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1章 光棍何苦為難光棍
    舒楝帶著高旻走進濱江十八號物業管理處,物業經理陳有為正紅光滿面地跟各個部門的主管開早會,抬頭看見老熟人來了,揮手散會,笑著站起來說:“舒主任你有陣子不來了!”

     瞥了眼他的新胸牌,舒楝替他高興,“陳總,恭喜你高升!”

     從維修部主管升職為物業管理處經理,某種程度上說的確算“高升”,以舒楝對城投物業管理分公司用人機制的了解,如果某一處的管理崗有空缺,他們通常從總部或者其它物業管理處選調人手赴任,比如把陳有為這種本職工作出色的優秀員工調任到別的物業管理處當一把手,卻極少擢拔同一單位的人。與古代的流官制相似,防的就是管理者在一個地方混久了變成老油條結黨營私。所以像陳有為不用挪地兒就升官了,對于城投物業來說實屬少見。

     陳有為顯然也知道自己白撿了便宜,不敢托大,“舒主任我什么情況你還不了解嗎,集團上面正忙著換屆,哪兒顧得上咱們小物業管理處,田經理跳槽走了,活得接著干,這不我就補上缺了!”

     “陳經理謙虛了,以你的能力,就算不是濱江十八號,去其它物業管理處當經理也是妥妥的事,時間早晚而已!”

     “誰還真拿一個小物業經理當回事”,陳有為自嘲,“別的不提,就說業主吧,在他們眼中,咱們不就是看大門、搞衛生、修水管、沒文化的打雜人員嗎?”

     “沒見識的人才那么想,好的物業管理就像管家一樣,為業主提供最優質的服務,還能讓業主的房子保值增值,就說基本的吧,房齡相同的小區,新舊程度卻不同,稍微有常識的人都該知道跟建筑材質關系不大,而與物業管理有關,花錢花的物有所值的物業會定期維修房子、定期檢修保養設備設施,延長它們的使用壽命,保持小區環境整潔,,這種小區的房子或租或賣,都有錢賺,這樣看的話,物業的重要作用還需要強調嗎?反正作為濱江十八號的業主,我對咱們小區的物業服務很滿意,說到底還是你陳總管理得好!”

     舒楝言之有物的恭維取悅了陳有為,他親自為兩位來客搬椅子倒茶,殷勤地請他們就坐,一邊哈哈笑著說舒主任你過譽了。

     “我可不是什么舒主任了”

     “我去集團開會碰見過閆老師,他跟在徐總身邊,風光的不得了,說實話你走的真不是時候,留下來保守估計也得官升一級吧!”

     “其實留下來意思不大”,舒楝隱晦地說,“我又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人才,集團的關鍵位置一向是留給空降人員坐的,資歷老的人倒可以競聘上崗試一試”

     “舒主任你何必過謙呢,集團上下誰不知道是你舒主任在前埋頭苦干,他閆老師在后坐享其成啊”

     舒楝裝作聽不懂的樣子,含蓄一笑,不再多言。

     進入經理辦公室后,高旻自始至終緘默旁觀,等他倆結束了冗長無趣的寒暄,他忽然說:“二位看上去交情匪淺”

     陳有為轉頭看他,爽快地說:“我能有今天,全靠舒主任幫忙,當初是她介紹我進城投物業的”

     “二位頗有淵源啊……”

     感覺到高旻探究的目光,舒楝無語,這哥們還挺八卦的,腦袋轉什么念頭呢,陳有為的娃都上初中了,以免他繼續“二位二位”地問下去,她主動招供,“買房前我在向陽新村租房住了很多年,老陳在新村物業工作,代表政府向我收租,我每個月都會按時去小區物業管理處報道,為了當個誠信租客,交租金那叫一個風雨無阻,特別積極!”

     陳有為哈哈笑著補充,“向陽新村住的都是動遷戶,房改前的老公房,租金是由物業代收的,我接待舒主任的次數比較多”

     高旻哦了聲,拿眼瞅舒楝,“二位相識于微末時”

     舒楝望天翻白眼,“高總,我和老陳現在也沒有前程遠大呀!”

     陳有為一聽掛了個總,頓時又殷勤了幾分,笑著說:“舒主任不會是專程來表揚我的吧?”

     “我還真有事想跟你打聽,咱們濱江十八號對外不是聲稱百分之百入住率嗎,那我對門怎么一直沒住人,是不是沒賣出去?”

     “老早就賣出去了,辦入住手續時,我還見過戶主,一對上歲數的夫妻,說給他們兒子準備的房子,他們另有房子住,難怪舒主任你平時看不到他們,不過你很快就有鄰居了,他們兒子回國了,小伙子長得挺精神的,年紀嘛瞧著和你差不多大,他等會兒要來咨詢買車位的事,舒主任你可要仔細相一相,你要有意的話,我給你倆說合說合?”

     “哎喲,老陳你說什么呢,怪讓人不好意思的!”

     “有啥不好意思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陳有為頭轉向高旻,尋求共識,“高總,你是不知道,我認識舒主任蠻久了,沒見她談過一個男朋友,再不談可就老了!”

     舒楝聽到高旻不客氣的笑聲瞪了他一眼,人生已如此艱難,有些事就不要拆穿!有點同理心,拜托!

     這個陳有為也真是的,一個大男人學什么紅娘!單身是罪嗎?她奉公守法不逃稅漏稅,為什么公民被尊重的權利得不到保障?

     千言萬語在心頭,有苦說不出哇!好想干一杯老酒……

     “齊先生齊太太你們來了?”

     陳有為站起身時拍了拍舒楝的肩膀,小聲說:“舒主任,我說的那個小伙子到了”,說完走過去招呼齊先生一家,“今天也是巧,你們對門的鄰居也來了,齊太太不是一直擔心鄰居不好相處嗎,你放心好了,舒主任為人老好的,你們兩家一定會和睦相處的!”

     齊太太衣飾得體,發髻盤在腦后,面上帶笑,樣子很親切,她把舒楝從頭打量到腳,越看越滿意,“舒小姐,之前向陳經理打聽你,希望你不要感到不舒服,我兒子在國外待了很多年,接人待物的禮儀有所疏忽,以后你們就是鄰居了,希望你多擔待他!”

     “媽,你怎么凈說讓人尷尬的話?”

     齊太太冷臉埋怨兒子,“你回國前我怎么囑咐你的,兒媳婦一定要找中國人,有大好的姻緣等著你,我喜歡舒小姐這樣的姑娘,你那位叫什么娜的,連中國話都不會說,不知道是幾個國家的混血,想到我的孫輩以后都串了種兒我心都碎了!”

     “老婆”

     “媽”

     齊先生和兒子箭步沖到齊太太身邊扶住她,異口同聲地問:“心臟沒事吧”,陳有為趕緊又搬來一把椅子讓齊太太坐下休息。

     齊太太的兒子看了母親一眼,無奈地嘆了口氣,“伊蓮娜是中法混血,她已經很努力地在學中國話了,再說——她肚子里已經有我的孩子了,您老真的不能接受她嗎?”

     “少說幾句吧,沒看你媽正鬧心嗎?”,齊先生責備兒子。

     眼看家庭戰火就要蔓延,舒楝朝高旻丟了一個眼色,然后站起來對陳有為說:“老陳你忙吧,我和領導還有樓盤要逛,先走一步!”

     從充斥著低氣壓的管理處逃離,舒楝開始秋后算賬,“高總,剛才看熱鬧看得特別開心吧?”

     高旻點頭,“還行,看了出悲喜劇,你和陳經理作為配角,奉獻了非常精彩的表演,尤其是聽到潛在的相親對象連下一代都有了的時候,臉色轉變之快,表情之微妙,演技之精湛,以我平生所見,可以排名top3了,不過,正如齊太太說的那樣,可惜了一門大好姻緣,畢竟拆了墻就能愉快地成為一家人的緣分可不多見!”

     舒楝手插*進兜里,歪頭看高旻,“高總,我發現你挺會擠兌人的,無論是簡單粗暴地開嘴炮,還是拐著彎兒罵人,你都不落下風!”

     高旻挑眉,“我這不是怕你遺憾嘛,小伙子長得挺眉清目秀的!”

     “光棍何苦為難光棍!”,舒楝無語問蒼天,“某人也是資深剩男一名,依我看,還是多擔心擔心自己吧!還有,就是單身一萬年,那個眉清目秀的小伙我也不眼饞,人家有老婆有孩子,我犯得著惦記嗎,老陳也是的,亂點鴛鴦譜,莫名其妙!”

     高旻哈哈大笑,“說明你倆交情深厚……”,接著正色道,“我有點好奇,兩個天差地別的人友情為何會延續?”

     “像我這種異鄉人,多個朋友多條路,況且,老陳也幫過我”

     “哦?那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我的交友申請?別人或許只能給你提供一條路,而我可以讓你條條大路通羅馬!”

     “我從來不和工作上有交集的人做朋友,至于原因,高總也是職場人士,應該我不用解釋吧”

     高旻一手抱胸,一手托腮,做深思狀,“一句話,公私分明?”

     “不愧是高總!”,舒楝的夸贊毫無靈魂,“于我而言,私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絕對沒有中間狀態,假如結交工作上的朋友,那你必須承擔一個風險,因工作上的分歧影響友情,或者,友情破裂影響工作。就比如我和路璐金,有空時會喝一杯,但我們不會互稱朋友,我們的關系非常簡單,撰稿人和雜志主編,僅此而已!當然我也有通過工作認識的朋友,前提是,我們不再是同事關系”

     “好吧,我認同你工作無私情的說辭,那如果你踐行功利性的交友原則,早就朋友遍天下了,但事實并非如此,所以,你和陳經理成為朋友一定有前情”

     “高總,咱們邊走邊聊,戳物業門口多不好,跟偷聽似的!”

     “也是,萬一叫齊太太看見了,準以為你對她兒子芳心暗許,戀戀不舍呢”

     “看來高總不想聽‘前情’了,那小的先行告退!”

     “誰說不聽,舒主任,我這不正支著耳朵等嘛,咱立馬走,行不行?”

     “關于我跟老陳怎么成為朋友的,那得從我住進兇宅講起”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