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章 近似約會
    高旻豈非看不出她心不在焉一副想走人的架勢,“除了客廳,其它房間你還沒看吧?”

     這是邀請她參觀房子嘍?既然熱情相邀了都,拒絕不好吧,舒楝笑笑,“好啊,待了這么久感覺呼吸都順暢了,你家里一定裝了自然通風系統,我當初資金有限,只能挑重點裝修,房子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參觀下你的高品質房子好讓我開開眼界,以后手里有余錢了,再好好整整!”

     實際上,看到高旻百十平米的室內小型森林就夠令人稱奇了,其它的房間不用看也知道高大上,但一一看了,還是驚得合不攏嘴,我去,這得砸多少錢進去。無阻隔的空間,□□的水泥天花板精細的收邊,鋁合金玻璃幕墻圍起的室內無邊泳池,自動感應門,大量天然玉石裝飾的墻面,在燈光的映射下,閃耀著絢麗多彩的光芒,乍看像一副超現實的藝術畫作。

     太特么豪了,舒楝扭頭問高旻:“紫色的石頭是水晶對吧,灰藍色紋理的石頭是什么?”

     “瑪瑙,大部分是水晶和一些半寶石”,高旻抱著胳膊微笑,根據舒楝對金碧輝煌風格的喜好推測,她應該非常喜歡這面花里胡哨的玉石墻。

     “我裝房子的時候怎么就沒想到這招呢,話又說回來,你的室內設計包括家具有點包豪斯簡約風,和這面華麗的裝飾墻彼此襯托,出來的效果恰好繁簡得當,我家要弄成這樣視效就打折扣了,會眼花繚亂的!”

     高旻的房間完全遵循自然主義設計,淺色木地板,灰藍色墻體鑲嵌著同色系磨平的原石,白色的大床白色的被子枕頭,屋內除了一張巴塞羅那椅子和插著紫色鮮花的陶器幾乎沒有多余的裝飾。

     落地窗外是媲美花園的露臺,微弱的陽光下,婆娑的樹影透過玻璃窗倒映在地板上,十分美妙,她現在理解了高旻房內為什么空蕩蕩的,那是因為一天中不同時分變幻的大自然是最好的裝飾品。

     舒楝大力鼓掌,又雙手豎大拇指,“絕了,總算見識到了什么叫昂貴的簡約!”

     高旻托腮哦了一聲,“聽你的口氣好像不大喜歡”

     舒楝攤手,“也不是不喜歡,只不過不是我欣賞的風格,怎么說呢,你的房子極富設計感,現代、時髦,將‘少既是多’的簡約美發揮到極致,可我喜歡屋里家當安排得滿一點,看著比較有生活氣息,就拿床品來說吧,我的床上枕頭靠枕抱枕蓋毯一樣都不能少,想想看,隆冬的晚上,你鉆進被窩,四周邊有這些枕頭啊毯子啊擋著,一絲冷風都吹不進來,陷進軟綿綿的床褥里,多溫暖多有安全感啊,再看看你的床,沒有人氣兒,冷冰冰的!”

     “多謝你解釋,我明白了,但是呢,還有一間房你沒看,我敢肯定是你喜歡的風格”

     高旻轉身,舒楝將信將疑地跟在他后面,穿過走廊,推開一扇隱藏門,仿佛變魔術換了布景一般,利落簡潔的風格陡然變得靡麗,舒楝站在門口好半天邁不動腳,喃喃自語,“我是進入叮當貓的任意門瞬移到英國的白金漢宮了嗎?”

     屋內的面積比主人房還要大,舒楝仰頭,繪飾精美的穹頂布滿了鎏金玫瑰花蕾浮雕,二十盞精雕細刻的玻璃弧面燈簇擁著雕花石膏,正中心倒垂下巨大的波希米亞水晶吊燈,打眼瞧像掀開的珠寶盒,流光溢彩,讓人忍不住探究裝的到底是什么寶貝。

     舒楝覺得自己兩只眼睛不夠看,屋子布置的實在是太富麗堂皇了,桃紅色金銀絲鑲邊的天鵝絨墻壁,十扇拱形落地大窗,透過窗戶能將露臺的美景盡收眼底。護壁以青金石和漢白玉貼面裝飾,淡綠色的大理石柱環立四周,加強了奢華綺麗的氛圍。

     兩尊金色女神雕像手舉水晶燈矗立在掛著金絲繡花帷幔的四柱床兩側,舒楝踩著軟綿綿的土耳其地毯走到床邊,敲了敲刻著精靈的柱腳,“喂,是黃銅的沒錯吧?”

     “猜對一半,確切地說,黃銅鍍金,這張四柱大床是我從蘇富比拍來的古董,據說曾為維多利亞時期的一位公爵所有”,高旻站到舒楝身邊說。

     舒楝感嘆這位哥壕的非同一般,她指了指掛在墻壁上的巨幅油畫說:“不用問也是真跡”,接著發現了更不得了的東西,“你不會把英女王加冕的王冠弄來了吧”

     玻璃罩中陳設的黃金王冠鑲滿鉆石和祖母綠、紅藍寶石,舒楝心想太夸張了吧,沒準是假貨,現如今人工鉆石比天然的還閃呢,這頂王冠也就做工精巧點,做家居擺件還說得過去。

     高旻在舒楝背后說:“你又猜對了一半,這頂王冠的確是用來加冕的,不過不是英女王的,來自于歐洲的一個王室,經歷一戰后,王冠輾轉流傳于收藏家之手,王冠上鑲嵌了三千顆珍貴寶石,包括一顆上百克拉的超級鉆石,哦,百合花底座用純金打造的!”

     “嘖嘖,和王冠比,房子算什么!我說,你就用一玻璃箱罩著,心夠大的!萬一招賊了怎么辦?多貴重啊,換我老早鎖銀行保險箱了!”,對于高旻的花式炫富,舒楝無法茍同。

     “首先,玻璃不是普通玻璃,是防彈玻璃,其次,玻璃箱安裝了紅外線防盜報警器”

     舒楝有不好的預感,“那有人觸發的話——”

     高旻聳肩,“下場會很慘”

     舒楝噌的閃到一邊急眼了,“早說呀你,差點我就犧牲了!”

     高旻大笑,“逗你玩呢,沒那么可怕”

     舒楝驚魂未定地拍拍心口,“家里要放這么一頂王冠,我遲早會得心臟病——這間房不符合你的審美情趣啊,風格差異太大了,怎么想的呀你?”

     “這個嘛……”,高旻翹起嘴角神秘地笑了笑,“這間房是專門設計給女客使用的,風格自然要華麗些”

     “豈止華麗啊,簡直是高級復刻,我前兩年去歐洲旅游,在巴黎的留影最多,什么凱旋門巴黎鐵塔凡爾賽宮通通來張到此一游的合照,但進了宮殿內部,都顧不上拍照了,特別是瑪麗王后的寢宮和鏡廳,華麗的讓人找不到合適的詞匯形容,依我看,你這間宮殿風房子絕不是簡單模仿”

     高旻扶額無奈,心說你倒是把洞察力的敏銳分點給感知力呀,“我邀請的是為威廉王子的住所肯辛特宮裝修的設計團隊,應該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如何裝潢出宮殿的感覺”

     舒楝用胳膊肘碰了碰高旻,“我說,又是宮殿,又是王冠的,你該不會紅鸞星動有情況了吧?最近兩年我這紅包送得有點頻繁,但鑒于是你高總,我會包厚一點的!”

     高旻不答反問:“你喜歡什么樣的婚禮?”

     “我嗎?”,舒楝撓了撓頭發,“我這輩子還有婚結嗎?”,說著自己忍不住笑了,“我是鄉下人,又不信基督,所以結婚的話,婚紗啊王冠之類的就算了,我喜歡有人情味的婚禮,傳統點,認識的親朋好友圍坐著吃頓飯,至于我媽肯定回老家敲鑼打鼓大擺宴席,好讓全村的鄉親們知道,她家的老姑娘終于出貨了!哈哈,為了避免這種狀況,說什么也要單身到底!”

     高旻若有所思地看著舒楝,舒楝卻看向窗外,“哎喲,我得撤了,天不對頭呀,這才多大會兒功夫,陰成這樣了,不行,我去你露臺觀察下,有門出去嗎這兒?”

     舒楝重復問了兩遍,高旻才回神向外看了一眼說:“這邊走”

     “這是門?神奇,我還以為是鏡子”,舒楝嘖嘖稱奇,門上鑲了一面實木雕花全身鏡,不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這是扇通向露臺的門。

     然而剛踏出去的一瞬,天上開始噼里啪啦下雨,聽著動靜不對勁,舒楝縮回門內,動靜越來越大,叮叮當當像硬物砸到地上,探頭一看傻眼了,天上下冰雹,有大個的跟乒乓球似的。

     “天氣預報歪到姥姥家了,沒說有雨啊,大冬天的!”,舒楝無語。

     高旻反倒喜笑顏開,“天有不測風云,你現在走可就冒生命危險了!”

     舒楝愁眉苦臉,“說的是啊,就算撐著傘保不齊也砸滿頭包!可眼瞅著天擦黑了,怎么辦?”

     “能怎么辦,再玩會兒唄,照我說你干脆別走了就在這兒過夜,有現成的房間不是嗎?”

     “過,過夜?你說的也太稀松平常了吧,我一女的和你一男的住一宿像話嗎?”舒楝不可置信地看著高旻。

     “你看啊,你單身我也單身,除此之外我們還是朋友,住在朋友家有什么問題嗎?你擔心名譽受損或者被說閑話?”,高旻裝作意外的樣子激她:“不會吧?都什么年代了,你看上去不像保守人士呀,難不成還把男女七歲不同席的老古板觀念記在心上?”

     舒楝心想誰知道你是真單身還是假單身,說不定有個藏起來的女人半夜找上門來,到時可就招致不必要的麻煩了。如果把相關的疑惑問出口就跟打探人家*似的多不好!

     “瞧你把我說的跟出土文物一樣,我這不是怕給你添‘麻煩’嘛,可我看這雨勢一時半會兒停不了,只能繼續叨擾你了,我們還有房間沒逛到吧?咱們走起!”

     剩下沒參觀的是休閑娛樂區,舒楝覺得正合她意,找話題聊天挺累的,有了可玩的項目,她光明正大地自娛自樂,打了會兒臺球,開練高爾夫推球,高旻擔心她無聊,帶她來到一個結構類似古羅馬浴場的地方,螺旋樓梯通往放空水的馬賽克池子,中心擺著大提琴和三角鋼琴,除此之外空無一物。

     “這是我平時練琴的地方”,高旻掀開琴蓋,修長的手指輕觸黑白琴鍵,悅耳的琴聲悠揚奏響。

     舒楝摸著下巴凝神靜思,音樂停止的時候,她拍了下巴掌,“d-大調卡農,我沒說錯吧?”

     高旻笑了,合上琴蓋,“難為你聽得出,老實說,我鋼琴學得不如大提琴”

     “過分謙虛就是驕傲,不過既然你都說了,必須得拉一段大提琴呀,注意了各位,下面是大款中最會拉琴的高總的cello獨奏舞臺,大家歡迎!”,舒楝起哄般地熱烈鼓掌,以一敵百地營造火熱的氣氛。

     “我看古典音樂會應該邀請你報幕,座位上昏昏欲睡的觀眾會打起精神的!”,高旻換了把低靠背椅子坐,擺好持琴姿勢,將大提琴夾在雙膝之間,左手按弦,右手運弓,表情變得安詳。

     大提琴音色迷人,深沉渾厚的低音弦表達出雋永優美的意境,溫婉動人的旋律像悠長的溪水緩緩流淌,不知不覺間浸潤聽者的心田。

     舒楝盯著高旻不斷換把揉弦的左手和握弓配合的右手,驚訝于他精湛的演奏技巧,可以說遠超業余水平,他有一雙漂亮的手,指甲圓潤飽滿,骨節分明纖長,過分白皙,當用力時,手背凸起的血管有一種力量的美感。

     我靠,你是變態嗎?干嗎一直盯著人家的手看?舒楝別開眼睛,暗自思量,奇怪,高旻看上去不像從小缺錢的人,家境估計不壞,又長了一雙適合彈奏樂器的手,天賦也有,為什么不從事音樂相關的工作呢?

     精神享受并不能抵抗饑餓感,肚子煞風景的咕咕叫了兩聲,舒楝狼狽地瞄了眼高旻,他握弓的手像被施了定身咒靜止不動。

     “呵呵,抱歉,打斷你演奏了”

     “是我疏忽了,餓了吧?這種天氣外食不方便,我們在家做晚飯,好嗎?”,高旻放好大提琴,站起來,“走,我們去廚房”

     “你生著病呢,晚飯交給我!”,舒楝緊跟在他后面裝客氣。

     “吃了你買的藥,感覺好多了,還是一起準備吧”

     “你剛才拉的曲子是……”

     “卡農的d大調都知道,不知道圣·桑的天鵝?”

     “大提琴的音色雖然很美,但不管什么曲子,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憂傷,讓人聽了很傷感,所以我很少聽,也沒做過了解,鋼琴曲我是睡前催眠聽的,聽多了,曲目自然而然就記住了”

     兩人東拉西扯了一路回到廚房,舒楝在流理臺的水槽中擠了洗手液仔細清洗手部,行動是最好的證明,既然都說做飯了,不能袖手旁觀,讓一個病人招待她這個客人。

     高旻也湊過來洗手,“這樣吧,廚房有兩個,冰箱也有兩臺,我負責西餐,你負責中餐,我可以點餐嗎?”

     舒楝用毛巾擦干手,點頭,“當然可以,說吧,想吃什么?”

     高旻側頭想了想,“粥溫養腸胃,我有點想喝雜糧粥了”

     “就這個?”,舒楝本以為他會點復雜的菜色,沒想到生病反而不挑嘴了。

     “嗯,食材都在中廚靠近冰箱的儲物柜里”

     “完全沒有發揮余地,跟八寶粥沒差啊”,嘴上這么說著,手上動作一點不怠慢,打開儲物柜,找到了裝著各種粗糧的玻璃罐子。

     她將黑豆黑米紅豆薏仁糙米芡實清洗浸泡,再把米撈出放入加了清水的鍋中,大火煮開后,轉小火熬煮。

     然后就沒事了,舒楝悠閑地踱步走入高旻的西廚,打開冰箱,里面裝滿了西餐料理食材和香料,什么迷迭香、西洋芹、鼠尾草、百里香,有些更古怪的,比如黑番茄,真是聞所未聞。還有各式各樣的起司,加上法餐三寶,松露、魚子醬、鵝肝,真是齊活了,新搬的家,常備藥沒有,食物倒挺滿當,看來是位享受生活的美食家!

     高旻系上西餐廳廚師們穿的那種半身圍裙,很有主廚風范地取出食材和調料。

     “你這是打算做什么?”,舒楝在一旁觀戰。

     高旻轉身從酒柜拿出兩瓶紅酒晃了晃,“紅酒料理,吃過嗎?”

     “依稀有印象,有道菜叫紅酒雞翅,忘了是在哪個朋友家吃過,你不會也做這個吧?”

     “那就差不多了,我要做的這道菜叫波爾多紅酒洋蔥汁烤肉”

     高旻說著開始做料理,“先將小南瓜、蘋果切碎,再加入鷹嘴豆和黑橄欖,用黃油翻炒”

     “要幫忙嗎?”,廚房大有好幾個灶臺,做起飯來就是爽,舒楝不好意思袖手旁觀,積極表示要搭把手。

     “那請你把香菇和蒜切碎”

     舒楝完工后聞到濃郁的紅酒香氣,高旻把兩瓶紅酒倒入湯鍋,示意舒楝將切好的蔬菜放進沸騰的紅酒,又加了一勺鹽和白糖。

     “然后呢?”舒楝抬頭,等著高旻下一步指示。

     “然后你就可以去餐廳坐好,安心等飯菜上桌”,高旻微笑。

     “好吧”

     多個人在旁邊確實礙手礙腳,還是不添亂了,舒楝坐到餐桌旁,透過玻璃,托著下巴欣賞高旻的廚藝秀。

     總體來說,高旻做菜干凈利落,使用過的炊具都會順手洗干凈,食材也不會灑落的到處都是,臺面上一滴油也不沾。

     燃燒的紅酒騰起紫紅色的火焰,舒楝覺得這招高級,一看就是真把式,大概用紅酒做醬汁,牛肋排也烤好了,澆汁就能裝盤端上飯桌了。

     熬粥需要的時間略長,估計吃完烤牛排就能喝粥了。

     高旻端來兩盤烤肉,錚亮的鍍銀刀叉也擺好,從餐邊柜上取過枝形燭臺,點亮蠟燭,順手關燈。

     “哇,燭光晚餐,高旻你還挺有情調!”

     “所謂美好的一餐,不僅口味佳,氣氛也很重要”

     高旻說完,沉默了會兒,望著燭光中舒楝微垂的臉,輕聲問:“新的一年馬上到了,你有什么愿望?”

     “呃,身體健康……我以及所有的親友,這個愿望不算貪心吧?”

     “我也有一個愿望”

     “說說看,我幫你一起許愿加持!”

     “從出生到現在,我還沒去過游樂場,所以2016年我想去一次”

     “太容易實現了,隨時都可以去呀”

     “沒人陪,一個人去不是很奇怪嗎?”

     “這有什么,我請你去!”

     高旻的眼中盈滿火花,他微微一笑,舉起左手,“擊掌,我們一言為定,記住你的承諾!”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