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路口:漁(上)
????海港,就像一個城市的海鷗

?????天湛藍,海淺淡,一只海鷗乘著清晨的海風在上空飛翔。相比于那些繁忙的一線城市大海港,這里顯得更清凈和閑適。它忽上忽下,掠過一排排淘汰掉的工業廠房,左右翻飛,在新筑的高樓周圍環繞,炫耀自己的柔軟和自由。拍拍翅膀,驚動路邊千篇一律的城市樹,連枝葉也在顫動,它能看清藏匿在高處的一根根黑色線條,捆綁著一棟又一棟民房。它壓低了身子,向下滑翔,像是要抓起那些看起來脆弱的路人,沖著一道熒光燈晝夜閃耀的招牌處飛去,收起翅膀,落在窗臺上,里面密集的人群才提醒了自己,它并不屬于這里,這里沒有同類,它也沒有結伴。

?????“去!”酒吧的老板將剩下的酒水伴著音響內的爵士樂倒出了窗外,驚飛一只剛停留的海鷗。

?????酒吧門被推開,走進來四個人,打頭的帶著褪了色的漁夫帽,身上寬大的衣服也掩蓋不住,壯實的肌肉線條,其他三個也都是老板的???,都是0173花鏡號的伙計,他摘下帽子,徑直的走到吧臺。

?????“三杯卡里特”他像是剛起床一般說著:“今天老板娘有沒有做那種小魚干?”

?????“今天沒弄,怎么?大島,你沒吃早餐?就跑這兒來了?”老板接過伙計手中的酒杯,親自接了三杯遞過來,又看了看一同來的第四個,頭發蓬亂的年輕人問:“新伙計?他不喝?”

?????“這家伙,昨天在人家吳老哥的船上吐了,現在,這周,他可都不能再喝酒咯?!贝髰u喝了一口,抓了一把身邊盤子里的花生果接著說:“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婆做的小魚干,這酒吧內很多老漁夫都相當鐘愛,這不也是你的招牌之一嘛?!?br>
?????“哦,你好?!鳖^發蓬亂的小伙子笑嘻嘻的伸手過來:“老板,我是島叔的新輪機人員,我叫世榮,腦子比較笨,以后多指點?!?br>
?????“那就來吧,第一課?!钡诙淮狈缎谴罂诤热ヒ话?,扭過身來,呈交叉狀,握住世榮的手掌:“我們這兒的漁民,可不會那樣握手,這樣才對,這么多老漁夫在周圍,你可是真夠?!闭f完,也不理會他,繼續喝著酒。

?????“沒事”眼瞅著氣氛比較尷尬,緊靠著大島的助理船副華宇說:“這些都不怎么重要,除了老板,要學東西,這酒吧,一瓶酒,一個人,繞一圈,找人說說話,你會學到很多?!?br>
?????“世榮”船長大島看著還想回話的世榮,指著酒吧后面:“吳老哥昨晚應該把漁網放在后面了,你去換掉我們那個漁網,放到船上去,記得別拿錯了!”

?????“哎!好嘞!”世榮笑道。

?????“范星,柴油檢查過了?上次華宇不是說有漏油的情況?”大島不緊不慢的喝著。

?????“哦,那個?!比A宇湊上前說著:“我跟星哥找老師傅修過了,就是有點銹蝕,我們重新焊接過了,沒太大問題?!?br>
?????“那就好,一會兒再順帶把米袋和蔬菜拎上去,其他的也不能忘?!贝髰u說完,酒也見了底。老板還想給他添酒,卻被大島用手擋住,拒絕了。

?????“老習慣,你每次只要出遠海,都是一杯走,你呀?!崩习褰o自己倒了一小杯伏特加:“就是活在海里了,四十歲的人,還不打算穩定下來?”

?????“漁夫,一個打漁的,哪有什么穩定?!贝髰u說著看了看身邊的兩個船副:“這不,在海里撿了幾個孩子,當自己兒子啦!”

?????“我這老酒吧,十幾年,來來往往,多少老漁夫喝了我酒,說了多少故事,大家都不容易,你算是堅持到現在最又資歷的一個,老哥我覺得,你在我面前,不像是一個漁夫,像是你的船,直挺挺的立在我這酒吧,每一海里的味道,你都有,唯獨,沒有陸地的味道,你聽我一句勸,都老大哥了,這次回來,和我搭伙開個飯館,說直一點,我不想你死,也死在海里!”

?????“啪!”大島將酒杯摔在地上。

?????周圍的人群立馬投來異樣的目光,可找到這個矚目的焦點的時候,似乎大家又恢復了之前的狀態,沒太多理會。

?????“你看,還是這樣,像條老船,上不了岸,唉?!崩习鍖⑿【票帕嘶厝?br>
?????“我出海了?!贝髰u看到站在門口等待的世榮,拿起漁夫帽看著酒吧的人們,自言自語的低語:“別人眼里海洋只是海洋,我的眼里,陸地才是海洋?!?br>
?????將繩索扛上,走向自己的漁船。每年生日,他都會將這艘不大的漁船翻新一遍,他和大多數的漁夫不太一樣,除了防腐蝕的船身噴漆外,他并不喜歡多余的海藍色,或是火紅。那些過于寬廣的色調顯得太平庸和單調。它的漁船算是中型船只,渾身銀灰色,像是一艘軍艦,可又比它們更閃耀,像極了一條巨大的魚。

?????范星檢查了船上的電瓶和發動機,世榮把吃食囤積好,華宇用用無線電跟漁政局發出出海請求:

?????“38米中型漁船花鏡號,備案0813,3號航海線,請求出海?!?br>
?????“收到請求,已記錄日志,請走14號航道,該線已發往您的漁船終端,航道暢通,及時關注相關海域氣候變化情況和漁政部通知,突發情況迅速聯系我們,祝您一帆風順,平安返航?!睙o線電的一端,接線員用甜美的嗓音回復著。

?????一陣引擎的轟鳴聲,船身震動,范星關上夾板上的蓋子,給船長大島打出手勢,表示引擎正常。大島看了看漁政新配裝的終端,上面接收到了發來的14號航線,似乎心里不是很開心。

?????“島叔”世榮走上來問:“怎么了?線路有什么問題嗎?”

?????“3號是很多老漁夫都會走的航道,最近新的漁政發布的都是,3號航道會有暗礁和旋渦,都改在其他航道了,可他們哪知道,我這新換的拖網,朝著那條航道一直進發,很多次都是收獲頗豐,魚量也足,我可不想錯過?!贝髰u說著。

?????“可是,漁政部都說了14號航道,應當就是3號航道的確不再安全吧,我覺得我們還是安全為主?!笔罉s說著。

?????“出海捕魚可不是安全為主?你島叔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前年的大風暴,他可是冒著風雨,找到魚群回溯的海域,借著風浪,滿載而歸。這個鎮子,沒一個不服氣的,你要是老想著風平浪靜,那就不叫出海了?!狈缎遣林稚系臋C油說著。

?????“3號線我走了三年了,這季節,風浪是會有,可都過來了,漁政搞的14號,前部分都是重合3號航道的,無非繞過了那片海域,縮短了距離,可也繞開了大魚群,所以,我們原來的3號航線不會變,走吧?!贝髰u將14號調整為備用線路,往前加速航行。

?????世榮也不好再說什么,跟著華宇走到船尾,掏出一小盒塵土,往船尾的浪花里撒去,華宇嘴里念念有詞的祈禱著,世榮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只是跟著說了幾句吉利話而已。

?????海面今天的風力算是溫和,范星和世榮在船后撒下拖網,華宇在二樓用粗大的鋼筆寫著航海日志,船長抽著煙,瞇著眼睛看晌午的陽光穿過網眼,還是顯得那么刺眼,一只只海鷗百無聊賴的繞著漁船飛行。被天色映襯下的海水,倒是藍得愛人,海浪疲軟無力的拖著轟鳴中的漁船,交替,傳遞給下一段更為慵懶的浪頭,船頂上的紅旗打著盹兒的搖晃著腦袋,無風撩動,而船身的銀灰色,在海上才顯出它的獨特,這魚鱗般的光澤,真的就像一只巨大的鯨魚在海洋中甩著魚尾游動。

?????“到位置了吧!”樓上的華宇拿著地圖和指南針沖著下面喊:“島叔,應該可以了?!?br>
?????“范星,把面向漁政的輔GPS關了?!贝髰u吐出一口眼圈說著。

?????“干嘛關掉輔GPS?這樣漁政不就找不到我們了?”世榮想了想補充道:“吳老哥的船上,幾次出海都是不敢關掉輔GPS的,要被罰款,甚至禁航的?!?br>
?????“所以吳老哥,到現在還是那個樣子,一艘小漁船,不穩定的船員?!狈缎切χf:“而且,我們要的就是漁政找不到我們,繼續走3號航線,發現?這種情況在出海捕魚的情況中太多了,哪有可能每一次都定位成功,一直監視的,衛星,是靠不住的,所有老漁夫,海圖可都在腦子里?!?br>
?????“哦!”世榮有些發愣。

?????“開飯了!”大島把落在船身上的煙灰吹掉,煙頭熄滅放入口袋:“華宇,趕緊做飯?!?br>
?????船上的新鮮蔬菜和淡水囤積還是蠻多的,幾個大老爺們,基本也就華宇的刀工和烹飪水平最好,海上的飯菜要求也不高,可也絕對湊合不得。華宇對于幾個人的口味也是把握得十分到位,特地從冰箱里拿出上次打撈到一只大魚掏出的一盆魚子,打入雞蛋,做個魚子蛋花,是最補身子的。

?????“滴滴滴……”

?????船控室內傳來急促的報警聲,吃到一半的四人立馬打住了,大島先看了看手表,這才多久,應該不是油料不足,范星撂下碗筷,大跨步的往樓上走,腳步聲停了一會兒,就傳來范星大嗓門的叫嚷:

?????“島叔!你上來看看!”

?????大島和幾人迅速趕到船控室,警報聲沒有停止,操作面板上一個儀表旁的小紅燈亮著,大島湊前一看,這是船身的水位表,上面顯示自己的船已經到達了警戒水位。

?????“超載了?”大島問世榮:“你不是檢查過嗎?”

?????“我……不太可能吧,要是超載,出港的時候就會提示的呀,排水口堵了?”世榮有些手足無措。

?????“你是在反問我咯?這可以是個疑問句嗎?!”大島有些生氣:“范星,你去檢查排水系統和底艙,世榮你給我再查一遍船上的物資,華宇你檢查電子日志,剛才一路過來的航海數據,有什么問題?!?br>
?????他的話音剛落,另一邊的黃色小燈也亮了起來,那是氣象地圖,華宇看了看上面,又對照地圖,扭身對大島說:

?????“島叔,恐怕我們得換,不,應該是返航了?!?br>
?????大島看著地圖上那一片滾動的云圖,正往西南方向快速的移動,自己的位置正處在即將到來的大風暴的正前方,如果現在更換航線,將會偏離3號,甚至14號都不行,那將闖入其他未知海域,還不知道是否能及時避開。

?????“先完成你們的事情!”大島說著。

?????看著地圖上的風暴,來勢洶洶,大島相當不解。這季節出海,這樣的風暴實在是罕見,而且哪怕是漁政部門也沒發布預警信息,像是突如其來,憑空出現的那樣,返航?這拖網內的魚量估摸著也才四分之一不到,這樣回去,這次出?;揪褪谴筇?,下一次可就不知道能不能遇到這么好的魚量了,這兒還沒想好怎么處理,眼瞅著航速表也出了問題,上面顯示的速度居然一直在驟降,從14節十分鐘不到,降到了8節,油表正常,引擎沒有問題,其他的儀表都正常,不可能是發動機瓦力不足,每次出海都會檢查清楚,一路過來也沒有任何問題。

?????“排水口的確堵住了!”范星上來說著:“而且,還沒法子排除故障?!?br>
?????“怎么?”大島問。

?????“這些”范星看著那些亮起的警戒燈:“這些問題,我估計都是一個原因造成的。但我實在找不到源頭?!?br>
?????大島頓了頓看著攤著雙手的世榮,跑到甲板邊,往下看,說:

?????“我們的船吃水太嚴重!果然,你一說我就想到,吃水太重,排水口自然會被堵上,再耽擱,這船都得沉了!”

?????“我這就呼叫漁政!”樓上的華宇喊著。

?????大島看著平靜的海面,無風無浪,卻像是個大吸盤,把船只緩緩吞掉??戳艘谎?,上面的風向標,大島甲板上跑動著,觀察船身情況,猛然發現,船頭比以往更高于船尾,完全高出正常值,就是絕對不可能的,哪怕是拖網的魚都裝載滿當,再加上魚艙,都不可能吃水如此嚴重。

?????“船尾!”大島沖著樓上叫:“華宇,看看聲吶探測儀!下面怎么個情況?!”

?????華宇刷新了聲吶探測器,上面逐漸顯示的東西,讓華宇頗為費解,魚量在可視的范圍內,還算正常,可上面出現的成片的條狀的東西正在以相當粗壯的程度“生長”著,包圍著拖網,顯得相當臃腫,可完全看不清是個什么東西,只能肯定一點,那絕不是魚群。

?????“范星”華宇緩緩的對他們說:“我想,我們得下去看看,那都是些什么東西?!?br>
?????大島看了一眼范星,他沒多話,立刻跑進船艙,換潛水服去了。大島看著船駛向的遠方,心里很不是滋味,按照,剛才看到的云圖的速度,兩三個小時就能到這兒,現在都不去想變更航道的問題,能不能順利返航都是嚴峻的考驗。

?????“歸零!停船!”大島大喊著。

?????華宇立刻將船只速度降下,直到停在海中央,海水微微起伏,推動著船身,像一頭死去的大魚,翻著肚子瞪著眼。

?????“準備下水?!笔罉s幫著范星穿戴氧氣瓶和檢查視頻回路。

?????“當心點!”大島說著。

?????范星雙手打出大拇指,帶上潛水鏡,坐在船邊,向后倒去,沉入海中。海水不算冰冷,上層海域,就算有陽光普照,可要穿透很深的海水,也是很難的,將記錄儀和探照燈打開,順著拖網的繩子往下摸索。這網線不算粗壯,可看船身,就像是真的被它死死的纏住一樣,還死命向下拉去,而愈發往下,燈光所照射到的東西,就開始讓他不安起來。

?????一段段像小蟲子一樣的東西往上翻騰,呈紅白色,軟軟的。范星用手輕輕托住,捏了捏,這東西,再熟悉不過了,就是魚肉,而且還越來越多,就像被撕碎,往海里拋灑一樣。這個地方,密密麻麻都是。范星加快速度往下,看到了相當多的墨綠色的水草一樣的東西,全纏繞在漁網上,在海水的流動下,搖頭晃腦,而且不斷的增多,像個這才多大的功夫,漁網整個就像一個大大的毛茸茸的巨球,周圍被散漫的魚肉絲團團包圍著。正當間有一個黑色的凹槽,像是被強力壓了進去,黑乎乎的難以看清。

?????范星調整了一下探照燈,往凹槽里面照去,里面瞬間亮起,那些為數不多的魚,被它們死死的依附在上面,那些魚被緊緊的勒住,變了形,走了樣,皮開肉綻,許多還活著的魚兒,不停的撲騰,看起來很是痛苦。而從這里面才看到那些“水草”的反面,呈現粉紅色,上面有一道道條狀的痕跡,不知道是什么。

?????“范星”無線電當中傳來華宇的呼叫聲,他卻完全走了神,里面又呼叫一遍,他才反應過來。

?????“我想跟島叔說話?!狈缎蔷従彽恼f道。

?????“我在視頻里看到了,你要是想問我那是什么的話,我只能說,我不知道……”大島顯得十分擔憂。

?????“那,我該怎么做?”范星問道。

?????“你試著看看能不能把這些…….”大島還沒說完,似乎大家都完全注意到了這個東西,正在變化著。剛才還緊緊抓住拖網的“水草”,正緩緩散開,要不是這惡心的樣子,甚至可以與雛菊盛開媲美,只不過,與前者相比,這并不讓人安心的多,相反,那些粉紅色的一面,似乎受到了什么的吸引,往范星的方位飄蕩過來。

?????“呼呼……”范星大口的呼吸著氧氣:“島叔,我怎么覺得,這東西是活著的……”話才說完,那些東西像是長了眼睛,目標明確的沖著范星過來。

?????“聽我說…….”島叔想了想:“不管那是什么,孩子,回來!”

?????“好好!”范星說。

?????身體向后仰去,兩腳撲騰,將身子往上推,后面的東西已經可以用長驅直入來形容了,像泥鰍一樣跟著他上游。范星有些著急,加大了幅度,往上游,水花也濺得越來越大,自己的水性不賴,很快就到了漁船的邊上,抓住備用的救生圈,往上爬,大島幾人趕忙伸手過去,兩手握住,正想往船上提,世榮趕忙拍了拍大島的肩膀,指著海中,顯得十分驚訝。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