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路口:隧道(下)
????“0818”

?????又是這個四位數的號碼,這是短號?區號?哪有這種號碼。偌萱猶豫了幾分,輕輕的劃開了接聽鍵,看到上面的通話時間開始計時,她緩緩的貼在耳邊。

?????“嗯......喂?”偌萱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喂?偌萱嗎?!”這是吳總辨識度很高的嗓音:“天哪,姑娘,你電話怎么這么難打通,你在哪兒?有事嗎?!”

?????“我......吳總......我在......”偌萱有些哽咽。

?????“我剛在交通廣播聽到你家那邊的隧道發生嚴重車禍,給你打電話也不接,可把我急壞了,你在哪兒?!我現在就在趕過來,你沒事吧?!”吳總相當著急的詢問著,電話中全是汽車飛馳的聲響。

?????“吳總......我沒事”偌萱擦了擦淚花:“我就在隧道里,我出不去了,我被困住了?!?br>
?????“困???出車禍了嗎?”吳總頓了頓:“你在隧道內?!我已經到達隧道口了,交警開辟了一條應急通道,天了,大貨車撞上了一輛大眾和幾輛小車,太慘了,幸好你還在里面,我正在駛進來,別慌啊......”

?????“進來?”偌萱環顧四周:“你說你已經進來了?”

?????“對啊,馬上就要過彎,沒看到你呀?”吳總問。

?????“我就在......”偌萱有些糊涂,但是她卻清晰的聽到了隧道內傳來的車鳴聲,方向逐漸明晰,就在自己轎車的前方,沒錯,她甚至看到了一道車燈掃過,刮擦著墻上的反光條,很刺眼,轉瞬即逝,速度看起來挺快,偌萱一想,連忙對著電話大叫:“別過來??!快停?。?!”

?????“什么?怎么......”吳總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沒了聲。

?????一輛SUV出現在偌萱面前,就在隧道過彎的地方,由于對方速度太快,彎道視線遮蔽,再想剎住車已經為時晚矣,它徑直的撞上了偌萱橫在路中央的轎車,力度蠻大,被推行了四五米,一面的門窗幾乎壞掉,汽車的應急燈機械式的閃爍著。吳總的SUV一股白煙從車頭升起,雜音不斷。

?????“不......不不不......”偌萱捂住嘴巴,驚恐不已。

?????看到車內還有人影晃動,立馬奔了上去。SUV的安全氣囊全部打開,也幸得車頭較長,駕駛室內沒有扭曲得太過分,吳總喘著粗氣,后腦勺和額頭正滴落著鮮血。偌萱兩手顫抖著打開他的安全帶,用盡全身力氣想把他拖出來,可拖到副駕駛位置時,明顯感覺到被什么卡住。

?????“??!啊,腳,腳!”吳總叫嚷著。

?????“???好,好”偌萱壓低身子到駕駛員的位置,往下查看,他的一只腳被離合器死死的卡住腳裸,看彎折的程度,應該是發生了骨折,偌萱輕輕的撥弄一下,吳總直叫喚“吳總,你等等,等等,忍一下,我幫你?!?br>
?????“啊呀??!”拔出腳腕的一瞬間,吳總還是叫出了聲。

?????偌萱抽泣不已,實在沒有什么別的辦法,只能將他拖動到隧道一邊,靠住墻壁,雙腿打直,避免二次受傷。用包內僅存的幾張紙巾把他臉上的血跡擦干。

?????“吳總......那個......你有什么藥箱沒?”偌萱吞吞吐吐的問著。

?????“沒有......只有汽修的工具箱”看著偌萱準備起身去找尋,他一把拉住她,強忍著疼痛說:“別哭,別急,都會沒事的?!?br>
?????偌萱跑向吳總的車內,除了一些水,和一個裝有扳手的小盒子以外什么也沒有。將水瓶擰開,遞到吳總的嘴邊,自己也打開一瓶大口的喝著。

?????“別怕,我沒什么大礙的”吳總咽下一口說:“你呀,每次一遇到棘手的事情就不知所措,跟我女兒一個樣子,哈?!?br>
?????“吳總,對不起,對不起......”偌萱一聽這話哭得更厲害。

?????“又不是你的錯,哎喲......”吳總晃動了一下小腿頓時感覺疼痛難忍。

?????“您別動,等我報警?!辟驾孚s忙掏出手機。

?????隧道內信號不好,只有一格,應該還是可以的。她將110撥出,三秒不到,上面就顯示撥號受到限制,連續試了四五次,還是一樣的結果,這可把她急壞了,吳總的手機也摔壞了,屏幕完全黑掉,不能用。她心想,要不打給其他人,讓他們報警也行,這個地方,進來估計也就沒法再出去,只能如此。

?????可當打開撥號的時候,里面除了那個0818,一片空白,一個號碼也沒有,0818是吳總,那這可怎么辦,腦子里面想到李成離開前給她說的那句:“記得電話聯系”。好在平日常常讓李成幫忙,他的電話還是能記得住。

?????“151......”偌萱將號碼打了過去。

?????“嗨!萱萱!”李成接電話的速度倒是讓她感到希望:“你到家了?這么快就給我打電話?”

?????“李成,我......被困住了”偌萱聲音抖動著:“我沒有回家,我在隧道里?!?br>
?????“怎么回事?”李成換了一個安靜一點的環境:“你現在隧道?在那干嘛?你一個人嗎?”

?????“反正出不去了,沒有,我和吳總在一起的,他......他出了車禍?!辟驾婵粗鴧强傉f著。

?????“你怎么不出來?一直在隧道干嘛?”李成慢了半拍繼續問:“他?吳浩?他怎么跟你在一塊兒?”

?????“問那么多干嘛呀,你有沒有聽到我說什么,吳總現在都動不了了,你趕緊過來,記得報警,快一點?!辟驾嬗行┘绷?。

?????“???哎!好,好,我這就打的過來?!崩畛伤贫嵌膾炝穗娫?。

?????偌萱抱著雙膝攤坐在吳總一邊,看著那雙扭曲的腳腕,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呀,年輕氣盛,老是有些急躁,冷靜一點,???”吳總擦了擦頭上還在緩慢滴落的血滴說:“有些時候,遇到不一定是壞事,要一帆風順,一輩子可活不了?!?br>
?????“嗯嗯”偌萱呆在那兒,咬著嘴唇點點頭。

?????“我這么跟你說吧,其實呀,今天是我生日”吳總慢慢的扭頭看著偌萱笑著說:“公司給我過的生日只是名義上安排的,我自己,自己特意錯開,所以我女兒才送那些餅干給我,雖然現在年輕人都忙,但今天也算是能和你過,我就當是自己的親閨女了?!?br>
?????“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偌萱滿眼通紅。

?????“還說對不起?這不是你的錯,你怎么會在隧道停留呢?”吳總拍了拍她的肩膀說。

?????“吳總,你有用短號么?”偌萱看著自己的手機問道:“或者說是我們公司有設置短號嗎?”

?????“短號?”吳總長長的喘了一口氣若有所思:“短號......公司早期的時候有過,但人員越來越多,大家也都少用,也統一不起來,所以就廢除了,怎么了?”

?????“你看”偌萱將通話記錄遞給吳總看,上面除了自己剛手撥李成的號碼外,就是那個0818,吳總也看到那些記錄時間,正是和偌萱的通話時間,但除了略顯吃驚以外,更多的是一種捉摸不透的神態,欲言又止,又直接轉為沉默不語。

?????偌萱自然想要追問,可這時,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是李成!

?????“啊喂!萱萱,你在哪兒?我到隧道口了,我的天,這兒都發生了什么?”李成在電話里似乎很驚訝,背景音中,夾雜了很多警笛聲,喇叭聲,吵吵鬧鬧不停。

?????“李成,外面怎么了?”偌萱趕忙問。

?????“這兒,這兒兩車相撞,不知道那個大貨車上面拉載的都是些什么,煙草?還是什么,引起了大火,這火苗子都燒到隧道頂兒了,你到底在哪?”李成問道。

?????“我就在隧道里,我不知道那兒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可沒搞錯,我就在這個隧道里?!辟驾婵戳丝磪强?,繼續說:“我這里沒信號,你快找警察把我們救出去,快一點,我手機快沒電了?!?br>
?????“哦,好好!你在里面對吧,好!”電話里李成的聲音變得有些遙遠,像是在跑步,接下來就是兩個人的交談聲,聽得不是很清楚,但應該是隧道口的警察:“什么?有人?這個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二次爆炸,我們兩邊的隧道馬上就要封鎖,怎么可能有人?”李成的聲音提高一倍:“我的叔,里面真有,兩個人呢!你派人進去看看!”“你這小伙子,從開辟應急通道到現在,要是一路真有人,我們也早知道了,況且,現在這個情況,我們警力也有限,消防隊馬上趕來,請您不要著急,如果真有人在,我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將他們救出來,現在這里很危險,請您趕緊離開,不要妨礙我們工作!”

?????李成越說越激動,警察無奈,掏出對講機:

?????“指揮中心,我是0817,我在處理隧道事故,請求提供信息?!?br>
?????“指揮中心收到,0817呈報?!睂χv機回響。

?????“請調取我所在高速隧道內監控,查看是否有人員滯留,完畢?!本焱淼纼葐柕?。

?????“請稍等”對講機停頓了一下:“隧道內沒有滯留人員與車輛,你們需要救護車,消防車交通部已協調,即將趕往你處,我們也將調遣最近的交通警力支援你們,請維持事故現場秩序,方便救援,還有要呈報的嗎?”

?????“0817收到,現場秩序穩定,完畢?!本炻杂胁凰目粗畛?。

?????“指揮中心提示,注意執法安全!”對講機沒了聲音。

?????“不!不可能吧?”李成將手機遞上去:“你自己和她說?!?br>
?????“喂?”警察接過電話。

?????“叔,我們真在隧道內,我的老板都進來了,還出了車禍,快,快把我們帶出去呀?!辟驾嬷钡恼f著。

?????“什么?就在這個隧道?”警察眉頭一皺:“姑娘,我想著你也不會開這種玩笑,現在這門口大火連天,你怎么進去的,什么時候?地點會不會記錯了?搞錯了,我們也無法對你實施救援吶?!?br>
?????“我真在里面,叔,叔,快救救我們吧,我老板快不行了......”說著說著偌萱也哽咽了起來。

?????“可是這......”警察也亂套了,指揮中心不可能出錯的,可要是這里面真有人,出了問題,豈不是失職。

?????“哎呀,你還等什么?”李成聽著偌萱的聲音,都快火燒眉毛了。

?????“自己看隧道口這個狀況,司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們初步推測是易燃易爆物品,發生任何意外,救援沒成功,反而造成更多人員傷亡,你付這個責任?!”另外一個警察從警車內出來對李成說。

?????“我們現在能做的,只能等待消防隊,他們帶著裝備護具進入救援?!本煺f完嘆息一聲。

?????李成心急如焚,腦門一熱,也顧不了那么多,扭頭就往隧道內跑。

?????“喂!”后面警察眼瞅著,邊追邊大嚷:“你不能進去!聽到沒!快站??!”

?????李成耳邊的的聲音愈發模糊,與那輛巨大的“火車”擦肩而過的時候,他覺著,好像發生了一次爆炸,火光太詞眼,溫度也灼人,整個身體變得飄忽,忽冷忽熱,還伴隨著風聲,車流車往耳邊摩擦,等待眼光清晰的時候,他又開始發冷,這時才發現衣服的背后不知何時,著了火,都快燒到了頭發,李成急急忙忙的將它脫下,扔到一邊。

?????回頭一望,興許是跑得太快,已經都到了拐角處,也沒留神。隧道內安靜異常,連隧道口的“火車”燃燒的聲音都沒有一絲一毫傳進來。

?????李成緩緩的往前走,一輛變了形的SUV和大眾車直接對上了,還冒著白眼,他心里也犯嘀咕,那個警察不是說里面沒有任何東西嗎?靠近些,地上細碎的玻璃渣當間,幾道鮮紅的血跡曲曲折折的往墻邊去。

?????“偌萱?”李成自問了一句。

?????“李成!我在這兒!”這一句話把偌萱的聲音引了出來。

?????李成三步并作兩步往拐角走去,正是偌萱和吳總,兩人靠在墻邊。吳總一條腿耷拉在一邊,一頭的鮮血,偌萱在一邊兩眼淚花,略顯狼狽。李成一把抱住偌萱,她也哭了出來,吳總喘著大氣看著李成,也感到些許幸運。

?????“你不該進來的,你不該......”偌萱哭著說。

?????“為什么?他們不來救你,我來救你?!崩畛蛇€是沒明白。

?????“不是......”偌萱指著出口的位置:“進來你就出不去了?!?br>
?????“???”李成沒太懂,看著偌萱:“萱萱,我帶你們出去,那個警察說兩邊都有他們的人,我們走另外一邊就行?!?br>
?????“沒用的”偌萱擦了擦眼淚:“我試過很多次,出不去的?!?br>
?????“這傻姑娘,可能是被嚇壞了吧?走!現在就走!”李成拉著偌萱說。

?????“可是......吳總這個腿,走路很吃力的?!辟驾婊卮?。

?????李成蹲下身,看了看吳總的腳,搖搖頭:

?????“老板,你這腳,要是走路,的確很吃力,要不這樣,我帶偌萱先出去,回頭叫人進來救你?”李成說著。

?????“行,行行,你主要先把她帶出去,我,我能撐得住?!眳强傂χf。

?????“那就行,萱萱,快走!”李成說道。

?????“我......”偌萱還有些猶豫。

?????“你拖得時間越久,老板就越嚴重,聽我的,趕緊走!”李成沒等她回答,拽著她就走。

?????“吳總,我一定會叫人來救你的?!辟驾孢€是有些放不下心。

?????李成大踏步扯著偌萱往出口走,可沒走多遠,李成便又看到那輛熟悉的SUV與大眾相撞的場景。他停住了半響,繼續往前,吳總還在自己的前方,回頭看看偌萱,她默默地搖搖頭,表示無奈。李成顧不上那么多,這一定只是幻覺,或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一邊安慰她,一邊拖著她繼續走,來來回回的幾次,也不知道究竟繞了多久,李成似乎直接忽略掉這些詭異的東西,瘋了一樣不停的往前走。

?????“李成,李成?!辟驾嫘÷暤恼f著:“呼......我有些累了,讓我休息一下,好不?”

?????李成“嗯”了一聲,松開她,心里越想越毛,什么鬼地方,本來沒啥事的,這一進來,現在可好了,自己反倒出不去了,這地方也真是奇怪,一路直走,卻總能回頭,李成罵了一句,一腳踢在那輛車的車門上。

?????“不要生氣了,實在出不去,再想辦法吧,沒關系的?!辟驾姘参恐畛?。

?????“手機我也落在警察那兒了,真是見了鬼了?!崩畛傻芍I車說著。

?????“要不,我試試用我的手機打你電話,他們肯定會接通的?!辟驾嬲f。

?????“不對”李成直愣愣的看著車內,又回頭上下打量著偌萱,質疑著:“你怎么會和吳總在一起?”

?????“???”偌萱沒反應過來:“他?他是來找我的呀,怎么了?”

?????“是嘛?這條路是回你家的路,他來找你,都快找到你家了?!”李成莫名其妙的問著。

?????“你在說什么?”偌萱不解。

?????“喲,這都下班了,他找你,找到你家來?還在路上跟你遇到了?怕是忘了神,才出了這么一檔車禍吧?”李成的口氣讓偌萱有些不舒服。

?????“拐彎抹角的說了一堆,你到底想說什么?”偌萱問。

?????“你跟他到底有什么事?”李成說著,從方向盤那兒將那條絲襪扯下問道:“你們在車上都在做啥?出了事兒才想到我是吧????”

?????“李成!”偌萱有些生氣:“你神經病吧,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你知道發生什么了,你就亂說!”

?????“是,我當然不知道發生什么,可我知道什么是眼見為實,難怪他平日對你這么好,真沒想到你是這種女人?!崩畛蛇@一番話,把偌萱氣得不行。

?????“李成,你瞎說什么吶!”偌萱一耳光打在他臉上說:“吳總是來救我的,你不幫忙,反倒來搗什么亂嘛?!?br>
?????“說話可真是一邊倒呀,我不幫忙?”李成一拳頭砸在車頂上:“我他,媽一路打出租過來,多貴,你說我不幫忙?你那個吳總就那么好呀?!”

?????“你要是真這么覺得我是那樣的女孩,你最好以后都別來找我,我就當不認識你這人?!辟驾嫔鷼獾恼f。

?????“你個混蛋!”李成正準備接話,吳總在那邊撐起身子大罵:“嘴巴放干凈點,你這豬腦子,我要不是看著你那學歷再,呼呼,再他娘的找工作都難,早開除你了!”

?????這話一出來,李成快步往吳總那走去,兩腿繃直,走到他身邊,側著頭看了看吳總,蹲下身子,輕輕拍了拍他的西裝,兩人對視一眼。李成蹦起來,一腳猛的踩在他的腳裸上,整個隧道內都是吳總慘痛的嚎叫聲。

?????“啊呀??!李成!草了你,媽,的??!”吳總咒罵著。

?????“喲,可好歹我現在四肢完好,你?半死人而已?!闭f著,又在吳總的腹部重重的踢上兩腳。

?????“住手!你在干嘛?!”偌萱喊著:“外面都是警察,吳總要是身體出現異樣,你考慮過后果嗎?”

?????“我的大女神”李成笑著邊走邊說著:“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里面發生了什么,也進不來,現在都是這樣了,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你不要太過分!”偌萱下意識的往后退了退。

?????“從你進公司開始,我就開始追你,這都幾年了,你就是不答應,吳總那種老男人,你很喜歡是吧????”李成邁步往前,扯住偌萱的衣服說。

?????“我......不管你現在怎么想我,冷靜點行不行?我們一起出去?!辟驾嫘睦镉写蟀氩幌榈念A感,只能想著先穩定他的情緒。

?????“冷靜?你來幫我冷靜吶?!”李成使勁將偌萱拉近。

?????“李,李成,你要做什么?”偌萱呼吸開始急促的問。

?????“做我早該做的事!”李成一把摟住她的腰,連拖帶拽的拎到車門邊上,死死貼住,發狂一樣的撕扯偌萱的衣服,她兩手死命推開,可每次一動手,就被李成一耳光又打回去,偌萱連哭帶嚎,只祈禱這個混蛋還有一絲道德底線。

?????“不......不不......李成,快住手!”偌萱滿是哭腔:“求你了,別這樣,李成,后悔就來不及了?!?br>
?????李成全然不顧,腦子里早已容不下其他東西,當他的手開始扯偌萱裙邊的時候,她知道,這個男人已經無藥可救,心中一急,順勢往車尾箱倒去,腿部有了一定的空間,立馬抬起踹在李成的襠部,頭部也重重的砸在車尾箱的蓋子上,瞬間就癱軟在地上。

?????偌萱趕忙脫身,鞋子也掉了一只,全然不顧的往前跑。

?????“哈哈哈......”后背被李成變了調的笑聲直戳后腦勺,后頭望去,李成正站起身來:“我的傻寶貝,這地方你怎么跑,怎么跑?哈哈,你跑過去,還是得回來,反正都是死,不如快活自在多好?”

?????“你......你瘋了,你應經瘋了......”偌萱哭喊著。

?????“別鬧了”李成直起身子走過來:“乖乖的,你知道我多喜歡你!”

?????“我求你,求你別過來,離我遠點!”偌萱猛的一想,從SUV里手忙腳亂的翻騰出一把扳手,緊緊握在手里,聲音顫抖著:“別靠近我!”

?????“哈哈哈”李成笑得直不起腰來:“你太可愛了,萱萱,你那點力氣,殺雞都不行,來,來?!?br>
?????偌萱何嘗不知道自己和這個五大三粗的家伙,完全不是對手,趕緊就往隧道邊的那個鐵門處移動,這里是唯一一個沒有來過的地方,既然已沒了出路,這里就算是火海也走了,死了也比被他折磨得好。

?????門上掛著一把銹跡斑斑的大鎖,連鎖眼都模糊一片,看著后面不斷靠近的李成,豁出去了,兩手抓緊就砸上去,這硬碰硬的作用力,把她的手震得生疼,也得繼續砸,可這東西死活就是沒半點動靜,不過好像這個鎖頭上方的連接處有松動的意思,還沒來得及欣喜,背后一緊,李成從后面抱了上來,用力的往后拖動,完全難以掙脫。

?????看著越來越遠的鐵門,她心想著,也許今天的命運也就只能如此了,活到現在,不大不小,遇到這種事,也只能只能怨自己命運實在不好。

?????“呀??!”背后的李成突然叫喊一聲,頓覺腰部一松,他似乎遭遇了什么突發事情,連忙回頭看,后面一個歪斜著身子的人,手里拿著一個鉗子,正是吳總,他強忍著劇痛,用鉗子打在李成后背,李成半跪在地上,相當痛苦。

?????“能走就走!”吳總沖偌萱喊著。

?????偌萱跌跌撞撞的跑回門邊,繼續砸鐵門上的鎖頭。吳總還想補上一擊,可李成先人一步,一腳踢在他受傷的腳裸上,吳總應聲而倒,吼叫著,疼痛不堪。

?????偌萱使出全身氣力,砸了下去,門鎖的一邊掉落下來,大門借力就往里打開了,黑乎乎的一片,有些地方亮著五顏六色的小燈。

?????“吳總......”回頭話還沒出口,就督見李成高高的舉著鉗子就往吳總的頭上砸去,兩下,三下,接連不斷,吳總的頭血淋淋的凹進去一半,腦漿血漿迸裂,牙齒都落了一地,兩手抽搐了兩下,在沒動過。

?????偌萱哪見過這個,兩腿一軟,直接癱在地上,面部都開始發抖,兩手直哆嗦。

?????“萱萱,這老家伙不聽話,我讓他安靜安靜,你是很聽話的吧?”李成一臉的鮮血,衣服都滲入了暗色的血色。

?????偌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恐懼感將她壓的出不了聲,全身發抖。

?????“你怕血,也愛干凈是吧?!崩畛煽吭谒磉?,捏了捏她的臉頰:“我把我這衣服扔了,就不怕了,???你的衣服......”

?????“?。?!”偌萱一把推開他,往里面黑暗的角落爬去,兩手亂撲騰。

?????“你喜歡藏貓貓呀?我陪你玩呀,找到了要受懲罰的哦,哈?!崩畛傻纳碛霸谒淼罒艄獾恼丈湎?,逐漸融入了這個屋子的黑色調中,直到完全淹沒。

?????“咔!”一聲干脆的聲響,像是什么機器停止了工作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沒了光亮,偌萱感覺著,應該是摸到了什么閥門一般,也許是燈光電力的閥門。

?????四下一黑,只有慢騰騰的腳步聲。偌萱捂著口鼻,生怕一丁點聲響就能把李成引了過來,蹲坐著,慢慢的往腦子里還殘留著的門邊殘影走去,爭取盡快出去,再想辦法,這里空間太小,不能跟他耗。

?????自己強制性的壓迫著呼吸聲,空氣凝重得嚇人。那個腳步聲擦著地面,往另一邊走去,偌萱只覺得心跳都快能把她的身板震碎了一般,幾次想哭出來又忍了回去,腳步聲越來越遠,看來還沒被發現,瞬間加快了一兩步,摸著墻壁覺著快到鐵門處時,她下意識的朝著過來的方向看去,雖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似乎還能感覺到一些微妙的東西,那個細碎的腳步沒了,消失得干干凈凈,但她的鼻子嗅到一陣很重的腥味,這時讓她感到窒息的還不止這個,而是一個幾乎快貼到臉上的呼出的氣流。

?????“啊哈!”李成一把將她抱住,滿心歡喜:“萱萱,知道怎么在黑暗中找到一個你最喜愛的女人嘛?哈哈,你身上的香水我再熟悉不過了?!?br>
?????“放開......放......”偌萱已全身無力,呆呆的還想往前走。

?????“走啊,你喜歡在車里是吧,好呀?!崩畛杉苤吡顺鋈?。

?????借著應急燈,打開車門,將她扔在后排座椅上。偌萱打消了一切想逃離這里所有念頭,一動不動,看著李成在閃爍的車燈中,扭曲變形著的陌生嘴臉,世界上最復雜最恐怖永遠是人。

?????李成剛脫完上衣,一道閃亮的車燈劃過整個隧道,不刺眼,只覺熟悉。還來不及看清,一聲巨響,李成就像風一樣,消失在自己的視野,光還在,一切又平靜如初。

?????她緩緩坐起身來,拉了拉身上的針織衫,光著腳走到燈光所照射的地方,這個光太熟悉不過了,就是汽車的車燈,在車燈的前方,躺著早已倒在血泊中那位頗為喜歡自己的李成,他死得干凈利落,像是被汽車給撞了,瞬間斃命。

?????往燈光起始的地方看去,一無所有,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任何車輛,一車,一光,一人,這頗具畫面感的世界,活生生就在她眼前發生。

?????“我是該學會拒絕了?!辟驾娌亮瞬裂蹨I對著李成說。

?????看著車燈盡頭傳來的一絲光亮,偌萱把鞋子穿好,披上大衣,理了理頭發,頭也不回的徑直走了過去。

?????走到一半,感覺有東西震動,隨之而來的是急躁的鈴聲,弄的人頭皮發麻,偌萱慢慢的掏出手機,是一通來電,上面顯示的依然是四個數字:

?????“0817”

?????她看了看僅存的百分之一的電量,想了想,輕輕的滑動接了這通奇怪的電話。
2021国产精品手机在线|2021年国产精品自线在拍|2022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24小时免费看的视频哔哩哔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