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章 花錢買上當
    小王出差了,這次相親交由新來的顧問小羅負責。舒楝調整心態,覺得應該樂觀以對,可就在傳說中的it精英落座的瞬間,她感覺后腦勺好像被重錘砸了一下,立刻蒙圈了。it精英面色青白交加,儼然也是一副吃驚過度的表情。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只不過眼前的男人上次見面是回國找媳婦的澳洲華僑,這次馬甲一換成了it精英。

     花錢買上當,這滋味……舒楝自嘲地笑笑,上下掃視對面坐立難安的男人,“別以為戴副眼鏡我就不認識你了,敢情你們婚介所拿我當二傻子遛!”

     剛才大眼瞪小眼時,偽it精英心說壞了,婚托的身份鐵定要敗露,于是聰明地選擇三緘其口。

     舒楝抿了一口咖啡,順帶壓壓火。還別說,這婚托真是藝高人膽大,不久前頂著澳洲華僑的馬甲,先是自吹自擂了一番,說自己是農場主,出入都是直升機,潛臺詞不外乎地多有錢土豪范兒。接著頤指氣使地指責婚介所提供的服務貨不對板,有負他這個vvip客戶所托。他要找的是二十出頭韶華正好的小姑娘,不是奔三的過季老姑娘。

     言猶在耳,舒楝捏著咖啡杯的手緊了緊,偽it精英顯然也回顧了上次的相親鬧劇,惴惴不安地朝后躲了躲。

     “怎么,怕我潑你咖啡?放心,那是電視劇里的橋段,除非我想被人瞧熱鬧”,舒楝放下咖啡杯,悄悄打開手機的語音備忘錄,不動聲色地套話,“婚托還自帶演技,你們婚介所蠻拼的,可就算你演技出神入化,頂著同一張臉還能騙我第二遭?”

     偽it精英暗暗叫苦,他就一外援,臨時對付下差事,誰知道新來的顧問辦事那么沒譜兒,安排他跟同一個人相第二回親。

     “明人不說暗語,談談吧,這次你準備了什么臺詞把我三振出局?你要拒不交代,我不介意和你一塊到派出所喝杯茶”

     抗拒從嚴,坦白從寬——偽it精英察言觀色,迅速領會精神,“那個……舒小姐,我真的不是專門針對您,今天不管對面坐著誰,都是一套詞兒……”偽it精英欲言又止。

     “說說看”

     死扛沒用,招吧。偽it精英硬著頭皮說:“我——我要找蒼老師那樣的,你,你的樣子不符合我的審美觀……”

     “行了,不必說了,猥瑣宅男的審美取向我還是略知一二的,再者我也跟你說不著,埋單走人吧”

     偽it精英如蒙大赦,結完賬單,麻溜地逃走了。

     說理的地方還是有的,舒楝一路飆車,冒著被交警抓的風險趕到世紀良緣婚介所。

     舒楝踢館來了,氣勢如虹,婚介所的工作人員阻攔不及,被她闖進了負責人的辦公室。

     負責人端著中年人的威嚴,啤酒肚,寬闊的腦門上一圈地中海,皺著眉頭抓起電話,打算撥內線叫保安。

     舒楝先他一步打開手機的語音備忘錄,偽it精英被識破后戰戰兢兢的聲音響起來:“舒小姐,我真的不是專門針對您,今天不管對面坐著誰,都是一套詞兒……”

     負責人態度180度轉變,殷勤地招待舒瀅,“舒小姐是吧?來來來,快請坐——小羅,給客人泡杯茶”

     小羅泡好茶往邊上一戳,怎么想怎么委屈,自己一個新來的,好活輪不著,跑腿打雜逃不了,好不容易摸著業務的邊,又攤上這么一檔子事,明明他們說隨便找人應付下就行,她哪兒知道這個人是反復回收利用的,還趕巧和這位舒小姐相了兩回親。

     舒楝慢條斯理地喝茶,在負責人賠笑的臉快撐不下去時,緩緩開口,“萬萬沒想到,世紀良緣這么有名的婚介所也會請婚托,我給的婚介費真金白銀半點沒做假,你們給我安排假相親對象,這可是欺騙消費者,我想工商局會給我個說法的”

     “別別別——舒小姐,有話好好說”負責人急出一腦門子汗,“是我御下不嚴,出了不該出的紕漏,對于婚托,我們婚介所一向是嚴厲禁止的,不過呢,利益當前,個別員工昏了頭違背職業道德也是有的。舒小姐,你放心,這事誰辦的我罰誰,舒小姐以后的相親計劃交給我全權負責,你看怎么樣?”

     不怎么樣!黑鍋讓下屬背,自己輕輕揭過,這地中海是自持精明把別人當白癡吧?

     墻上掛著精神文明建設單位的牌子,舒楝瞧著特別諷刺,她看了一眼不打緊,地中海一陣心驚肉跳,正想再接再厲忽悠幾句,舒楝沒給他機會開口,搶先說:“媒體從業的朋友我認識幾個,世紀良緣不想砸了招牌,毀了業內的好口碑吧,我想你們會妥善處理的”

     地中海像通了電流跳了起來沖旁邊的小羅喊:“還楞著干嗎,趕緊的,去財務部給舒小姐把婚介費支出來,一分都不能少,快點!”

     地中海點頭哈腰地把舒楝送到了大門外,末了還不忘承諾要自查自糾,并且隨時歡迎她蒞臨指導工作。

     被人當成視察的領導歡送,還拿回了枉花的錢,舒楝的心氣總算平順了幾分??蛇€沒等她從暴走模式切回來又碰上了堵車,照這個紋絲不動的堵法,堵個天長地久也沒準兒。

     好好的周末就應該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啃著酒糟雞爪度過閑暇時光。誰讓她腦子抽了大清早的爬起來去相親,整個一瞎折騰,雖說錢要回來了,但失去的時間呢,套用一句土豪們的經典臺詞:你賠得了我錢,你賠得了我時間嗎?

     她已經29歲了,沒有不敗的青春,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優雅一點地老去,不想為了結婚而結婚,更不想為了內心追求的感覺之外的任何理由結婚。說到底舒楝不是結婚狂,她不恨嫁。

     國際化大都市剩男剩女何其多,身處其中,舒楝毫無壓力,優哉游哉地享受單身生活,她不著急,著急的是別人。

     舒楝媽是婚姻的信徒,堅信家庭才是女人的最終歸宿,打從舒楝畢業起她就伸著脖子盼女婿,這都盼得望眼欲穿了,女婿影兒都沒一個,她能不急嗎,隔壁家的二丫頭,舒楝的發小兒子都上一年級了,她還沒事人似的耍單兒。

     舒楝讀書工作都在別的城市,她手再長也伸不過去,但繼續放任下去,舒楝也許會做一輩子老姑婆。為了不助長女兒單身萬歲的歪理邪說,舒楝媽先斬后奏替她在一家相親網站報了名,據說婚介所總部在舒楝工作的城市,有營業執照,料想是個正規機構。高級會員的會費一交,算是鐵板釘釘了。舒楝想反對也來不及了。

     想什么來什么,剛想到她媽,手機就響了。

     “誒,怎么樣,這次?”

     “媽,我可真服你了,比婚介顧問還稱職,次次都回訪——怎么樣,還能怎么樣,黃了唄!”

     “怎么又黃了,叫我說啊,你可別太挑剔了”

     “人家挑我行不行!”

     “挑你?你哪樣不如人了,我把你生的是缺胳膊還是少腿了,他挑你!”

     “人不待見我,我還上趕著問我哪兒不合你意呀,我不有病嗎!

     “那種男的活該打光棍,你千萬別氣餒,咱接著相,總歸會有合適的”

     怕女兒脾氣上來了撂挑子不干,她好言相勸,在舒楝對待相親絕不敷衍的保證下,她才放下了電話。

     炒掉婚介所這件事暫時先瞞住老媽,就讓她以為自己一直相親狀態中好了,能省不少麻煩呢。舒楝望著擋風玻璃窗外開始挪動的車流打定主意,將陰奉陽違的對策進行到底。

     沒多久手機又響了,舒楝瞟了一眼立刻接聽。

     “親愛的干嗎呢?”

     “堵在高架上寂寞如雪呢”

     “真的?嘎嘎嘎——”

     胡琳那充滿摳腳大漢風情的笑聲轟進了舒楝的耳朵,“下了高架來匯合我們吧,在錢柜等你,不見不散”

     連胡琳這個家庭婦女都出動了,她不去湊場就太不姐們兒了。

     下行路段不那么堵了,擠牙膏似的下了高架,開到主行道,一路綠燈,通暢無阻地開到了錢柜所在的商業中心。胡琳把包間號發到了手機上,舒楝停好車乘電梯升到負一層,出了電梯直奔胡琳她們而去。

     推門進去,胡琳站在立麥前搔首弄姿,王如燕和孟源坐在沙發上笑得東倒西歪。

     董小姐鼓樓的夜晚時間匆匆

     陌生的人請給我一支蘭州

     ……

     董小姐你才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愛上一匹野馬可我家里沒有草原

     這讓我感到絕望董小姐

     ……

     “這什么歌啊,陰陽怪氣的”,舒楝嚷嚷著讓胡琳切歌。

     “董小姐,沒聽說過?”,胡琳嘎嘎笑著說。

     “不是你的路數啊——這歌矯情的,我都起雞皮疙瘩了”,說著,舒楝搓搓胳膊,眼風一轉,鎖定也被雷的不輕的另外兩人:“你倆別光笑啊,不是有自助餐嗎,給我取點,胃都快餓穿孔了”

     孟源二話不說出去替她弄吃的。王如燕湊過來一臉八卦,“哎,大事辦得怎么樣,飯都不請的?”

     王如燕是本地姑娘,30出頭,名副其實的剩斗士,和舒楝不同的是她恨嫁,談過幾次戀愛無疾而終,熟人介紹的她又不屑見,一來二去把熱心做媒的親朋友好得罪光了,逐漸變得乏人問津,弄到了著急嫁人卻無人可嫁的境地。

     “快別提了,不是咖啡就是豆漿,一肚子的湯湯水水,末了還碰上了婚托”說完,舒楝的肚子配合著咕咕叫了幾聲。

     “看你相親相得饑寒交迫,這不是花錢買罪受嗎,自助餐你知道的,狼口奪食,湊合吃吧”

     從孟源手里接過餐盤,舒楝埋頭苦吃之際還不忘夸獎朋友,“犀利!不光受罪還受騙呢”

     如燕嘆息了一聲,“唉,看來花錢相親照樣不可靠”

     舒楝點點頭,“熟人至少不坑你錢,婚托就未必了”

     看著三位有待脫單的姑娘,作為過來人,胡琳覺得很有必要現身說法指點迷津,“選老公眼光不能太高,就拿我自己來說吧,當初認識你陳哥時我才剛畢業,他比我大7歲,工作馬馬虎虎,在國企做出納,那時候國企又不吃香的,可以說他的條件非常一般?!?br />
     “要不要和他談朋友我很猶豫,但發生了一件事讓我下定了決心——有次我去找他,他加班,我就在他宿舍等,等著等著睡著了,醒來后發現糟了,床單上一片血染的風采,我來例假了,好巧不巧的你陳哥加完班回宿舍了,我尷尬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你們猜怎么著,你陳哥讓我不要動,他轉身出去了,回來時買了內衣衛生巾還有紅棗?!?br />
     “我把自己收拾干凈了,他的黑糖紅棗湯也煮好了,他讓我安心喝湯緩解腹痛,自己一個大男人,數九寒天的,端盆水洗臟了的床單和內衣……”

     聽得入神的三人異口同聲感慨:“姐,你這是在秀恩愛!”

     “什么秀恩愛,我是在給你們講道理,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另一半當然要慎重挑選。一個男人,只要他身體健康人品好有上進心,那么他有沒有錢就不太重要,這種男人是不會讓你跟著他吃苦的,最重要的是他愛你,真心對你好,體貼你。所以我嫁給你們陳哥,就是看中了他老實厚道會心疼人”

     胡琳說得沒錯,昔日的小出納成了跨國公司的財務總監,隨著丈夫步步高升,全家住進了高檔社區,兒子從小接受精英教育,她也不必為了生活奔波勞碌。

     如燕半羨慕半心酸,“那是你運氣好,碰見了陳哥,人有本事還不搞花頭”

     胡琳拍拍如燕的背,“我不擔心孟源和舒楝,她們一個清醒不會耽誤自己,一個看得開,結不結婚都能把日子過好。倒是你,要求高,哪里有完美的感情完美的男人呢,就是你陳哥,毛病也挺多,你要知道,好男人是女人培養出來的——誒,我想到了,他們單位男人多,不過都內部解決了,我替你們留意著,漏網之魚中有好貨色的話介紹給你們”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