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章 解決之道變賣家當
    在思維敏捷度以及言辭交鋒上,高旻自負生平未逢對手,舒楝卻能和他一較高低,看來單憑好言相勸已經不能說服她了,撞車的事有必要老話重提,雖然挺沒意思的,但殺手锏祭出來一向很管用。

     “古語云識時務者為俊杰,舒小姐否決我的提議并非明智之選,會面臨什么樣的麻煩想必你很清楚,雖非我愿,但丁是丁卯是卯,情理之外,咱們得按章程辦事!”

     雖非你愿???要不要這么虛偽?大尾巴狼裝大發了!舒楝白了高旻一眼,“不就是讓我賠錢嗎,用那么多修辭手法至于嗎,痛快點,你報個價兒!”

     高旻不急不惱,依然好模好樣地笑著,“那好,我給你算筆賬,我的車進氣柵撞壞了,4s店的技工沒有能力進行維修,因為高端車的核心技術都是保密的,既然修不了,只能更換。這配件得漂洋過海去買吧,要經過個什么流程呢,你聽我給你說——”

     “4s店找到零件總進口商,零件總進口商再通過零配件中心找到國外廠家訂貨,層層都要賺錢,維修費高企也就不那么難懂了,客觀因素所致,我們都無能為力”

     瞧這話說的,還遺憾上了,真是乙醇她姐—甲純!舒楝無語。

     “你以為搞來了零配件就萬事大吉了?不,還有后續,我的車是定制版,必須由國外廠家派出技術人員打飛的來維修,機票和人員費用全都算進維修費里?!?br />
     “按照國際標準,配件都以歐元美元計費,折算成人民幣,和國內維修店的收費相比,差價可能十倍不止,這還沒把匯率波動的因素列入呢!”

     “對了,維修人員的工時費每小時以千元計”,高旻很體貼地做補充,舒楝的臉陰地都快滴出水來了。

     目睹舒楝的臉色,高旻表示很滿意,他故作不知地繼續講:“忘了說,我那車門是手工制作的,刮花的地方補漆也不便宜,呵呵”

     呵你大爺!叨逼叨的中心意思不就是強調車貴使勁兒賠嗎?

     舒楝忍氣端起茶杯遞給高旻,“來,高先生,喝點茶潤潤嗓子,看你這長篇大論的,我都替你口渴,咱能一句話說明白嗎,你開個價兒,羅馬數字我還是認識的!”

     這份兒伶牙俐齒比起他也不遑多讓啊,高旻差點叫喉嚨里的茶水給嗆一嗓子。

     “保守估計,維修費百十來萬是有的,我沒猜錯的話,舒小姐購買的第三方責任險保額應該沒超過五十萬吧?”

     舒楝徐徐吐出一口氣,從包里拿出房產證在高旻眼前晃了晃,“我雖比不上高先生襯錢,但也算小有家財,濱江的房子還是能賣上價兒的,付維修費綽綽有余,你實在不必擔心我賠不起,你呢,合計合計,列個清單給我,我保證一項一項地算清楚,把錢打到你戶頭上!”

     說完,舒楝起身作勢要走。

     “我說的那些你都能查到,絕不是故意誆騙訛詐你,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預設立場,為了賭一口氣沖動行事”,高旻的聲音變得毫無感情*色*彩,聽進耳朵里,格外讓人不舒服。

     “請你務必考慮我的提議,慎重的!”

     舒楝快步走向門口頭都不會地說:“多謝!”

     門外站著倆偷聽壁角的,喬航在外待命,整場舌戰基本聽完了,不得不說老板的戰斗力大不如前,連威脅這么不入流的手段都使上了。

     艾米過來續水,無奈室內唇槍舌劍交火不斷,未免誤傷,她就侯在門外,等里邊傳喚。

     舒楝出來就撞上了倆門神,她朝他們略一點頭,揚長而去,無論何時架子不能坍,所以她像勝利女神一般,昂首闊步,絲毫不見潰敗的蛛絲馬跡。

     偷聽敗露,喬航和艾米都尷尬得不行,相視無語,唯有目送舒楝驕傲地離去。

     “喬特助,舒小姐為什么不答應呢,高總給的條件很優渥,對她來說根本就是一石二鳥,解決了眼下的困難不好嗎?”,艾米不解地問。

     “只能解一時之困,舒小姐如果是目光短淺的人,沒準就接受高總的提議了,可長遠看,并不利于舒小姐的職業前程,她本來都能當老板了,轉頭成了乙方的打工仔,恐怕會被媒體圈引為笑談的,而且我打聽過,狂徒的主編和舒小姐不大對付,一山不容二虎,倆人在時代精神對上,舒小姐贏面不大,萬一被排擠出去,豈不是里子面子都丟了!”

     艾米星星眼看著喬航,一顆紅心都要蹦出來了,喬航不自在地移開眼神,艾米從迷戀中驚醒,拎著水壺逃之夭夭了。

     高旻推門而出悶笑不已,“你這回分析到點上了”,剛才聽喬航話中有點替舒楝打抱不平的意思,他明知故問:“怎么,覺得我不夠光明磊落還是卑鄙?”

     喬航連忙否認,“并沒有,我只是覺得舒小姐也許吃軟不吃硬,您方法沒用對!”

     “相反,她這種理智先行的人,會選出最佳方案的!”

     “您是說……舒小姐最終會妥協?”

     “或許吧,前提是她找到下臺的梯子,又或許她在等我加砝碼”,高旻聳聳肩,“誰知道呢”

     高旻往前走了幾步停下回頭問:“酒店訂了嗎?”

     “訂了,在普陀梅岑路,靠近普濟寺”

     “好”,高旻笑著回了辦公室。

     老板看上去春風化雨,心情相當好啊,有點惡作劇得逞后的小邪惡,明明走了自己的保險,壓根不用舒小姐賠錢,還嚇唬人家,人品上還真是一言難盡,喬航很不認同地搖了搖頭。

     舒楝覺得不能因為債務被免除了,就閉著眼往挖好的坑里跳,再說了那點錢又不是掙不來。

     而愛比鄰在甲方和乙方的夾縫中求存,悲催的命運早已注定,倘若她腦門發熱一腳趟進渾水,說不定又會重蹈覆轍光榮地炮灰掉。

     給投資方做馬前卒扛大旗,這活真心不好做,首先舒楝不確定,高旻投資時代精神是沖著“金婚”去的長期持有,還是玩“一夜情”,等網站上市,賺這筆泡沫的錢提褲子就走。

     前者,舒楝有時間也有信心,把愛比鄰雜志做得符合時代精神網站的需求又不失本色,努力向win-win的局面靠攏。

     后者,擺明給投資方利用一把就丟,屆時,她舒楝做嫁衣不說,還要做踏腳石,姥姥的臉都丟光了,同時坐實無能的名頭,她在傳媒行當的晉升之路算是葬送了。

     讓她當主編也不是不行,高旻是長期投資亦或是rre-ipo,明確態度是有必要的。并且給愛比鄰一個清晰的定位,是烘托氣氛炒作泡沫的工具,還是跟狂徒一視同仁,必須得有個說法。

     維修費對她而言的確是一筆龐大的支出,但為了長久計,也只能啞忍了,不管怎么說,先張羅錢吧。

     回程路上,舒楝開了藍牙免提,撥電話給路璐金,拜托姐們幫她賣包包和珠寶首飾。

     舒楝并不是奢侈品的擁躉,皮包和珠寶都是別人抵酬勞和傭金的。舒楝靠著在國際4a廣告公司積累的人脈,接廣告設計和創意策劃的私活,一般大企業不在乎花錢直接找有名的廣告商,小企業圖實惠會找舒楝這類單兵作戰的私人小作坊。

     接私活沒法保證利益,有不少生意是經熟人關系介紹過來的,收不到錢的事常有,比如常常有拖欠尾款的,還有公司倒閉老板卷款潛逃的,拿不到工資的員工把辦公室里的東西都搬空了,她啥也沒撈著。上了幾回賊當,舒楝學精了,合同上注明不付錢也可以用實物抵償。

     于是乎奇葩的事來了,有個富婆把老公小蜜的h牌鱷魚皮限量包抵給了舒楝,放話說不是付不起錢,純粹是看小賤人不順眼,說什么也不能便宜了沒羞沒臊的外賣女!

     高檔皮包還湊合,珠寶就坑爹了,哪怕是最大牌出品,買的時候死貴,賣的時候不值錢,玫瑰金哪比得上硬通貨黃金呢,鑲嵌的石頭也是半寶石,就是鉆石也不太容易出手。

     如今只能指望路璐金了,她在時尚圈和娛樂圈人面比較廣,希望能賣出幾件解她燃眉之急。

     電話撥出去沒人接,舒楝又撥了一次,這回通了,但聲音有點奇怪。

     那急促的喘息和曖昧的呻*吟是怎么回事?串線了?稍后回過味兒來,我去!這大姐真夠勇的,演活春宮給她聽。

     又是一聲變調的“啊”,接著舒楝聽到路璐金百忙之中沙啞著嗓子回復:“待會兒打給你”,然后就是笑罵:“急什么,死孩子!”

     我勒個去!舒楝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問題是,這音質壓根不像路璐金正牌男友朱子騰的。

     倆人分手了?沒聽說啊,難道路璐金背著朱子騰偷吃?時尚圈等著上位的小鮮肉太多了,不會是有人綠了朱子騰吧,舒楝尋思。

     不行,打電話問問朱子騰,再怎么說她還算這對情侶的媒人呢。

     舒楝不屈不饒地撥了幾次號碼,總算有人接了,但沒出聲,聽筒傳來呼呼的風聲。

     “朱子騰!小朱!是你嗎?你在什么地方?”,不會是站在樓頂上吧,這風大的,難道……?不會不會,他前程似錦,哪會為了這點小事就尋短見,舒楝安慰自己。

     “聽到了嗎?”,聽筒那邊的聲音低沉喑啞,“可可西里高原上掠過的風”

     舒楝放心了,罵朱子騰,“遲早叫你這文藝大喘氣兒的說話方式嚇出心臟病”

     朱子騰笑了,“聽說你最近遭難,要不要借點錢給你!”

     “謝了,有需要我會跟你張嘴的,呃……你和路璐金怎么樣了?”,舒楝試探。

     天地良心,她當初介紹朱子騰給路璐金認識,只是想幫他一把,一點也沒有撮合他倆的意思,雖說間接當了回紅娘,但她始終覺得兩個人不太適合。一個是藝術家脾氣,多愁善感偏執自我,一個是奔放不羈大而化之的性格,這倆人怎么就看對眼了,舒楝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可這倆人間迸發的火花太璀璨,化學反應太劇烈,見天兒粘在一起,那段日子是朱子騰靈感噴發期,創作了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引發了收藏熱潮。路璐金以新銳畫家的謬斯兼情人自居,艷羨與咒罵齊飛。羨慕的人表示又相信愛情了,姐弟戀什么的最時髦了;眼熱的人則譏諷男的小白臉吃軟飯,女的風騷不要臉。

     朱子騰沉默良久,情緒低落地說:“我們的感情就像一團烈火,靠近了難免會灼傷彼此。我和璐璐確實相愛過,熱烈的,不計后果的,然后感情燃盡只余灰燼,我躲到西藏等余溫冷掉,她對我影響太大了,離得近我怕自己會抵抗不了她的魔力再次沉淪,我必須要自救!”

     跟藝術家說話,你的大腦得高速運轉,不然你抓不住重點,聽不懂他說了啥,收了線,舒楝猶在琢磨,這朱子騰糾結個什么勁兒,一邊路璐金對他仍有吸引力,一邊他又要分手,難道只有自虐的痛苦才能升華為藝術的結晶嗎?

     可他當初吐槽老閆用詞不是挺直截了當的嗎,怎么成了名說話就云山霧罩了?

     沒多久路璐金回了電話,“剛跟誰通話呢,打你手機占線”

     路璐金的聲音甜膩含糊,散發著情*欲的味道,舒楝搔搔耳朵,真受不了這姐們了,浪也要看對象啊。

     “你不是正那什么嗎,打擾到你分外不好意思!”

     “哎喲,聽聽,不了解的,還當你羨慕姐havesexlife!”

     “sexuallife有啥了不起,真不懂有什么可炫耀的!”

     “試過才知道——”,路璐金輕笑,“我現在進入了事后圣徒模式,趁我正善良著,有什么事趕緊說!”

     “想請你幫我賣幾個包,限量版的,有點收藏價值,你不是認識女明星嗎,看有沒有銷路?”

     路璐金嘆氣,“你說你撞什么不好撞勞斯萊斯,這下傾家蕩產了吧,不過你這個思路還是可行的。這些女明星們,不管多大的腕兒,平時看著穿金戴銀的,一水的奢侈品牌,其實總有那么一兩件是假貨”

     “有個穿搭潛規則,叫九真一假,就算她們手指上戴著玻璃,大眾也會覺得是鴿子蛋,當然了如果可以低價買入正品,誰會用山寨貨!放心吧,我會幫你打聽的”

     “謝謝啊,璐璐”,舒楝感激涕零,出門靠朋友,老話誠不欺我!

     “舒楝——”,不知道為什么路璐金的聲音突然正經起來。

     “嗯,怎么了?”

     “你是不是和朱子騰通過話了?”

     “聯系過了,你們倆……”

     “我們分手了”

     “為什么?你——你們不是挺好的嗎,而且朱子騰好像還愛著你,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坐下來談么,難道你們之間出了原則性的問題?你出軌了?”,舒楝連珠炮似地問。

     “他肯定含糊其辭,跟你扯了一堆有的沒的,我一沒出軌二沒劈腿,哪次戀愛我不是整理好上一段感情才開始下一段關系的?我們之間通俗點說就是看不到未來,朱子騰什么都好,就是為人黏糊不太能擔起事來”

     “你也知道我比他大很多,這段感情我多付出一些沒什么,但他的家庭不接受我,朱子騰從來不去正視這個問題,他父母那邊對我敵視他沒法解決,我這邊他又安撫不了,這種拉鋸戰時間長了誰都受不了,感情慢慢會消磨光的,戀愛是一件美好的事,如果讓人傷心費神,那一定是壞愛情”

     “所以你提出了分手?”,舒楝不可置信,感情需要磨合,不能有了矛盾就拆伙啊。

     “不然呢?”,路璐金冷聲說:“拖的越久,感情越變質,我不想因為愛過他而后悔,我想回憶時他還是當初美好的樣子”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