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章 燒香拜佛去
    舒楝在家思考自己未來的去向,這回要定終身,必須慎之又慎。一連貓了好幾天不出門,舒臉宅的習性又冒頭了,渾然不知今夕何夕。王如燕和胡琳登門把她拽出來,一左一右架著她去汗蒸。

     “真想不通,汗蒸有什么意思,論排汗保健效果比不上芬蘭浴,溫水煮青蛙似的”,舒楝找杠抬。

     胡琳不同意,“功效不同有什么好比的,蒸桑拿預防血管硬化,汗蒸是美容養顏減肥的,你看韓劇里面不論男女老少,動不動就去汗蒸房,你再看韓國演員的皮膚,那水當當的,像你就有點亞健康,皮膚都不是正經白,沒事了就來蒸蒸,還能改善身體的亞健康狀態!”

     “我說這位姐,誰說泡菜人民的好皮膚是汗蒸出來的,你知道人家每個月去美容院花在皮膚管理上的錢有多少米嗎?”

     王如燕揭掉臉上的帕子接腔,“所以說美容最終還是會落實到財力上,只要你有錢,改頭換面也行啊,什么鍛煉護膚吃營養品keep出來的,這種話也就騙騙傻子,要是有個女的突然漂亮了,不用懷疑,九成九是整了!”

     舒楝深有同感,“整容改變命運??!”

     “可不!我們家沒搬前有戶鄰居,他們女兒和我是高中同學,大學到國外讀的,也不知道什么學校,聽都沒聽說過,把她爸媽牛的呀,回國后你們猜怎么著,完全大變樣,比四川變臉變得還徹底。她父母說國外水土就是比國內養人,我們囡囡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還真當別人看不出來呢,去年回來還不這樣呢,骨骼形狀都變了!”

     胡琳好奇地問:“整哪兒了都?”

     “臉上凡是有棱角的地方都磨圓了,填了額頭,開了眼角,墊了鼻梁,嘴唇注了玻尿酸,唇紋都沒了,多看會兒都瘆人!”

     “哎喲媽呀,那她以前長的得多愁人??!”

     “說的是啊,人家整容了呀,把了個高富帥,最近要結婚了聽說,她父母現在走路都帶著風!”

     “這不是常有的事嗎”,舒楝喝口水不緊不慢地說:“有的明星混了多少年半紅不紫的,微調下,立馬星途坦蕩大紅大紫了!”

     胡琳在王如燕和舒楝之間來回看了看,“小王,你天生麗質,她們后天加工的跟你不能比啊,小舒嘛,稍微整整也是個美人!”

     “求放過,就讓我這張臉原裝如故吧!”

     “我說你們一個兩個的,我好不容易得空請你們出來汗蒸,臉上的不情愿能收收嗎拜托,好像多委屈你們似的!”,胡琳話鋒一轉,開始算后賬了!

     “哎喲姐,我那不是一熱就心慌氣短嗎,我怵這個!”,舒楝胡亂扯理由。

     胡琳臉色緩了緩訴苦:“你們以為做家庭主婦很輕易嗎?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料理一日三餐,屋里屋外打掃,接送孩子上學,我晚上做夢都想伸直腿兒好好睡上一覺!”

     “我算想明白了,還是做男人輕松,不用來大姨媽不用生孩子,上班回家翹著二郎腿看報紙還有人伺候吃飯!”

     舒楝的打擊面太廣,胡琳為自己老公鳴不平,“誒,你陳哥挺辛苦的,他們公司海外的項目多,他隔上一兩個月就要出趟長差,還全都是中東那一片的,特別危險,每次他出國,我都提心吊膽的,就怕那些小國鬧政變!”

     自知失言,舒楝趕忙補救:“我陳哥是世間少有的好男人不在討論之列,請勿對號入座!”

     王如燕也幫腔,“是啊,不知道我多羨慕你有陳哥這樣的好丈夫!”

     胡琳氣平了感嘆,“沒錯,就是看他太累了,我才想著在家里多幫襯他一點,沒道理讓他家里家外兩頭忙,你陳哥下個月年休,可以好好歇歇了,對了,我要去普陀山燒香,你倆去嗎?”

     王如燕想了想,說:“行啊,我也想去拜拜菩薩,最近覺得有點不太順,你能騰出功夫嗎,你兒子誰帶?”

     “這不是離開學還有段時間嗎,我爸媽帶他回老家住幾天,趁著他們都不在,好好解放解放!”

     然后兩人看向舒楝,讓她表態,“你呢?”

     “燒香跑那么遠干嗎?龍華寺不能進香嗎?”

     本地人王如燕第一個表示反對,“那地方多陰森啊,龍華機場附近的河叫陰陽河知道嗎,解放前那河里時不時就會漂來浮尸,戾氣重,幸虧有龍華寺鎮著,身子骨弱的人晚上最好不要去那里,會被臟東西沖到的!”

     “這種道聽途說的事你也信?再說了龍華那邊有烈士陵園,英靈庇佑,邪魔外道膽敢犯界?”

     “我倒不信靈異傳聞那一套,我去普陀山有事!”,胡琳神秘兮兮地說。

     “啥事?找菩薩談心?”

     “妹,還真叫你說著了”,胡琳拍拍舒楝的胳膊,“我想再追生一胎,求菩薩送個小姑娘,一兒一女湊個好字才圓滿!”

     “是誰生兒子時大哭大鬧這輩子都不會再生了?”,王如燕補刀。

     “女人們都這么說,等你生孩子時試試,保管也喊破嗓子,既然二胎政策放開了,干嗎不再生一個,獨生的小孩太孤單了,再者我挺喜歡女兒的,我兒子明年讀小學,時間上也合適”

     “生孩子想想就疼!”,王如燕皺眉。

     “孩子生下來你就覺得一切都值了!”

     舒楝想后代這事離她太遠了就沒插嘴。

     “等碰到讓我想為他生孩子的男人再說吧,舒楝你也別拒,一塊去,你都霉成什么樣了,求求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給你消消災渡渡厄!”

     王如燕一錘定音了,舒楝也沒別的事,順口應下來,胡琳讓她倆方便了把身份證給她,她來定船票和旅館。

     還有一隊計劃去普陀山求子的,喬瑟夫·派恩等不及了,一直催高旻啟程。

     高旻把手頭的事處理完了,騰出功夫,訂了兩張頭等艙的機票,哪知喬瑟夫看到直搖頭,“,伙計,我岳母說了,心誠則靈,求子之行要親力親為,坐飛機一路享受過去,我怕菩薩會生氣!”

     喬瑟夫子息艱難,求子心切,自然岳母說什么是什么,被洗腦地非常徹底。對于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外國人來說,親力親為這碼事肯定落不到他頭上,作為朋友的高旻義不容辭地擔當起柴可夫司機的重任,駕車載喬瑟夫去普陀山。

     高旻起了個大早出發,沿著g60國道向杭州方向前進,進入杭州境內沒多久拐入杭州灣跨海大橋方向。

     杭州灣跨海大橋全長36公里,目力所及處全是廣闊的海面,給人一種錯覺,像在茫茫的海上行駛,喬瑟夫降下車窗,望著外面的景色嘆為觀止,“嘿,我感覺這座橋比切薩皮克海灣橋還要長!”

     “hangzhoubaybridge的長度超過了很多世界名橋,它是世界上已建成的第三長的跨海大橋”,高旻開車之余,還負責科普百科。

     下了大橋,順著沈海高速進入寧波,繞城轉入舟山普陀山方向,向著東海行進。

     “,最為精彩的旅程即將開始,準備好為人類充滿想象力的創舉驚嘆吧!”

     “那是……?”,喬瑟夫疑惑。

     “舟山大陸連島工程!跨越4座島嶼,翻越9個涵洞,穿鑿2個隧道——接下來,我們將飛度五座跨海大橋!”

     喬瑟夫望著一座座的斜拉索大橋直嘆雄偉壯觀,稱贊中國在基建方面的確有一手,痛感美國不重視基礎設施建設,“美國曾有世界上最好的道路交通系統,但現在,哦,都屬于過去的榮光了,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一種墮落”

     跨過了最后一座岑港大橋到了舟山島,高旻帶喬瑟夫到沈家門的海鮮酒樓吃飯,喬瑟夫據安大嚼直到吃撐了肚子,他滿足地嘆氣,“我第一次吃到做法如此多變的海鮮,那個椒鹽的蝦簡直美味極了”

     酒足飯飽后高旻和喬瑟夫順著海邊長堤溜達消食,海鳥成群的掠過海面,喬瑟夫駐足遠眺,“伙計,這里讓我想起了諾??藣u,我喜歡這個漁港!”

     沈家門并不大,轉了幾處景致優美的地方,高旻和喬瑟夫驅車前往朱家尖蜈蚣峙碼頭,將車留在碼頭的停車場,預付了停車費,買船票乘船去普陀山,在山腳下的酒店住一晚,訂了山景房,可以讓喬瑟夫好好感受一番中國文化。

     舒楝她們這一隊雖沒親力親為,相比高旻他們卻辛苦多了,腳不沾地還累的夠嗆,全怪胡琳票訂晚了,還是三等艙,當晚,她們仨極速前進一路狂奔還差點誤了點兒。

     計劃趕不上變化,出門的時間掐準了,就是沒把堵車時間算進去。下了公交車一刻不帶停地往碼頭跑,眼看泊在岸邊的輪船就要鳴笛起航了,真給人急壞了。

     上船后又一重打擊來了,胡琳托人買的票,三等艙,一百多塊錢的票價,床位在輪船底部,樓梯狹窄,三人小心翼翼地走下樓梯,進了船艙,上下鋪每個鋪位之間幾乎沒什么隔斷,看上去和大通鋪差不多。天南海北的人都有,口音各異。

     王如燕抱怨,“怎么訂三等艙的票,晚上都不好休息的!”

     胡琳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我朋友把這事給忘了,臨時買的,能買上票已經不錯了,我一想反正過一夜就到了,就沒讓她退票,湊合湊合吧!”

     舒楝的適應能力極其強悍,早枕著雙手施施然地躺在鋪位上歇腳了,嘴巴嚼著口香糖含糊道,“我想到泰坦尼克號了,男主就是住底艙的,要真有個什么萬一,咱們這種鋪位的逃生希望最渺茫了!”

     “叫你亂說話!”,胡琳拍了舒楝一巴掌,“你和小王光棍一條,真要倒霉碰上了,也就算了,我可是拖家帶口,上有老下有??!”

     王如燕急了,“憑什么我們就算了,我會很遺憾的好吧,要是有個杰克那樣不計生死救我的男人,我才考慮要不要算了!”

     說完三個人哈哈大笑,覺得生死關頭還是靠自己比較保險。

     “不用怕,吶一人一個!”,舒楝從旅行袋里拽出三包東西。

     王如燕和胡琳拆開看了發現是u形浮力板。

     “要是真不幸掉海里邊了,咱們扒板上,能撐個一時半刻等人來營救的!”

     “妹,還是你想得周到,放心了不少!”

     收拾停當,一時也睡不著,三個人到甲板上透氣。

     海面黢黑,偶爾閃過一星半點的粼光又歸于靜寂。

     胡琳抓住欄桿嚷嚷,“好暈,你倆抓好我,別讓我栽下去,本以為出來能看到星星呢,快回去吧,我可總算體會到了什么是腳踏實地了!”

     “看星星去東極島啊,漫天星斗那才叫漂亮,咱們頭頂上的月亮又大又亮,把星光都映襯暗淡了,當然看不到星星”,舒楝仰頭說。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