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路:紅背包(下)
????暗夜的涼風撩動著面無表情的山林,藤蔓相迎的常青樹搖曳著龐大的身軀,連續不斷的與葉脈摩擦,拍打,沙沙低吟,沒有一絲清脆,只多了一份孤傲與殘酷。

?????夢云隱約感受到有光亮,微微睜開眼,一層紅得耀眼的光,正在夜色的映襯下,不安的跳動著。視線清晰了些,火堆后面的木樁上坐著一名身著銀灰色沖鋒衣的的男子,將它包裹得十分嚴實,面容菱角分明,頭發略長,上面甚至在火光中能看出少量的塵土,兩腮的胡茬像是早已凝固在其上,難以去除。戴著戒指的手中拿著兩袋東西正在玩弄,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夢云,而他的身邊則是她的登山包。

?????夢云下意識的查看身上的東西,掀開睡袋,發現自己的外衣和褲子都沒了去向,手背上還有兩三個細小的斑點,就像蚊蟲叮咬的一樣。

?????“你......”夢云扎進睡袋瞪著這個男人,正想說什么。

?????“放心吧,就沖你手上那幾塊小東西,我可不敢動你,至于那些不干凈的東西,都要扔掉?!彼瘟嘶问种械拇诱f:“餓了吧?吃點?!?br>
?????“不是!”夢云一頭霧水,心里也有些生氣,但看了看他的情況,換了下語氣:“感謝你的幫助,我,這兒是哪兒?你又是?”

?????“都是一樣的問題,每個人都是,結果也是一樣,每個人也是?!彼f到一半,頓了頓,將手中的袋子丟了過來,夢云看了看,這是類似軍糧一樣的即食袋裝食物,夢云有些猶豫他接著說:“叫我幺八四就好,你的衣物我燒掉了,沾染上那些東西,是很難擺脫的。骯臟的,所以,我可不敢動你,無意冒犯?!闭f完,撕扯開食物袋,自己大口的吃著,又看了一眼夢云。

?????夢云沒聽懂,顯得些許不安,但現在看來,除了暫時相信他,別無他法,干脆打開袋子,里面黏糊糊的一整塊,味道的確很甜膩,不知道是什么,使她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看來不是所有女孩兒都愛吃甜食,你那個應該是芝士牛肉,要不我給你換一個?”夢云聽他說完,說了聲謝謝,搖了搖頭,他自己反倒嘟囔著:“這些該死的食物部門?!?br>
?????“食物部門?你,對這里很熟么?”夢云喝了口水問。

?????“嗯!”幺八四敷衍的答道,不知是回避還是走了神,胡亂扒拉了一通指著后面:“瞅瞅,后面?!?br>
?????夢云順著他指著的方向看去,借著火光,不遠處,隱約能看到一個木質的建筑,屋子!應該是一座木屋,這荒郊野嶺的也不是什么特殊位置,怎么會有木屋?

?????“那兒”幺八四露出得意的深色繼續說著:“這一片的天堂,什么設施都有?!?br>
?????這家伙前言不搭后語倒是樂滋滋的說著,夢云心里卻充斥著各種疑惑。這問了半天,什么信息都沒掌握到,甚至覺得眼前這個叫幺八四的男人神志是否還清醒。

?????“背包”夢云直接切入主題,試探性的問:“林子里那些背包,怎么都是,那些東西?誰......”

?????話語未完,幺八四的臉色就大變,滿臉的不爽和憤怒,鼓鼓囊囊的咀嚼著那些吃食,嘴角緩緩流下他壓根不想理會的油脂,猛地將食物袋摔在地上,喘著大氣瞪著夢云,她嚇得收了聲,抱著雙腿,不敢正視。

?????“晚餐談話可以結束了,你睡袋旁邊的沖鋒衣,應該適合你的身材,你可以試試?!辩郯怂闹钢砼哉f著。

?????夢云回過神來,摸了摸身邊的沖鋒衣,還有鞋子,整個一套,居然還是包裝好的,嶄新的。拆開來,這個大小,不算合身,但也總比自己只剩內衣強。她抬頭瞧了瞧這個一米八的大男人,他沒有絲毫要回避的意思,夢云頓時皺了皺眉。

?????“你最好快一點,這兒的夜景而不是很上眼,午夜也快到了,不安全?!辩郯怂钠届o的說著。

?????夢云翻了翻白眼,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男人。無奈,只能出了睡袋,換好衣服,這下子,可徹底跟這家伙,配成了一路人了。

?????他也不多話,扭過身去,走向那個木屋。這時也才看到,這些沖鋒衣背面都有著同樣的三角形的一個標志和不同數字編號,0184,但自己完全不認識這個標志,四下望了望,只能跟著他走。

?????靠近這座木屋,剛才因為光線的原因,只看到了一個角落,沒成想,這木屋差不多有一個四合院那么大,說白了,像是一個山間小別墅,說不上華美,設計倒是很獨特,正門是幾面碩大的落地窗組合在一起,只不過里面都有銀灰色的百葉窗,漆黑一片。

?????幺八四熟練的扭開了門,走了進去,夢云站在門口,望著黑乎乎的室內,猶豫不決。

?????“嗒”

?????輕微的一聲響動,室內的燈光閃爍幾下,逐步穩定,白蘭花狀的壁燈,凸出的小壁爐,一把相當漂亮的帶著鞘長刀和獵槍交叉擺放,上方掛著兩個鹿頭,應該都是裝飾用的,頂上是分開懸掛的吊燈,地上暖紅色的地毯,正對著的地方甚至有一張正方形的大油畫弄成的屏風,沒想到這個粗糙的家伙,居然住在這樣一個看起來蠻溫馨的地方,可惜的是,客廳的家具被挪在一邊,給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做了一個讓步。

?????“有點亂,但不至于不能進來?!辩郯怂姆啪徚苏Z氣說。

?????夢云咬著嘴唇,踱步進去,打量著四周,幺八四上前把門關上,并用鑰匙上了鎖。夢云回頭看了一眼,沒說話,默默地看著地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箱子,大多都是食物和水,墻角還堆放了一摞包裝好衣服。

?????“我覺得每次去倉庫拿出來,太麻煩,反正也少有人來,我干脆留在客廳了,換你你也會這么做吧?”幺八四這一進屋的語氣轉變,讓夢云有些不理解,也只是敷衍的應了一聲,沒多做回答。

?????她倒是很好奇,這油畫屏風后面是什么。繞開去,驚奇的發現,這個位置居然有一圈石頭堆砌而出的浴池,一邊還有懸掛毛巾的小木架子,成曲線形,十分精致。

?????“外接太陽能的小浴池,我當初和你有一樣的表情。每幾天在森林里晃悠,回來,在這里泡個澡就是最好的?!边@話一出來,夢云對這浴池好感度就減了一半,幺八四著急的說:“不過你放心,每次我都會把它清理干凈和消毒,畢竟這些清理消毒的東西還是蠻多的,你可以試試?!?br>
?????“哦”夢云禮貌性的笑了笑:“謝謝,我,不太想......”

?????“我不是在勸你!”幺八四似乎感覺自己有些強硬,又放緩了一個聲調:“森林里,那些不干凈的東西,可以洗去的,這浴池可以消毒,更安全?!?br>
?????“安全”這兩個字從幺八四嘴里說出來可真是有些諷刺,夢云雖然摸不透這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只要順著他的意思,也暫時不會有什么問題,可是,這種微妙的感覺,讓她不安,只要遠離他,往著市區的方向走,天亮前一定能走出去,可這家伙死纏爛打,警覺得很,得想辦法穩定他的情緒,降低風險。

?????“八四”夢云把頭發放開,撩了撩,讓它蓬松了些,對他說:“我的意思是,你這樣比我更需要清理吧?這樣,你也順便把浴池清洗過,畢竟,我是女孩子?!?br>
?????“好吧,也是,也是?!辩郯怂闹噶酥笜翘荩骸皬倪@拐上去,是臥室,你可以上去看看,我先洗?!?br>
?????“我今天還是要特別感謝你,八四?!眽粼菩Φ?。

?????“登山的,都會有這么一次的?!辩郯怂恼f。

?????她慢步往樓上走,摸到樓道的燈光開關,居然還是觸控反應的,整個二層都開始亮了。二樓受于房屋的構造,并不是很高,但還算寬敞,一個小的小客廳,擺放著幾張桌椅和褐色落地燈,一側就是相對的三個房間,房門是自動感應的,剛靠近,就自己解鎖,一進去,夢云第一反應就看向兩邊的矩形白窗,大步上前,試著提了提窗把手,完全紋絲不動,仔細看了看,窗框上有一個銀白色的方塊,上面亮著一顆小紅燈,應該就是這小東西,把自己鎖在這里,這屋子這么多科技元素在里面,到底是誰修筑的,用來干嘛的?再次用力拉扯了數下,還是沒有動靜后,夢云有些急了,看了看周圍,想用床頭柜撞開,可剛舉起,又呆住了。既然這家伙這么放心讓自己上來,就肯定早想到了,不會讓她走的,這要是撞不開,把他惹上來,發生什么意外,這大好青春就葬送在這兒。嘆了口氣,還是把床頭柜放了回去。

?????房間也不大,一張床,一個床頭柜,里面有墨鏡,鋼筆許多雜物和小擺件,小地毯,書架子,就擱不下什么了,好在這門只要有人在里面就可以從里面鎖住。

?????夢云換了床邊松軟一些的一雙拖鞋,這沖鋒衣自帶的鞋子,實在太硬。穿著它往走廊走回去,其他的房間,不知道什么原因,都進不去,四處看了看,這樓上還有熱水和茶包,調了一袋紅茶,接了些熱水,也就這個暖身子的東西,能給自己帶來些許安慰。

?????端著茶慢慢的走到樓梯處,原本想下樓去的,可想著他要是還在洗澡,就有些尷尬了。夢云便從樓梯拐角瞄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手里這茶杯,差點掉在地上,她趕忙端住,撒了三分之一在地上,一只手捂住嘴巴,擔心自己叫出聲來。

?????她要是沒記錯的話,這男人似乎表達過,手上這些小斑點是不好的,不干凈的,可這個家伙,幺八四身上,背部滿滿當當,像是苔蘚一樣的大大小小,有些還像是破開了一樣,水里都呈現了淡紅色,他似乎也很痛苦,抓撓這那些斑點。

?????夢云緊閉著嘴巴,坐在樓梯上,用手肘不讓自己發出響動,她被嚇哭了。眼淚一股腦的往下掉,兩眼呆呆的望著客廳。

?????枯萎的壁燈投射在墻壁上,像極一個個印刻在墻面的骷髏頭,黑色的吊燈,在眼眶中被無限放大,昏暗,混沌不堪,長長的紅色羊絨地毯,像是滲了血,散發著惡臭,她差點就真的吐了出來。

?????她后悔,后悔自己沒給姐姐說,后悔總是那么任性,讓她擔心,后悔自己今天傻乎乎的出行,真想抽自己一耳光。

?????下面洗澡的響動似乎大了些,好像是清理完了,夢云有些慌亂,端著茶杯,小心翼翼的回到樓上,她心狂跳不止,腦子近乎炸裂,不行,一定要穩定下來,以極快速度調整情緒后,她立刻跑到熱水旁,又泡上了一杯茶,端到小玻璃桌上,自己搽干眼淚,坐在一邊,理了理頭發調整狀態。

?????幺八四套著浴袍,低著頭用毛巾擦著頭發,緩緩的往樓上走來。夢云朝著樓道看了一眼,正好瞄到剛才自己弄灑茶水的地方,心里不禁有些慌張,他要是看到,再傻也猜得出,自己去過那兒,本來信任度就不夠,現在要再這樣,可就真難以脫身。

?????“八四!”情急之下,夢云沖著他叫了一聲。

?????“???”幺八四在拐角的地方抬頭看著她。

?????“那個,我給你泡了茶,夜里山里涼?!眽粼婆e著一杯茶笑著說。

?????“哦”幺八四猶豫了一下,滿臉堆笑的看著她上樓:“晚上,我也會常喝茶?!?br>
?????幺八四舉著茶杯慢慢的喝著,像是早已及其享受一般。夢云看著這家伙,洗完澡,除去那些污濁塵埃和病態神經質,這家伙看著還算是菱角分明,身板硬朗,面相看起來也不是真的兇神惡煞,到有幾分呆傻,可一聯想到剛才看到他的樣子和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瞬間還是保持警戒。

?????“這茶”幺八四朝著夢云跟前邁了一步:“你泡的時候有些急吧,茶包有些漏,影響口感?!?br>
?????“是嘛?我這人有時候太粗心了?!彼忉尩?。

?????“對了,樓下的小浴池是電動清理,消毒液我也加了,應該五六分鐘就好了,你可以放心洗?!辩郯怂脑秸f越往她身邊靠近。

?????“這樣呀”夢云順勢往一邊走過去“我倒是蠻好奇的,我下去看看吧?!?br>
?????幺八四沒再說話,坐在椅子上,看著夢云走下樓梯,她也只能用微笑回望。也如他說的一樣,這個小浴池的確在自動清理,快速的掃視了客廳之后,要出去,那些落地窗是靠不住的,只能走正門。木屋的隔音效果肯定是不佳的,樓上幺八四走動的聲音都能清晰的聽出來,所以自己還是先別想著著急出去。

?????重新仔細的檢查了浴池周圍的情況,清理干凈后,夢云拿了一旁的一瓶未開封的清洗液,往空蕩的樓道看了一眼,脫下沖鋒衣,步入泳池。

?????她沒敢換上一邊的浴袍,看著倒是蠻干凈,可誰知道這些哪一件是不是他換下來的。還是將就換了沖鋒衣,走上了樓,拐角就用余光睹見這個幺八四居然還坐在座位上,拿著一本黑色的書,像是在閱讀,又像是發愣?;蚴?,這個心理不穩定的家伙剛才有可能偷窺,現在裝作沒事人一樣,也有可能。

?????“還不休息?”夢云干脆先打開話匣子。

?????“嗯”他應了一聲,將書合上,抬頭有些驚訝的說:“不換浴袍?”

?????“那個浴袍太大,我挺喜歡你給我這衣服的?!眽粼普f。

?????“好,時間不早,休息吧?!辩郯怂牡懒送戆不仡^就要回左側的房間。

?????“那個,等一下”夢云叫住了他,她大膽的走上去,一把抱住幺八四,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輕聲說道:“謝謝你,八四,今天謝謝你?!?br>
?????“哦?”幺八四感到有些意外,半晌回過神來,但似乎不知道要說什么,兩手在空中停留了半天,才緩緩的摟住夢云。

?????她其實也被自己的這個舉動嚇到,但極力控制下,她的情緒沒有歇斯底里,但將自己的脆弱展示給這個奇特的男人,她甚至能感覺到他劇烈的心跳在打壓著自己的胸腔,當幺八四手部動作,略有收緊的傾向時,夢云及時的,自然的放開了他。

?????“好夢,晚安,八四?!被蚴腔艔?,或是膽怯,她連幺八四的眼神和狀態都沒想著去關注,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直到聽到了走廊傳來幺八四的關門聲,她瞬間靠著門蹲坐在地上,渾身發抖。她眼眶濕濕的,房間自動感應的燈光將夢云剛才所飾演的那個角色曝光得一覽無余,她是那么的脆弱和孤單,沒有警校姐姐的膽識和睿智,但姐姐教的冷靜思考和防身技巧,自己還是學會了很多,還加上了自己作為女性優點的特長。

?????她抹了抹眼淚,看了看剛才手里弄到的正門鑰匙,咬咬牙,將頭發扎好,找尋了這個房間一切能當做武器的東西,可都不合適。貼著房門,估算了有半小時左右,夢云先開了一條縫,走廊的燈是黑的,都是半自動感應燈,說明沒人,自己迅速蹲下身子,選擇用“爬行”的方式前進,這樣可以減小感應燈感應的幾率。

?????自己的房間離樓道更近一些,可就這幾步路自己像是爬行了數小時,眼睛一直盯著他房間緊閉的房門,房間內除了一些能反光的東西能看清外,這荒郊野外的,外面也沒燈光,屋子里更是漆黑得過分,好在這木屋有很多小的感應器的燈組,像是螢火蟲似的指引著大體的方向。都是木質,她自己哪怕只是身體壓著一絲一毫,都感覺能引爆整個空氣,心跳聲大得直堵住她的耳朵。

?????一步一步的往臺階下,身體稍微高一些,那些燈光就開始星星點點的閃爍,夢云趕忙再次壓低身子下樓,樓上沒有任何動靜,看來他還在睡覺,她不自覺的加快速度,轉換成蹲下慢步的姿勢,到達客廳中間時,腳下沒留神踢到一包食物袋,聲音不大,可把她嚇得不清,慌忙趴下,客廳的感應燈閃爍了數下,最終又歸于平靜,夢云回頭望了望,樓道口沒有任何動靜。

?????靠著正門,兩手顫抖的舉著鑰匙,緩慢的插到鎖眼,那個聲音直插心窩,轉動了兩周,鎖聲響動,她似乎都能感受到門縫中傳來的山風,清澈動人,溫柔如水。

?????“你也喜歡在黑暗中爬行呀?”

?????這極度調皮和低沉的聲音,像一堵墻,厚厚的墻堵在門口一樣,一瞬間從頭涼到腳,自己被空氣重重的壓在地上,與之相反的是,她沒再有之前狂躁的心跳聲,莫名的平靜,暗夜一樣的平靜。

?????夢云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一邊,那張黑夜都菱角分明的臉龐在閃爍的感應燈下像一個面具,而他就趴在門的一邊,面帶笑容的看著她,應當說是一種欣賞,欣賞的目光。

?????“??!”夢云驚坐而起。

?????屋子的所有感應燈全亮了,而這家伙居然趴在那堆雜物底下,離自己那么近,都快能碰到自己了。短短的幾秒鐘,夢云心中一團怒火生起,抓住手中的鑰匙往幺八四的頭上重重的刺去,他閃避不及,疼的大嚷,一把抓住夢云的小腿,就要起身,夢云慌亂的踢上幾腳,算是往痛處補刀。

?????后頭就瞧見墻上的那把獵槍和長刀,夢云跌跌撞撞的跑過去,手忙腳亂的取下,猶豫了幾分,看著緊捂住頭部的幺八四,還是將長刀背上,舉著獵槍對著他。

?????“別再過來啦!”夢云帶著哭腔的喊著。

?????“哈哈哈”幺八四干脆不顧頭上滴下的鮮血,肆虐的狂笑著:“哈哈,放下吧,那是裝飾用的,我就沒指望過它?!?br>
?????夢云瞧了瞧手里這把噴著紅木漆的的獵槍,做工很精細,槍口,膛線,拉栓,彈夾都像真的一樣,她自然也有些慌了神。

?????“你說你為什么就不能信我?!???!”幺八四嚎叫著。

?????“你給我滾!”夢云喊叫了一聲,手指扣到扳機的位置,一發子彈射了出去,由于沒控制好后坐力,她往后一仰,差點摔了下去,子彈把吊燈的一個燈泡都直接打爆了,留下一同驚愕的兩個人,似乎從來都認為那只是裝飾,可轉念一想,又似乎沒人告訴過自己,這些都是假的,這可真是諷刺。

?????“裝飾?也許是對于你?!眽粼浦匦屡e起槍,瞄準幺八四:“離我遠點!讓我走!”

?????幺八四發著呆,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許還沒緩過神來,夢云管不了那么多,三步并作兩步,快速的出了門,沒有方向,沒有路線,往密林中跑。

?????自己像是頂著一股劇烈的山風在跑動,每一段都那么艱難,很多地方又難以看清,一路沒少摔跟頭,但直接起身,沒別的想法,只有跑,可這樣沒目標的跑加上繃緊的神經,不僅緩慢而且疲憊,很快就迷了路,扭頭看了一周,感覺每一個地方,每一株樹木,連枝葉都一樣,急得快哭出來。

?????“哈哈哈”后面幺八四奇特的聲音在山林中游蕩,逼得自己抓狂。

?????手電的光線在搖搖晃晃的往這邊過來,再累,也只能繼續跑,可連續跑動了幾次,都只覺得自己是在繞圈子,半天了又回到原地,樹林中的那些背包在夜色中都顯得那么刺眼,像是有了魔力把自己圈在這個地方,連幺八四的手電光都慢了下來,像是知道她會迷路一樣,安心的逛過來。夢云扶著原地的大樹,覺得手上麻麻的,抬頭一望,這棵最大樹上,就是那顆滿滿當當掛著背包的常青樹,上面持續不斷的散發腐臭味,緊張過度的她,直接吐了出來。

?????“騙子!”那道手電光最終還是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求求你……”夢云挺起身子,對他說:“我不是騙子,該相信的人是我,讓我走吧……”

?????“騙子!騙子!”這個男人不斷地重復著這個詞,逼得夢云著了魔。

?????“別在靠近!”她大吼著。

?????“別走走火?!蹦腥苏f著大踏步就上前來。

?????“砰!”夢云拉了槍栓,對著胸口開了一槍,手上勁頭不足,槍口上揚,直接把幺八四頭給崩掉了,他掉下了,很干脆,壓著她的腳,沒再動彈。

?????夢云連忙甩開他,發瘋了一樣用那把長刀砍在他身上,整整有七八分鐘之久,她累了,沖鋒衣上都是血,頭發上布滿了樹上落下的塵埃,她累了,她也怕了,自己殺了人,她哭不出來,身體在抽搐,怎么辦?自己殺了人,這早已成為一堆血肉的家伙怎么辦?姐姐鑰匙知道,會傷心死。

?????她四處慌慌張張的打量著,眼神落在身旁的樹上,那些陌生的背包,此刻又覺得好親切,她站起身來,相當自然的,將這堆砍壞的爛肉塞到背包里,奮力的爬到樹中,懸掛了上去。像是完成了一件很熟練的事情,她說不上來,心里壓抑而欣喜,做完這一切,她跪在地上,看著樹上的那個背包,大嚷著:

?????“你為什么不信任我!騙子!”

?????她不會再離開這里,那是個不錯的屋子,也許自己該把這些東西弄干凈放回去,也許自己該留在這里幫助那些走到這里的人,也許,也許自己要先在這個森林入口,寫下事情的經過,做成小冊子放在背包里,提醒路過的那些人。

?????可想到這,夢云忽然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