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路口:漁(下)
????原本微微波瀾的海面,就在靠近范星的身后,開始蕩起陣陣漣漪,一股子水泡由深出淺,緩慢的挪動到海水表面。而讓人更加擔憂的則是,這些水泡還在逐漸增多,陸陸續續,大大小小的環繞在范星的周圍,像是海水也沖洗不掉,那些隱隱約約出現的暗色的影子也在逐漸浮出水面。

?????“噗!”

?????水泡中率先冒出了那個剛才在監視器中看到的東西,水花中騰然冒起,那粉紅的肉色在陽光下顯得那么稚嫩和脆弱,背部的墨綠在濕漉漉的,看起來尤為光滑和粘稠。它露出了有一米來長,梢部左右晃動,似乎不斷尋找著什么,那些魚鰓狀對的橫條,起起伏伏,如呼吸般勻稱,其他的幾根也都只初露一小段在海面,和它形成鮮明的反差。

?????幾人相互看了一眼,華宇率先把身子探出去,慢慢的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雙腳勾住甲板的護欄,另一只手打算去抓住他的氧氣背包,想著能快速的把他拉上岸。

?????“是不是我后面......”范星看著他們的表情,呆滯了很久,終于忍不住拿開吸氧器說了一句。

?????可這話像是觸點,沒等說完,他身后的“海帶”所有的橫條從上到下,依次打開,活脫脫像一張張嗷嗷待哺的小嘴。它整個呈現一個弓型,立在海水中央,一瞬間猛地勾住,范星的氧氣背包,身邊的那些小“海帶”,也發了瘋一樣的緊緊吸附在范星的的潛水服上,范星體型不算小,可被這些瘦小的帶子黏住,掙扎了幾下,卻完全脫不了身,徑直被拉回了海水中。這可把一邊的世榮嚇了一跳,向后撞在船艙身上,靠著墻發呆。

?????“那個......”大島看著那些還在不斷浮起的氣泡,一時有些語塞。

?????一邊的華宇,脫下外套,就準備越過護欄,跳到海水中,被大島一把拽住。

?????“咱船上還有一套備用潛水服,換了再下!”大島盯著還在由于的華宇繼續說:“范星水性不賴,這點時間能撐得過?!?br>
?????華宇立馬收回腿,將世榮推到一邊,往艙室跑去。以極快的速度更換潛水服,接過大島遞上來的殺魚刀,調整了無線電和攝像頭,沒半點猶豫,跳到了海水中。水花濺起,海面也隨著空中云朵的翻滾,遮蔽,逐漸消沉,遠處有些發灰,風力也開始撩動人的發梢,渾身不舒服。

?????華宇四下看了看,海水中的光線太暗,只能靠著剛才范星落水的位置推想。將探照燈開到最亮,水中那些撕裂開的魚肉,在四處騰飛,還有頗多的雜質不斷的往潛水鏡上撞,將頭朝下,兩手滑動,往底下又下了一層,四周平靜異常,毫無動靜。華宇忽然才想到,當初采購的時候,島叔采購的都是加裝可通訊的潛水服,范星潛水服上的探照燈應該還沒關,那么無線電也是開啟狀態。立馬將無線電調整頻率,和他們平時下水的信道一樣,這樣說不定能聽到范星的聲音,能溝通都有可能。

?????“突突突......”

?????答案是必然的,也是讓華宇感到開心的。才剛調到同一信道,立馬就傳來相當多的雜音,像是一個水龍頭在被人刻意的用手指堵住一樣。但轉念一想,沒猜錯的話,這一定就是范被水嗆住了,這會兒了,要是完全沒動靜,那基本就是噩耗了,可現在還能聽到,至少說明,范星的氧氣罩并沒有有完全脫落,還有生存的幾率!

?????“范哥!范哥!”華宇在無線電中呼喊著。

?????“突突突......”回應的依舊是咕嚕嚕的水泡聲。

?????華宇還是有些著急,這畢竟不是湖水,海水看似平靜,底下都是暗流涌動,用身體感受一下洋流,憑借自己多年的經驗,在剛才船沿垂直的位置,開始向北方游去,撥開那些愈發密集漫天飛舞的魚肉,終于在很多魚肉快速跳動的地方,有了發現。這個位置的魚肉上下速度比別處更快一些,有很多氣泡在不斷往上頂著它們。華宇十分激動,沖著氣泡就往下游,果然,沒幾分鐘,在自己的燈光的照射中,出現一些反光的色調,與整個海水都不相稱的色調,那是范星的潛水鏡和潛水服上的反光條。

?????“范哥!撐住,我看到你了!”華宇說著。

?????靠近他的時候,范星的確還活著,可也才發現事態比他想的嚴重得多。范星一只手被那些東西死死的纏繞在背后,動彈不得,一只則被那些吸附狀的更粗一些的帶子,緊緊的貼在胸前,他的手指在相當艱難的,努力的推動著,快要滑落的氧氣罩,這使得大量的氧氣都在往海水中流露,無線電也被卡在脖子上。

?????“范哥,我帶你回去,撐住?!比A宇看著范星說。

?????碰了碰他,發現那些東西像是停止了一樣,除了范星不斷的在掙扎,它們依然如枷鎖那樣鎖住,不為所動。華宇顧不上那么多,幫他將氧氣罩戴好,從身后掏出殺魚刀,卡住那些粗壯的“海帶”,用盡力氣,拉了一道,猶如切割魷魚一樣的感受,相當光滑,里面冒出很多暗綠色的液體,在海水中逐漸散去。

?????快刀斬亂麻一樣的,及其快速的割斷身上的“海帶”,可一個新的問題又出現了。由于身邊的光線越來越暗,身上的潛水服也變得很緊,華宇下意識的看了一下壓力表,自己都吃了一驚,這兒相當于快接近9個大氣壓值,再這么下去,擔心兩人會被水壓所困,甚至死亡。割斷最后一條帶子,自己就邊清理,邊拽著他,往上游。

?????看著他身上那些還黏住的帶子,這些東西,被切得七零八落,可還是牢牢的吸附在潛水服上面,應當也是有一定重量,拖慢了他的進程。華宇干脆,邊拖動它,邊試著去扯這些帶子,在水中很不容易使上勁頭,想用殺魚刀順著潛水服分割,劃破潛水服在先,還可能傷到范星,所以,華宇還是用手指卡住死命的扣動。

?????而逐漸上移,范星的表情卻變得愈發奇怪,看得出他是有話說的,每次一回頭,燈光就看到范星正直直的看著自己。幾次下來,讓華宇感到奇怪,以平時對他的了解,要是連這么健碩的漢子都表現出不好受了,那就一定有問題。

?????華宇看了看他脖子上的無線電,說話的地方已經壞掉了,但是防水耳麥還塞在耳朵里,應該還能用。

?????“范哥,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華宇說了一句,范星立馬猛點頭,表示回應,繼續問道:“這些玩意兒是不是很難受?”

?????范星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兩眼發光,相當高興的點頭。華宇見狀,離水面也就10多米了,那些怪東西也沒見蹤跡,開始著重扣去他身上殘留的三四根束縛雙手和胸口的帶子,剛開始上手,方才還有些滑動的帶子,頓時覺著緊繃繃的,頭頂海面,那些刺眼的陽光被海水濾掉,潛水服更能看得清楚些,那些水紋,波光粼粼,在范哥的身上,動彈。借著光線,范哥的表情顯得尤為復雜,但都指向一個情緒,那就是痛苦。

?????“范哥,你怎么啦???”華宇看著他,像是越接近海面,他就更加苦痛,全身開始發顫,尤其是雙腳,不斷的撲騰著,這可把華宇弄急了:“這東西讓你更難受了是吧?!等等!”

?????華宇握著殺魚刀,順著這些帶子光滑的邊緣,往里劃入,左右晃動,擴大刀面的收割面積,里面就開始有黃色的液體在水中流出,范星眉頭擠作一團,身體甚至開始抽搐。華宇加快了刀插的速度和力度,順著潛水服死命往上抵,終于看到刀尖冒了個頭,范星疼痛感相當明顯,直搖頭。華宇心中一急,一手拉住他的腰部,借力往一邊翹起,試圖將帶子挑起,他的確成功了,隨著范星因過度疼痛而張開的嘴巴,一股子氣泡和血漿纏繞在一起,華宇兩眼瞪著范星的胸前,他也才意識到自己太心急,犯了一個致命錯誤,這些肉乎乎的帶子上的橫條,里面藏著相當多白色倒刺一樣的東西,早就深深的扎到范星體內,他這樣強行的去除,反而是害了他,甚至殺了他。

?????范星在血水中掙扎,喉嚨中的氣泡堵著他要說的每一句話,也送出了他最后的話。他掙扎著摸著自己撕裂開去的胸口,直至最后一刻還在奮力想抓取氧氣罩。華宇愣在一旁,看著他逐漸冷卻的身體,變得僵硬,輕薄,像死去的漁船一樣,沉了下去。

?????“噗嗤!”

?????水中那些數量眾多的帶子仿佛來自深海,抓住他的尸體,拖入海底,他離海面那么近,現在卻像是自己從未與他接觸過,帶來過。那些惡心的東西還在往他的方向游動。華宇瘋了一樣往海面游動,剛一出海面,大島他們就立馬丟過來一根粗繩子,他全然不顧下面有什么,只想上船,登上去,這片海的唯一陸地。

?????“我看到了......你......”大島面色難懂。

?????華宇沒直接看著他,海面早已不像初到時的那么平靜與祥和,船身激蕩,海水翻騰,兩眼迷糊,看著自己身上還殘留著的那些血肉雜物,華宇摘下面罩,吐了出來,一邊的大島走近兩步,遲疑了一下,世榮率先把毛巾和凈水遞上去,無奈的看著他。華宇雙手顫抖,喘著粗氣,滿面通紅,捧著的水有一半都漏在了身上,他瞄了一眼大島,又繼續喝著水。

?????“不是你的錯?!贝髰u拍了拍華宇,華宇想說點什么,被他打住,扭身回頭:“回家,我帶你們回家?!?br>
?????不知道他是對誰說的,像是對海,像是對船,就是不像對他們倆。大島看著在烏云中僅存的陽光,啟動引擎,轉舵打算回去。一邊的聲吶圖,在不斷的響動,他看得出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正涌向自己的船底,船體的每一次動作,都十分艱難。大島干脆先不前進,將螺旋槳轉起來,呈回旋式的轉動,把船底的那些“肉帶子”打亂,這樣的做法,早先自己用來擺脫過鯊魚群,這招的確很管用,這畢竟是水里的東西,靠著的都是巧勁。

?????“世榮!世榮!”大島大嚷著。

?????“???哎!”世榮急匆匆的跑到駕駛艙:“島叔,怎么了?”

?????“除了應急物品,把船上多余的貨物和器具扔掉!快!”大島兩眼盯著前方說著。

?????“可,我們回去,總需要......”世榮話沒說完,遠處一道閃電猛地襲來,最后一道陽光也隨之覆滅。

?????“還有問題嗎?”大島問。

?????世榮繞開癱坐在地的華宇,順著甲板到生活艙和貨艙,拖著床鋪,罐頭箱子,大大小小的東西,一股腦的往海里扔,聲吶圖看得出,這些帶子對新的東西相當感興趣,四散開去追著那些掉落在海中七零八落的東西。

?????就是現在,大島推動油門,提速,拉住船舵,船立馬起身,在不斷涌起的海浪中劃過,沖著來時的方向。甲板上的華宇興奮地直蹦噠,大聲的叫喊著,哪怕海浪幾次拍打在他的腳下,險些摔倒,也是如此。

?????船速愈發的快,可這動靜,似乎也把那些帶子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聲吶圖上,紅通通的一大片,正朝著自己的方向追來,照這個速度,應當是趕不上自己的船,可里面混雜的一個巨大的條狀物,卻在那些帶子中穿行,顯得十分魯莽和來勢洶洶。

?????“世榮!掌舵!”大島叫道。

?????接過手,大島也沒看星宇,徑直的走到船尾,那些浪花,不斷洗刷著大島的面部,他便也不斷的用手擦凈,臉上的胡子也都并做一團,增添了更多的棱角。大島站在船尾,看著后面,瞇著眼睛,聽著由遠及近的雷聲,撩過毛發風聲,浸透眼眶的海浪聲,但最大聲的,都是來自深海的呼喊聲,近得滿耳朵都是。

?????那個聲音在逼近,來了,沖了出來。那個巨型的肉帶子,在數十條帶子的裹挾中,上來,它比那些鯊魚,毒蝎顯得笨拙和丑陋,都是老去的黃綠色,背上厚厚的鼓起,像是積攢了上千年的苔蘚和污泥,它就高高的立在船尾,沒有眼睛,卻仍在俯視著它們。

?????“嘿!”大島喊了一聲。

?????那個東西便瞬間砸了下來,掃過船身,大島感覺身體一緊,倒在甲板上,它的那些倒刺勾在甲板上,“嘎吱”作響,聽得人頭皮發麻。那些細小的帶子,則肆無忌憚的在穿邊緣依附著,繁雜而多余。

?????回過神來,才看到是華宇,把自己推在了一邊,而他的手中,不知何時拿著一樣東西,槍!一把獵槍,這是出海打魚,很多漁民心照不宣的事情。華宇咬著牙,舉著它,嚎叫著,一發接著一發的射向這個巨大的家伙,子彈打在它的身上,像是積極痛苦,可又沒太大作用,華宇滿腔怒火,不斷靠近它,那東西也不客氣,再次橫掃而下,華宇被重重的砸在身上,加之風浪作祟,身體傾倒,腳裸直接扭傷,大島跑上去,扒拉著趴在地上的華宇。他轉過來,整張臉,從下巴到嘴角直接被撕爛,鮮血直流,鼻子也歪掉,就剩兩眼珠子咕嚕亂轉,嗓子里哼哼唧唧。

?????大島扔掉帽子,抓著華宇的衣服,往艙門口拖行,盡量遠離這個大家伙。它還在追趕船只,那些長短不一的東西爬滿了半個船尾,大島默默地把槍撿回來,背在肩上,摸了摸華宇的頭,大踏步的走到貨艙邊,翻開世榮還來不及丟掉的剩下幾瓶白酒,將毛巾撕碎,弄成條狀,用酒水打濕,塞在瓶口,弄了三四瓶,抱著它,在搖晃的船身上穿行,他聽不到海浪,看不見雷聲,像一個老的不能再老的漁夫那樣,每次都抱著希望走向船尾。

?????回頭看著已經處于抽搐狀態的華宇,大島猛吸了一口氣,雙腳張開,站得十分穩健,喝了一口衣服里的小瓶二鍋頭,一陣熱流沖向腦門。

?????“草!”大島緩緩的罵了一聲。

?????將瓶子點著,看著這四處飛起的浪花,想了想,一只手拉住槍帶,一個完美的拋物線,沖著這大家伙飛了過去,在靠近它面前時,它和瓶中的白酒化作火紅的色彩,大島一拉槍帶,肩部頂住槍托,瞄準那個瓶子一發射出,瓶子炸裂,火焰,碎渣,在那個地方和浪花一起綻放。

?????它背部那些青苔狀的東西,像是油脂,燃燒速度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大島將兩個瓶子一塊砸了過去。暴風雨在不遠的地方追逐著,烏壓壓的即將蓋過頭頂,肉帶子頂上的火光替代了早就不在那兒的陽光,在海水中翻滾,船身上映照。正打算將最后一個瓶子丟出去,腳下生疼,那些帶子七七八八的纏在他的腳上,一個踉蹌倒地,瓶子掉在不遠處,沒有碎裂,倒是酒水隨著它的滾動,帶著火焰四下亂竄,把那些成片的帶子都燒了個遍,像是老鼠被火燒灼的聲響一樣,直撓腦門。

?????大島用槍托盡快的砸掉還沒刺到自己的帶子,回身,華宇早已沒了知覺,安靜得像是睡去,睡在海底。大島木訥的走到駕駛艙。

?????“島叔......我們......”世榮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該說什么。

?????“底艙,有充氣筏,把電槳裝上,往左邊去,那邊有個島嶼,有人值班,你去?!贝髰u把槍丟在一邊說。

?????世榮呆了半分鐘,往底艙跑,拖著充氣筏,邊充氣,邊安裝電漿葉,而此時,他也才發現底艙早已是千瘡百孔,四處漏水,這樣下去,沒多久,外面的風浪,就能吃了它。將充氣筏拖到船邊,世榮第一件事,找了一道繩索,立馬回頭跑去駕駛艙,可到門口時,艙門緊閉,上了鎖,不知是外面的風浪雷雨太大聲,還是里面的人心跳太大,任憑世榮怎么拍打,兩邊都堵住了,再也打不開。

?????船身猛地一傾斜,世榮從樓梯上滾下,要不是眼疾手快,拉住船邊的護欄,險些掉入海中,這次沒有半點猶豫,放下充氣筏,拉動引擎,往大島說的方向駛去。他始終沒有回頭,也許是膽怯于那些水中的瘋狂帶子,也許是不想看到那艘船的最后樣子。

?????他渾身濕透,頭發垂在臉上,他的聽到風中傳來一個畫面,有一條大魚,銀色的大魚,被眾多帶子纏住,越來越多,它們相互連接,成了一張網,一張大大的漁網,將它抓走,沉了,飛走了,沒了。

?????不知自己究竟航行了多久,風沒了,雨停了,陽光如初,自己看到一個若隱若現的小島,長得像一艘船,又像一條大魚,停在水中,自己什么也沒做,只是不斷的向它靠近,靠近,他還看到,岸邊停放著眾多閃著警燈的海警船和鮮艷的救援反光衣,他回頭,看著來時的方向,別無他物,他笑著,躺在沒了動力的充氣筏里,看著云層滾動,繁星初上,一只白色的海鷗劃過天際,掠過他的頭頂,海面,往小島飛去,似乎只有風,才能追的上它的白色羽翼。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