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章 朋友式閑聊
    閑聊是建立一切關系的切入點,高旻建議兩人freeandeasy一些,中心思想是別拿他當領導看,試著像朋友那樣相處。

     舒楝聽他口中迸出一串英文,估摸著是斟酌合適的詞兒時犯難了,自動切換成英語思維,畢竟用母語說咱倆做朋友吧恥度挺高的,又不是小學生,要不要那么幼稚!

     她用英語簡潔直接地回復,“it,wemakesamlds,right?”

     兩個人用英語交流并達成共識,好像運用外國語言難為情的感覺會減弱似的,有直來直往的老外思維加持,丟開含蓄和暗語,談話的氛圍終于輕松自如起來。

     可高旻有點小失落,舒楝說ds而不說ds,當然,像朋友般交談也算向前邁了一大步。他重拾剛才的話題,問舒楝恐高和擇高處安居的關系是遞進的還是矛盾的。

     真是個執著的人啊,舒楝嘆為觀止,一般人聊天,假如有一方拋出說來話長這個敷衍用語就應該明白對方不想說,那就趕快過渡換個話題,就好比男的約女的,女的說下次吧等同于沒有下次了或下輩子吧,這種心知肚明的事他咋就不懂呢。

     雖然不是什么不可言傳的秘密,但講買房子的事真的不會無趣嗎?還是說打聽到她買房撿了便宜,也想通過她找熟人購置房產爭取點折扣?高老板這么襯錢不至于吧……也難說,有錢人也不嫌錢多啊——講吧!

     “我恐高和買最高層住宅之間既不是遞進關系也不是矛盾關系,一切服務于現實。我也想住平層大house或者市區獨立別墅,可我有上億的身家嗎,我沒有!就我這所公寓也是走了偏財運撿了漏兒才住上的。前幾年市中心的房價是現在的一半,就那時我想買也得掂掂荷包里的銀子夠不夠份量,一開始我就沒考慮黃金地段,就想在有地鐵的郊區買處房子,遠點沒關系,大點住的舒服就行,趕巧了,城投集團下屬的房地產開發公司的陸總跟我關系還不錯,我幫他做樓書和策劃比外邊收費低廉”

     “所以,基于愉快的業務合作,他給了一個誘人的折扣把房子賣給了你?”,高旻順著她的話推測。

     “那倒沒有,他精著呢,再說了城投開發的都是精品樓盤,就算走內部價,在濱江這樣的地段我要買也得咬咬牙,后來他主動找到我,問我是不是要買房,我說是有打算,這不正到處看房子嗎,他說你也別看了,我手里有套房急著出手。聽他這話我就覺得不簡單,那時查房哥房姐不是查的挺嚴嗎,他是房地產公司老總,利用職務之便手里捂幾套房子那還不容易???”

     “他是不是讓人給告了?”

     “多半是,再怎么說我們也是國營單位,肯定要響應國家政策,自上而下地徹查干部的閑置房情況,不少人聞風而動處理手中的房子,陸總的位置盯著的人又多,保不齊被敲山震虎了,不過我還挺謹慎的,接盤俠又不是隨便當的,誰知道他的購房來源合不合法!”

     高旻不是老古董,接盤俠的內涵他還是明白的,被舒楝用來比喻買房交易真是無縫銜接,貼切無比。他臉上浮起笑意,“你挺小心的,利益當前,不為所動!”

     “那是,不清不楚的房子借個膽兒給我也不敢買呀!陸總是聰明人,他看出了我有顧慮,說頂多利用職務打了擦邊球,不涉及經濟犯罪,正因為如此,哪怕集團有人眼熱他的位置也沒法動他,但經此一役,他是沒心氣兒和精力往上爬了,恰好兒子在美國拿了綠卡,他就想從風口浪尖上退下來到國外養老去,有生之年不會再回來,這才急著賣房子。手上的這套房子是買給他兒子做婚房用的,面積也就夠小兩口用,刨去公攤還不到二百平,手里錢多的人想買更大的,錢少的人看中了又買不起,一來二去房子脫不了手”

     “他都說到這份兒上了,你要是不承情,豈非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說的是啊,他求我買房,我得趁機壓壓價,再怎么說我掙的是血汗錢,跟他來錢快的不好比,不得不說還是老江湖眼色快,曉之以情后見我神色不動,馬上改口說當初他什么價拿到的房子就什么價賣給我,不求賺錢但求脫手,房子還沒開盤他就內部認購了,價格自然比市價低,他肯割肉讓利,恐怕身上的事也沒他說的那么輕巧,這我管不著,只要房子沒事就好”

     “一口價買下來了?”

     “對啊,付了三分之二的錢,三分之一用公積金貸款,雖然全款買下來不成問題,但我總得留點余錢裝修買家具電器吧,總之這房子買的皆大歡喜,陸總拿了錢沒多久就急流勇退移民到美國,他人走了,可我在城投還有點人脈關系,城投房地產的現任負責人我也認識,高總要是想買城投的房子,打個折總歸是可以的!”

     這個圈繞的遠!舒楝說完,微微吐了口氣,為了顧全高總的面子又不能問,誒,你問我房子的事是不是想托關系便宜一點買房子呀,領會領導意圖的要義在于想人之所想,急人之所急嘛!

     高旻愣住了,覺得舒楝說的話最后有點神轉折,細想,自己打聽人家房子的事的確有那么點嫌疑,于是,他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在舒楝看來,高旻的笑代表了默認,一切盡在不言中,點透就沒意思了,如若不然,三番兩次地跟她提買房的事又為了哪般?

     關于房子的話題就此打住,高旻收拾杯碟放入托盤,表示要自己清理,舒楝當然不能讓第一次登門拜訪的客人刷碗洗盤了。

     “別介,你是客人,哪有讓客人動手的,你先歇著,要不你在房子里隨意轉轉,看看格局結構,這個小區除了樓王那棟結構略不同外,大部分房子內部結構都相仿”

     高旻謝謝她的好意,但還是跟著她進了廚房,舒楝以為他要從廚房看起,就不管他自顧自地清洗杯碟。

     舒楝的廚房是回字形的,安裝著整體櫥柜,深色大理石臺面,白色烤漆柜體,淺色的地板磚光可鑒人,與花哨的客廳比,廚房的設計風格簡約大氣,窗邊的透明玻璃瓶中綻放著一束白色郁金香,吧臺區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酒具和杯子,用來喝酒的杯子就有六種之多,勃艮第紅酒杯、波爾多紅酒杯、香檳杯、白酒杯、白蘭地杯、雞尾酒三角杯,遠遠望去亮晶晶一片。

     此外還有喝水的水晶玻璃杯,喝牛奶的馬克杯,喝下午茶的英式茶具、喝中國茶的活瓷杯……

     “你喜歡收集杯子?”,高旻忽然問。

     “你關注點很怪啊,一般人會問,這么多酒杯,你是酒鬼嗎?”,舒楝回頭笑笑,“我不是杯子控,主要是需求不同,功能不同,杯子自然也要不同,就拿喝紅酒來說吧,大肚勃艮第酒杯可以讓酒的香氣停留更久,適合喝黑皮諾葡萄酒,赤霞珠就用波爾多酒杯,香檳就不用說了吧,官方標配細頸郁金香酒杯,其外,水呢要用無鉛玻璃杯喝比較健康……與其說是收集癖不如說我喜歡分工明確!換句話說我家里所有的器具和擺設都是經過我權衡后挑選的,必然有其價值!”

     舒楝脫掉橡膠手套回看高旻,后者用一種“然而,我早已看穿了一切”的目光和善地望著她。

     太令人挫敗了,舒楝攤手,“一切美的東西都不可辜負,我喜歡收藏能令我眼球和心情感到愉悅的好物,這有什么不對?千萬別拿弗洛伊德的那一套來剖析我!”

     “我有嗎?”,高旻模仿舒楝的動作亦攤手,笑言,“你就是想太多”

     “不是我想太多,是你眼神中的內容太多!”

     高旻移開眼睛不和舒楝對視,差點忘了她擁有敏銳的直覺,他確實在想沉迷于收集或許是補償心理的一種投射,也是沒有感全感的表現,再聯想到她的單親背景,他心軟地一塌糊涂,仿佛看到住在舒楝身體內的小孩,沮喪又任性地藉由物質的豐裕汲取溫暖和依傍。

     被人脈脈不語地看著,舒楝似乎能感受到流水無聲的情愫,類似溫和的體恤和憐惜令人全身起栗,然而她并不領情,誰也不想內心被人看透,那種感覺并不愉快,就像在說,看吧,你也有缺失,有弱點……

     空氣凝滯了幾秒,舒楝聳肩,哈的笑出聲,“那種憐愛你三十秒的眼神怎么回事,嗯,高總?拜托,不要深入想象好嗎?走,咱們到各個房間轉轉,”

     高旻也覺得自己有點超過,及時抑制住不由自主流露的柔情,他順水推舟地應和,“有勞了”

     “客廳你看過了,設計師做了隔斷,和餐廳區分開”

     “如果房子不夠大的話,功能分區很重要,我覺得玄關那堵墻做成鏡面處理挺有風格的”

     “從風水上講,玄關放鏡子會煞到對門鄰居,嚴格來說,我的玄關是藝術雕刻玻璃,不是水銀面的鏡子”

     “可以去你的露臺看看嗎?”

     “我家可沒有豪華露臺,就是個略大點的陽臺罷了,這邊走”

     舒楝帶高旻穿過客廳,推開頗具現代感的黑色細框玻璃移門,跨出去,踩在原木鋪設的地板上,鐵藝圍欄上攀援著綠意盎然的藤本月季,想必夏日花開會像倒掛的瀑布一樣美麗。

     花下擺著一長列美式實木工業桌椅,桌上放置著一組摩納哥風情的防風燭臺和一本包著薄荷綠牛皮紙的書,原以為是清新文藝系的,高旻拿起翻開書頁,躍入眼簾的第一句是:ly for the 'ythal。andididn'wanyboddidandclear-thinkingandall。

     高旻笑著念出來:“完全是騙人的鬼話!潘希與其它學校沒有什么不同,根本沒栽培什么人才。并且在那兒我也沒見過任何優秀的有腦子的人!”,念完,他抬頭看舒楝,“麥田里的守望者,你喜歡這本書?”

     舒楝從高旻手中接過書,翻開扉頁,輕輕撫摸,“最愛的一本書,沒有之一。雖然沒講什么警世恒言,也沒什么故事情節,但我非常喜歡,就像回望自己的成長,我很理解霍爾頓經歷的混亂和對成人世界的抗拒,成長就像一場海嘯,帶走純真,我也做了好幾年假模假樣的人,到現在也不敢說自己全然無辜,一點也不虛偽!”

     “至少你夠膽承認”

     “那是我懶得裝!”

     兩人相視一笑,看了會兒遠處奔流的江水,風吹得有點冷,舒楝提議回屋。

     “咱進屋吧,在外邊快凍成冰棍了,南方冬天的風特別刁鉆,專沖著骨頭縫吹,陰冷的感覺半天都緩不回來……好想弄個壁爐,燒著松樹枝,蓋著毯子躺在搖椅上取暖,我哪天老了就這么做!”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