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章 朋友作伴好還鄉
    舒楝跟楚西和傅辛成打完招呼,離開前楚西叫住她,“舒主編你辭職后我們就沒有工作關系了,偶爾出來喝一杯吧!”

     瞥到蒙甜甜陰沉的臉色,舒楝委婉回絕,“楚總身邊有如花美眷,隨時都能小酌怡情,光棍們消磨時間的活動不適合您,當然,應酬場上相逢,我一定陪您喝盡興!”

     回家路上,高旻嘴角上揚,笑意不減,舒楝調整了下安全帶的松緊,扭頭看他,奇怪地問:“有什么值得高興的事嗎?你的情緒還真是忽冷忽熱兩個極端!”

     高旻答非所問,“你應對他很得體”

     “誰?”,舒楝一頭霧水。

     “楚總”

     “噢,楚總的約酒——必須推掉呀,你沒看見他老婆那雙眼睛都噴火了?我才不會自找麻煩呢!”

     “有點意外,我以為你是出于道德、原則之類的理由”,高旻假作失望,故意斂去微笑裝嚴肅。

     “多謝高看”,舒楝窩在車座中,抱著胳膊無所謂地說:“我不是道德帝,坦白講,結婚了也可以外出交際啊,社交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在沒有私情的前提下,約男的或者約女的喝酒完全是個人自由”

     “聽上去你立場有變”,高旻的心情絕稱不上愉快,忍不住發揮了下想象力,假如他的愛人約男性喝酒,即使以朋友的名義,他的反應也未必會比楚西的太太更克制。

     “立場……我什么立場?”,閑聊弄那么嚴肅多沒勁兒,舒楝就不明白了,喝酒而已,用得著預設立場嗎?

     有人裝失憶,高旻好心提醒她,“你不是不和異□□朋友嗎?”,不給舒楝反駁的機會,他繼續說:“在我看來,與一位男士私下相約喝酒,親近關系不言而喻,雙方就算心中坦蕩,落入他人眼中,難免會覺得曖昧,所以你前后的想法是否自相矛盾?”

     高旻這是要追問到底的意思嗎?搞得跟庭辯似的那么較真干嗎,舒楝換了個舒服的坐姿,回答高旻的提問,“高先生,我是說過工作之外和異性盡量保持距離,也說過不和異性發展友情,但僅僅是針對我個人而言,別的男女正常來往我也管不著是吧,認為男女之間存在純友誼的人也可以堅持自己的看法,至于他們做不做得到,有沒有欺心,就不得而知了”

     “你的自我約束既不是道德感使然也不是基于原則,那是為了什么?抱歉問多了,你就當滿足我的好奇心吧”,高旻側身而坐,一副認真傾聽的架勢。

     服了,這刨根問底的執著精神不當記者忒屈才!舒楝瞄了眼高旻索性直說:“不妨告訴你,男女關系方面我對自己要求還是蠻嚴格的,不為別的,就為了杜絕麻煩,你也瞧見了,楚總約我時他老婆那眼神像是會善罷甘休的樣子嗎?再者對酌談心一般都是別人談我帶上耳朵聽,對方不開心我還得負責開解,同樣是消閑,還不如我在家里喝上一杯看喜劇電影樂呵,你說我有毛病啊找不自在上趕著惹人誤會去?單身人士湊一塊吃吃喝喝說說笑笑沒問題,可有主的人總歸避點嫌吧?不知我的解釋你滿意嗎?”

     滿意,特別滿意,高旻輕咳了聲有點尷尬,“我就隨便問問”

     老兄,最怕你說“隨便”,舒楝暗想,一邊默不作聲地瞇眼打盹。

     高旻想和舒楝再聊一會兒,又不好意思打擾她,就跟旁邊故意自言自語,“話又說回來,楚總和他太太之間的氣氛確實不同尋常,感情好像突然變壞了,我記得他們去法國度蜜月前還挺好的……”

     “你確定?”,舒楝撩起眼皮,轉頭看高旻,“楚總婚禮前夜在林總的私人會所舉辦單身派對,我也有份參加,當時大家不是喝酒嗎,喝著喝著就提到了g,起初氛圍有點傷感,后來林總生氣地問楚總為什么不接g的電話,還說g出事前在國外打過楚總的手機,結果沒聯系上他,轉而打給林總商量年后大學同學聚會的事——”

     高旻和舒楝對視了一眼,“你說的兩者之間有什么關聯嗎?”

     “當然有關聯!”,舒楝凝神回憶,“林總說打了,楚總說沒打,因為沒有未接電話顯示。倆人爭執不下,就對了下時間,然后楚總的臉立馬變了,陰郁得可怕”

     “看來那個時間點有貓膩”,高旻猜測。

     “g打來越洋電話的那個時間,楚總在淋浴,臥室只有楚太太……呃,確切地說是前女友蒙甜甜,楚總的手機在床頭柜上放著g又的確打來過,通話記錄和未接來電卻沒有顯示,答案很明顯,蒙甜甜不僅沒接電話,還把記錄給刪了!”

     高旻怒氣隱生,“我沒記錯的話,zoey過世前,楚西和蒙小姐是分手狀態”

     “有句話叫分手不分床”,其實就是分手炮,舒楝默默補充。

     “是嗎……”,高旻說完斷檔幾秒,空氣微妙起來。

     舒楝估摸著他大概無語吧,于是接茬,“大致能重組前因后果了,結婚前夜楚總從朋友那得知g打過電話給他,回頭向蒙甜甜求證,這種情況下,蒙甜甜肯定沒說大實話,或者扯理由說她以為來電無關緊要,隨手刪了之類的”

     “所以你推測是zoey的未接電話導致他們關系惡化?”

     “你說得太嚴重了,還不至于惡化,我感覺吧放平常也就小事一樁,蒙甜甜的做法無可厚非,大晚上的人家正準備過夜突然來一電話,楚總在洗澡,她不便接聽只好掛斷,但對楚總來說意義不同,那可能是g留給他的最后一通電話,說遺憾也不為過??傊?,楚總有心結,就看蒙甜甜怎么化解了”

     “如果你推測正確,楚西和他太太的心結不是那么容易解開的,就今晚的情形看沒有一絲解開的跡象,兩人尚處于冷戰期,關系多少有點別扭”,高旻到底謹慎些,開口先假設。

     舒楝懶洋洋地打呵欠,揩拭眼角沁出的淚水,“我不能說有十成把握,八成是有的,你想啊,楚總結婚才多久,正是新婚燕爾的時候,能有什么大事讓他們冷戰,思來想去也就g的事能令楚總大動肝火了,他原本挺大而化之的一個人,跟誰都笑嘻嘻的,對女人特別紳士,否則沒道理對自己妻子不好呀!”

     楚總有個朋友叫猴子,喜歡開玩笑,舒楝隱約記著他調侃楚總與夢甜甜的關系跟□□似的,短包長包一直到買斷,把消費關系變成夫妻關系也沒誰了,一看就不是職業玩家。

     舒楝當時酒喝得有點上頭沒往深處琢磨,就覺得用買*喻婚姻的這位朋友是不是有點超過呀,婚姻制度不能說盡善盡美,那也是社會的基石,打算結婚態度認真點才會有好結果不是嗎?現在想想,楚總的話也挺耐人尋味,他說消費習慣了懶得再換,聽著對結婚不怎么起勁,反正挺奇怪的。

     高旻不知尋思什么,沉默了半晌說:“楚西結婚太草率了,我們做pe投資,除了要綜合考量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和高成長性,還關注企業管理者的私生活是否為人詬病,不是我們管的多,因為管理者的形象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企業形象,可想而知有多重要。遠的不說,就說最近有家風投看好的視頻網站,臨上市前網站負責人曝出離婚消息,他的妻子帶著律師團就如何分割財產和他對薄公堂,受此影響,該網站ipo十月懷胎還是以流產告終!”

     舒楝佩服至極,高旻不愧是玩資本的,聊點無傷大雅的八卦,他都能聯想到自己的偉大事業上,難怪成大款了,想賺錢,你得有人家這種舉一反三的本事才行!可能臉上嘲弄的表情太過明顯,被高旻抓了個現行,“你一臉的恕難茍同,請問有異議?”

     呵呵傻笑兩聲,舒楝裝作沒聽懂的樣子,“我感覺你說的特別有道理——至于我個人的看法不值一提”

     “何必自謙,說來聽聽”,高旻眼中浮起一抹興味,他喜歡和舒楝東拉西扯,聊天對象機敏善談,涉獵廣泛,更難能可貴的是不以自我為中心,試問誰不愿意和這樣的人談心。

     “那我就直說了,出社會后我見過形形□□的人,三觀炸裂刷新了不知多少回,大體而言,在男女問題上楚總已經算很有節操了,與楚總身價地位相當的男人中,哪個不是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據我了解,楚總結婚前雖然和蒙甜甜分分合合,但來來去去也就她一個女人,所以我想他應該有深思熟慮過,而不是冒然踏入婚姻這所圍城的。高總你就放心吧,楚總的家務事不會影響到你生意的!”

     高旻略微不滿道:“我把有限的人生經驗傳授給你——不要輕易替別人代言,尤其當你對他了解并不多時!”

     舒楝突然醒過味兒來,鬼鬼地笑了笑,“喔,對了,還有你高總,私生活就像蒸餾水一樣干凈,標準太高,好比那難以翻越的珠穆拉瑪峰,只能找個一般標準的做比較。而且有些事不需要了解太多,桃色新聞什么的稍微打聽下,就會有一個加強排的人爆料,當初愛比鄰命運多舛,時代精神卻喜事連連,人都有勝負心,比我走運的楚總就沒有漏洞和黑料嗎,順著這個方向我做了番調查,結果嘛……暗物質資本投資楚總果然沒錯,作為企業管理者,楚總最顯著的優點是清醒,他總能在關鍵節點上作出正確的決策,大約不會以私廢公”

     原來是這種“了解”——高旻的嘴角不由翹起,笑容重新回到臉上,“資深記者經過調查得出的結論自然有參考價值……咱們是不是該進行下一個話題了,談點務實的!”

     “好啊,談什么?”,舒楝積極響應,翻來倒去說一件事挺無聊的。

     “回家過年嗎?”,高旻接地氣了一把,開口就拉家常。

     “回啊,明兒采購年貨,弄完就走”

     “票買了嗎?”

     “還沒買,正值春節返鄉潮,誰知道票好不好買”

     “我記得你家鄉離北京不遠吧,后天我回北京,你時間來得及的話,我順路捎你走?”

     “那敢情好!”,舒楝一下精神了,“要是能蹭你的豪華私人飛機坐那就更好了!”

     高旻神色自若地歪曲事實,“哎喲不巧,你說那飛機正維護保養呢,咱們換個交通方式行不行?”,他將過去完成時變更為現在進行時,養護完畢的灣流g650停在民航機場隨時都能起飛,,主要速度太快,不利于朋友間加深了解,增進感情。

     占便宜的事怎么就輪不到她呢,舒楝覺得自己運氣差得也是可歌可泣了,這一年,舉凡大小事,就沒有順心的!私人飛機沒的坐,那就坐公共飛機唄,掩飾好失望,她有氣無力地說:“換交通方式?還能長出倆翅膀飛回去不成,買機票吧,到北京也就一兩個小時”

     “我覺得開車回去挺好,買的年貨全擱車上,不用托運省不少麻煩,還自由是吧,咱們一邊往回開一邊游山玩水,離過年有好幾天呢,沒什么可著急的!”,高旻自顧自地說,完全無視舒楝實誠的不情愿。

     “大冬天有什么好景致呀,水也凍了樹葉也落了,遠看光禿禿一片,登山灌一肚子西北風,這不是找罪受嘛!”,舒楝滿臉寫著你逗我玩嗎,然后用眼神表示拒絕。

     高旻不以為意,悠然神往道:“有詩云磨礪風霜存骨相,竊以為風景亦如是,冬季賞景別有一番迷人風味,山巒與樹木銀裝素裹,霧凇冰掛蔚為奇觀,我們可以踏雪尋梅,天欲晴時共飲一杯豈不美哉?”

     “喲,高總,您還吟上詩了,人家白居易烤著火爐小飲御寒那叫享受,你往冰天雪地里鉆演荒野求生嗎,多稀奇呀,再者,開回北京,一千多公里的路,累不累??!”,舒楝連連擺手,覺得此舉十分不妥當,不吃不喝全程走高速也得開十一個小時,開玩笑,人的續航力還沒好到這份兒上!

     “你先別急著回我,咱們自駕是為了玩好不是為了受累,這點不用擔心,我來開車好不好?保證讓你休息充足!”,高旻殷切地望著舒楝,盼她點頭答應。

     哎喲喂,別人一真摯,舒楝就扛不住,這讓她怎么好意思把拒絕說出口?

     高旻只當她默認了,“咱們說好了,明兒一早我開車來接你買年貨去!”

     別啊兄弟,咱理解能準確點嗎?我壓根就不是那意思好不?舒楝有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無力感。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