過這杜凌畢竟是南楚年輕一輩中少有的俊杰,因此眾人心中還是會忍不住替蘇念捏了一把汗。

?????“看來……不動點真格,是不行了?!?br>
?????杜凌目光一凝,眼中射出道道寒芒,直逼蘇念,摩拳擦掌間隱隱有著咯咯的響聲,宛如死神的鐮刀在地上搖曳一般。

?????蘇念見狀,無奈的搖了搖頭,盡管他知道論修為杜凌遠遠的強出自己一線,可現在自己的處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容不得他有半分退縮,哪怕是魚死也要網破,不上去拼上一拼,搏上一搏,他是絕對不會輕易讓步的。

?????認慫也許會躲過這一劫,但今日杜凌句句誅心的話語已經深深的觸動到了蘇念的底線,現在要他心平氣和,假裝出一幅懦弱的孬樣去求饒,然后灰溜溜的離開,如果真這樣做,那蘇念兩輩子也算是白活了。

?????在杜凌靈力氣場鎖定的剎那,少年原本燦爛的笑容,驟然冷了下來,十指微蜷,暗黑色的真氣在指間悄然浮動,令人看不透深淺。

?????氣氛在二人起勢間,變得愈發的沉重,不少圍觀的學員都是睜大了眼睛,蘇念這小子是瘋了嗎?這樣做和以卵擊石有什么區別。

?????他們很好奇,平日里素來吊兒郎當的蘇念,在面對杜凌的強大氣場壓迫,到底是哪來的勇氣,敢這么和對方說話。

?????然而就在二人隱約將要動手之際,一道洪亮有力的呵斥聲,猛的從遠處傳來,聲響的霎那,二人都饒有默契的放下了躍躍欲試的手掌,不約而同的向著聲音的來源望去。

?????“都給我停手,你們一堆人圍在這兒是要干啥呢,還有你們兩個想干嘛,都給我老實點。學員間的矛盾,去武斗場解決,兩個人杵在這兒是什么意思,你們兩個難道不知道學宮的規矩嗎?”

?????蘇念抬目看去,只見到分割而開的人群中,一道挺拔如松,身材高大的身影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納蘭院長!”

?????周圍的學員見到來人時,皆是畢恭畢敬的慌忙稱呼道。

?????那被稱之為院長的中年男子,相貌及其剛毅,一襲黑色長袍隨風而舞,一對虎目銳利如刀,透著一股肅然的威嚴,身上隱隱散發出的靈力波動,令人心驚。

?????來人就是嘉南學院現在的院長,納蘭世家的納蘭尋,敢這么出面訓斥杜凌的,整個學院恐怕除了他,也找不到幾人了。

?????見到他的出現,就連一直高傲的杜凌亦是收斂了幾分傲氣,不管怎么說眼前之人可是貨真價實的天縱境武者,即使是放眼整個靈州,仍然算是一流武者,況且納蘭家比起他杜家來可不差,所以他自然是不敢多加放肆,輕易違抗他的命令。

?????“爾等都是學宮中天資卓絕之輩,將來可都是我大楚的棟梁之才,因為一點小事,就要打要殺的,弄的人心惶惶,成何體統啊?!?br>
?????“說來你們兩個都算是名門之后,資質算得上出類拔群,真有什么矛盾,大可以去學宮內的競技場一較高下,卻在這里鬧事,怎么,你們是覺得我這個院長平時對你們管教太松了嗎?”納蘭尋環視了一圈,最后將目光落在了蘇念,杜凌二人身上,沉聲訓斥道。

?????“哈哈,院長你言重了,我好歹比蘇學弟大這么多,怎么會跟他動手呢,我呢,只不過是囑托他幾聲過幾天的比試要多加小心?!?br>
?????杜凌躬身抱拳,對著納蘭院長笑了笑,他明白今天有這老家伙在,自己是沒辦法動手了,當即向著蘇念走了過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嬉笑的在他的耳邊低語道:“今日算你小子走運,別得意,我有的是時間陪你玩?!?br>
?????說完,他干脆利落的身子一轉,向著納蘭尋告別了一番,旋即果斷的帶著杜默一行人揚長而去,但在走到巷子的拐角時,他忽然又轉過頭對著蘇念輕笑道:“蘇學弟,比試那天可要加油啊,學長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現?!?br>
?????喃喃的話音之中帶著別有意味的傲慢與諷刺。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