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0章 一起過年吧
    舒楝和高旻在覓園吃過午餐,出發去第二站黃山。

     四個多小時的車程,中途舒楝提議換她開車被高旻否決。

     閑著也是閑著,開聊吧,還能提神活躍氣氛。

     如果副駕駛坐著一位聊天高手,長途開車不用擔心犯困,因為她總能三言兩語把人逗笑。

     用簡潔明快的語言講述工作以來目睹之怪現狀是舒楝的拿手好戲,輪到前任上司老閆,鑒于他的奇葩程度,必須濃墨重彩地好好說道說道。

     “別人請客,老閆點最貴的,他請客,就點一樣,紅燒羊肉面,肉呢絕不超過三塊,就這還美其名曰盛情款待大伙,更可氣的是,說我們伙計跟著他這樣的老板就像老鼠掉進了白米缸一般享福,哎喲喂,臉皮厚的能拐彎!”

     “開車翹著二郎腿,為了以表對他高超駕駛技術的認同,你得將生死置之度外,說什么也不能拴安全帶,拴了就等著挨說吧!”

     “功勞全是他的,過失全是伙計的!”

     “搞陰謀詭計的行家里手,習慣性插刀,那叫一個穩準狠!”

     高旻聽得直樂,舒楝如此“關照”前任上司,足見身受其害之深,但也就避重就輕地譏諷幾句過過嘴癮,真正將她逼至絕境的惡行卻未曾多言,這種心理沒人比他更懂,當年在硅谷的那段黑色歲月,比起憎恨搭檔的背叛,他更恨自己毫無警覺心以至于面臨最壞的情況時束手無策,斷送了深愛的事業。失敗了要認,矯飾和推脫不過是自我安慰。

     不過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良禽擇木而棲,上司有失厚道,你大可以甩手走人,何必忍他?”

     “高總,咱們從打工者的角度出發,你覺得什么樣的工作值得做呢?有競爭力的薪酬待遇,公司發展前景看好,上司人品佳,厚待下屬……除了最后一條,前兩條城投集團都滿足我的求職需求,至于最后一條,老閆善于鉆營,手腕靈巧,為我做的不少項目爭取了空間,自由是我想要的,名利是他想要的,對此我們心知肚明,平時他喜歡搞小動作搶功勞隨他去,只要不干涉我做事就行,但他打破了我們心照不宣的默契,還甩鍋讓我背,以為給點好處我就給他當槍使,真是小看人!所以忍不忍他的關鍵在于他有沒有觸犯我的底線,我這個人原則之外的東西不太計較,與其說忍他,不如說我喜歡‘便利’的工作方式!”

     舒楝解釋得足夠清楚,高旻也知道她吃一塹長一智,被師兄利用的教訓在前,同樣的事自然小心提防。城投集團目前亂象叢生,短短時間內領導班子更迭兩次,她離開未必是壞事

     “聽說你前任領導日子過得不大舒心”,高旻想告訴舒楝一件讓她高興的事。

     “哦,他怎么了?”,舒楝是個向前看的人,揮別了過去就不會再關心,老閆是發達還是潦倒都不關她事,可為了將談話進行下去,她象征性地問了句。

     “當初城投集團被擠兌走的瞿董,有家房地產行業的拳頭企業請他做高級經理人,想是能量不小,將瞿董運作進協會兼任輪值會長,他當值期間對城投集團的某些人格外‘照拂’,其中就包括你的前任領導,我想他進協會的打算恐怕要泡湯”,高旻說完翹起嘴角。

     舒楝有些奇怪,城投內部的事,高旻了解得未免過于清楚,像他這種時間用金錢來計算的人,不會把精力浪費在無關的事上,再者跟老閆有過節的是她,對于高旻,老閆還是很夠意思的,愛比鄰連同線上平臺大白菜價處理給他,怎么看都不是敵對關系,老閆倒霉,額手稱慶的該是她舒楝才對,高旻沒道理跟著幸災樂禍呀。

     “高總,你該不會要進軍地產行業了吧,不然的話行內的事知道的有點多哇”

     高旻差點忘了舒楝敏銳的洞察力,他含糊其辭說:“最近在考察一個地產項目,和業內人士碰過幾次面,席間聽他們說的”

     這話半真半假,高旻的確在跟進一個文化地產項目,合作對象正是瞿董的新東家,他們計劃推個人進協會,高旻捎帶手地幫了點忙,把瞿董送上了房協會長的位置,不為別的,單為給有意進協會的閆某人制造障礙,他對舒楝的卑鄙所為自己最好也嘗嘗滋味。

     舒楝沒興趣細究,于是乎換了話題,“后花園那座繡樓以前誰住在那?”

     “我姑姥姥”

     “你姑姥姥……也就是你外公的姐妹?”

     “我外公的妹妹,她一輩子未婚”

     聞言,舒楝微微訝異,那個年代一個大家閨秀選擇獨身不尋常也不容易,是出于信仰還是另有原因?

     “我外公姓施,姑姥姥叫施佩玖,生于1930年”

     “1930年日本占領東北,全面侵華戰爭一觸即發,你姑姥姥出生沒趕上好日子”

     “豈止我姑姥姥,當年所有的中國人都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但托福,我外公家尚有瓦遮頭不至于流離失所,亦有余力送子女進學堂接受教育,秉持讀書濟世的家訓”

     舒楝沒插嘴,靜靜地聽下去。

     “10年內戰,8年抗戰,3年解放戰爭,30年代出生的人,童年、青春都是在戰火中度過的,新中國成立,眼看有好日子過了,美國介入韓朝戰爭,轟炸丹東地區——”

     舒楝幾乎能背出歷史書上的這段歷史,1950年10月8日,朝鮮政府請求中國出兵援助,中國應朝鮮政府的請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迅速組成中國人民志愿軍。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赴朝參戰。

     高旻這是準備和她回顧歷史?鋪墊有點長吶,舒楝心想。

     “響應號召的青年踴躍參軍入伍,其中就有我姑姥姥,她瞞著家人偷偷報名,成了志愿軍文工團的一名文藝兵,在前線慰問演出時,認識了坦克團的一名戰士,他們相約勝利后一起返回祖國……”

     舒楝剛剛還有些玩笑不恭的態度轉為嚴肅,她猜戰火紛飛中的約定大抵沒能實現。

     “他們有沒有互表心意?”

     高旻知道舒楝猜出了結局,深有所感地說:“無論哪個年代愛都不容易說出口”

     “那,那個戰士他——”,舒楝覺得自己之前問得有點多余,結局已定,表不表明心意,都將終身遺憾。

     “在一次反擊戰役中犧牲了,遺體就地掩埋,長眠于遠離故土的異國他鄉。我姑姥姥最大的心愿是將他的遺骨帶回家,為此一直尋覓打聽他犧牲的具體地點,但天不遂人愿,由于信息匱乏,能查到的朝鮮和韓國墓地資料很少,所以有生之年都沒等到要等的人魂歸故國”

     挺悲傷的,可高旻平鋪直敘過于……舒楝瞄了瞄一側開車的人,把感想憋了回去。

     “怎么了,有話說?”,高旻逮住她賊溜溜的偷瞥,含笑問道。

     “我覺得吧你講自家的事有點置身事外,情緒不到位,換個人講,包管就是一出比肩好萊塢大片的凄美愛情故事,哪像你干巴巴的!”,舒楝心想她講那絕對跌宕起伏蕩氣回腸,高旻這位理科生大概不了解文學上的渲染手法。

     “經歷過那段歷史的人有幾個沒有‘故事’?遠赴異國祭拜烈士伏地慟哭的家屬也不止我姑姥姥一位”,高旻眉眼沉下,語調微冷,“寄托哀思,懷念逝者固然應當,但以未亡人自居,禁錮感情,克己守節地度過一生,豈不令親者痛心?”

     “這——”,舒楝語塞,感情這事可說不太準,又不是度量衡能夠精確測量,有人一眼定終身,也有人孩子都生了轉頭對另一半說不好意思我遇到真愛了,咱們分手快樂吧。在高旻看來,他姑姥姥斷絕所有可能,了無生趣地活著無異于自虐,但不是有種愛情叫“死亡也無法將我們分開”嗎,憑啥認為人家心里一定很苦,就不能心懷愛戀充滿勇氣地活著?

     當然不能對高旻說實話,這事換她身上,有人對方女士講,你閨女一個人過日子蠻好,反正房也買了,收入也不低,強過冤家聚頭吵鬧一輩子!你說方女士聽了會怎么想,肯定覺得對方在說風涼話,完全不會有寬慰的感覺。

     只消一眼,高旻就知道舒楝有不同見解,但并不點破,而是意有所指地說:“有時候人要給自己和別人機會,不該過分固執,抱著執念過活未必是一種幸?!?,說到這兒,他話鋒一轉,“你不是問我那兩枚玉鉤為什么保存地那么好嗎?是因為慶伯”

     “慶伯?”,咂摸了下高旻話里話外的意思,舒楝醒過味兒來,莫非二老還有過一段?有也可能是單戀。

     “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回國前,覓園年久失修,基本上就是塊廢地,墻體倒塌,野草叢雜,假山縫隙里積滿鳥糞,還有你絕不會靠近池塘一步,那里的水綠的發臭。外公的親族遠在國外,他們差不多放棄了覓園的繼承權,如果政府能將產權收歸國有,進行專業的保護,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但即使被列入《蘇州園林名錄》,修復資金仍是問題,所以得知我接手覓園,他們松了口氣”

     雖然不明白高旻此番話何意,舒楝照舊捧場地說:“因為你有錢修繕覓園,斷不會賣掉營利,保住祖居,他們不放心才怪,況且無利可圖,自然也不會有爭產的糾紛,再說了,天高皇帝遠的,他們也管不著吧”

     舒楝下意識的偏心令高旻感到分外熨帖,他笑著看了舒楝好幾眼,被人支持的感覺挺上癮。舒楝不解其故地也回看了幾眼,難道她說錯了?

     高旻無意替親族辯解,基于事實說:“我外公的親屬有半個世紀前就移民的,覓園跟他們關系不大,還有部分人在國外生活富足,也不缺賣房那點錢,關鍵加入移民國國籍,國內的身份證明和戶籍都注銷了,不方便處置原來的不動產,即便不嫌麻煩證明了身份,不動產得以出售,也需要兩邊交稅,認真算算,有點得不償失,因此大家達成共識——祖居誰也別賣,主要是繼承權在我這兒,他們也沒話說”

     “早說哇你,害我以為你給人當冤大頭了,畢竟是外甥!”,舒楝不滿,暗忖自己想太多,顯得特別小人。

     高旻稍稍繃住笑意,打圓場,“你也沒說錯,國內還有外公的旁親,本來他們覺得外公一脈都在國外,覓園的私人產權會落到他們手上,哪知道我姑姥姥辭世前把覓園的繼承權寫進遺囑公證,交給慶伯保管,不然有的扯皮”

     以前高旻相信人終其一生都將孤軍奮戰,無舟可渡,然而舒楝不問緣由地站在他一邊,令他心生暖意。

     話繞了一圈又說了回來,舒楝提醒高旻言歸正傳,“那對玉鉤和慶伯有什么關系?”

     “扯遠了——覓園當時破敗的程度我看了都有推倒重建的心,可后花園姑姥姥的繡樓卻保護完好,專家評估團說有了這座明代結構的古樓做參照,就能進行搶救性的整體修復。后來我才知道姑姥姥的房子,慶伯從未假手于人,幾十年如一日地看顧打掃,還拿自己的錢貼補覓園開支,刷墻蓋瓦……見到我,老人家十分愧疚自責,說有負我外公所托,荒廢了園子,他力量有限,只能選最緊要的保護”

     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骈坪趵斫鈶c伯的“最緊要”意味著什么,只有對心愛之人才會將有關她的一切妥帖收藏,睹物思人。

     “慶伯為什么沒能和你姑姥姥在一起?”,舒楝也不繞彎子,直截了當地問。

     高旻挑眉,并不介意舒楝的唐突,笑笑說:“兩個原因吧,慶伯過不了自己身份那一關,姑姥姥嘛——一方面舊情難忘,另一方面她也過不了年齡差距大的關口”

     舒楝一臉的“你在說什么”,咱中國打土豪斗劣紳,字面意義上早就實現了人人平等,就算現如今門當戶對的老觀念依然盛行,歸根結底那也是錢阻止了有情人不能在一起,但凡有錢撐腰的愛情,年齡不是問題、身高不是問題、距離不是問題、性別沒有關系,長相那更是浮云了,總之實力決定一切!

     高旻笑著解釋,“解放前,慶伯是施家在鄉下的長工,外曾祖父看他機靈,就讓他進城跟著外公學做事——你也說老觀念根深蒂固,在慶伯的觀念中他始終是施家的幫工伙計,不敢肖想主人家的大小姐,至于姑姥姥,她比慶伯大十歲,就是有想法也不會表露”

     “你不會瞎猜的吧?”,舒楝瞥了眼高旻,“慶伯喜歡你姑姥姥挺明顯的,稍微有同理心的人都能看出來,你姑姥姥對慶伯有沒有意思那可說不準”

     “我記事早,四歲那年我在覓園住過一段日子,那時候慶伯也才四十來歲,長得一表人材,說媒的人很多,每次姑姥姥都勸他相親,但他每次也都有理由把親事攪黃,見完面回來他說沒戲,姑姥姥的神情會隨之一松,笑嘻嘻地準備豐盛的晚飯安慰他”,高旻抿唇微微搖頭,“互有好感的兩個人就這樣你騙我我騙你,相依為命了一輩子。他們本有幸福的機會,可惜……”

     “也不能說他們不幸?!?,舒楝琢磨了會兒說,“就像開放式結局,不夠圓滿,多少有點遺憾!”

     由開放式結局說開,讓人心口憋悶的電影、小說、現實中的真人真事一直講到日暮西山,黃山在望。

     豈料山腳下的酒店現場向他們示范了什么叫不圓滿。

     “客人您好,歡迎光臨,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的嗎?”

     “請問您有預定嗎?”

     酒店前臺的接待用語,舒楝一一應答,誰知鍵盤噼里啪啦響了一陣來了個神轉折,前臺說:“我們酒店目前只剩下一間大床房和一間至尊山景套房,您看您喜歡哪種類型的?”

     “現在不是旅游旺季,你們酒店房間有這么緊張嗎?”,舒楝不信一家以奢華著稱的酒店在景區淡季會客滿,聽著像騙人。

     “我們酒店接待了幾個東南亞的旅游團,他們特地飛過來看冬景,所以才會房間緊張”,前臺陪著笑解釋。

     高旻從休息區走過來,低聲問:“怎么,入住手續辦的不順利?”

     前臺一看是同來的,溫聲細語地又把情況說了一遍,預定酒店一向由行政秘書或喬航代*辦,自駕游不過是想和舒楝獨處的借口,沒制定什么計劃,本就打著走到哪兒玩到哪兒的主意,灑脫出行。住宿倒不必費心,酒店的總統套房總不至于客滿。

     舒楝干瞪眼,還有什么好選的,自然她住大床房,高旻住至尊套房,他開了一天車,說不累是假的,趕緊辦入住手續,回屋歇腳。想好不再猶豫,當機立斷說:“我們分——”

     話還沒說完,一對青年男女沖過來,氣喘吁吁地問:“還有房間嗎?”

     前臺不厭其煩地再次重述房間緊張之類的云云,讓他們四位商量。

     商量,怎么商量?求人家先來的讓給他們后到的一間房,最好還是大床房,頂級套房超出了預算……男孩臉憋得通紅,打好的腹稿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女孩轉頭埋怨男友,“都怪你,我說住客棧就好,你非要住山腳下的酒店,多貴呀!”

     男孩聲如蚊吶,“我不是想讓你住舒服點嗎,客棧的房間不隔音,你昨晚不沒睡好嗎?”

     女孩含羞捶打男友的胳膊,心里既甜蜜又感動,知道他臉皮薄難開口,索性替他出面求人,至于求哪個……男人到底好說話些,她對著高旻雙手合十,語氣殷切,“先生,你和你妹妹能不能把大床房讓給我跟男朋友,我們放寒假出來玩,預算有限,拜托拜托!”

     “妹妹?”,高旻怔了怔,扭臉去看舒楝,她抱著胳膊,施施然地看戲,目光交接下沖他眨眨眼,揚眉竊笑。

     前臺也一旁幫腔,“先生,他們是情侶,你看……”

     高旻不言,修長的手指遞出一張黑卡,前臺的兩位服務人員接過對視一眼,同時在心里驚呼:運通百夫長黑金卡!稍后麻利地替他們辦好入住手續并免費升級總統套房,舒楝不禁感慨黑卡持有者的權益就是多??!

     禮賓部的服務員在貼身管家的指揮下將行李箱送往頂層的總統套房,高旻往前走了幾步停下,回頭問前臺,“我和我‘妹妹’很像?”

     舒楝腳下踉蹌,我去,還真問的出來,將錯就錯不行嗎?

     “???”,前臺服務員許久才反應過來,笑著說:“二位臉部的輪廓很像,但又不同姓,所以……”,所以她也不確定這兩人什么關系。

     等高旻和舒楝走后,小情侶拿出證件辦入住手續,女孩向幫了他們的前臺道謝,男孩感激之余也有些過意不去,訥訥地說:“他們讓出房間,咱們也沒有謝謝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前臺挺喜歡這對恩愛的小情侶,溫言安慰他們,“那兩位客人持有黑卡,本就可以享受酒店套房升等的禮遇”

     他人口中關系撲朔迷離的二人組已經到了房間,坐在沙發上喝著熱騰騰的姜茶驅寒。

     高旻放下茶杯,仔細打量舒楝,舒楝也大方地任他觀察。

     “你覺得咱倆長相……像嗎?”,高旻疑惑。

     舒楝摸摸下巴,重重點頭,打趣道:“咱們的情況挺像前世夫妻緣分臉,這一世沒成為仇人真是謝天謝地,不然論財論色我都不及你高總,鐵定被實力碾壓!”

     “夫妻”兩字高旻聽著著實順耳,能與舒楝談笑無所隔證明他們之間的距離又近了一步,舒楝也有同感,旅行果然是熟悉一個人的不二之選,脫離工作環境,能夠輕松無負擔地相處,開幾句玩笑無傷大雅。

     晚餐有酒店大廚親自負責,舒楝與高旻相對坐在長長的餐桌兩側用餐,被360度觀景落地窗包圍,遠眺云海中的險峰孤絕一線,賞景吃飯兩不誤,十分享受。

     舒楝消食后徑自去洗澡,絲毫沒有不自在的感覺,她住在高旻家不止一次,沒道理換了地方獨處就矯情上了。

     見識過高旻的豪宅,任總統套房再富麗堂皇,舒楝也覺得不過爾爾,當然也不是沒有亮點,漩渦浴池強烈推薦,誰洗誰知道。

     舒楝穿著浴袍,用干毛巾擦著頭發走出浴室,和剛洗完桑拿浴的高旻碰了個正著。

     嘖,細看高老板還挺有姿色,潮濕蜷曲的頭發搭在白皙的額角,一雙丹鳳眼又亮又黑,像夜空最深處劃過的星子,面帶薄紅,唇若涂脂……舒楝眼神放肆地把高旻從頭看到腳,視線在他脖頸突起的喉結逗留了一瞬,又賊溜溜瞟了眼浴衣交衽處露出的一小片結實的胸肌,不得不承認高旻生的精致,美的古典,可就是距離她的審美差上那么一點,唉,遺憾。

     高旻現在的心情就像被人吃了豆腐,吃的人抹完嘴給了差評說味道不怎么樣——很崩潰,很狼狽,在舒楝逡巡的目光興味索然地離開之際,他忍無可忍地問:“在下面目可憎到令你不忍卒視?”

     “咳,咳……”,舒楝嚇得嗆到口水,見鬼,要不要那么敏感,不就瞅了你幾眼嗎?

     高旻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舒楝,等她回答。

     舒楝敗陣,滿臉堆笑地補救,“說的什么話,高旻,自謙也要有個限度,你面目可憎,那我這張臉算什么?自然災害?”,見高旻不為所動,再接再厲,“我就覺得老盯著人瞧不禮貌,其實心里在想,你的長相挺討喜挺耐看的,我以前怎么都沒發現呢?思來想去這其中的緣故只有一個——”

     高旻嘴角抽了抽,明知她的夸獎毫無靈魂,還是禁不住當了真,兀自歡喜,一顆心鼓蕩不已。

     察言觀色,趁高旻心情轉好,舒楝一鼓作氣地拍馬屁,“智慧是最高級的性感,與此相比,那些膚淺的層面統統不重要!”

     “喔——”,高旻沉吟了片刻并不買賬,“不過膚淺的層面好像更招你喜歡……”

     舒楝矢口否認,“誰說的,我從來不看臉!”

     高旻揶揄,“你的電腦屏保足夠說明問題”

     “嗐,那不是為了愉悅眼球嗎,為了耳朵我還聽郭德綱呢,欣賞而已,懂嗎?”,舒楝為自己挽尊。

     高旻想問,你喜歡什么樣的人,未免太直白,他換了個問法,“什么人符合你的審美觀?”

     全球的帥哥樣板雪片一樣飛過舒楝的腦海,選一個符合她審美觀的集大成者太難了,各有各的好……非要挑一個代表的話——

     “看樣子還挺多,一時難以抉擇吧?”,高旻調侃。

     “符合我審美取向的男人金城武算一個”

     擁有全球通行美貌的面孔并不多,高旻知道舒楝提到的男人是誰,他有一雙深邃的眼睛,讓人印象深刻。

     話題到此為止,舒楝擺擺手,“你也累了一天,早點休息吧,明天不是還要上山玩嗎?”

     萬事不放在心上的人大概會長命百歲吧,高旻失笑,同時也慶幸她的感情世界無人涉足。

     第二天,高旻謝絕酒店的私人定制旅游計劃,拉上舒楝興致勃勃地登山去。

     釘鞋、雨衣、手套、登山手杖、羽絨服又是同款,高旻提早準備好的,穿上這一套行頭,倆人更像雙胞胎了。舒楝打賭高旻日后戀愛結婚一定是情侶裝的超級擁躉,前提是他得弄清楚情侶裝和親子裝的區別。

     老實說舒楝比較喜歡酒店的定制旅游,有專人開觀光電動車沿著景點路線帶他們游覽,怎么看都比在冰天雪地中跋涉強。

     高旻跟第一次踏青的小學生似的,別提多興奮了,他攛掇舒楝務必舍輕松模式,靠自己的雙腳征服巍峨的高山。

     晶瑩多姿的雪景并沒激起舒楝登山的豪情,她就覺得高旻這種八百輩子沒出過門的勁頭不應該啊,他可是五大洲四大洋飛來飛去的主,風景早看遍了,至于么。

     于是本著八卦精神旁敲側擊,“高旻,你多久沒出來玩過了……”,她想了想加了個限定詞,“和別人?”

     垂掛著積雪的樹枝旁逸斜出,高旻略略擋了下,待熟楝安然無恙地走過,他才放開樹枝,回憶著往昔說:“在硅谷創業時,拿到了風投,夜以繼日地努力取得成果,我們很高興,決定好好慶祝,然后就去了一千公里之外的黃石公園露營,一幫搞科研的書呆子的荒野生存能力可想而知,被大自然徹底地征服,都覺得不如聯機打魔獸快樂”,他望著銀裝素裹的群山,微微瞇起眼睛,露出懷念的神色,“我想那就是青春吧,即使一敗涂地,也從不后悔開始”

     舒楝點點頭,深有同感,“人生是由許多第一次組成的,第一次獨立旅行、第一次創業、第一次戀愛……就仿佛刻在生命中的紀念碑,充滿了儀式感,被賦予特殊意義,所以才那么令人難忘!”

     高旻含笑贊同,“你說的對,后來我做對沖基金賺到100億美元時,dmc的員工們舉杯慶賀,我的心情卻出奇平靜,再也不復當年第一次創業成功時的激動”

     暗物質資本現在的規模絕不止100億美金,當一個人或組織富可敵國,當然有資格風輕云淡地說錢不過是符號而已,金錢入賬已不能夠令他們的神經中樞亢奮,就像比爾蓋茨的金錢觀,他說一般情況下,我們不會談論錢的問題,顯而易見,錢對世界首富而言當然不成問題,對包括她在內的大多數人來說,沒錢才成問題。

     是以高旻感懷時,舒楝不予置評,一個人的能力和眼界造就了他的格局,也決定了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人以群分這個道理她需牢記,假如兩人不在一個層面,還是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吧,除非你是鄧文迪。

     高旻回首往事,給自己的過去客觀定論,“我被董事會從一手創立的公司趕出來,嚴格講,第一次創業并不算成功。第一次戀愛……”,他蹙眉想措辭,“開始得輕率,過程潦草,以分手告終,結局談不上美好”

     蒼天可鑒,她提及“第一次”可完全沒有讓高旻自揭傷疤的意思,舒楝勉強笑著說:“快樂的事沒記住多少,痛苦的回憶卻很難忘記,人類的記憶系統有點怪”

     “那是因為生命的止損機制告訴我們,記住痛,才能規避痛,要不怎么說失敗是成功之母呢。那兩次的事,與其說痛苦,不如說得到的教訓更多,盡管我被逐出董事會,黑鏡陷入困局依然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希望不要有那么一天;和艾麗莎的那段感情,我想我錯的更多,真心喜歡一個人,大概不舍得漫不經心地對待她”,高旻眼中笑意能令冰雪消融,“這是我學到的!”

     要是有最佳前任評選的話,高旻一定力拔頭籌,關于雙雙背叛他的前搭檔前女友,沒聽他說過一句難聽話,舒楝表示服氣,反正她做不到,老閆那類陰險小人就應該被吐沫星子噴死。

     千溝萬壑經受冰雪洗禮,雪凇、冰掛漫山遍野,宛如琉璃仙境,樹木和古藤被冰層包裹,像一件件形態各異的冰雕藝術。高旻在前方探路,確定安全無虞,才讓舒楝跟上來。

     不時有清脆的聲音在山谷中回響,舒楝站住側耳傾聽,問走在前邊的高旻,“誒,這什么聲音啊,難不成樹林里掛滿了風鈴?”

     “你聽說過‘黃山四聲’嗎?”

     舒楝很干脆地搖頭,高旻昨晚突擊景區介紹,他肯定要現學現賣。

     “落冰聲與泉瀑聲、松濤聲、云海聲合稱‘黃山四聲’,其中的落冰聲只有在冬季才能聽到,也最為美妙”

     落冰聲,顧名思義,冰落地的聲音,舒楝抬頭,太陽當空,看樣子到正午時分了,氣溫上升,陽光照耀下,冰塊融斷墜地之聲不絕于耳,美妙雖美妙,可爬了半天山,體力消耗了不少,肚子也餓得咕咕叫,雖然煞風景,好在高旻一聽了然,當即打了通電話。

     高旻收線,從背包中拿出面包和一瓶礦泉水遞給舒楝,“吶,你先補充□□力,離山頂不遠了,我讓酒店的人在后山的云谷寺等咱們,你再堅持下,待會兒咱們坐車下山吃飯”

     礦泉水和面包的包裝市面上沒見過,不用想也知道是土豪專用品牌,舒楝擰開瓶蓋,喝了口,味道甘甜,除此之外,也沒什么特別之處。面包的餡料倒是很美味。

     打住了饑荒,舒楝也不好意思磨洋工,相比負重的高旻,她輕裝上陣,更應當一鼓作氣爬到山頂。

     高旻很記掛舒楝饑腸轆轆,問她要不要吃巧克力,一般甜食越吃越餓,舒楝理智地克制住食欲,說等下山后再甩開腮幫子好好吃一頓。

     真到峰頂了,舒楝才覺得這趟山爬得不虧,她扶著膝蓋喘氣,耳邊朔風烈烈,云海浩瀚磅礴,黃山松玉枝垂掛,像珊瑚盛放,俯視,大雪滿山巒,群峰披玉,燦爛的陽光中,流花飛瓊,晶瑩閃爍。

     舒楝摘掉手套,摸了摸冰封的山體,跟叢生的水晶洞似的。

     “不虛此行吧?”,高旻在她身后笑嘻嘻地問。

     “太美了,美到語言難以描摹”

     “噓,聽”,高旻在她耳邊說。

     風吹樹動,漫山遍野的冰掛撞擊,發出輕靈悅耳的聲音,恍如天外梵音。

     直到坐上酒店的觀光環保車舒楝仍在回味萬籟有聲的剎那,林間的短尾猴聽到動靜,從枝椏后探出頭,看到不是投食的和善游客,又頂著滿頭落雪縮了回去。

     舒楝看著有趣,暫時忘記餓肚子這回事。

     酒店服務vip客戶很盡心,繞遠路把他們送到高旻吩咐的地方。

     舒楝有些佩服店家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自信,七拐八繞不說,連塊招牌都沒有,高旻喝瓶水都有名堂,應該不會找家黑店吃飯。

     高老板光顧的地方不僅不是黑店,且噱頭十足,據說一天只接待一回客人,也只做一桌菜,祖上是御廚,家傳的手藝,端上桌的菜看似平常,做法卻獨此一家。

     數了數一共五道菜,臘八豆腐、醉蟹、一品鍋、土雞湯、黃山雙石,并一碟皇印燒餅。

     “同樣的菜品,別的店也做,但風味不如這家獨到,我提前三天預訂的,你多吃點!”,高旻給舒楝盛了碗雞湯,讓她先嘗嘗鮮。

     運動后吃東西往往胃口大開,舒楝全然沒有女孩吃飯要矜持的概念,筷子夾到什么送進嘴巴都一副好吃的要命的模樣。高旻看著她不覺也多吃了一碗白米飯,恍然記起能吃是福的老話。

     晚上泡溫泉,落雪瀟瀟,一陣夜風吹散了彤云,雪停了露出漫天星斗,舒楝愜意地靠在池邊,任身體沉浮。

     真舒服……這趟出游,她占便宜占大發了,吃穿住行全由高旻承擔,哪怕朋友,也不能一味沾光,回贈點什么好呢,舒楝閉著眼睛模糊地想。

     在黃山玩了兩天繼續回家之旅,沿路的好風景走馬觀花看了個遍,高旻意猶未盡,說來年再安排個西部自駕游,看看黃土沙漠別樣風光。

     再長的路終有盡時,快到家時,舒楝再三向高旻道謝,說一路辛苦他了,然后她多余問了句,“你回北京怎么過年,走親戚嗎?”,雖說他祖母不在了,總歸還有些親人吧。

     高旻笑笑,“我父親三代單傳,祖上人丁不達,到我一輩幾乎沒什么近親讓我串門走親戚”

     舒楝愕然,半晌冒出句,“那你回北京干嗎?”

     “參加同學會,十年聚首,挺難得的”

     “同學會一般都是年后,年前你做什么?”

     高旻摸著下巴,斟酌著說:“年前我就找家酒店對付下”

     闔家團聚的日子一個人住在酒店里,聽著有點凄涼吶,這幾日高旻好吃好喝招待她,看他孑然一身,心里怪不落忍,舒楝合計掂量好幾個來回,終于下定決心將邀請說出口,“高旻,要不要去我家過年?”

     求之不得……高旻展眉一笑。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