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來自世界的惡意
    舒楝沉浸在即將失去房子的痛苦里,她仰頭看天,苦中作樂地想,這場飛來橫禍難道背了降落傘,還定點投放,專奔著自己來???太倒霉了簡直!

     “我告訴你,看天也沒用!”,勞斯司機黑著臉說。

     嘿,什么人啊這是,得理不饒人。要是他態度好,舒楝倒也愿意跟他談談賠償的問題,可他不問青紅皂白,全沖著她一人來,叔和嬸都忍不了。

     舒楝當即就要擼袖子和他理論個分明。

     圍觀的醬油黨看熱鬧不嫌事大,巴不得戰火重燃,拽男作女打得天昏地暗才好,一時之間,吹口哨的,喝彩的,幸災樂禍的,動靜越來越大,終于驚動了交警。

     “這小跑誰的?”,交警皺眉問,車門沒關,車廂內的酒精味兒直沖腦門。

     “我的,我的——”,舒楝自動站出來配合檢查。

     瞄了一眼舒楝的“尊容”“打扮”,交警眉毛擰成了麻花。

     舒楝似有所覺,把臉上的面膜扯下來,團吧團吧扔進綠化帶的垃圾箱,為了避免誤會,她從頭到尾解釋了一遍,最后把肇事的主因歸結到那位逃之夭夭的車主身上,“要不是那廝——啊不,那人逃避查酒駕逆行,我老老實實停著車何至于惹禍上身?”

     勞斯司機嗤笑一聲,斜眼覷舒楝,“你這是一推六五二,把自個兒摘出來了?真像你說的,老實停著車,頂多就刮蹭下,多余踩一腳油門,損人不利己!”

     什么叫含血噴人?什么叫不憚于最壞的惡意揣測他人?丫挺的喝毒*藥長大的吧?真誠地祝福你斜眼一輩子!

     克制冷靜統統見鬼,舒楝脖子一梗,強硬回擊:“那車并道逆行,時速超過150碼,我不躲,等著被撞飛啊我?知道你開的車貴,蹭點漆都老鼻子錢,不就撞了你嗎,我賠!砸鍋賣鐵賠給你!”

     “現在是錢的問題嗎?出錯了,不知反省,一味嘴硬,就沖你這態度,放你開車,那也是一隱形馬路殺手!”

     “說得我好像故意撞你似的,非主觀意愿懂不懂?”

     交警嗅到了一絲火藥味兒,忙打圓場:“我們的人去追酒駕逃逸的車主了,十字路口有攝像頭,經過現場勘查,會出一個事故認定書給你們,到時誰是誰非一目了然”

     舒楝雞啄米似的點頭,連聲稱是。勞斯男冷嘲:“裝什么良民吶,聞聞這酒味兒,跟進了酒窖一樣”

     想是那一下撞的不輕,放在副駕駛座上的酒瓶撞碎了,酒液淌出來,味兒能不大嗎?舒楝憋著氣兒又把酒的事交代了一番。

     交警的神色不禁狐疑起來,這個女同志看穿戴,有點大神經傾向,感覺不太正常,心里想著,話中帶了出來:“你這睡衣也忒長了點,踩剎車絆住腳,釀成車禍的交通事故案例可不少,還穿拖鞋開車,真是胡鬧!”

     “睡,睡衣……”,舒楝要噴火了,她必須為自己的審美和品味辯護,“絕對不是睡衣!這是ina巴黎春夏系列時裝走秀款!哪個場合穿都合適!”

     交警才不管你款不款的,也沒空聽時尚經,做了個停的手勢,說:“一碼歸一碼,酒駕逃逸的我們會追究他的責任,可你這車上酒味大也是事實,來,吹口氣兒,喝沒喝,數據說了算”

     驗證清白的時刻到了,舒楝不顧腹部扭筋似的疼痛,深吸一口氣,對著測酒儀吹管呼氣,8秒鐘過后,蜂鳴器沒報警,只綠燈閃爍,顯示酒精濃度數據在20毫克以下,顯然不是飲酒過量的數據。

     舒楝樂了,眼角余光掃勞斯男,看丫還趾高氣揚的起來么,“啊呀——”,樂極生悲,嘴角的笑容尚未綻放就垮了下來,估計剛才吸氣呼氣動作太猛,牽動了腹部的傷處,頓時臉色煞白,冷汗順著額頭流下來。

     剛剛還耍橫的人,像抽去了骨頭,軟綿綿的眼看就要滑倒在地,勞斯男出手扶了一把,問:“怎么了你?”

     舒楝疼的五官都錯位了,有氣無力地指指腹部,交警反應過來,“撞車時傷到了?”

     舒楝心說能不廢話么,趕快叫救護車啊,倒是勞斯男當機立斷,半拖半拽,把她塞進自己車的后座。

     關鍵時刻見人心,勞斯男放下成見,發揚風格,交警指揮其他車輛讓路,畢竟救人要緊。

     勞斯男車開得平穩,但架不住舒楝肚子疼的翻江倒海,本來就被安全帶勒傷了,又吸岔了氣兒,腹股溝抽筋,稍稍動彈一下,就有分筋錯骨之感。

     真是遭罪遭大了,不過還有處地方傷的比較尷尬,撞車時,酒瓶碎了,玻璃碴濺得哪兒都是,駕駛座也沒能幸免,借著沖撞的勢頭,舒楝兔起鶻落間,一屁股坐在玻璃碴上,好在很快下了車,利物刺進皮肉,很疼,大庭廣眾之下也不方便查看?,F在感覺不大對頭,舒楝艱難地翻身面朝椅背,伸手暗戳戳地朝那處摸了一下,指尖濡濕,湊近一看,是血。

     到了市醫院找地兒停好車,勞斯男回頭問需要借輪椅嗎?舒楝掙扎著坐起來,搖搖頭。

     勞斯男攙扶著舒瀅走進門診大樓,大廳內人山人海。

     舒楝厚起臉皮對勞斯男說:“勞駕,幫我辦個就診卡,預存的錢您先墊上,回頭我還您”,心里想,真是現世報來的快,因為車禍摩擦她還跟勞斯男爭得面紅耳赤,轉眼就要仰仗人家鞍前馬后的打點,怪不好意思的。

     勞斯男到導醫臺領了個人基本信息表格,辦卡處的工作人員又把填寫表格的活兒代勞了,交了預存的錢,拿好“一卡通”,勞斯男扶著舒楝上電梯前掃了眼樓層指示牌,骨傷科在五樓。

     舒楝并沒有在五樓停留,她視而不見,直接上了通往六樓的電梯。

     勞斯男提醒:“骨傷科過了啊,上邊是婦產科”

     “先看婦科”

     嘿,這人挨撞了不假,撞的還是腦袋!勞斯男想跟她曉之以理一下,婦科緩緩再看,慢性病不急,傷到明處的得先處理。

     舒楝無可奈何地扯扯嘴角,總不能說玻璃碴給我的屁股開了幾道口子,有處還特別的不可言傳只可意會?說不出口??!

     勞斯男看她別別扭扭的樣子,心中了然恐怕沒傷在明處。

     兩人在排號機取了排號憑條,撿空椅子坐下,等著叫號。

     市立醫院是綜合醫院,婦科產科沒有細分,都在一個樓層,時不時就有家屬陪同的大肚子女人從眼前走過,舒楝和勞斯男一對陌生人出現在婦產科,情形有點難堪,難堪之處在于別人自動把他們默認為來產檢的夫婦。

     坐等無聊的幾個女人開始嘮嗑,有人目光落在舒楝肚子上,問:“幾個月了?”

     有人插嘴,“瞧你的肚子,還沒顯懷,不到三個月吧?”

     舒楝沒接茬,笑笑敷衍了過去,好在這些人也不需要她回應,閑扯打發時間是正經,沒一會兒就七嘴八舌地開聊了:

     “懷孕頭幾個月一定要當心,萬一流產了,以后很可能會習慣性流產,我表姐就這樣,現在又懷上了,天天躺在床上保胎,家里人緊張的要命”

     “別嚇人家,哪兒那么容易流產,前三個月要注意營養全面,吃點鈣片葉酸,雞蛋牛奶是必須的,水果也要多吃,桂圓菠蘿就不要吃了,偶爾呢燉點魚膠紅棗補補,保健品什么的完全沒必要,心理上放輕松,沒事了多散步鍛煉身體,生的時候會比較省勁”

     這個女人一看就是行家,說起來頭頭是道,其余幾人很服氣,湊到一起嘰嘰喳喳交流起懷孕經驗了。

     舒楝趁機站起來,排號快輪到她了,勞斯男陪著她到診室外的走廊等候。

     粉衣小護士拉開門探出頭喊:“39號到你了”

     走廊上的座椅坐滿了人,勞斯男干脆站在門邊上,舒楝沖他點點頭推門進去。

     屋內有個年輕姑娘,歲數不大,看著像大學生,神情怯怯的,醫生按著她的檢查結果說:“看你的白帶常規檢查,陰*道清潔度超過正常值了,流產暫時做不了,先把炎癥治好了再說,我給你開點藥,到一樓大廳取”

     女孩出去了,門沒關緊,透過門縫可以看到,一個拎包的男孩從座位上站起來,伸胳膊攬住女孩的肩膀小聲問怎么樣,女孩捶了男孩一下,嬌嗔:“都怪你”

     舒楝收回目光被醫生撞個正著,確切說,醫生也瞄了一眼,她倆動作同步了。

     醫生拿過舒楝的病歷本,在空格的地方刷刷幾筆,嘴上循例聊幾句,“現在不講究婚前守貞那一套了,至少做好保護措施,女孩子拿自己的身體不當回事,做人流滿不在乎,還有把墮胎當家常便飯的,唉,對女性健康危害大了去了”,說到這兒,醫生抬眼,“說說你什么情況?”

     “下邊出血了”,舒楝言簡意賅,事實是有點難為情,她沒有漢子,夫妻生活更是浮云,除了每年一次的例行體檢,基本沒有光顧婦產科的機會,她琢磨要是和盤托出,她這種情況,醫生會不會把她踢到外科去看病,但就傷的部位來說,很符合婦科的業務范圍吶。

     醫生朝旁邊的診察床努努嘴,“躺上去,陰*道出血,可大可小,我給你看看”,說著拉上簾子。

     舒楝躺在床上催眠自己這是治病,不要有多余的想法,諱疾忌醫要不得,她把害羞之類的情緒趕走,開口坦白,“醫生,我——”

     醫生口罩手套戴好,取出一次性鴨嘴形窺器直奔目標。

     “啊——”

     舒楝尖叫,聲音之凄厲,調門之高昂,把門外的一票人驚了一跳,勞斯男闖進來一把扯開藍色塑料簾兒。

     門內門外,眾目睽睽,舒楝狼狽地想找個地洞鉆,她面色漲紅,小聲說:“我還沒有過男人”

     醫生摘了口罩,氣急敗壞地喊:“你是處女怎么不早說,要是檢查弄破了處女*膜,出了醫療事故算誰的,這不是坑我嗎?”

     舒楝也很無語,雖然理虧,還是忍不住分辯,“婚姻狀況那一欄明明填了未婚”

     醫生的情緒仍很激動,“你都三十了,你不說,誰知道!”

     診室的門開著,室內發生了什么,室外一覽無余,旁觀者交頭接耳,竊竊私議,這還算客氣的,不客氣的直接撲哧笑出聲,附加一句:“老處女”

     瞬間,舒楝感受到了來自世界的惡意。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