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章 朋友模式開啟
    舒楝昏頭漲腦地從床上爬起來,身體像被一打騾子踩踏過,腰酸背痛脖子硬,她踢腿伸胳膊活絡筋骨一不小心看到鏡子里的人蒼白的跟鬼似的,頭發蓬亂,形容憔悴,眼睛通紅的瞪著自己。

     她在臥室安裝一面奢華的鏡子為的不是看到這幅鬼樣子,差不多所有姑娘都幻想過清晨美艷動人地醒來,沒有眼屎沒有口氣,穿著絲質睡袍對牢梳妝鏡懶洋洋地打理頭發,跟默片電影女主角一樣動作優雅。

     可生活遠不是想象中的樣子——舒楝用手耙了耙頭發,吸氣,呼氣,放輕松,沒錯,要從容,不能被壞情緒綁架,否則一天就毀了,她現在需要做的是去廚房準備早餐補充血糖。

     浸透奶液的面包片用黃油煎至焦脆,再來一壺咖啡一碟熏雞腿肉齊活了!

     舒楝抖開報紙,邊吃早餐邊看新聞,手機響了,瞄了眼,是錢進。這姐們自從去了山西拓展生意后時不時打電話來跟她閑嘮嗑,不變的話題是錢老頭和蘇錦蓉,雷打不動地批判此二人為老不尊。

     接聽,開免提,隨意地打招呼,“嗨,早啊,錢總,又有什么指示?”

     電話那頭錢進賤兮兮地壞笑,“聽你這聲音啞得夠嗆,昨晚有情況?”

     舒楝灌了一大口咖啡,待胃暖和后清清嗓子,“淫者見淫,不跟你一般見識!”

     “用你的煙嗓兒沒準能勾搭幾個男人,壓低嗓音,性感一點,別見天兒跟城管似的,沒有男人會上鉤的,相信我!”

     “你什么時候也加入月老小分隊了,就算你有錢,也是光棍好不好?先操心操心自己吧!”

     “搞搞清楚,誰是光棍——我可是把蘇懷秋睡了!”

     舒楝手里的叉子咣當一聲砸到瓷盤里,她驚地不知道說什么好,但又覺得錢進白日做春夢,蘇懷秋人在財大教書呢,前天還聯系她問錢進的情況,說等錢進回來后好好談一談。

     “騙誰呢!話又說回來,你果然對蘇懷秋存心不良,我可告訴你,你倆是法律名義上的兄妹,別說有一腿了,就是一指頭的不清白都不能有,夾在你爸和他媽之間,你說你倆能有結果嗎?”

     “為什么要有結果,合則來不合則去,蘇懷秋正□□地躺在我身邊,后悔也來不及了。我給你打電話是想問你,你對蘇懷秋說什么了,他發瘋似的連夜跑到山西來,我挺激動的,腦子一發昏就沒把持住……”

     舒楝捧著臉回想,“我說什么來著,我就拼命說你的好話唄,你去山西前狠虐了蘇懷秋一把,事后又過意不去托我說和,我就使勁渲染你處境凄慘,被公司里的元老排擠走了,還說你刀子嘴豆腐心讓他多包容,我本意是讓你倆做相親相愛的一家人的,誰知道蘇懷秋腦補什么了,沒準覺得你跟蒙冤的小白菜似的,然后就跑過去送溫暖了,我琢磨著是這么回事,他倒真挺心疼你的——不管怎么說,祝你倆有情人終成兄妹,哈哈哈”

     舒楝沒心沒肺地大笑,錢進壓根就不是什么擰巴的人,一旦下定決心了,誰都勸不住,用不著替她擔心。

     錢進鼻子里哼了一聲,“我就當是來自單身狗的詛咒了,小心你孤獨地吃一輩子狗糧!”

     “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姐們我過著哲人般的生活,此中真意說了你也不懂,不過你對我這個紅娘就不意思意思?某人許諾的豪華郵輪游我可深深地記在腦海里!”

     “我錢進是扣扣索索的人嗎?對我的鐵姐妹,環游世界都行,你可是我未來孩子的干媽,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還能虧待你?”

     “哎喲喂,你想得也忒長遠了吧,這才剛拿下蘇懷秋,就計劃著生兒育女了”

     “我跟蘇懷秋估計也沒什么結果,但他人不錯啊,有顏有才,dna很值得收藏傳世”

     “誰說我們沒結果,難道你只想借精生子,不想對我負責?”

     很難想象一本正經的蘇教授說出這種羞恥play的話來,怕聽到更污的私房話,舒楝悄悄收線,對于情侶來說,早晨可是溫存的好時光。

     吃完早餐簡單洗漱后舒楝穿上通勤裝出門工作。

     先驅車去項輝那兒聊采訪計劃,下午再去暗物質資本開會,姓高的也是怪,愛比鄰的直接領導是時代精神,他一投資方老喊她去開會幾個意思呀?難道還盤算著讓她當dmc的員工?保不齊呢,這高總真是物盡其用,人盡其才啊。

     見過項輝,還以為他有多要緊的事囑咐,原來重點不是給她布置任務,而是關心她的記者生涯是否留下了陰影。

     舒楝覺得好笑,“你不會懷疑我對工作和世界仍抱有理想主義的期待吧?期待一切至善至美?別逗了,我出校門很久了,雖然書生意氣了一段時間,還為了維護所謂的公平正義差點送了命,但我不會迷失,認為世界糟透了或者被嚇破了膽。我很清楚新聞工作者最需要做到的是客觀,所以我會堅守職業道德如實報道,不管好的壞的都改變不了我的信念,我堅信社會在進步!”

     項輝不說話重重地拍舒楝的肩膀,看得出他很欣慰,過了好一會兒才說:“你知道我們做記者的,看多了社會的黑暗面多少會受影響,有的人像你一樣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還有人選擇了妥協和屈服,他們自認為高明,自認為掌握了混社會的要訣,像劉聞,我們同期進市報的人中他的社會地位最高,他是非常出色的媒體人,我毫不懷疑憑才華他也能闖出一片天地,但很可惜他選了快速通道,而且手段有點臟,所以聽說他有意招攬你時,我很擔心,坦白講,你能回來做記者我特別高興!”

     適時地鼓舞的確能令人精神振奮,尤其是來自項輝,項大神的,人人都需要肯定,項輝說,我們的工作是有意義的,不僅僅為了養家糊口,你知道這有多棒嗎?

     和志同道合的人共事,不得不說感覺好極了。

     舒楝的好心情寫在臉上,dmc行政組的姑娘們彼此對視一眼,面膜女今天殺氣值為零,大家一致慫恿接待過她兩次的艾米劉打前鋒探問情況。

     艾米劉被賣友團推到過道上擋住舒楝,“舒主編好久不見了,你想喝點什么,我替你準備”

     “艾米,謝謝,不過我想和你們老板開會應該不缺茶水!”,舒楝從項輝的工作室出來心情一路輕舞飛揚,看見誰都和顏悅色。

     “舒主編有什么好事嗎,你看上去挺開心的!”

     “找到一份沒有上司還可以自由安排時間的工作算不算好事?”

     “你不是去了時代精神給愛比鄰做主編嗎,你是頭,當然能自由支配時間,不像我們一直被支配!”

     “準確地說,我是愛比鄰的顧問不是主編,光老板就有兩個,時代精神的楚老板,暗物質資本的高老板,一個比一個來頭大,但是艾米,最好不要有被支配著工作的想法,要這么想,我們是為了財務自由為了興趣工作,如果做得不開心大不了跟我一樣重新換個跑道”,環視了一周,舒楝笑著說:“你們的工作環境一流,聽說福利也很給力,換了工作,說不準優渥條件也沒了,畢竟像高總這種財大氣粗的老板可不好找!”

     “承蒙你舒主編看得起,好心幫我挽留員工!”

     舒楝和艾米劉一齊扭頭,高旻梳著復古油頭穿著英倫風三件套西裝牛津鞋錚亮地站在辦公室門外。

     艾米劉彎腰偷偷溜回自己的座位,舒楝走過去和他寒暄,“喲,高總,你今天格外范兒,瞧瞧你這打扮這著裝都能登上男性時尚雜志封面了。我真挺佩服你的,漂洋過海地公務出行又連夜返程時差不用倒就來上班,關鍵是還這么精神,你要不成功天理難容吶!”

     有種人你一見她就會笑,高旻眼角眉梢都掛著笑意,虛攬著舒楝的肩膀往前走,“舒主編謬贊,在我們這一行有句話叫金錢永不眠,你想日進斗金就絕不能懶惰!咱們先開會,回頭再接著聊”

     “我就不明白了,我一外部人員干嗎要參加你們的內部會議?”

     “當然是因為我想請你當dmc的pe投資分析師,提前感受一下行業投資分析的會議氛圍沒準你就接受我的邀請了,即使不答應,你不還炒股嗎,聽聽我們的專業分析對你沒損失!”

     舒楝想想是這么個理也就識趣閉了嘴跟著高旻進了多媒體會議室。

     行政組的八卦魂又熊熊燃燒起來,一個妹子說:“你們誰見過咱們老板和異性把臂言歡過?工作之外他有和異性來往過嗎?我一直懷疑他是鈣來著!”

     有人嗤之以鼻,“得了吧,老板的私生活有向你報備嗎,還是說你躲在老板家床下了,別動不動就亂猜男人是gay!”

     “你們不覺得面膜女氣質很攻嗎,有點拉拉的感覺,天下基友是一家,你們看咱們老板和面膜女根本就是閨蜜情深嘛!”

     說得好有道理,大家竟然無言以對。

     投資策略分析當真是各種高能,舒楝表示很受教,比如來自賣方gs集團投研部的分析師說不管是對沖基金、公募基金還是投行都非??春眯”P股中的軟件和服務行業,大盤能源股基本不被看好,但從反面交易的角度看,油價處于低位,市場看空情緒高漲是牛市復蘇的跡象,至于什么時候抄底,什么時候增持,端看投資眼光和膽識了。

     舒楝作為編外人員,參與度自然沒有在座的其他人高,她就樂呵地當成科普聽,順便欣賞與會者的精彩表現。

     其中有兩位的表現已經不能用精彩來形容了,簡直將一心二用的技能發揮的爐火純青。

     這兩人一個是dmc直投團隊的主管藍蕊心,商業領袖頒獎晚會上見過,另一個是和舒楝在永和豆漿相過親的鄭浩然,dmc的策略分析師,包括頒獎晚會那次,都見過三次面了,有種強行變熟的尷尬感。

     鄭浩然的反應舒楝可以理解,藍蕊心嫉恨交加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老公被她搶了還是飯碗被她砸了,不可理喻。

     會議一結束,舒楝率先走出去,不友善的氣氛太明顯了,她可沒空玩猜猜猜的游戲,干脆茶遁,鉆進茶水間給自己沖一杯提精神的咖啡。

     奈何想別苗頭的人緊追不舍,抱著雙臂堵住門口沖著舒楝冷笑。

     舒楝不緊不慢地攪了攪咖啡,閑閑地問:“藍主管有何指教?”

     藍蕊心冷哼一聲,“別揣著明白裝糊涂了,為了混口飯吃死皮賴臉地巴結高總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打劉聞的主意,也不照照鏡子看自己長的什么德行,可笑!”

     舒楝心里想這是撕逼來了,但聽到藍蕊心信息量巨大的找茬理由她忍不住笑了,看在后者眼中無異于挑釁。

     “你笑什么,少得意,劉聞會看上你?”

     “劉聞看不看得上我,我不知道,可至少有一點我知道。華文衛視的財經頻道之所以能打出知名度,你藍主管立下了汗馬功勞,劉聞卻把挑大梁的大好機會給了新人,還讓藍主管給她做配——我有個建議,藍主管姑且一聽,算總賬前,最好搞清楚對家是誰!”

     藍蕊心咬住嘴唇直至發白,“你是說柳婧?”

     高旻眼光老辣,他說劉聞非常擅長漁場管理還真沒說錯,劉聞和藍蕊心搞曖昧,與柳婧瓜田李下,兩個女人相安無事,這手太極耍得太妙。

     然而終究有紙里包不住火的一天不是嗎?

     望著藍蕊心憤怒的背影,舒楝好整以暇地品了口咖啡,眨眼的功夫茶水間又多了一個人。

     的員工組團找她pk嗎?

     鄭浩然憋了半晌說:“藍主管心高氣傲,她——你不用理的!”

     舒楝放下咖啡杯,“我和藍主管之間有點小誤會,你無需費心,已經解開了”

     “不,我是來道歉的”

     “鄭先生有什么對不起我的地方嗎?你是指相親那次?客觀地說,以鄭先生的條件根本不必通過相親求偶,既然不合常理地去相親,想必應該是長輩的意思,你推拒不了,況且還有女朋友,這種情況下你的做法無可厚非”,舒楝笑瞇瞇地說,顯得特別寬宏大量。

     “不管怎么說,我當時的做法有小人之嫌”

     “嘿,讓我們放輕松點,這事沒什么大不了的,別放在心上好嗎?”,說完,舒楝朝鄭浩然點點頭,錯身走開。

     鄭浩然嘆了口氣,心中說不清是解脫還是遺憾。

     舒楝剛走出茶水間沒幾步感覺有異回頭一看是高旻。

     “你不會也要找我談談吧?”,舒楝調侃。

     “是的,我有疑惑向你求解”,高旻施施然地走近說。

     “說說看”

     “我不明白一個獨身主義者為什么要去相親?”

     高旻的直白讓舒楝避無可避,“呃……高總,我說過不給自己貼標簽,也從不標榜什么主義,我當然能為你答疑解惑,問題是偷聽真的好嗎?”

     高旻聳肩,“誰偷聽,我?不,那不叫偷聽,那叫光明正大地聽,只是你們聊得太投入沒發覺而已!”

     高旻自然也清楚給出的解釋很牽強,他笑著攤手,“好吧,開會時,藍蕊心、鄭浩然,還有你,你們三位之間的氣氛很古怪,所以我特別留意了下,發現散會后,藍蕊心尾隨著你進了茶水間,接著,鄭浩然也進去了,這種狀況換誰都會有好奇心的,你說呢?”

     “我還能說什么?”

     “釋疑,你答應過了”

     “你是不是有強迫癥?不刨根問底不舒服?”

     高旻裝作聽不懂諷刺的樣子,“追求完美的人多少有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習慣!”

     舒楝徹底沒脾氣了,“即便一個獨身主義者,他背后也有一幫不獨身的親戚朋友,尤其親爹親娘,為了不讓自己的后代老無所依那真可謂操碎了心。我媽也這樣,她替我在婚介網站交了一大筆會費,讓我不管白貓黑貓好歹抓住一只,反正錢也不能白白浪費,相吧,就當體驗生活了”

     “沒相到合意的?”

     “我的經驗是,你可以通過相親尋找合適的結婚對象卻未必能找到合意的結婚對象”

     “什么算合適?”

     “外表、教育背景、家庭背景、工作、房子、車,如果這六條都滿足你預期的人,那他就是一個合適的結婚對象,相親的目的很明確,如果你對婚姻仍有遐想,我建議你不要選相親這種破壞想象力的社交方式”

     高旻點頭,“很高興你想明白了!你以后不會再跑去相親吧?”

     “除非我找虐!”

     “知道嗎,美國也有類似的社交網站,像真愛網的用戶傾向于以結婚為目的建立嚴肅的戀愛關系,還有為援*交女孩和糖爹牽線搭橋的機構與網站。我和未婚妻分手后,不少朋友認為我失戀了,他們建議我去找個急于被援助的女大學生——呃,安全無負擔地享受一把,緩解痛苦釋放壓力,重建男人自尊!”

     “聽上去和干爹干女兒沒什么兩樣!實質不就是包養關系嗎?”

     “沒錯,錢色交易,在我看來,人性的高貴之處在于不向*屈服,所謂的痛苦、壓力不過是放縱的借口,人類發泄的渠道很多,跑步、游泳、海釣、飛行,所有不健康的方式,毒*品、酒精、尼古丁、*,我一概不碰,因為它們會腐蝕意志,從精神上摧毀你”

     “聽上去你三觀很正,可是和相親有什么關系?”

     “關系大了,從本質上講,通過相親結婚也是一種交易,意味著妥協和自我意志的潰敗,總之你決絕相親的決定非常明智!”

     舒楝聽得云遮霧罩,她隱約覺得關系不大,一時又想不出反駁論據,只好稀里糊涂地表示服氣,因為她有更重要的話要說,“高總,跟你說個事,我做記者的活越來越多,很難兼顧愛比鄰的顧問工作,而且愛比鄰遲早要融入時代精神,我作為愛比鄰的創刊人能對它施加的影響微乎其微,畢竟在做雜志的理念上我和時代精神有分歧,放心,我會做到年底,12月份不是跳槽季,人們留在原單位等著拿年終獎,明年開春著手物色主編人選也不晚”

     “容后再議好不好……等等,你辭掉愛比鄰的顧問工作,咱們倆是不是可以做朋友了?”,高旻的表情多云轉晴,抓住了重點。

     “和有錢人做朋友怎么看我也不虧”

     “有覺悟,和有錢人做朋友日子絕對不會無聊”

     舒楝有一絲絲的懷疑,她敷衍地笑了笑,擺擺手,轉身要走。

     高旻拉住她的胳膊,“一起走吧,我送送你,對了,我給你從美國捎了一箱土特產放在車的后備箱里”

     “高總你太客氣了,千里迢迢的,哎喲,不行,回頭我得請你!”

     “請我喝一杯吧”

     “必須的!”

     行政組的妹子們你看我我看你,鬧不明白老板和舒主編畫風為何如此奇特,不像戀愛關系,又比朋友關系熱絡點,可能……莫非,真的是基友情?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