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章散功
????“蘇念,謝謝你的解圍,不過為了我而得罪杜家的人,不值得?!狈胶蛑h去的杜凌等人,來到蘇念的身側,自責道。

?????蘇念見狀,臉孔上的淡漠慢慢散去,燦爛的笑容躍然浮現,他捶了呂蕭一拳,含笑道:“說什么傻話呢,臭小子,就沖咱兩的關系,你有難了,難道要我袖手旁觀啊,況且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br>
?????“至于杜家的人,你別擔心,只要有我哥哥在,還容不得他們那么放肆欺負到咱們頭上來?!?br>
?????“但他們今天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幸虧納蘭院長及時趕來。不然……”陳蕭插嘴道。

?????“過分是過分,不過要是杜凌他們……”蘇念抿著嘴,目光眺望巷子的出口,輕輕一笑,那白皙柔和的臉龐倏的變得凌厲了一些,“若他們再來挑事,大不了我跟他們拼了,到時候這事鬧若是到兄長那邊,她一定會回來了替我主持公道的?!?br>
?????說話的時候,蘇念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張極為美麗的側臉。

?????“這杜家的人,怎么一個個都和杜南升那老小子一個德行,拽的跟什么似的。還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br>
?????納蘭尋瞧著杜凌遠去的背影,眉頭輕皺,低喃了一句,然后轉身沖著蘇念一笑,打趣道:“小家伙,今天的事做的好,有幾分你哥哥當年的魄力?!?br>
?????“哥哥的魄力,院長你是說哥哥當年也跟杜家人鬧過?”似乎是聽到了什么驚奇的內容,蘇念眸子中精光一閃,追問道。

?????前世對于蘇莫緹的過往,京城中知道內幕的人,那是欲言又止,幾乎無從打聽,后來圣戰爆發,整個南域一時間狼煙四起,蘇念自己也是被迫成了打扮邋遢的野道士,離開了這片傷心地,關于往事,亦隨風飄散。

?????“這個……”納蘭尋目光凝了下,搖了搖頭苦笑道:“不可說,不可說,小家伙你還是好好準備后天同江家那小子的比試吧,至于杜凌,你放心有我在,那杜凌要是敢對你們亂來,我絕饒不了他?!?br>
?????他望著蘇念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旋即背對著他,轉身對著四周的所有人嚴肅道:“都還佇在這兒干嘛,都給我散了?!?br>
?????待人群慢慢散去,納蘭尋臉上的肅穆一晃而過,轉身對著蘇念調笑道:“江家那小子我可是聽說已經邁入人關后期了,不少聚元境的武者,都奈何不了他,小家伙,有信心取勝嗎?”

?????“多謝院長關心,您放心無論江洛寒有多強,后天的比試,我是不會退縮的?!?br>
?????“只是關于兄長年輕時候同杜家的往事,我很想知道,還請院長告知?!?br>
?????他的話語誠懇,目光真摯的望向納蘭尋。

?????關于那個女子的過去,一切,他都想要弄清楚,少年的青春記憶里雖然與那嚴厲的清瘦身影真正在一起的時光并不多,但現在回憶起來,他卻格外珍惜。

?????那個在漫天火光中,一人一劍殺的敵人片甲不留的女子,是她將他從堪比地獄的賊窩中帶回,這是蘇念記憶的初始,所以對于她的過往,他無比想要知曉。

?????只是十幾年來,他作為她的弟弟,也只是從旁人的言語中,零星半點的知曉了她的一點過往。

?????其兄蘇莫緹,北魏勛貴,右將軍杜南升的庶子,童年不詳,總之究竟是遭受了怎樣的苦難,才會鑄就阿姐現在那冷如寒霜的性質,他無從而知,他只知道六年前,當她帶著自己回到嘉陽城以后,短短六年間,她如高樓般旱地而起,一直到了現在已經有了隱約同杜家抗衡的勢力。

?????在北方,蘇莫緹率領五十萬貪狼軍駐守北蒙山,同在北姜城的江衫互為倚角之勢,壓的北涼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關于你兄長的過往,在整個大楚上層圈中都是禁忌之事,你還是不要問了,倘若你真的很想知道,那么小家伙,你可要快點強大起來,到時候你自然會知曉?!?br>
?????“總之現在的你,還太弱小了,知道這些,對你沒好處?!奔{蘭尋語略微咳嗽了幾聲,重心長道。

?????然后他轉身輕嘆了一聲,沒有再理會蘇念,一邊搖著頭,一邊徐徐朝著巷子一處的拐角走去。

?????蘇念靜靜地望著納蘭尋遠去的身影,佇立原地,眉頭微鎖,他的眼神有些發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唇角微張,似乎是在呢喃著什么。

?????“念,念哥兒?”

?????眼見發怔的蘇念,陳蕭遲疑了一會,旋即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沒事,我們走吧?!?br>
?????回過神來,蘇念平靜的看了他一眼,道。

?????就在他們逐漸遠去的時候,巷子一側的拐角處,原本應該已經遠去的納蘭尋身影一閃,從陰暗處走了出來,他摸了摸兩側的絡腮胡,砸了砸嘴道:“這小家伙,年齡不大,那暗黑色的靈力倒是讓人有點捉摸不透,只是小子,你這點故意隱藏起來的本事,和你哥哥當年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截半截?!?br>
?????“要知道,那小子當年可是差點……”心中暗付了一聲,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苦澀的笑了笑,眼中掠過絲無奈。

?????對于那樁當年轟動朝野,連楚皇陛下也驚動了的大事,他依舊是歷歷在目,誰也不曾想過當年那個羽翼未豐,一臉稚氣未脫的少年,當他再次回來的時候,整個朝局都會被他翻個底朝天。

?????離開巷子后,蘇念并沒有同陳蕭等人一起,老老實實的去學宮修行,隨便找了個借口搪塞脫身,便欣然告別了二人。

?????在與納蘭尋短暫的交談后,蘇念的內心不知為何竟有了些自己也不明白的慌亂。

?????太弱了,即使重新來過一次,現在的我,還是太弱了嗎?

?????不!我還有時間,這是我現在最大的籌碼,對,一切都還沒發生,我還有機會。似乎是覺悟了什么,少年原本有些迷茫的眼神忽然變得堅定了起來。

?????靈州三十六郡,若單論富庶嘉陽郡當屬于頭名,南楚建國八百年來,這座嘉陽郡城更是輝煌到了極致。

?????走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耀眼的陽光落下,少年慵懶的抬了抬頭,目光瞟向遠處那巍峨高聳的城樓,自信的嘴角掠過一陣感慨。

?????眼下這嘉陽城固若金湯,在北方又有百萬鐵騎鎮守,整個南楚越發的蒸蒸日上,頗有煥發第二春的趨勢,可誰又能想到,不出十年,圣戰來臨時,在圣廷的鐵血鎮壓下,這座昔日巍峨富庶的大城首當其沖,最后那些曾經的榮耀亦不過成了過往云煙。

?????不知不覺間蘇念又走回了雪衣侯府,回頭最后看了一眼繁華喧鬧的街道,少年微微一笑,嘴角那抹慵懶至極的弧度愈發的上揚。

?????現在的嘉陽城還沒有敗落,就好似自己年少時曾做過的那些夢一樣,還沒有破碎,一切都還來得及去改變。

?????“二公子!”

?????“是二公子回來了!”

?????未走到侯府的門口,大門前眼尖的守衛一眼認出了他,忍不住驚喜道。

?????“不用行禮了?!碧K念揮了揮手,沖著這些守衛笑了笑。

?????這些守衛都是蘇莫緹的嫡系人馬,修為各個都有聚元以上,忠心更是不必多說,他們很多人可以說是看著蘇念長大的,故而面對他們是,蘇念自然是沒有什么架子。

?????輕車熟路的走到自己的廂房,盤膝而坐,看了眼脖子上掛著的天藍色玉石,呢喃道:“這東西怎么也跟著我一起回來了?!?br>
?????“難道我重生回來和它有關?”

?????小手摸了摸上下并無任何靈性的玉石,蘇念那稚嫩而又干凈的臉上旋即浮現出一抹輕笑,“看來是想多了,多半是死的時候恰好掛在身上,跟著一起重生回來了吧?!?br>
?????按蘇念前世的軌跡,四年后,他會被人暗算,身受重傷以至于經脈盡斷,丹田破碎,一身修為盡數被廢。

?????那場暗算可以說是蘇念人生軌跡開始改變的轉折點,上輩子的蘇念在那段人生最難熬的時光,心中唯一剩下的光點,也許就剩下了那些同阿姐,師父等人的回憶了。

?????正午的陽光明媚,烈日高升,少年安靜的盤坐在房間,他的額頭上此刻滿是汗水,仿佛是在經歷千刀萬剮般的拷打,然而面容上卻淡然如水,只是緊咬的牙關似是在堅持著什么。

?????而原先在蘇念身上充斥著的靈力,在一下午的光景,卻是越來越變的孱弱,直到最后完全的泯滅。

?????這一下午的功夫,蘇念所做的事無它,散功,讓一切從頭再來。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