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路口:歸來(上)
????暗夜沉淀,路燈昏黃,星光都迷茫得過分,陰云也在不安分的匆匆流走,七八只不知名的白色鳥兒結著隊,三三兩兩的的士頂著頭燈靜候紅燈,一條條人行橫道指引著歸來的路途,路人懷揣著獨自的經歷,奔向彼此的方向。

?????何途和一眾朋友正從一邊的小區跑過來,大家嘻嘻哈哈,有說有笑,倒是使得這條少人的街多了幾分熱鬧。

?????“我的天,剛才什么情況?”何途停下腳步對后面的人說:“哎!你們有人看清了嗎?”

?????“我得歇會兒!”一個年輕人抓著何途:“跑了幾條街了?”

?????“誰知道,聚會弄一半,跑出警察來!”后面一個人說著。

?????“哈哈,得虧是在胖子那兒搞的,他那有的收拾了?!焙瓮拘Φ?。

?????“時候不早了?!弊詈笠粋€男生扶著一個女孩兒掏出手機看了看說:“明天都還有事,我女朋友醉得不清,我得趕緊送她回去,哥幾個,哪天再約吧?!?br>
?????“成,大家也都回去吧,路邊有出租,你們遠的打車吧?!焙瓮菊f。

?????幾人相繼告別,何途快速的過了斑馬線,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門衛室的燈光還在亮起,里面空無一人,保安不知去向。也好,省得跟保安多說幾句。

?????第8棟,自己居住的這棟樓是小區戶型最為便宜的,這里雖遠了些,可是能快速的趕往地鐵站,周圍環境也清凈,自己存不住錢,剛換的工作,工資不高,要說滿意,也就自己的上司是個不錯的年輕漂亮的女孩兒。

?????晚上小區的燈光不算明亮,下意識的掏了掏身上的鑰匙,上面刻著:“0816”,瞅了瞅一邊仍舊放著“正在維修,閑人繞到?!钡臉伺?,只能搖了搖頭,往樓梯走。

?????也不知道現在的房地產開發商的設計師是什么腦子,側面的樓道也就撐死能排三個人的寬度,還沒窗戶,真是能省則省。樓道都是聲控燈,每走一層,都得用力弄點聲響,從一樓往上,光線隨著聲音忽明忽暗,一生一滅,想必是樓道走的人實在稀少,滿滿都是塵土的味道。樓梯的護欄也呈現半氧化狀態,紅漆脫落,銹跡斑斑,另一半紅漆像是和銹跡相融死了過去,腳步能觸及的邊緣也堆積了不少碎屑,上面的塵土讓人敬而遠之,而這樣,反倒是衍生了更多的塵埃和灰燼,不會再有人想著抹去。

?????7樓,想著繼續往上走的何途,看著腳下的燈光變得暗淡了些,一道方形的陰影落在階梯上,抬頭一看,通往樓上的鐵門已經上鎖。

?????“真是......”何途拿著自己家的鑰匙嘟囔著。

?????仔細的摸了摸身上的口袋,除了辦公的鑰匙,這門往常都是打開的狀態,就不怎么常備,也許今晚太晚了吧,保安給鎖上了。不過,他轉念一想,這事兒也不是第一次,走到7樓的電梯旁,按下緊急按鈕,靠在墻邊等著。

?????“嘟嘟嘟......”

?????大約兩分鐘沒反應,何途不耐煩再按了一次。

?????“嘟嘟......喂?”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哎,叔!我是8棟的小何,實在不好意思啊,這么晚找您,我......”何途說。

?????“8棟的樓道門是吧?”男人打斷了他的話語:“那是我鎖的,樓上的老投訴我們,說放一些陌生人進來,擔心不安全?!?br>
?????“是是是,我能體諒,叔您是好人,幫我開一下?!焙瓮菊f。

?????“你們這些年輕人......等著,我要去停車場巡邏,一會兒就來?!北0泊笫逭f完沒等他回話就掛斷了。

?????“額......”何途搖了搖頭說著:“謝你個大叔了?!?br>
?????何途用腳抹了抹階梯,干脆坐下,拿著一塊口香糖嚼了起來。

?????不怎么干凈的樓道,連接著每層的住戶,墻上很多地方的石膏也因為受潮逐步脫落,一邊新換的紅色消防箱在拐角十分顯眼,幾個電表箱內都是被電工扒拉得有些雜亂的線路,里面的小燈在何途的瞳孔中快速的閃爍著。

?????過度的安靜總會伴隨著黑暗的降臨,樓道的燈光瞬間熄掉了。

?????“啪!”

?????何途拍了一下手掌,燈光再次亮起。四五次后,約摸也有十分鐘了,何途嘆了嘆氣,這時,下面傳來了不緊不慢的腳步聲。何途站起身來,樓梯往下俯看,的確有一個人影出現在一樓的門口,可就硬生生立在那兒,沒再向前一步。

?????燈光閃爍了兩下,熄滅掉了,四周一片漆黑,隱約能看到樓下的微弱的燈光從門口打入,那個人緩慢的走了進來,腳步聲相當沉重,像是穿了大馬靴。

?????“叔!要不您快點?”何途大聲的沖下面喊了一嗓子。

?????聲音順著樓道的扶手,顫顫巍巍的墜落,燈光也隨著樓層逐一亮起,6樓,5樓,4樓......1樓。下面的燈光打開,那個人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依舊只能看到一個人影投射在地上,保持著同樣的位置,沒做任何動作。

?????正在疑惑時,黑色由上而下,又回到了最深的夜色里。那個黑影開始前行,步伐依舊沉悶,走到樓梯扶手的位置,這人用手放在護欄上,跟著他死板的腳步聲,頓挫有致的向上而來,他的手發黑,看起來是帶了皮質手套一樣,因為在黑暗中也微微發亮。

?????何途看得入了迷,手中的辦公鑰匙沒留神,從手中掉落,沿著樓梯的縫隙,絲毫沒有磕碰到一點,相當筆直的掉到了一樓,而這一瞬間,何途看得很真切,那把鑰匙在即將落到一樓地面的時候,這個人的手很明顯的伸了出去,并且還接住了鑰匙!可隨后,當燈光再次亮起,十分清楚的聽到鑰匙摔落在地上彈起幾次的聲音從一樓帶著燈光,傳遞似的到達這一層的時候,何途愣住了。

?????他拼命的將頭伸下去,仔細的看著鑰匙掉落的地方,那里的確有一把鑰匙孤零零的躺在那兒,隨著目光往樓道口的方向看去,那個身影再次出現在那兒,站姿,身體的動作,甚至挑剔一些由這個方形的口子看去,他的身影是那么規整的剛好在其中,連一點誤差都沒有,像是永遠的卡在這個地方。

?????“那個!”何途的困惑給他帶來了更多的煩躁,嚼了兩下口香糖,想著自己也沒喝多,很清醒,就大叫著:“叔!大晚上我沒空跟您開玩笑!快上來幫我開門!我們都省事,行不?”

?????聲音在不寬的樓道內打著轉,何途能確定他聽到了他的話,可是那個身影還是一動不動,沒有絲毫要進來的狀態。

?????沉寂,又是一次沉寂,燈光可能被話語打得亂了些,樓層間錯落著熄滅開去,直到把一樓的燈光遺忘在最后,全部滅掉。

?????那個身影開始動了,腳步聲相較于上一次,沉重了不少,更像是一個正常人在走路,也許是大叔剛才的確在開玩笑,現在真的打算上來了。那雙手繼續撫摸著樓梯扶手,待他走到二樓,何途才想到自己的鑰匙還在一樓。

?????“大叔,您幫......”何途話到嘴邊又收了回去。

?????想著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這么墨跡,再讓他撿鑰匙,不知道又得弄多久,干脆自己下去撿起得了,大叔開門就好??蛇@半句話沒傳多遠,六到四樓的燈光便亮起,那雙黑得發亮的手套一路摸到三樓,便像是卡住了,沒了動作,也不再前進。

?????何途很不解,但這卻讓他開始有些惱火,打算走下去看看這大叔到底在干嘛,走到六樓拐角,所有燈光一并熄掉,何途的眼中除了殘留的映像,便看不清任何東西,只能拉著扶手,等著瞳孔適應,可沉浸在黑暗中,人的聽力就會變得十分敏銳,那個聲音,那個沉重的腳步聲,正再以新的速度在上樓,沉重而有力,連摸到的扶手都能感受到震顫,更加明顯的一個事情是,這個人正在往他這里來!

?????出于人的本能,何途再視線稍微能看清一些便往樓上跑,那個聲音感覺已經到了剛才他停留的地方。

?????“喂!”何途大聲叫道。

?????黃樓道,紅扶手,白墻,都在他的聲音中蘇醒,明亮而毫無生氣。整棟樓的燈光都被打透,他靠在墻邊,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聲音最后消失的位置,空無一人。

?????安靜,還是這種讓人躁動不安的沉寂,這里的所有東西他都不得不再次打量一遍,七八道黑色劃痕,兩三個滿是塵埃的蛛網,一段銹跡斑斑的紅漆扶手,細致到上面的銹跡在偷偷下落,不受任何外力干擾,很干脆的掉到地上的小鐵銹堆。

?????何途想了想,站起身來,咽了一口唾沫,猶豫再三,低頭俯視,視線從高到低,直到出現較為方形的縫隙,他兩手扣住了扶手,和最初一樣,那個人,那個身影,依舊停留在一樓,一樣的姿態,一樣的位置。

?????“喂!”

?????何途又大嚷了一聲,也許是為了壯膽,也許只是單純的將燈光保持住??蛇@人的不為所動倒是更加讓人焦慮。耳邊的電表箱“沙沙”作響,最底下的聲控燈,開始泛黃,搖曳數下,再次熄滅,每一層都緊緊的扣住何途的心弦。終究黑色埋沒了整棟樓,整個樓層,整個人。這個人的腳步可不再能用著急來形容了,更為準確的可以說做——速跑!靴子的動靜沉重得讓他的腳下都覺得不斷震動,他還在不斷的逼近,燈光的忽明忽暗使得何途的眼睛還來不及適應,略帶殘影,可耳蝸早已被這聲響充斥著,他不自覺的往后退了一步。

?????“啊喂......”何途有些慌張,叫了一聲燈光并未亮起,趕忙繼續大叫:“喂??!”

?????聲音連同著燈光一并顫抖著,視線清晰,兩旁依舊是住戶的防盜門,前方仍是空無一人的樓道。他猛咬了兩下口香糖,摸了摸地上的瓷磚,冰涼涼的,觸感的回饋,讓何途很失望,這不是夢境。

?????長長的吸了口氣,兩手撐在地上,往前爬著,極不情愿的把頭貼在護欄上,屏住呼吸朝著一樓入口的方向看去,一模一樣,自己絕不是幻覺,那個奇怪的人,還在那兒,所有的位置都一樣。何途心想,這莫非,遇到壞人了不成,一直尾隨著自己過來的?可也不對啊,自己一個男的,看起來也不像個有錢人,跟蹤過來干嘛?就算是小偷,這么大動靜,豈不是有些蠢?

?????“嘿!”何途再次站起身來叫道:“聽著!老子沒錢!但有脾氣!你再他么不走,我就報警了!”

?????一說報警,何途立馬摸了摸身上的手機,氣得直瞪眼,剛才聚會太過混亂,自己手機壓根就沒帶回來,可話都說出去了,反正這人也不知道,興許能唬住。這念頭,剛出來,就被自己的眼睛打了回去,那人像是全完無聽覺,相當固執的停在原地。

?????眼瞅著燈光即將熄滅,何途用力的把腳跺了跺,往下三四層的樓道的燈泡又恢復了最初的亮度,一二樓許是距離有些遠,燈光還是滅掉了,那個人如約發瘋一般的開始跑上樓,正當何途要再次“叫醒”沉睡的燈光時,這個人的腳步聲戛然而止,很干脆,何途感到有些意外,追著聲音最后落下的方向,就在二樓的拐角處,有一只帶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正放在欄桿扶手上,是他,那個人停在了二樓,好似在等待著什么。何途的手也放在扶手上,他能相當敏感的感受到,逐漸傳來的細微震顫,很有規律,再仔細打量,那只手的手指正敲擊著老化的扶手,像撫摸,像彈奏,更像在催促,催促遲來的黑色。

?????何途很困惑,可轉念想了想,心中卻有些竊喜,這怪人貌似一直在等的東西,就是燈光熄滅后的黑暗,一旦燈光一滅,他就會發了瘋的往自己這兒來,不管這是他的怪癖,還是個喝醉酒的醉漢,只要能不讓他上來,就行,等一會兒保安大叔來了,不信他還不走。

?????跺了跺腳,讓燈光繼續發亮,口中繼續不厭其煩的咀嚼著早已沒了趣味的口香糖。

?????“滋滋.....喂,小子!”電梯的話筒處傳來保安大叔的聲音。

?????“哎!我在呢!”何途趕忙湊近話筒:“叔,您到哪兒了?”

?????“本來都快八棟了,地下停車場好像有人喊叫,我就下去了一下,現在打算從地下三層開始查,反正你也不急,去我門衛室坐坐,我一會兒再上來?!?br>
?????“別別別!叔!我就想回家,那個,您哪怕過來看看也好啊?!焙瓮居行┲?。

?????“看看?”大叔不解:“看什么?”

?????“看......對了!”何途故意提高一個嗓門:“我們八棟門口,就有您要找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快來呀!”

?????“你這小子又喝酒了吧?怎么那么多事?你個年輕大小伙,怎么跟個小女孩兒一樣?”大叔不耐煩的說:“上次這停車場就出了事,直接開了兩個保安,我可不敢馬虎,巡邏了再來,你不去門衛室,最近物業公司在整修停車場,晚上十二點后,樓道燈的線路都要關掉,你愿意留在黑暗里,就留吧!”

?????“十二點?”何途看了看手表,還有十幾分鐘時間:“這可不行??!大叔,我......”

?????“滋滋......”

?????沒等他說完,另一邊已經掛斷。何途用力的拍打著對話機,破口大罵著,心想著,自己要真出點什么事,一定得讓這大叔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再看了看自己在對話面板上擊打出來的凹痕,自己二十來歲,血氣方剛,就算真是個壞人,他就一個,把人逼急了,還說不定誰打得過誰。

?????低頭瞄了瞄,那雙仍舊停在二樓拐角敲擊的手,沖著下面吼叫了一聲,燈光通透,那怪人不出所料的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站立著,影子來看兩手什么都沒拿。

?????“好極了!”何途嘀咕了兩句:“好極了!來吧孫子!”

?????四下打量了一番,視線落在一邊的消防箱內,從里面拎出一瓶滅火器,底部朝前,兩手托舉著,長長的吸了口氣,看了看微微暗淡的燈光,大嚷著,抱著它一路往下沖。

?????有他的聲音一直張揚著,拉扯著,樓道中反倒顯得格外安靜,燈光明亮,電箱的小燈都像是停止了閃爍,充滿力量,他的腳步由慢到快,沉重而響亮,逐漸死去的鐵屑堆都在空中打顫,兩耳沒了風,身上沒了負載,他只想沖下樓,和他面對面。

?????待到何途抱著滅火器一路奔向一樓時,余光看到那被外面路燈拽得長長的影子,他還是不免有些遲疑,放慢了步伐,走到拐角,一個轉身,舉著滅火器,挺著胸膛,看著前方。他愣住了,一股子寒意從眼眶滲透,直戳心窩,夜風從樓道樓口灌進,輕輕的拍打在何途的手背上,滅火器從他木訥的手中滑下。重重的摔在地上,這響動讓他頭皮發麻,可還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他沒看錯,這個擁有著長長影子的怪人,那個本該是本體站立的位置,只是一套垮在地上的衣服,上面扣著一頂老式的禮帽。

?????一定是那兒除了問題,那瓶滅火器滾動著向前,停在了那堆衣服前,明顯被擋住了。何途扇了自己一耳光,發抖著看了看身體,這仍不是夢境,再抬頭看了看滅火器一邊,擺放著的是一雙黑色的手套,這里明明空無一人,可地上的影子還在,被鑲刻在這兒一樣,難不成自己一直在上面向下看的人影,只是來自一個虛無縹緲的衣服?不可能,他再仔細觀察,外面的路燈燈光的確是這影子的光源,雖然能看清楚外界的情況,可明顯在燈光中,有一個像是細微無色的線條勾勒出的人形,這和地上的影子十分吻合,那豈不是說明,那個位置還是有什么東西存在。

?????這下可把何途嚇壞了,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腳后跟踢在階梯上,失去重心,膝蓋發軟,一屁股坐在階梯上。

?????“咔......咔......”太久的靜謐,聲控燈由上到下開始熄滅。

?????在一樓燈光滅掉的瞬間,何途瞳孔中的殘影與門口的光影剛好契合,那里的確站著一個身材魁梧的人,他戴著禮帽,一件黑色大衣幾乎垂到地上,兩手的手套在黑暗中都反射著亮光,看他的狀態,準備要赴宴邁出腳步一樣。

?????何途沒再多想,連滾帶爬,叫嚷著往樓上跑,抓著扶手,踩踏,打著轉,跑到七樓拐角的電梯處,喘著粗氣的瘋狂按著應急按鈕,可除了等候音,沒有多余的動靜。

?????“求你了,求你了......”何途一邊跺著腳一邊砸著對講處:“你他么的接??!草!”

?????何途抓著自己的頭發,想強制性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他連續向下看了幾眼,那個人依舊停在那個位置,自己的情緒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你究竟想干嘛?!”何途聲嘶力竭的喊著。

?????聲音除了持續燈泡的亮度,其余就顯得毫無力量。他來回走動,拼命的想捋清楚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首先就得確定他是實體?幻覺?他猛地一想,只有一個辦法,一開始自己的辦公鑰匙就掉了下去,他還接住了,不管最后的落地響動是真是假,如果,現在那把鑰匙還在自己的衣兜里,那他就是幻覺,如果不在,那就是實體。

?????這個念頭轉到手上,何途一邊盯著一樓的人影,一邊小心翼翼的摸著口袋,直到觸碰到了口袋底的一瞬間,他呆住了。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