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5章 命運的伏筆
    項輝離開前好心為舒楝這個單身人士指明了解決飯轍的好去處,他不無得意地說,那地方叫幸福食堂,特別適合沒著沒落的光棍們,強烈建議她去體會一番家庭的溫暖,因為那里的飯菜有家的味道。

     幸福食堂在光福里13號,往前走個百十來米就是,再往前是一些藝術中心,她吃完了飯還可以順路蹓跶著觀賞藝術作品,現代雕塑、先鋒藝術畫,還有私人膠片電影院,專門放老電影,挺懷舊的。

     舒楝四處逛了逛,她也沒什么著急事要辦,干脆拐進了幸福食堂吃午飯。

     幸福食堂走的是憶苦思甜路線,充滿著大鍋飯時代公共食堂的特色,塑料桌子長條板凳搪瓷缸子鋁飯盒,可以點菜也可以吃現成的。

     取餐窗口掛著小黑板,白色粉筆字寫著周三菜譜:蒸花卷饅、燒豆腐、豆芽炒面筋、紅薯、醋溜白菜、土豆燉牛肉、熗鍋面、大米湯。

     舒楝葷素搭配點了兩樣菜,主食要了花卷和紅薯。窗口后的廚房大師傅掂著勺滿滿當當地給了她一飯盒菜,實惠地叫人流淚,換個地方你看十一二塊能吃飽飯嗎,難怪叫幸福食堂了,省錢還能吃好簡直是商家中的良心代表!

     總之這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都好了不就幸福了嗎?

     找一人少的桌子放下飯盒,舒楝又去打了半缸大米湯,她坐下慢條斯理地開吃,嗯,味道不錯,油鹽醬料都放得適當,咸淡相宜,紅薯又甜又面。

     舒楝正吃著眼睛瞄到了桌角上的小鐵牌,上面刻著標語:食堂之紅賽杜鵑,我們住在天堂中;育秧好比育嬰兒,要奪增產第一功!

     這是要將懷舊進行到底了,想到那個年代連結婚都要喊口號,舒楝不覺笑了,方女士說她跟舒昱鳴領證時還和辦事員對了幾句毛*主*席語錄,結婚證上語重心長地印著團結友愛,互愛互助的良言警句??上y手共創美好未來的偉大征程還沒起步兩人就分道揚鑣了。

     舒楝端著搪瓷缸喝完米湯,摸了摸凸出來的胃,半天不愿意動彈,見手機震動,這才起身背上包邊往外走邊接電話。

     “哦,錢進吶,怎么了?”

     “我一早就給你打電話了,不過你正在通話中,跟誰熱聊呢,別偷偷摸摸談上了吧?”

     “要談也光明正大的,偷偷摸摸干嗎!路璐金去紐約公干,有點活交代給我”

     “我也收到某品牌的邀請卡了,我沒空去,給你吧,你不是很久沒度假了嗎,反正你一待業的,時間多的是,附贈機票去不去?”

     “十二萬分地想去,眼下事有點多,哪兒都去不了”

     “什么事?不會還是車禍理賠那事吧?我有一哥們開了個高檔車修理廠,我幫你問過了,你撞那一勞斯給他五十萬保管給你修好,你跟那勞斯車主商量下,看他同意嗎?”

     “五十萬?那勞斯車主高老板說修他這車得請外國原廠的技工,他給我算了筆帳差不多兩百萬!”

     “那他的車應該是特別定制版,張口要兩百萬倒也沒瞎白話,我說你身段放軟點,求他通融通融”

     “別擔心,賠錢那事我搞定了”

     “搞定了?”,錢進尖叫,然后神秘兮兮地問,“難道你肉償了?我去,不會吧!”

     “錢總,拜托你把腦子里的黃色廢料清一清——再說了,我的*昂貴到價值兩百萬嗎?”

     “你的*要是價值兩百萬,那在業內的價碼絕對可以笑傲江湖了,你知道明星們的飯局價格排行榜吧,光是陪吃陪喝就小幾十萬,我告訴你那是他們自抬身價,據我所知,根本沒多少錢,所以說你這個兩百萬算得上頂級身價了!”,錢進興奮不已地說。

     “我說姐姐咱能不異想天開么,最近撞豪車的新聞那么多,有倆勞斯車主根本不讓肇事者賠錢,反觀我,兩百萬是不用賠了,但我得去給他打工,我那倒霉雜志就是被這個挨我撞的車主買走了,事就這么寸,雜志接著做,所有權卻易主了,我現在跟亡了國的皇帝一樣賠了夫人又折兵,你算算損失是我多還是他多!”

     錢進想不到其中的彎彎繞繞這么多,“那肯定你賠他賺啊,你的雜志當初我也想買來著,連同線上交易平臺,打包價三千萬,回頭我找人包裝下再轉手至少能賺兩千萬的差價,我記得你說過你那不開眼的領導報了一個超低價就出手了”

     “臺子我搭的,事也是我做的,他不了解價值,隨便賣了,真是氣得我吐血”

     錢進嘆氣,“咱姐們倆是苦到一處了!”

     “你苦?快拉倒吧,總裁換我當,好叫我也嘗嘗你的苦滋味!”

     “你以為我這個總裁的位置坐得安穩?董事會的幾個大股東都是元老,見了他們我也要尊一聲叔伯,各個部門都有他們安插的人手,我的人水潑不進,有幾項賺錢的項目他們把持著,我在公司打不開局面,有的是人等著看我笑話!”

     舒楝替她發愁,“那就任由他們打壓你?”

     “現在我還沒干出成績,不能跟他們硬碰硬,等時機成熟了看我不把他們連根拔起!”

     錢進玩票似的開了一個小文化公司,跟風投過幾部電視劇,沒賺到大錢可也不虧,日子過得輕松自在?,F如今接了她爸的班,上千人的生計壓在肩上,她收起了肆意而為的性情,如履薄冰地應對公司內部的權力傾軋。舒楝想提點她幾句,但又一想自己也才堪堪躲過了城投集團領導層的換屆紛爭,確實也沒什么斗爭經驗好傳授,只好精神上給予支持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

     “走地方包圍中央路線唄,我留在總部也就只有在文件上簽名的份兒,處處受掣肘,倒不如到外地拉幾個好項目,成立分公司順便培養幾個我的人,等這邊有了眉目我看董事會那些老頑固還有什么話說”

     “這么說你跑外地去了?”

     “對,山西,昔日的煤炭大省如今經濟下滑,對于我們做買賣的來說不見得就是危機,官場重建后招商引資規模搞得挺大,我來山西后跑了五場政府組織的專題對接會,有些新興項目很不錯,我的團隊正在調研,時機成熟了就簽合作協議”

     知道錢進并非毫無對策,舒楝也有閑心打趣了,“你每回賣我個好后邊跟著一串事讓我幫忙,這回送我去紐約的機票又是為了什么?”

     “在你眼里我就是這種勢力小人?”

     “哎喲,那你屏住了不要說,我可掛電話了”,舒楝故意逗她。

     “誒,別!我還真有點事托付給你辦”

     “地主家也沒有閑工夫呀”,舒楝裝模作樣地拉長音。

     年底等我空了,請你豪華海島游怎么樣?”

     “跟你開玩笑的,說吧,什么事?”

     錢進少見地扭捏了會兒才低聲說:“你幫我去財大看看蘇懷秋”

     “看蘇懷秋?他怎么了?不用我捎話?”

     “我來山西的前一晚和他大吵了一架,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他車也不開冒著雨走了,前兩天錢老頭給我打電話時無意中說了句蘇懷秋病了,他身體底子一向很好,也不知道病的嚴不嚴重?”

     “既然你掛念他,直接打電話問他不就知道了嗎”,錢進久久不語,舒楝心想可別被我猜中了,“你是不是說了傷感情的話?”

     “我對他說不要再糾纏我了,除非他不認蘇錦蓉”

     舒楝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找回聲音,“你讓他和親媽斷絕關系,是想逼他走,還是真的準備利用他的感情報復你父親和蘇錦蓉?”

     “我媽都不在乎那倆賤人了,我何必為他們浪費心力,蘇懷秋說要跟我在一起,我答應的話,外人會怎么看我們家,爹劈腿娶了老小三,閨女又和老小三的兒子攪在一起,這像話嗎,我媽的臉面還要不要了,丈夫給了她一耳光,我做女兒的也要甩她一巴掌嗎?我們沒有未來,還不如干脆了斷!”

     “其實撇開法律關系不說,你倆又沒有血緣關系,真要在一起頂多也就閑言碎語傳一陣子,伯母那兒你探探口氣,看她什么意思,她要是不反對,那你和蘇懷秋之間就沒障礙了,再者,你又不是那種循規蹈矩的人,別人愛說說去唄,你就裝耳背!”

     “我腦子亂得很,不管了,總之你代我去看看他,他身體無恙了,我也就放心了,不然老感覺欺負了他似的,以后獨木橋陽關道各走各的!”

     “說得你好像對蘇懷秋多客氣似的,上大學那會兒你提起蘇懷秋就鼻子不是鼻子眼兒不是眼兒的,我就不明白了,他喜歡你哪一點了,溫柔和氣一樣也不占,估計常年被你精神虐待出斯德歌爾摩綜合癥了!”

     “去你的,就這一樁事,你記著就行”

     “放心吧,我會去看他的”

     舒楝掛了電話搖搖頭,這煩惱簡直是人間的主旋律啊,沒錢的為生計發愁,有錢的為情想不開,反正就沒有稱心如意的。

     兩相對比,舒楝覺得自己的日子過得正經不賴,雖也有波折,好在有驚無險地闖過來了。

     知足常樂吧。

     開車往回走,歡脫的舞曲也不放了,聽電臺的音樂節目流金歲月播放歌曲。

     節目主持人放了李健的中學時代,清麗的吉他聲,懵懂的暗戀情懷。舒楝也像歌中唱的,有同樣的疑惑,愛是什么,她不知道。

     快下高架時,手機鈴聲大作,把舒楝從莫名的傷感情緒中驚醒,她按了按耳機。

     “我在婦幼保健醫院,你快過來”

     “喂,胡琳,喂?”

     胡琳說了一句話手機就斷線了,舒楝皺皺眉,猛打方向盤,車子換了方向。

     也不清楚胡琳出了什么事,舒楝提心吊膽地趕到婦幼保健醫院,進了大廳邊打電話邊四處張望。

     “小舒,我在這邊!”,胡琳拼命朝舒楝揮手。

     舒楝循聲望去,在大廳的休息區看到了胡琳,她走過去一屁股歪倒在胡琳旁邊的座椅上,“出什么事了你?”

     “剛想給你說完,手機沒電了,是出事了,不過是喜事”,胡琳說著摸摸肚子。

     舒楝反應過來了,立刻挺直脊背,往胡琳腹部瞄了瞄,“普陀山太靈驗了,知道嗎,同去燒香的那個老外,他老婆也有了!”

     “我拿到檢查結果了,有45天了,是在去普陀山之前懷上的,我沒什么妊娠反應,就是胃口變大了,也沒太在意,這不是例假沒來嗎,我就往懷孕的方面想,從藥房買了兩支驗孕棒試了試,兩條線,我想八成是有了,但又想了想還是來醫院做檢查了,比較保險嘛!”

     胡琳一直想再要個孩子,舒楝很替她高興,“恭喜你呀胡姐,還有別的檢查要做嗎,超聲波檢查什么的!”

     “你陳哥過兩天回來了陪我一道過來檢查,現在我腦袋暈陶陶的,就想找個人分享我的快樂,孟源正忙婚宴的事抽不出空來,如燕嘛也有事忙,對不起啊妹,姐只能找你出來了!”

     “你不找我找誰,還有比我更閑的人嗎?說吧,怎么慶祝,大吃一頓,給你補補?”

     “不,我現在就想逛街,想瘋狂購物”

     “姐,不大好吧,咱這才剛懷上,不能累著!”

     “我的身體我有數,結實著呢,走吧”

     舒楝載上胡琳開車去商場,乘電梯直奔母嬰店匯聚的那一層,挨個一家一家地逛。

     胡琳拿起一雙軟底的學步鞋,小巧玲瓏的鞋子不及半個手掌大,煞是可愛。

     舒楝還是第一次逛母嬰店,看什么都新奇,像來到了小人國,她取下一條秀著黃色橡皮鴨的小圍嘴擱脖子比劃了比劃。

     “哎呀,太q了!”

     “是吧,你沒事經常來逛逛,看看小嬰兒的衣服呀鞋子呀,母性自然而然就激發出來了,那時候你就有動力找對象結婚了!”

     舒楝哈哈大笑,“行,等會兒我買一件嬰兒衣服掛到床頭激勵我自己!”

     “誒,你看那件粉色娃娃裙好漂亮啊”,胡琳愛不釋手地來回撫摸。

     “不對啊姐,你怎么光看女寶寶的衣服?”

     “我這一胎肯定是女孩,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有這種感覺,俗話說想什么來什么,我就想要女兒,沒準就是呢”

     “祝你兒女成雙”

     “借你吉言”

     兩人相視一笑,胡琳又去看嬰兒的小枕頭,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嘆了口氣,“每回看社會新聞有親娘拋棄嬰兒的,我都罵她們作孽,你當孩子好生養的?我今天去婦幼驗血,就看到好幾個生不了孩子的,其中一個女孩看樣子挺年輕的,頭一胎,家里人拿著也當心,誰知道胎停育了,你是沒見那女孩哭的淚人似的!”

     “優勝劣汰嘛,胎停育說明胚胎不健康,自動停止妊娠,身體調理好了還是能懷孕的”

     “我說的是心理上的,肚子里有這么一塊肉,陡然沒了,那滋味換誰都受不住。孟源的婚房剛裝修完,按說得通風個一年半載住進去才安全,可她這不是急著結婚嗎,回頭我得提醒她頭一年得避孕,不然滿屋子的甲醛對胎兒不好,很容易胎停育的!”

     “孟源要結婚了,王如燕估計也快了,她這回處的男朋友不是挺好的嗎”

     胡琳搖頭,“我看未必”

     “你見過她男朋友了?”

     “前一陣我和我兒子班上相熟的幾位家長到小南國吃飯,碰見了小王和她男朋友,我暗暗打量了下,身高長相都蠻出挑,本來我對他印象挺好,可他還沒等小王給我們介紹,自己擰身走了,把小王尷尬的,臉上紅不紅白不白的”

     “真的?那也太過分了”

     “所以事后我問小王,這男的帶她見過自己朋友了嗎?小王說他男朋友正是拼事業的時候,不想把他們的事張揚開,說是等升職了再公開也不遲”

     舒楝大感奇怪,“明星們玩秘密戀愛那一套也就算了,畢竟娛樂圈嗎,要照顧自己的粉絲情緒,瞞著也說的過去,他一普通人談個戀愛還見不了光了?”

     “我給小王提了個醒兒,這種男人不牢靠的,誰知道他是不是打著騎驢找馬的主意騙人的,當然話也不能說太透,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外人插嘴不太好”

     舒楝默然無語,當時只道是尋常,卻不知命運已埋下了伏筆。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