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章 趕趟的倒霉
????四個人選的歌沒唱完就散場了,戰斗力大不如前,想當年她們能唱通宵,神志不清了還拿著話筒哼哼。

?????胡琳拉著王如燕先走一步,到商場給她兒子買衣服去了。孟源特意留下,表情前所未有的沉重,舒楝知道她有話說。

?????“分公司的人聯名把瞿總告到了紀委,上面成立了專案組進駐集團調查,瞿總這回恐怕要栽,老閆的部門向來被認為是瞿總的三產,你又是他的得力干將,這事你心里要有數,能避嫌則避嫌”

?????和瞿總關系密切的區委書記被雙規后,眼看風向有變,老閆當即更弦易轍,跟瞿總利益切割,光速向政治正確的集團副總靠攏。

?????舒楝冷眼旁觀,老閆和瞿總的事她從來不摻和,是非圈中修煉久了,不需孟源提醒,舒楝也懂得擺正立場的重要性,發她薪水的是集團,她不是為了某個人某個小團體工作,所以她能認清自己的位置。不像老閆,自以為抱上了大腿,就鼻孔朝天橫著走,不得人心。

?????在充斥著厚黑學的職場,不同流合污,獨善其身已然不易,更遑論以一己之力對抗潛規則,時光流逝,帶走的不僅是青春,還有標志青春的熱血和勇氣。

?????絢爛的霓虹裝點了都會的夜晚,粉飾了熱鬧也放大了寂寞,車窗掠過燈光的華彩,照亮舒楝的眼瞳,電臺播放著一把幽幽的女聲,沙啞的嗓音唱著: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

?????舒楝現在唯一的念頭是趕緊回家靜靜去,特么的這一天過得也太跌宕起伏了。

?????家是最甜蜜的召喚。

?????舒楝回到家,關門的剎那,所有的不如意不順心煙消云散。

?????燈光下,重金裝潢的后奢主義客廳美輪美奐。

?????此刻,舒楝脫略形骸,帶著點肆意的放縱,仰靠在新古典式沙發上,腳下雪白的羊毛地毯沒過光裸的足背,頭頂上華麗的水晶吊燈流光溢彩,大理石地板光可鑒人,呼應著洛可可風墻壁,流沙金菱格軟包墻上懸掛著85寸液晶電視。

?????像國王巡視自己的領土一般,舒楝欣賞著屋內每一處陳設,每一處裝飾,然后夸張的大笑了三聲,這是她的地盤,隨便神經隨便瘋,無人干涉。

?????最美好的事莫過于,花自己的錢,住自己的房,開自己的車,主宰自己的生活。

?????小孩子有對全世界任性的權利,大人不行,誰會仗著真性情在社會上混,崢嶸的棱角總有被磨平的一天,戴著假面,說著言不由衷的話,人生如戲,全憑演技。

?????可有那么一刻,再嫻熟的戲也演不下去,會累、會委屈、會消沉、會逃避……會想找個歸宿療治傷口。

?????女人對歸宿的定義很明確,匡匡在《時有女子》中說: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依。

?????天下女人的訴求概莫如是。

?????但舒楝打賭,文青和小資多半不知道言出她們心聲的這段話最后一句,作家無奈道: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會來。

?????作家的筆觸是文藝的,道理是通俗的,靠譜的長期飯票是不好找的。

?????在舒楝看來,如此美好的心愿也就國寶熊貓實現了。

?????都會單身女郎需放棄幻想,面對現實,那就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

?????奮斗一套房子,為自己打造一個家,你的落寞,你的疲憊,你的悲傷……你所有的負面情緒,暗涌難言統統都會找到容身之所。

?????收藏你的人不好找,收藏你的房子努力一把還是能搞到手的。

?????這不是退而求其次,也不是阿q的精神勝利法,這是舒楝虛長三十年一點小小的心得體會:房產證七十年不變,結婚證就未必了。

?????不怪舒楝太消極,要怪就怪這世界變化快。

?????職場中奇葩的男女關系一盆一盆的狗血,離婚的有之,夫妻各玩各的有之,包二奶的有之,找應召女郎的有之,獻身求上位的有之……

?????沒有永恒不變的承諾,也沒有拆不散的兩口子。

?????見識多了,經歷了最初的三觀震蕩,舒楝現在能以平常心看待圈子里的聚散離合了。

?????正因為忠貞不渝的愛情稀缺,所以才會一再的被謳歌。

?????舒楝自以為破解了人生謎題,施施然進浴室泡澡。

?????被細密的泡泡包覆著,舒楝愉悅的瞇著眼,享受浴缸水流力度適中的按摩。

?????大馬士革玫瑰的香氛伴著熱氣蒸騰彌漫,舒楝的幸福觸手可及,可偏偏有人認為女人到了她這把歲數,如果沒把自己交代出去,活該過得落魄潦倒。

?????悅人先悅己,幸福不是別人給的,自己活精彩了,管他什么閑言碎語。

?????心靈spa做夠了,最近受的鳥氣也就隨著洗澡水沖入了下水道。

?????舒楝哼著小調一路拐進衣帽間。

?????中央島柜上的玻璃樽中養著一捧淡綠色的洋桔梗,鞋、包、衣服陳列在壁櫥中井然有序。

?????舒楝的著裝風格簡單劃分為兩類,對外,偏中性的正裝,對內,宅味濃郁的運動裝和休閑私服,一切以舒服為主,

?????不過循規蹈矩的黑白灰中也有幾件華服霓裳,其中不乏巴黎最新的t臺走秀款。有舒楝一時興起買的,也有別人贈予的。

?????很可惜,這個“別人”是同性,舒楝的朋友路璐金。

?????路璐金供職于頂級時裝雜志,說一不二的主編,在國內時尚圈稱得上呼風喚雨,點石成金。

?????兩人在工作上有些往來,合作久了,舒楝和路璐金成為私下可以喝一杯的朋友。

?????公事之外,舒楝的熱心援手,不適合回饋金錢的時候,路璐金就把設計師送她的高級成裝轉贈給舒楝。

?????舒楝高瘦白,就是臉長的不符合時下審美,路璐金說她長了一張t臺大模的臉,是設計師、造型師、攝影師最愛的那種臉型,特別有標志性,獨樹一幟,如果混時尚圈,早成引領潮流的寵兒了。

?????遺憾的是,舒楝混的是平常人的圈子,他們的審美觀不前衛不先鋒,在他們眼中,舒楝是個衣裳架子,但絕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人。

?????舒楝當然不會妄自菲薄,相反她會在特定的夜晚,穿上華服,點上蠟燭,開一瓶紅酒,愉快的孤芳自賞。

?????比如今晚,古典樂之夜,舒楝挑了一件巴洛克印花訂珠的黑紗長裙換上,趿拉著絲綢拖鞋,邁著舞臺劇效果的步子,進廚房給自己調了一杯藍色夏威夷,杯沿插上一片檸檬,完美!

?????舒楝用手機的airplay連接b&o音響,貝多芬《第六交響曲“田園”》第二樂章溪畔小景的優美曲調流淌而出,營造出寧靜安謐的氛圍。

?????舒楝走向落地窗前的躺椅,四肢舒展地躺靠在椅背上,端著雞尾酒杯淺斟慢飲,藉由音符描繪出的田園風光平息心中的躁郁。

?????也許真有一條森林掩映的小溪,陽光在水面跳躍,樹葉輕悄地落下,在水中打著旋……

?????舒楝正展開想象,深深陶醉時,燈光滅了,音樂也銷聲遁入黑暗。

?????窗外燈火依然輝煌,那么只有一個可能,買的電用完了。

?????借著手機的光,舒楝抓上手袋推門出去,樓道中的感應燈亮了,拿出購電卡插入智能電表,果然,屏幕讀數是負的,好在卡中有10塊錢的電應急。

?????拉上電閘,屋內走廊的燈光重新亮起,舒楝打算回屋換衣服然后下樓到便利店交費充電卡。

?????還沒走到門口,安全梯吹來一股猛風,半開的防盜門重重的關上。

?????把指紋鎖的防護蓋推上去,食指按上液晶屏,藍光幽幽的閃了兩下,門沒開,好吧,按密碼,咦?還是沒反應,再試,指紋鎖蜂鳴了一聲就沒動靜了。

?????舒楝傻眼了,備用鑰匙在床頭柜的抽屜里,這下怎么辦,找售后維修也是明天的事了,而且很可能是指紋鎖內電池的電耗完了,不久前還提醒自己去超市采購時記得買干電池呢。近來無論是工作還是私事,都讓她煩不勝煩,根本無暇顧及生活中的瑣事。

?????翻翻手袋,錢信用卡車鑰匙都在,萬幸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束,眼下也只能穿著拖鞋出去了。

?????“充值,五百”,舒楝把信用卡和充電卡遞給收銀員。

?????“充不了,賬上備用的錢用完了,明早九點后再來吧”

?????看舒楝目瞪口呆的樣子,收銀員知道她急著用電,不急的話也不會穿著睡裙跑出來。

?????“馬路對面的365也代繳電費,你到那邊試試”

?????“好的,謝謝”

?????不巧的是,365的繳費系統升級,暫時不能結算。

?????其實充了電進不了門也白搭,舒楝住的是高層,她可沒勇氣從鄰居家的陽臺徒手爬過去。當務之急先找住的地方對付一晚,朋友們不方便打擾,還是去集團的協議酒店開間房吧,記得酒店附近有個全家便利店,要是也不能交費,她就買彩票去。

?????舒楝去地下車庫取車,啟動車前用純凈水漱口——只喝了小半杯酒應該沒事吧,她安慰自己。

?????開車上路,在與酒店一街之隔的地方找到便利店,順利交了電費,舒楝買了一瓶杰克丹尼,隨手放到副駕駛座位上。她睡不慣酒店的床,需要酒精催眠。

?????車開到街口,剛要右打彎,就被迫停下來。舒楝伸頭往外看,不遠處有警燈閃爍,交警拿著測酒儀查酒駕。

?????升上車窗,舒楝老實坐好,有的司機磨蹭故意拖延逃避檢查,估計查到她這兒還得等一陣子。

?????百無聊賴,舒楝從儲物格翻出一片補水面膜,撕開封口,將薄如蟬翼的面膜平整的貼到臉上,然后抱著胳膊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突然一道刺耳的金屬刮擦聲響起,舒楝睜開眼睛,前頭的車竟然轉彎逆行,司機慌亂之下蹭到了舒楝的車門,眼看著整個車身都要被蹭到,舒瀅急打方向盤,向右后方漂移,緊接著她聽到“砰”的一聲巨響,身體猛地彈向擋風玻璃,又被安全帶狠狠的拽回原處。

?????下腹部傳來的劇痛差點讓舒楝喘不上氣來,她嘶嘶的吸著氣忍痛下車,左側車門有道15厘米左右的刮痕,更嚴重的是車尾。

?????舒楝捂著腹部彎腰查看,車尾右大燈撞爛了,太心疼了,等看到被撞的車凹陷的車前蓋和車標時,心疼的更無以復加。她睜大眼仔細觀察那個飛天女神標志是不是山寨的,但車輪上的雙r讓她的期盼落了空。

?????她正跟這兒哀嘆流年不利,冷不防被人一把搡開,愣神之際忘了臉上還貼著面膜。

?????舒楝舔舔嘴唇,艱難地想開場白,得先道歉吧。

?????“誒,我說你怎么回事,不會開車就跟家里待著,跑馬路上禍害人就不對了,你臉上糊張紙甩尾當這兒f1賽道呢,不知道的以為你腳丫子轉方向盤呢,不拿自己的命當事,別人的生命安全總得尊重吧!”

?????被撞的司機居高臨下,氣勢逼人。舒楝穿著平底拖,不能和這個牙尖嘴利的男人試比高,于是腆著臉陪笑,“很抱歉,撞了你的車,我不是故意的,前邊的車逆行撞了我——”

?????“怎么,推卸責任?”,那人冷笑,“別人撞你,你就撞我,交通規則懂嗎你?”

?????“你講點道理行嗎?”舒楝也火了,嗓門忍不住提高,“該我負的責任,我絕不推卸,但就過錯方來說,逆行的司機也應該負事故同等責任,你不能全賴我一人吶!”

?????舒楝和高個司機唇槍舌劍你來我往,沒留意圍觀他倆的路人越來越多,不少人舉著手機對著他倆親密接觸的車咔咔咔一通拍。

?????發微博的:“小奔撞上勞斯,喜大普奔”

?????分享朋友圈的:“面膜女舌戰勞斯男”

?????想獲得人們的同情是不能夠了,誰叫撞車的倆人看上去都不差錢呢,看有錢人撕逼那就更加喜聞樂見了。

?????辯論了幾個回合,舒楝敗下陣來,口干舌燥,心頭滴血,勞斯萊斯光零件就動輒以6位數計算,維修費不用想也是天價。買完房子和車子,舒楝賬戶上的存款花了個精光,目前現掙現花,籌錢賠償,房子和車得賣一樣,真是傾家蕩產一夜回到解放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