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章 思念是一種病
    曼哈頓上東區,公園大道57街。

     深秋的陽光穿透乳白色的晨霧,灑落在一幢新法式文藝復興風格的宅邸上。

     穿統一制服帶白手套的門衛站在門廊下,眺望雕花鐵門外幽靜的街區,空氣中清冷的露水味道刺激了鼻腔黏膜,令他忍不住皺了皺鼻子,忽然門廳內傳來一陣腳步聲,一身黑色跑步裝備的人走出門來。

     “rning,mrgao”,門衛挺直身體向高個子的亞洲男人問好。

     “,belly”

     宅邸主人的背影消失在長街拐角處,門衛收回目光百無聊賴地想起這座公館的歷史。

     公館建于1915年,擁有者是一位腰纏萬貫的石油大亨,歷經百年后,已經幾易房主,最傳奇的莫過于倒數第二任房主,他是一位意大利貴族,為了討好自己的中國情人,花高價從破產的上一任房主手中買下了公館,一擲千金地進行了改建和裝修。

     公館管家代主人宴請為宅邸服務的工作人員時,他有幸參觀了這座豪宅,毫不夸張地說,再也沒有比這里更奢靡的地方了,貼著金箔的天花板,玫瑰大理石的洗手臺,瑪瑙浴缸,自動加熱的室內游泳池,還有華麗地讓人移不開眼的中庭,弧形的造型,希臘式立柱,精致的浮雕,佛蘭德地毯,金燦燦的佛羅倫薩大水晶吊燈,金色石頭砌成的過廳和樓梯……

     但顯然現任房主高先生不喜歡紛繁的裝飾過度的裝修風格。自從房子傳到他手上,有段時間,紐約知名的設計師和藝術品經紀人頻繁出入這里,可想而知,經過一番改造,公館內部發生了大變樣。

     事實是高旻接手房子后并沒有大動,他只把頂層的私人舞廳改裝為簡約的現代化公寓,在他看來,這座公館更適合大宴賓客而不適合居住,所以每次來紐約,他多數選擇住酒店。

     對于公館主人常年不見蹤影,門衛并不覺得奇怪,在有著“億萬富豪街”(aires’row)之稱的57街,這種情況屢見不鮮,頂級富豪們的物業遍及全球,誰知道他們今夜在哪里入眠。他更感興趣的是那位意大利貴族的中國情人和高先生的關系,畢竟這種曾為“老錢”家族所有的物業并非錢多就能買到的。

     對此,門衛嗤之以鼻,無非是上流社會的虛偽傲慢罷了,賣方開的條件既要金錢還要地位,買方豪擲千萬美金買來的房子卻常??罩?,再華麗奢侈也不如他在下城區的家溫馨舒適。

     高旻如果得知門衛的想法,一定會稱贊他有見地。曼哈頓是用金錢和*堆砌出來的富庶之地,超級富豪們坐擁位于云端的豪宅,體會著身份和美元帶來的俯瞰眾生的權力和快感。

     不可否認,他本人也享受著金錢買來的生活便利,比如穿過一條街就能到中央公園晨練。

     中央公園的秋天很美,湛藍無云的天空下,步行道兩旁錯落有致地種著各種樹木,遠遠望去,樹葉斑斕,有深深的綠色,燦爛的黃色,耀眼的紅色,湖邊的楓葉翩然而落,作畫的人支著畫架,將調色板上的顏料涂抹到畫板上,捕捉每片樹葉的色彩。

     高旻在公園外圍的柏油馬路上跑步,一群孩子在茵茵的綠草地上進行橄欖球攻防訓練,一不小心,橄欖球被拋到馬路牙子上。他停下俯身撿起拋回去,孩子們大聲地說謝謝。

     跑完10公里,高旻在公園出口處駐足休息,他進來時曼哈頓島還在沉睡,1個小時后,路上行人和車輛多了起來,屬于大都會的喧嘩再一次地醒來。

     高旻喝了口苦味礦泉水,瞥了一眼表盤,7:00,很好,中國北京時間20:00,第一天上班就關機努力工作的好員工舒楝同志下班后應該開機了吧。

     事實證明關機和開機無人接聽相比,后者更令人上火,前者你會為她找借口,也許沒電了、也許飛行模式、也許投入工作關機免干擾……

     撥出去的手機號碼持續忙音直至自動切斷,高旻平靜的心湖起了微瀾,他感到荒唐,為自己無緣由的焦躁,也為舒楝的開機不接,他甚至猜測舒楝是不是故意的。

     終止胡思亂想的方法是契而不舍地撥到對方接聽為止,在高旻耐心將要耗盡時,舒楝接了電話,還一邊不知和什么人扯閑篇,“誒,來電好像是國際長途”

     那人搭茬,“舒編,你這業務都開拓到國外去了?”

     “我倒是做夢都想征服全球,可至今愛比鄰也就覆蓋了本埠而已”

     “或許是國外親戚也說不準”

     “我們家往上數八代都是農民,還是革命特別徹底的貧農”

     話雖如此,舒楝又確認了一遍號碼,不是舒昱鳴的,而且,他最近也沒有國外行程。

     會是誰打來的?

     百思不得其解,舒楝估摸著對方可能撥串號了,于是用國際通用語回覆,“sorry,yognumber”

     高旻額角的血管突突跳動,第一次碰見接電話一心二用的人。等他們聊完天,他好涵養地說:“是我,恭喜你入職時代精神”

     舒楝捂住手機聽筒,小聲對楚西說:“是高總”

     楚西不解,“他找你有事?”

     舒楝搖頭表示不知,清了下嗓子,重新把手機放到耳邊,“高總,您這是在哪兒呢,沒在國內吧?”

     “我現在紐約,昨晚我聯系了你幾次,你的手機都是關機狀態,本想第一時間祝賀你和愛比鄰的!”

     怎么聽著有點埋怨的味道……這可是*oss,輕易不能得罪,舒楝趕緊端正態度,“那真太抱歉了,我覺得吧換了新東家第一天上工必須關掉手機,以示我對雇主的尊重和對工作的重視,不過還是感謝高總的一片心意,錯過了您的電話我好遺憾!”

     心里話卻是:祝賀你妹,我的苦澀都快淹成一盆老壇酸菜了!被招安的屈辱有誰懂?知不知道你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高旻聽了舒楝的謙詞,那一星半點的不快煙消云散了,他笑著問:“剛剛你和誰在說話?今晚和同事們聚餐?”

     “同事們商量好了,決定愛比鄰發行當天出去聚餐。今晚楚總請我到他朋友那兒喝酒”,舒楝遲疑了一下問:“您還要跟楚總說幾句嗎?”

     難道有重要事交代?舒楝揣摩,按紐約的時區推算,那邊也才七點來鐘,他一大早地發什么神經!

     “哦,不用——”,高旻欲語還休,滿腹的心事叫舒楝粗線條的神轉折給堵了回去。

     “那好,高總咱們回見,拜拜!”,一聽他沒事,舒楝直截了當掛了電話。

     高旻握緊手機,回望姹紫嫣紅的秋色悵然若失,再美的風景無人分享也是寂寞的。

     身處中國的舒楝可沒悲秋情結,她把手機扔進包里,和楚西走進gaashes的鐵藝大門,繞過用空酒瓶壘砌的水簾影壁,一座酒神像迷宮橫亙在眼前,迷宮過道兩邊的冬青樹墻高2米左右,方向感不好的走進去小半天出不來。

     楚西說:“童心未泯的人大可試試,闖迷宮成功可獲贈一瓶好酒”,看舒楝摩拳擦掌的樣子,他提醒,“我反正每次沿著外圍七拐八繞的小道寧愿多走幾步路,也不愿意進去后讓人給領出來!”

     “多有意思啊,玩玩唄,要真迷路了有什么措施嗎?”

     “進入死角有紅外感應探頭,門崗處的保衛會把你帶出去”

     “那走吧”,舒楝一馬當先踏入迷宮,楚西只好跟上。

     一開始無頭蒼蠅般亂闖,后來舒楝發現了規律,迷宮每道出口的兩側掛著數字牌,有偶數也有質數,按照最簡單的數學邏輯,要么選擇偶數的方向走,要么選擇質數的方向走。舒楝和楚西交換了下意見拍板走質數的方向。

     當他們走出迷宮時,楚西感嘆,“還真被你蒙對了,林棟的酒給定你了!”

     “楚總,我可沒瞎蒙,會所老板明顯崇尚不對稱美學,迷宮的設計遵循了質數螺旋規律,綜合兩點判斷,我覺得選質數方向能走出去”

     “高明!”,楚西撫掌,“質數螺旋我不懂,不過這里老板的審美取向你怎么猜出來的?”

     “不難猜,你看這棟小洋樓的庭院風格,悠長起伏的鵝卵石小徑,不居中的法式噴泉——每一處景觀都體現了非對稱美學。所以我猜迷宮的設計者將自己的喜好植入游戲,那么比起對稱的偶數,他大概更喜歡不對稱的質數!”

     “那你太懂林棟了,他認為對稱的美學規整得沒意思,就像人生,過于循規蹈矩會索然無味。他肯定會心甘情愿地奉上美酒!”

     舒楝和楚西的朋友林棟接上頭時,高旻正在趕往肯尼迪機場的路上。

     喬航坐在副駕駛位上,他瞥向倒視鏡,老板靠著后座扶額假寐,看上去非常疲累,有別于往日神采奕奕的模樣。來美國后行程安排很緊張,昨天剛和聯合投資人開完會,今天就要飛到洛杉磯見企業并購律師團,明天還得去歐文市跟v制藥公司的董事會見面,商議收購細節。

     即使如此忙碌,老板也擠出時間為新開張的愛比鄰訂做了別出心裁的蛋糕,幾次聯絡舒小姐親自向她致賀,無奈舒小姐關機,不知道最后有沒有和舒小姐通上話。

     高旻若有所感地倏然睜眼,鎖住喬航鏡中窺測的視線。

     喬航垂頭訥訥無語。

     “想問什么?”高旻聲音低沉。

     “您和舒小姐聯系上了嗎?我覺得還是安撫下她為好,畢竟從負責人變為編外雇員肯定有心理落差”

     “她不需要,現在估計正開心地跟楚西喝酒”

     “舒小姐和楚總關系融洽有利于合作,那您就可以放心了!”

     高旻闔上眼睛,久久沉默,就在喬航以為他睡著時,后面傳來一句“是啊,我很放心”

     老板的語調雖平淡,但為何感覺有一絲惱意?

     理智的堤岸被不知起自何處的思念侵襲,高旻的一顆心上上下下,莫名地高興,莫名地失落,或許深秋的景色日漸蕭瑟,他患上了悲秋綜合癥。

     一定是這樣的……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