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3章 一地雞毛
    王如燕機智地透露自己懷孕了,得到小片警的優待,坐在椅子上第一個做筆錄,其余人等因為大呼小叫被罰順墻根蹲著。

     口罩男岑大偉第一個表示不服,嗚哩哇啦地跟警察同志理論遭到無視,又呼天搶地地稱自己的胳膊被舒楝扯脫臼了,有經驗的老警察摸了摸他的肩關節丟下一句“瞎咋呼什么,老實呆著”,甩手走了。

     舒楝忍笑對他說:“誒,胡鬧也要看場合,這個時候安靜如雞比較好!”

     岑大偉呲牙咧嘴地橫了舒楝一眼,“你個死丫頭下手還挺狠,下次可別叫我碰見,不把你收拾個服帖我不姓岑!”

     “哎喲喂,下次的事下次再說唄,瞧你的身手,誰揍誰還不一定呢!”,舒楝完全沒把岑大偉的威脅放在眼里,虛張聲勢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

     秦桑桑在一旁猛翻白眼,“要不是你攪合,我們早就教訓王如燕那個賤人了,都說人以群分,跟她混,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你在拍電視劇嗎,別動不動就婊啊賤啊的喊,多沒氣質呀,如燕做筆錄都說了,你男朋友和你分手在先追她在后,這中間隔了一個多月,根本不存在三了你的可能!拜你所賜,如燕媽媽進了醫院,我可是親歷者,她急都急死了,哪來的閑心去挖你的墻角,至于你的前男友怎么成了如燕的現男友,你去問他好了,砸車打人就不對了!”

     舒楝的口才是經過認證的,堵得秦桑桑半天說不出話來,好閨蜜上線替她繼續撕,“你說你插什么手,和你有一毛錢的關系沒有?對王如燕這種慣三就應該讓她身敗名裂,不然狗改不了吃*屎,搶男人搶上癮了就!”

     “你不能無理取鬧呀”,秦桑桑和王如燕之間的恩怨舒楝無法斷言誰對誰錯,但秦桑桑閨蜜的男朋友林天磊一腳踏兩船這事她可一清二楚,少不得說上兩句,“現如今道德滑坡得厲害,男女關系也變得比較復雜,什么你三了我,我綠了你,男人劈腿,固然應該譴責第三者,但男人的問題更大,就拿你未婚夫說吧,明明有女朋友還裝單身漢參加三分鐘相親大會,這真能怪到我朋友頭上嗎?你也別生氣,叫我說是好事,趁早踹了渣男,以你的條件,什么樣的好男人找不到?”

     秦桑桑冷笑,“你少對別人的事指手劃腳,聽著就像沒愛談的老處女言論,相愛多年的男人是那么容易放手的嗎?王如燕做了什么她自己清楚,說她婊一點也不冤枉!要不是你橫插一杠,我們早收拾她夠夠的了,還能跟派出所蹲墻根?總之都怪你!”

     你咋不怪自己打人違反了治安條例被警察抓?舒楝轉念一想她這個群架參與者還是閉嘴吧。

     是啊,怎么進得派出所呢?過路的正義人士報了警,當時秦桑桑和她的閨蜜摁倒了王如燕,一個扒衣裳,一個錄視頻,舒楝被口罩男攔著無法脫身,一著急用學過的搏擊對付口罩男,左貫拳右沖拳再來一記右踹腿,放倒了這位外強中干的漢子,為防生變,她用膝蓋頂住口罩男的胸口,厲聲警告秦桑桑,“你倆給我停手,不然,他這條胳膊就廢了!”,說著重重地按住口罩男的肩膀,他慘叫一聲,恰在此刻警察聞訊趕來,然后一個都不少得把他們抓入附近的派出所,鑒于舒楝打架的矯健身姿以及威脅人的流氓習氣,警察對她聲稱的正當防衛存疑,說調查清楚前參與暴力活動的人一律蹲墻根。

     舒楝存了個心眼,進派出所前偷偷給路璐金打了個電話,讓她派雜志的法律顧問過來保自己,順便解決麻煩,就怕有人借機碰瓷,防的就是個“萬一”!

     王如燕時不時地往門口瞄,大概也望眼欲穿地盼著什么人來,忽然她臉上春風十里,朝推門進來的人甜甜地笑了,舒楝旁邊的秦桑桑猛地站起身,驚喜地問:“釋文,你來接我了?”

     經秦桑桑這么一聲喊,舒楝記起了眼前這個溫文爾雅的男人是誰,可不就是聚餐那回偶遇秦桑桑時陪在她身邊的男友嗎,秦桑桑和王如燕對吵他兩邊拉架來著,當時對他印象還不錯。

     然而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叫釋文的男人理也不理秦桑桑徑直走向王如燕,一臉心疼地問:“你沒事吧?”,王如燕笑了笑說:“寶寶也沒事!”

     只要眼沒瞎,誰都能看出兩人之間溫情脈脈的愛意,做筆錄的小警察尷尬地咳嗽了兩聲,清清嗓子說:“根據報案群眾的講述和詢問你的筆錄來看,這起斗毆與你和你朋友無關,其余三人涉嫌故意傷害罪兼破壞財物罪,視情節輕重作治安處罰及賠償損失,當然,你們也可以私下協商!”

     挽著王如燕的男人向她輕輕搖了搖頭,王如燕沉默了半晌轉頭斜睨秦桑桑,輕蔑地挑挑嘴角,“他們三個人中有兩個我都認識,說起來都是老街坊了,既然大家都認識,我就不追究了,但是像他們結伙毆打、傷害他人的惡劣行徑,希望警察同志務必好好教育批評,以免他們一錯再錯!”

     聞言,秦桑桑氣得嘴唇直哆嗦,大吼,“王如燕,你個不要臉的,你從小就喜歡和我爭,現在又搶我男人,童釋文你放開這賤女人!”,她沖過去瘋了一般去拽與王如燕十指相握的男人。

     “你鬧夠了沒有,我和你已經沒有關系了!”,秦桑桑的前男友一根根掰開她的手指冷冷地說。

     秦桑桑霎時淚如雨下,“為什么要和我分手,是不是因為我整過容,肯定是王如燕告訴你的,自從吃飯那次碰見她我就知道沒有好事,她打小就見不得我好,是她告訴你的對不對?”

     童釋文皺眉,“關如燕什么事,你整容瞞了我五年,我心里多少不舒服,這點我不否認,可這不是關鍵,知道因為你的莽撞我有累嗎,我厭倦了跟在你身后收拾爛攤子,你和如燕別苗頭,我勸過你沒有?讓你不要搞事,你偏偏不聽,結果害長輩進了醫院,病情危重,我叫你去探病去道歉,你理都不理”

     秦桑桑止住啼哭,怔怔地問:“所以你替我去醫院了?你們兩個……”

     “是的,向你提分手后,我去過醫院探望伯母,之后發生的事順其自然,我不妨坦白告訴你,我愛如燕,我會跟她結婚,你不要再做無謂的糾纏,被你砸壞的車,我不會讓你賠償,但保留追究刑事責任的權利,但愿你以后三思而行!”

     童釋文話音剛落,秦桑桑嚎啕大哭,口罩男和閨蜜一左一右地安慰她。王如燕仰起勝利的笑臉,挽住童釋文,“咱們走吧”,回頭又招呼舒楝,“傻愣著干嗎,一起走!”

     看了場大戲的舒楝久久回不過神來,男人絕情起來真不是蓋的,分分鐘當你陌生人,對于秦桑桑,她不知該同情她還是恨她。

     口罩男自打聽說車不用賠,底氣壯了,深感被女人揍丟臉,當著警察的面不過腦子地攔住舒楝,“誒,你打人了還沒個說法,抬腳就想走???哪兒來的這么便宜的事,你看我的眼睛,再看我的胳膊,都青了,信不信我告你?”

     舒楝挖挖耳朵,“最近耳背,你嗡嗡嗡的說什么了,我聽不清!”

     “裝蒜是不是,我——”

     “你什么?老實蹲著,待會兒審你”

     “警察同志,一碼歸一碼,我除了破壞私人財產,一根頭發絲兒都沒動她,反倒是我給她打得鼻青臉腫,這事說不清,憑什么放她走,我不服!”

     “想說理可以找她的律師談”

     “高旻???”,舒楝驚訝地望著突然出現的人不知該說什么好。

     派出所內所有人的視線聚焦在不速之客身上,來人身著干練的毛呢大衣,褲線筆挺,皮鞋一塵不染,臉色蒼白,神色冰冷,他摘下黑色羊皮手套,向警察微微頷首,修長的手指動了動,跟隨在后的人聽命遞給口罩男一張燙金的名片。

     口罩男抬頭,不禁暗罵,操,以為帶人來我怕你?小白臉!卻又不得不承認“小白臉”凜冽的氣場很唬人。

     “你有任何訴求都可以打名片上的電話,舒小姐的律師隨時奉陪!”,高旻面無表情地說。

     “有律師了不起啊,她打人是事實,等我驗完傷咱們法庭上見,到時候她的律師就派上用場了”,輸人不輸陣,口罩男嘴硬。

     所有人集體無視了口罩男的虛勢,征得警察同意后,舒楝和王如燕他們離開派出所,在這個過程中,高旻沉著臉,一個眼神都欠奉。

     王如燕把舒楝拉到一邊,悄悄問:“來保你的這個人是誰呀?”

     舒楝偷覷了一眼高旻和他隨從的動靜,扭臉小聲說:“我的新老板,你瞧他的臉,黒的跟鍋底似的!”

     “可以理解,員工犯事犯到局子里,換哪個領導都不高興啊,你自求多福吧!”

     看王如燕笑眉笑眼,顯然沒把發生的事放在心上,舒楝望著遠處正打電話叫修理廠拖車的童釋文,忍了又忍還是問出口,“那個,秦桑?!銈?,你們兩個……”

     王如燕開心地笑了,“她害我媽進醫院,你以為我會放過她嗎?”

     “所以你和童釋文在一起是為了報復秦桑桑?”

     “不全是,像他這么好的男人我很難再碰到第二個了,老天給我的好機會,你不覺得我該牢牢把握住嗎?”

     王如燕唇邊泛起狡黠的笑意,“噓,不說了,他過來了,要不要我們捎你一程?”

     “不用了,領導還在,我不得解釋解釋”

     童釋文攬住王如燕的肩膀,笑著對舒楝說:“我聽如燕說了,你是她的好朋友,謝謝你,這次要不是你,我不敢想象如燕會受到什么樣的傷害,找時間我做東招待你,你千萬不要推辭”

     “你們的邀請我能推嗎,絕對欣然赴約!”,舒楝不知自己是不是雙標,換個人如此行事,她很難保持微笑,尤其想到胡琳被第三者插足,心里更加五味雜陳。

     目送他們離開,回頭嚇了一跳,接受警察批評教育的三個人出來了,秦桑桑失魂落魄地望著前男友漸行漸遠的車默默垂淚,她的好閨蜜白了舒楝一眼,“看到了吧,你的朋友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上高中時,她撬走了秦桑桑的初戀,現在又搶了她的男朋友”

     所謂“初戀”應當打上引號,王如燕講過這件往事,高二那年,班里有個男孩喜歡她,給她寫紙條告白,她怕耽誤學習就沒答應,不過話也沒說死,就說先做朋友,等考上大學再談,誰知道秦桑桑一直暗戀這個男孩,青春期的孩子比較敏感,一點小事就記恨上了,反正據王如燕說,從那以后,秦桑桑對她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雖然秦桑??偸轻槍ν跞缪嘤悬c被害妄想,可鬧到這一步,舒楝覺得她們之間的意氣之爭代價有點大。

     口罩男見舒楝不還嘴又開始逞威風,“怎么不吱聲了,怕了吧,我告訴你,強龍不壓地頭蛇,我可是當地人,你欺負到我頭上是活膩了?你等著,信不信我叫一幫兄弟教你重新做人?”

     舒楝白眼翻上天了,夸張地笑了兩聲,“站在派出所門外你就別可勁嚷嚷了,生怕警察沒把你列為重點管理對象?我勸你回家找個健身房花錢鍛煉鍛煉,別到時打人不成反被打!”

     高旻那廂等著舒楝主動過來自我批評,沒成想她又和人吵上了。

     見老板眉頭緊鎖,保鏢低聲說:“高先生,需要我做點什么嗎?”

     高旻沉吟,招招手,保鏢上前一步,“去給我查查那個人的背景,必要時教教他謹言慎行!”

     保鏢領命而去,高旻讓司機把車開走,一抬眼對上舒楝偷瞄的小眼神。

     舒楝做賊似的目光躲閃,心里思量還是過去道個歉順便表示下感謝,本來是私事,高旻作為領導過來交涉就變成公事了,即便她不樂意,也得過去認個錯。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往高旻那邊挪,手機有來電,是喬航,“喬特助,有事嗎?要是找你們老板的話,他就在我眼前!”

     “呃,不——”,喬航忙阻止,話里透出點不好意思,“舒主編,抱歉啊,給你惹麻煩了!”

     “此話怎講啊,你咋就給我惹麻煩了?”

     喬航小心翼翼地問:“老板……是不是有點不高興?”

     “豈止啊,我撞他車那回都沒見他拉長臉!不知道他氣個什么勁兒!”,舒楝覺得很莫名,她是進了派出所,丟人也是丟她自己的,跟高老板八竿子打不著好不好。

     舒楝“云深不知處”,喬航不得不提醒她,“舒主編,你進派出所這件事先不論對錯,如果被別有用心的人宣揚出去,對于上市在即的時代精神非常不利,不管怎么說,愛比鄰是楚總上市路演的重點推介項目,你又是愛比鄰的負責人,有別于普通員工,所以……”

     不用喬航把話說透,舒楝也意識到嚴重性了,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就給忘了,估計最近老想著離職,責任感就淡漠了。難怪高旻黑臉,是她理虧,待會兒端正態度,保證任罵不還嘴。

     “路璐打電話讓我去派出所接你,當時在老板辦公室,他聽到了”

     “沒關系,這事我做得欠考量,有錯在先,高總無論說我什么我都聽著,總之多謝你和路璐金!”

     不然怎么說,說你們好心辦壞事,本來屁大點事,這么一折騰,上升到關乎公司上市命運的高度,她可擔不起!

     舒楝收線,一臉的沉痛,快步走到高旻跟前低頭認錯,“高總,對不住,我太魯莽了,沒考慮后果,勞您來保我,謝謝!”

     舒楝收線,調整面部表情,從無所謂陡然變成沉痛狀,快步走到高旻跟前低頭認錯,“高總,對不住,我太魯莽了,沒考慮后果,勞駕您來保我,謝謝!”

     高旻很滿意舒楝的態度,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意,“你怎么謝我?”

     “???”,舒楝切切實實地懵了,站在公司層面,領導把下屬撈出來,解決潛在麻煩,實在氣不過扣年終獎金唄,高旻他什么意思呀,為人挺精明的,不會看不出她只是例行客套而已嗎?

     摸不清高老板的套路,舒楝只得好脾氣地陪笑,“那么,高總的意思是?”

     高旻摸著下巴裝作傷腦筋的樣子,“要不是我百忙之中趕來,沒準你還在派出所蹲墻根接受教育呢,這樣吧,太重的禮我也不收,你干脆請我吃飯吧!”

     曾經被敲過六千塊錢竹杠,舒楝深深地記在腦海中,正兒八經請客的話,高旻的標準可不低,至少也是暴發戶級別的。

     “瞧把你難為的,不想請?”

     高旻的語氣飽含促狹,舒楝怎會聽不出,“請,誰說我不請,請就請最高級的,說吧,想吃什么?”

     “牛排吧,黑毛牛肉a-5級”

     舒楝眨巴眨巴眼,感覺口干舌燥,你妹的,這是要吃“霜降”和牛,少說還要再開瓶紅酒……呵呵,年終獎沒了。

     “其實澳牛也挺好吃的,要不……”,舒楝試探。

     “今天的天氣適合吃和?!?,高旻堅持到底。

     吃牛排還看天氣?舒楝既無奈又苦澀,這一天她是造了什么虐呀,被迫打架,打進了派出所,完了還要掏腰包請客,上天安排的劇本也太偏心了吧,怎么輪到她就沒有好事呢?

     抱怨歸抱怨,舒楝還是撐住笑臉,“那咱們走吧,你的車呢?”,伸長脖子左右看了看,高旻的豪車不見了蹤影。

     “司機開走了,既然你請客,當然你做主,打車吧,隨便去哪個牛排館都行!”

     高旻的“隨便”又來了——并不是哪個牛排館都“隨便”有和牛的!舒楝憤懣,路璐金信口胡說,腦洞開的跟黑洞一樣,這叫對她有意思?這叫喜歡她?比起喜歡,恨來的多一些吧。

     老實說,這真的不是另類的索賠方式?偷偷把她撞車的帳記在心里,然后換著花樣一筆一筆地撈回來?

     有種麻煩上身甩不脫的感覺,就像一地雞毛,怎么掃也掃不干凈……討厭!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