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章 秋風起時
    高旻發起的裝逼大會本來可以圓滿畫上句話,到了兒卻尷尬了一場,當然尷尬的不是他,是舒楝和邢睿。

     舒楝本著喝一口賺一口的理念,把剩下的香檳包圓了??珊染朴袀€副作用,甭管貴酒還是便宜酒喝多了嘴巴都會干的冒火。

     喬航說他們公司福利一流,有配備調酒師的酒吧和米其林星級廚師的餐廳,只為dmc的員工服務。

     但凡賺錢的對沖基金公司待遇都不差,譬如潘興廣場資本就為員工建造了全球頂尖水準的健身房并聘請了私人健身教練。

     還有一些對沖基金公司的福利足以讓人流口水,免費早餐、灣流商務飛機、御用理發師、高檔百貨商場折扣卡……

     舒楝聽得艷羨之余不免心火又起,政府不是在整頓股市嗎,證監會咋不請姓高的喝茶去,明顯他趁火打劫賺了不少錢。

     建立在股民血淚上的高福利你們也好意思炫耀???作為損失嚴重的股民,舒楝心里那個酸,她語調平平地提出了一個無理要求——想喝類似星冰樂的飲料。順便觀察下他們的調酒師實力如何,如果調酒確實有一手,她以后會常來dmc坐坐。

     誰叫他們老板坑了她不少錢呢,除了維修費,包括第一次請他吃飯到最近一次的油費和洗車費加起來上萬了都快,偶爾過來喝他的免費酒水太天經地義了。

     調酒師是個金發小哥,碧眼波光蕩漾,實在是顏狗們的福利。

     “你們公司的員工流失率應該不高吧?”,舒楝暫時忘了星冰樂,提了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喬航顯然被問得措手不及,他正在描述星冰樂的做法,遭到了調酒小哥的鄙視,“伙計,他們賣的不是咖啡,是美國文化,千篇一律毫無個性”

     “無論如何請做一杯可可粉和冰塊混合的咖啡”

     “嘿,我是調酒的!”,小哥抗議。

     “那隨便做杯解渴的”,舒楝替喬航解圍。

     “ok,我會給你調一杯粉紅檸檬水!”

     小哥轉頭忙活去了,舒楝小聲問喬航,“他是不是法國人?”

     “你怎么知道的?”,喬航驚訝。

     “猜的,法國人不喜歡星巴克,認為這個全球連鎖品牌褻瀆了咖啡文化”

     “jeff是法意混血——你剛才問了我們公司的員工流失率?其實并不高,除了跟不上公司的腳步自動離職的人,大部分員工都很熱愛dmc”

     “呃……我想也是,高總對員工方方面面都照顧到了,連眼球都不放過”

     “什么?”

     糟糕,內心戲快要暴露了,少年你太認真,我只是在調侃而已!舒楝呵呵呵傻笑了一會兒說:“我的意思是,瞧瞧你們公司的環境,跟現代藝術博物館似的,光用眼睛看也是一種精神享受!”

     “hey,你的粉紅檸檬水,enjoyit!”,調酒小哥眨了眨眼睛。

     “謝謝”

     多虧調酒師及時救場,舒楝尷尬的臉都快僵了,當你開玩笑,別人沒get到時,簡直是場災難,然而這只是開頭,邢睿握著罐啤酒蹓跶了過來,見面就嘲:“喲,還沒上任就開始摸地形了?”

     舒楝托著下巴抬眼覷邢睿,“你不是太恨我就是太愛我,不然為什么總是跟我過不去,說吧,是不是暗戀我在心口難開,只能用別扭的方式表達愛意?”

     邢睿還沒咽下去的啤酒華麗麗地噴了出來,“你臉皮還能再厚點嗎?少自作多情了,你從頭到腳都不符合我的審美明白嗎?想知道我喜歡誰嗎?跟你正好相反的女人!”

     “那麻煩你表現正常點,咱們可是要共事的關系,盡量友好些吧,否則別怪我誤會!”

     “先檢討你自己再說吧”

     “我怎么了,不是一直和你進行有愛的談話嗎?”

     “你管那叫有愛的談話?”

     “不然叫什么呢?*?”

     “你——”

     邢睿徹底歇菜了,他說一不二慣了,打嘴炮的經驗貧乏的可憐,自然比不過一個跟各路奇葩開過罵戰的專欄作家。

     看著邢睿鍋底一樣黑的臉,舒楝痛快極了,活該,讓你先撩人!

     “原來舒小姐和邢總監是可以*的關系”,高旻走過來,一臉的揶揄。

     走路沒聲,跟鬼一樣,八成偷聽了個差不多才冒出來,舒楝腹誹。

     邢睿猶自掙扎,“高總,別開玩笑了”

     楚西跟在高旻后邊笑著接腔,“高總沒說錯啊,我看你和舒小姐挺熟的,彼此了解頗深,將來合作肯定沒問題!”

     “承您吉言,我代表邢總監感謝您對我倆的信任”

     “有點事,我先告辭了,舒小姐下次咱們時代精神見!”

     邢睿巴不得趕緊走,白了舒楝一眼,揚長而去。

     這才叫真尷尬,感覺空氣都凝滯了,喬航傻白甜,當著他的面調戲邢睿完全無壓力,但被高旻這種人精圍觀了心里就不太舒服,有種免費演戲給人看還會被嘲笑演技不好的挫敗感。

     舒楝鎮定了下,把砸到地上的臉皮撿起來,打算說句場面話意思下就溜之大吉。

     高旻沒給她機會,瞄了下手腕上的表盤說:“下班時間到了,勞駕你跑了一趟,晚上一起吃飯吧”

     “在哪里吃?你們公司餐廳?”,反正是免費的,省一頓是一頓,舒楝有點躍躍欲試。

     “不著急,往后在這兒吃的日子多著呢,就怕你會膩,今兒咱們在外邊吃”

     高旻意有所指,舒楝還沒顧上推敲,“外邊吃”三個字洪鐘大呂一樣灌進耳朵里,坑爹!趕緊撤,別又被姓高的敲竹杠。

     “我可沒帶錢包!”,舒楝的臉色晴轉多云。

     高旻秒速了悟,頓時開懷大笑,“這次我請客,吃好的,成嗎?”

     舒楝立時放松了,“這還差不多,喬助也一起去吧”

     高旻淡淡看了邢睿一眼。

     邢睿婉拒,“恐怕要辜負舒小姐的美意了,我今晚另有安排”

     舒楝目送邢睿離去,高旻不陰不陽地來了句,“別看了,人都走了,以后來dmc吃午餐再約吧”

     語畢,高旻招呼都不打一聲轉身就走,舒楝跟上去問:“約誰?”

     “喬特助,我看你對他挺關心的”

     “高總,您說話能不設陷阱嗎,跟您聊天太費腦了,一不小心就中招,我約喬助屬于人際交往的禮節范疇,怎么讓你一說好像我對人家有邪念似的!”

     高旻帶舒楝走進一部全透明的玻璃電梯,按了負三層的按鍵,施施然地抱臂靠在裝修精美的扶手上調侃,“下班高峰,dmc的電梯上滿員了估計,沒準喬航也在”

     舒楝有輕微的恐高癥,她別開眼不往外看,嘴上依舊不認輸,“高總你不會在暗示我吧?其實想想喬助性格好人善良,是很合適的約會人選!”

     “英雄所見略同……就是吧,有人比你捷足先登了”,高旻故作沉痛地說,“別灰心,dmc還有大撥單身男博士,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

     姓高的一副老鴇的嘴臉幾個意思,她腦門上寫著缺男人了嗎,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謝謝了,等我實地偵察后再說吧”

     倆人貧嘴逗悶子到了地下停車場,舒楝把車鑰匙還給高旻。

     高旻來回看了看感嘆,“不仔細看我還以為新車呢,干嘛費勁洗啊,直接開過來,跟我客氣什么”

     舒楝心說我費的不是勁兒是錢,嘴上說的是另一套,“您好心借我開車,路上下了場雨,濺了滿車的泥點子,怎么好意思原封不動地給您開回來呢”

     高旻打開車門,做進駕駛位,舒楝坐到副駕駛位置,拴好安全帶,等高司機發動車子。

     高旻遲遲不動,鼻子嗅了嗅,手又摸了摸儀表盤,轉頭問舒楝,“車內部你也叫人清潔了?

     “對啊,捎帶著讓他們一塊洗了”,另外還把車送到4s店做了次保養。

     舒楝并不打算就此邀功,她出錢幫高旻保養車子的初衷上有點做賊心虛,怕回來的路上沒留神給車碰到磕到,索性花錢買個心安,讓專業人士做了次檢查。

     “你大可不必,哪兒那么多事吶,別弄的跟學雷鋒似的,我心里多過意不去!”

     你那還叫過意不去?哎喲喂,第一回生張熟李都不認識就坑了一頓六七千的飯。

     以上發自肺腑的話沒法說出口,怎么說她還欠著人家一大筆錢,人家也沒見天催帳,只好安慰自己吃虧是福!

     “您的車比較金貴,這可是世爵,手工打造的品牌,我能不當心點嗎?”

     “車再好不也得為人服務嗎,咱們撞車那回我是有點生氣,但跟車被撞壞了沒關系,是我覺得開車應該專心,因為稍有不慎就可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生命太脆弱了。二十來歲的時候我喜歡飆車,特別是有壓力了開上跑道腳踩油門加速時引擎的轟鳴聲一響起,腎上腺素飆升至頂點的感覺非常讓人迷戀,那一刻所有的負面情緒都發泄出去了。一度我很依賴這種釋放壓力的方式,直到我親眼看到好朋友的車失控地撞上一輛休旅車——”

     舒楝扭臉看高旻,他的表情平靜無波,好像只是在講述一件無關的往事,不過從他的眼神中能看到令人動容的東西。

     高旻并未講那場車禍的后果,舒楝也沒追問,他們在靜默中消除了誤會達成了和解。

     舒楝降下車窗,風吹進來,看著天邊的彤云出神。

     “你在想什么?”,高旻問。

     “想起了兩句詩,秋風萬里動,日暮黃云高……落葉的季節到了,我喜歡秋天”

     高旻的嘴角悄悄彎起,心情又愉快起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