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章 生活的重量
    舒楝爸媽之間也是一筆陳年舊賬。

     舒昱鳴是方苓的前夫,北京人,因為父母的問題,下鄉時才15歲,他和另外三位下鄉插隊的知識青年住在大隊支書老方家的糧倉。

      

     老方的孫女幺妹方苓那時八*九歲,正是瘋跑野跑的年紀,壓根瞧不上家里來的幾個豆芽菜似的半大小子。尤其是那個叫舒昱鳴的,除了下地干農活,吃飯的時候都拿本書,別提多沒勁了。不如住在村口的那幾個知青,上樹掏鳥蛋下河抓魚蝦,可會玩了。

      

     幾度春秋后,知識青年們大多都返城了,只有舒昱鳴還留在農村。倒不是他對這片厚土愛得深沉,主要是不想回家,他父母剛平反沒多久就鬧起內部矛盾,打響了離婚戰,天天上演男女混合雙打,把家里搞的雞飛狗跳。父母雙方誰也勸不住,舒昱鳴無奈之余又回到農村,全身心的撲到學習上,他想考大學。

      

     時間是個魔術師,方苓到了少女懷春的年齡,昔日瘦弱蒼白的少年也長成了挺拔英俊的男人。

      

     方苓的目光總是偷偷追逐舒昱鳴的身影,這個哥哥雖然沉默寡言,但不知道為什么,偏偏能吸引她。

      

     方苓是個直爽姑娘,察覺了自己對舒昱鳴的心意,就大膽說了出來。舒昱鳴為人體貼內斂,怕打擊到小女孩純真的感情,也沒明確拒絕。

      

     倆人不遠不近地相處,舒昱鳴覺得方苓年紀小,感情還不成熟,等長大了,就會轉移注意力,喜歡上別人。

      

     方苓才不做見異思遷的事,她喜歡一個人就不會輕易變心。

      

     22歲時舒昱鳴考上了大學,回城那天和小妹妹方苓正式定情。等到方苓20周歲一到,倆人登記結婚,但還不到一年,結婚證換成了離婚證。

      

     外人都不明白,為啥幺妹去北京轉悠了一圈回來就鐵了心的要離婚。

      

     老方頭敲著煙鍋數落:“追著趕著的是你,要結婚的也是你,現下整這么一出幺蛾子,你為的是哪般?老早就勸你了,你和小舒不合適,他是城里人,能跟咱莊戶人一樣?”

      

     別看方苓年紀不大,卻極有主意,一旦做了決定,誰勸都沒用。

      

     爺爺說的那些話,以前她全當作耳旁風,等親自去了一趟北京,看過全國第一的學府,她才發覺自己忽視的差距一直都存在,還那么刺眼,城鄉差別,思想觀念差異,哦,現在還要加上一條文化素養,那更是天差地別。

      

     舒昱鳴的導師聽說方苓來了,特意找她談話,讓她支持丈夫出國深造,不要埋沒人才。這時方苓才恍悟,舒昱鳴急著參加工作接自己出來,放棄了對他而言多么重要的機會。

      

     方苓捫心自問,你能擋他的機會阻他的前程嗎,不能,她做不到??芍灰@個拖后腿的在,以舒昱鳴的性子,絕不會丟下她出國。

      

     但那又怎樣,能說明舒昱鳴愛她嗎?以前在農村,她自信憑著天長日久的廝守,他們倆會成為令人羨慕的一對恩愛夫妻,可他出國呢,飛的更高更遠,那個世界她無法企及。

      

     其實不用等舒昱鳴去國外,在校園轉了轉她就意識到一個事實:不配。沒錯,她和舒昱鳴不般配,一個是文化水平有限的鄉下姑娘,一個是前途無量的清華學子,放誰眼中他倆原該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他的幾個女同學眼中不加掩飾的鄙夷猶如一條鞭子,把她從癡心妄想中抽醒。

      

     而這一切只是開端,以后他們倆的差距會越來越大,直到她再也追不上,到那時她如何自處?

      

     自知之明姍姍來遲,方苓終于清醒認識到自己的位置。

      

     不打擾是我的溫柔,一如多年后的某句歌詞。

      

     方苓決絕地從舒昱鳴的世界中退出,她想現在走還保留一絲體面,總好過以后被拋棄,她不是對舒昱鳴沒信心,她是對舒昱鳴所處的那個世界沒信心。

      

     舒昱鳴挽留無果,內心深處卻隱隱松了口氣,就當他們為幼稚不成熟的感情繞了彎路后回歸各自的軌道吧。

      

     方苓離婚不久發現自己懷孕了,不顧家人的反對,把孩子生下來,她對舒昱鳴的暗戀明戀曠日持久,婚姻卻很短暫,真正在一起的次數屈指可數,孩子是個意外。

      

     方苓天性堅強樂觀,她很快振作起來,往北京走了一遭,不是專門受打擊去的,看了校園內意氣風發的大學生們,她感覺罵知識分子臭老九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舒昱鳴曾經對她講過,知識就是力量。

      

     她得提升充實自己,有了本事,才能給女兒提供良好的生活環境。

      

     憑著這股信念,她參加了自考,拿到了學歷,吃上了商品糧,女兒在充滿關愛的環境里生長,沒有受單親家庭的影響,成為豁達正直的好姑娘,非要說缺點的話,就是心大的沒譜。

      

     或許是自己在愛情和婚姻方面有缺憾,所以方苓特別希望女兒擁有美好的愛情和幸福的婚姻。

      

     可她女兒哪都好就是姻緣上特讓人著急,從小到大就沒見她的桃花開過,你說糟心不糟心,女孩子芳華正盛時,車啊房的,能提提條件,歲數一大,挑選的余地越來越小,女兒買好房,找對象時可以適當放寬條件。

      

     大城市寸土寸金,買房置業談何容易,幸好舒昱鳴雷打不動地按時寄來撫養費,哪怕他在國外求學最困難的時候也沒停止過,后來他再婚,方苓對他說撫養費不必給了,她能養活女兒,兩個人雖然夫妻緣分盡了,但到底相識多年,她不希望因為錢的事影響他和現任妻子的關系。

      

     舒昱鳴一如既往地把錢轉入為舒楝開的賬戶,他不想虧待前妻和女兒,看他堅持,方苓也沒再說什么,況且舒昱鳴再婚至今也就舒楝一個孩子,她沒權利阻止。

      

     眼下,她只有慶幸,慶幸舒昱鳴給的錢逐年增多,為女兒攢了一筆巨款,有了這筆錢,女兒不必為了買房舉債還貸,被沉重的生活壓垮。

     舒楝對這筆錢毫不知情,聯系舒昱鳴,人不在,秘書禮貌地回復,舒院士正忙,請她稍后再撥。

     舒昱鳴的頭銜很多,兩院院士是其中之一。

     舒楝一度覺得很魔幻,自己爹是搞科學研究的,居然還娶過村里的小方姑娘!

     父親母親兩個涇渭分明的人,偶然的結合,只能歸咎于那個特殊年代了。

     所以父親的缺席,舒楝從不以為憾,生下來就注定的事,習慣就好。

     沒有怨恨自然沒有抗拒,用脈沖信號維系父女情,舒楝絲毫不覺得別扭,像朋友般相處準沒錯。過分親昵的話,舒昱鳴現任妻子冷冰冰的臉色她可吃不消。

      

     舒昱鳴的疲憊透過手機都能感受到,帶著倦意的聲音不疾不徐,“錢是我給你的,買了房,把你媽媽接過去住,你媽——她不容易”

     看來買房也不全是為了自己,老爸這是唱的哪兒出戲,愧疚,彌補?老媽早就說過,沒有誰對不起誰,就仨字,不合適。

     父親的錢,舒楝笑納了,嗯,這也是孝道,既然借花獻佛,又怎好拂了他的心意呢。

      

     但錢沒拿來買房,舒楝悄悄存入定期賬戶,她并不像方苓以為的那樣,心大的沒邊,整天稀里糊涂過日子。她對老媽和自己的情況做過通盤考慮的。

      

     方苓的工資按小縣城的標準夠開銷,大錢攢不下,老了有個頭疼腦熱也許能應付,萬一生了大病,治療費哪里找?她沒有兄弟姐妹分擔壓力,也不好指望親友,至于成了別人丈夫的爹,那更不行了。

      

     不是她不盼親媽好,總要留點錢以備不時之需,故此買房并未列入計劃?,F在方苓有了這筆錢傍身,舒楝心中的隱憂也就去了大半,老房子住的不錯,買房的事可以緩緩再說,當下么先買車過把癮。

     舒昱鳴給的錢能保障老媽晚年安度無憂,那她自己的錢愛怎么花就怎么花,于是闊氣地買了部敞篷跑車。

     舒楝背靠新車自拍,上傳微博炫耀:我和親*密*愛人快樂兜風中!

     路璐金轉發評論:我說,你怎么抖起來了?

     舒楝回復:我就不能奢侈一把?

     錢進點贊:車都買了,那破地方也趕緊搬吧。

     舒楝怒:什么叫破地方,我可記得你夸那里煙熏火燎生活特帶勁呢!

     錢進撇嘴:快拉倒吧,你那兒也就門口的燒烤攤像點樣。

     有些事就是不禁念叨,樹欲靜而風不止,舒楝本想和老房子繼續相親相愛下去,物業管理處經理的一個電話就打消了她的念頭。

      

     他們要收回老房子重新裝修,言外之意舒楝聽懂了,這是要漲租金的節奏啊,問題是裝修期間她住哪兒?

      

     租房合同一年一簽,眼看到期了,物業的做法也不算違約,只能說不地道。

      

     物業想法挺雞賊的,舒小姐在老房子安穩的住了好幾年,鬧鬼的傳聞早沒了,屋子收回來稍微翻翻新,房租能提高個兩三倍。舒小姐還租的話當然最好,不租她也不虧,這么便宜的房租夠本了。

      

     舒楝又不傻,物業打的什么主意,她心里門清,看來買房要提上日程了。

      

     房子多的是,就看錢夠不夠多了,全款買房有點吃力,裝修、家具、電器,樣樣都需要錢,幸好城投集團旗下有房地產公司,舒楝可以拿到內部價,換作以前,她不會考慮城投開發的樓盤,太貴了,一水的精品高檔住宅,專門賣給有錢人。

      

     舒楝不愿意將就,跑到外省移動歡迎你的地方買房子,有公積金貸款,還有內部折扣,舒楝眼不眨心不跳的買了濱江海景房,360度四面全景采光,通透落地玻璃窗,大尺度觀景陽臺,晚上俯瞰cbd璀璨夜景,光用想的就很享受。

      

     負責房地產開發的陸總說,無論舒瀅買房自住還是投資,都不賠本,這樣地段這樣品質的樓盤,房價只會漲不會跌,同樣房型的大平層出售價都以千萬計了。

      

     貧困時安步當車,富有時香車代步,唔,銀行的錢也是錢,人要適應環境的改變嘛,舒楝給自己心理減負。

     然而,擁有房產的喜悅尚未消褪,霉運不請自來,只需撞豪車,就能完成從人生贏家到杯具負姐的華麗轉身。

     再一次的,舒楝自我洗腦:虱多不癢,債多不愁。勞斯男的維修費,大不了,把房子抵押了還他,千金散盡還復來。

     昨晚遇見勞斯男,顧不上細想,他有句話讓舒楝很在意。

     聽說,你辭職了——

     他怎么知道的?肯定通過她留的名片打城投電話了。為什么打電話?用腳趾頭也能想到,修勞斯萊斯的賬單出來了,他打電話通知她賠錢,然后得知她辭職了!換誰心里都會打鼓,她是不是撞了車就溜?繼而懷疑她的人格、品行有問題。

     真是讓人火大……

     信用貸款、房屋抵押,無論如何想辦法還上,洗脫逃債嫌疑。

     舒楝把工作用的手機開機,她估摸著勞斯男催債會再打來,果然,運營商短信提示未接電話,有個陌生號碼,還有幾通城投董秘辦的電話。

     舒楝回撥:“紀大秘書,奪命連環call啊你,怎么,有事?”

     “你趕緊的,來城投一趟!”

     “干嗎?”

     “交接??!”

     “紀文,老閆把我的攤子賣了,干脆利落的!我交哪門子接?”

     紀文語氣一下子軟了,“你走了,老閆把行業協會的那攤子事交給了我們董秘辦,我手下的幾個小姑娘都快煩死他了。到交會費的時候了,城投負責的企業聯系名錄被老閆弄得亂七八糟,我知道你手上一定有整理完整的聯系簿,算我求你了,幫我一次!”

     紀文一個大男人,率領了一撥娘子軍,綽號婦女主任,舒楝和他關系還不錯,不想為難他,就答應跑一趟。

     舒楝駕臨董秘辦,紀文就像迎來了解放區的親人,看到了曙光。

     娘子軍之一同情地說:“小舒姐,你辭職,我充分理解,給老閆打工,不用一秒,我就自動走人了!”

     “就是”,娘子軍之二接腔,“顏值高也就算了,人丑還作,無藥可救!”

     娘子軍之三猛點頭,“太討厭了簡直,跨部門對我們指手畫腳,當紀主任是死的!”

     “看樣子,你們比較值得同情,畢竟我跳出火坑了,各位!”,舒楝得瑟。

     舒楝將一個移動硬盤交給紀文,“呶,行業協會的資料都在里面,包括聯系方式excel表格,你復制下?!?br />
     紀文感激涕零,“欠你一份人情,這樣吧,我請你吃好的!”

     “算了,你老婆對你嚴密盯防,小女不敢!”

     紀文臉紅,“誰說的,你嫂子人挺好的!”

     舒楝搖搖手,“再見了各位,我會想你們的!”

     路過二樓休息室,舒楝和廖建國手下的崔宇華碰了個正著。

     “走,進去聊聊”

     舒楝在椅子上坐定,默然無語,這小小的休息室誕生了多少流言蜚語。

     想當初,每到午休時,關系不錯的女同事們,一人端一茶杯子,鉆進休息室,交換各個部門的八卦消息。

     轉眼和城投已成陌路,想想挺感慨的。

     “托你的福,質管部安然無恙地度過風波了”

     “廖總還好吧?”

     “防范在先,總算沒遭暗手……但日子也不好過,腳下使絆子的人太多,工作不好開展,我們底下的人也跟著受夾板氣,有玻璃天花板在,升職遙不可及,想跳槽,可現在經濟不景氣,建筑行業沒活干,到處都是裁員的?!?br />
     “其實你大可以安心留在城投,哪兒沒有勾心斗角啊,廖總處境不算艱難,更何況他體恤下屬,跟著他總歸不會錯的,再說了,你薪水很可觀啊,月薪三萬,可以了!”

     “稅前”,崔宇華搖頭,“我老婆生孩子,岳父岳母過來照顧,如今全家人靠我一個人的收入,我還要供房,鄉下有個弟弟要結婚,樣樣都需要錢,壓力真的很大,本想出去跑工程多賺點錢,可我在工商局的同學說最近申請破產的公司比新注冊的公司還要多,建議我按兵不動”

     又一個被生活壓垮的有為青年,舒楝欷歔。

     保潔阿姨進來清掃,見了舒楝很開心,聊了幾句才出去。

     崔宇華盯著保潔阿姨的背影說:“這幾個保潔阿姨都是本地人,哪個人手里沒兩套拆遷房,她們出來工作不是為了掙錢,待家里還要幫忙看孫子,哪比的上外邊清閑,集團的活干半天休半天,比我們這些腦力體力一起賣的人輕松的多”

     “人人都有難唱的曲兒,就拿我說吧,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說辭就辭,沒準你還挺羨慕,可我挺背的!前幾天我撞了車,勞斯萊斯,定制的,你說我得賠多少錢吧,拜車禍所賜,我的房子恐怕都保不住了,你身上擔子再重,那也是甜蜜的負擔啊,過陣子,你老婆再給你添一大胖小子或小公主,保管你笑咧嘴角!”

     人果真要比慘才能笑著活下去,聽說了舒楝的慘況,崔華宇精神振奮起來,勸舒楝想開點。

     生活壓在每個人肩頭的重量,有如飲水,冷暖自知。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