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4章 舊的告別新的開始
????睡覺前,舒楝瞄了一眼床頭的鬧鐘,十點整。她打了個哈欠,倒頭躺下,臉在滑溜溜的枕頭上蹭了蹭,閉眼入眠。

?????要說辭職后也不全是壞事,起碼睡眠質量變好了,不用熬夜,每天睡到自然醒。

?????今晚不知何故,越催眠越睡不著,舒楝將之歸結為在勞斯男那受到的打擊太大,以至于她的憤怒情緒刺激了大腦,令她亢奮地久久不能成眠。

?????由于淺眠,舒楝的意識處于警覺狀態,放在床邊的手機不停地震動,黑暗中屏幕的亮光十分刺眼,舒楝應激性閉目幾秒,待適應后,看清了來電顯示,接通噼里啪啦一通吼:“秦瘋子,你發哪門子神經,大半夜的不睡擾民!”

?????秦瘋子大名秦楓,受雇于京城的一家媒體做攝影記者,是他們那屆畢業生中為數不多仍未改行的同學之一。平常喜歡在校友微信群里發點圈內八卦和跟領導人出訪的視頻記錄。

?????同學們喜歡和他開玩笑:“秦瘋子,了不得啊,大領導的隨行記者都當上了,前途不可限量啊,等你出息了,可別忘了提攜兄弟們一把!”

?????舒楝以為他又在國外倒時差睡不著騷擾老同學,剛想繼續噴他,但手機聽筒傳來的嘈雜聲響氣氛異樣,仔細辨聽,有火警鳴笛還有連綿不斷的爆炸聲,而秦楓的呼吸很滯重,吸氣呼氣間似乎極力克制著什么。

?????“秦楓——”,舒楝一骨碌坐起來,抓著手機大喊,“秦楓,出什么事了?”,她聽出來了,那是哽咽聲。能叫一個見多識廣的新聞記者慌亂如斯,那事態一定很嚴重。

?????秦楓重重地吐了口氣說:“天津港……天津港炸了!”

?????“天津港,塘沽?”,難以置信,舒楝恍惚以為自己在做夢,她還在報社當記者時跟著領導去天津港濱海新區采訪過,事實上,直到剛才接到電話為止,這個世界排名第五的北方港口幾乎沒傳出過什么負*面*新聞,誰能料到一出事就出大的。

?????舒楝扭頭看鬧鐘,凌晨兩點半,她舔舔干澀的嘴唇問:“炸在哪兒了,怎么炸的?”

?????“有消息確認是濱海新區的一處物流倉庫發生了爆炸,我剛從消防那里了解到,集裝箱里堆滿了危險品,先起的火,然后連續爆炸了兩次,太慘了,滿地狼藉,濃煙滾滾,街上都是從附近小區逃出來的居民,很多人都掛著傷,聽我另一個在醫院采訪的同事說周邊醫院都陸續滿員了——”

?????舒楝又聽到了哽咽聲,她能想象秦楓目睹災難所遭受的沖擊。

?????“兩米多高的鋼條被爆炸產生的氣浪碾成了面條,碼頭上停放的新車基本上都損毀了,方圓三公里都受到了爆炸波及”

?????“消防員的傷亡很大,現場狀況不明,他們義無反顧……舒楝,我接到任務開車出來時還在想,這種隨時待命的鬼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我老婆快生了,老催我換個穩定的工作,可當我看到消防戰士們前赴后繼地奔赴爆炸核心區滅火,我在心里狠狠地唾棄自己忘記了記者應盡的天職,我很羞愧!”

?????舒楝的眼眶發熱,臉孔也激辣辣的發燙。

?????“我之前以你為鑒,告誡自己采訪時不要太拼命,免得栽跟頭,可這樣還算什么記者,記者不應該是沖到一線紀錄和揭露事實真相嗎?”

?????“別自責了,你已經去了,打起精神,天亮后事還多著呢!”,舒楝安慰他。

?????“嗯,現場已經戒嚴了,我要趕到輕軌和高速公路那里拍攝破壞的情況”

?????“你當心點,保重!”,舒楝叮囑。

?????“舒楝——”,掛電話前,秦楓急急地喊了一聲。

?????“沒掛,聽著呢”

?????秦楓鄭重地道歉:“對不起”

?????舒楝愣住,“突然的……說什么呢!”

?????“那時候我不該罵你笨的!”

?????“多久的事了你還記著!你那不是擔心我嗎?”

?????“擔心不假,但罵你傻瓜錯了,那事你做的對,是條漢子!”

?????舒楝望著掛斷的手機無言,呆了半晌,擰亮臺燈,上網搜索相關信息。

?????微信群里有人發來兩次爆炸的視頻,距離相當近,讓人不由得替拍攝者的安危擔心。

?????隔著小小的手機屏,舒楝仍然感受到了爆炸的威力,天被映得通紅,蘑菇云騰空而起,爆炸聲震耳欲聾,沖擊波呼嘯而來,掀起灼人的氣浪震碎了門窗。

?????東方發白,舒楝一夜無眠,揉揉酸澀的眼睛,她起身去衛生間洗漱。

?????早餐也沒心思弄,隨便吃了兩片面包喝水將就了一頓,舒楝又坐回書桌前打開電腦上網。

?????半天的功夫消磨過去了,期間接到了方女士的慰問電話。

?????“你沒事吧?”,方女士劈頭就問

?????“我能有什么事,沒頭沒腦的!”

?????“不是那哪兒爆炸了嗎,你沒去采訪?”

?????“媽,你把我辭職的事給忘了?就算我的工作還在,去前線采訪的事也輪不到我去,我都多少年不當記者了!”

?????“還不是給你以前的事嚇著了!”

?????“我也沒怎么著啊,傷不都養好了嗎?”

?????“那是,足足給你燉了三個月的豬腳黃豆湯。哎喲,造孽呀,你說這都叫什么事呀,咱們離得天津也不遠,聽說咱村西頭一戶人家的孩子就在那邊工作,房子前年買的,今年準備結婚,你看那小區給炸的,烏七八糟的,這可怎么弄??!”

?????“你就別瞎操心了,政府會想辦法的”

?????“眼看要領進門的媳婦可別給跑了!”

?????“哪能房子毀了婚就不結了,不結婚也好,說明人品不行,早發現了說明男方運氣好!”

?????“你說得輕巧,長輩存了一輩子的錢按揭了一套房子,結果沒住多久炸了,還得還貸款,也沒錢再買房了,說是媳婦,結婚證上沒蓋戳就不算,人家一看這局面,轉頭走了也說不定!”

?????“不能夠吧,共患過難,兩人扶持著逃出生天,我感覺不會,倆人感情應該變得更深厚才對?!?br>
?????“行了,不扯了,你沒事就別往人多的地方鉆,天災*的,老實待家里知道嗎?”

?????舒楝無奈,一口答應方女士,“知道了,我天天跟床上臥著行嗎?要這樣還go了,那就是命中注定,與人無尤!”

?????“我呸!你就不能說句好聽的,要不是老舒打電話讓我提醒你,我才懶得理你呢”,方女士一激動說漏嘴了。

?????“媽,被你列為拒絕往來戶的人,和他恢復了邦交,為什么?”

?????“你老子關心你,哪兒來那么多為什么?”,方女士強詞奪理。

?????“關心我,直接打給我呀,干嘛打給你?”

?????“交流下你的情況行不行?總之你小心點,闖禍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歲數,掛了”

?????第一次見方女士不拖拉地掛掉電話,希望她能保持??!

?????舒楝在微信上聯系了同學尹芳芳,約好了中午在日報社樓下的西餐館見。

?????舒楝沒事就先過去等了,吃完了三球冰淇淋,尹芳芳才跟游魂似的飄進來。

?????“看你的樣子就像開了一宿的夜車”

?????尹芳芳坐下翻菜單,“是啊,連夜更換頭版內容”

?????“看樣子要忙上一陣子”

?????“是啊,目前的內容以報道搜救和災后處置為主,具體消息還要等官方發布會,至于老百姓們關注的爆炸調查和追責也在進行,但救援是第一位的,而且有消息稱?;分械摹酢跣孤?,你也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餓死了,叫吃的,海鮮焗飯怎么樣?”

?????尹芳芳從一線退下,改做編輯,也是受了舒楝的觸動,見她為了跑新聞被揍地半死不活,有點被嚇到了,后來又碰到了幾次類似的情況,干脆不做記者了。

?????“然并卵,你以為在報社做編輯就清閑了?平時倒挺自由的,就是夜班有點損害美貌,你看看我,顏值下降得跟龍卷風似的,如果碰上突發的重大新聞,那更是熬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感覺這輩子都找不到男人了——哦,對了,秦瘋子打過電話給你嗎?”

?????“你話題跳躍跨度也太大了吧,他也打給你了?”

?????“我就說,別人老婆孩子熱炕頭他不打,專門打給你我這種孤家寡人,眼色real好!”

?????“理解吧,他幾乎全程目擊了,那種情況換誰都想找人傾訴傾訴吧,話又說回來,災后心理干預也很重要!”

?????“當然理解他了,除了咱倆他能跟誰說啊,他老婆?得了吧,那女人的膽子小的跟針鼻一樣!”,尹芳芳言語中捎帶著一絲不屑。

?????“你現在酸一點用都沒有,當初我讓你趕緊上搞定秦瘋子,你非要等他向你表白,那種腦子一根筋的粗漢,你不跟他挑明,下輩子都不一定能等著,結果呢,轉頭就讓別的女人給撬走了!剩下你抓瞎了吧!”

?????“別跟我提這茬兒,提我就來氣!你說那女的臉皮得厚成什么樣,天天跟在男人屁股后面!”

?????舒楝笑,“所以說在戀愛方面,趁早拋棄守株待兔那一套,你矜持,你迂回,你不簡單直接粗暴,然后,兔子被獵人打光了,還凈是些90后小美女!”

?????“切,稀罕,我們報社新進了一批90后小鮮肉!”

?????“上??!”,舒楝慫恿。

?????“算了,誰讓我媽把我生早了,還臉皮??!”

?????舒楝勸,“別因為年齡就給自己設限嘛,沒準對的那個人就錯過了!”

?????“可笑,你理論一套一套的,也沒見你逮著個男人!”

?????“紙上談兵我在行,我媽給我算過了,說我命中缺桃花,這也是命啊,不然你看有的人隨時都在桃花期,有的人桃花期一生一遇,還有的人干脆就沒有,好比我,上天不給我創造機會,我能翻騰出個什么花兒來?”

?????尹芳芳嘆息,“我倒是碰見了,但稍縱即逝,這火花眼瞅著就要擦出來了,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奪夫之恨實在難消,尹芳芳悶了一杯干紅!

?????“往前看吧,就讓秦瘋子那塊肉爛到他老婆那口鍋里吧,咱另找——芳芳,有個事我想問問你的意見”

?????“你不是超級有主見嗎,還問我!”

?????“我想重拾新聞事業,還當記者!”

?????“啥?”,尹芳芳驚叫,“大姐,你貴庚啊,你還當記者?好不容易改行了,就該沿著這條康莊大道走,干嘛過獨木橋?老胳膊老腿的跑新聞你跑得來嗎?有句話你沒聽過?好男不娶新聞女,咱們都這把歲數了,還在外面東跑西顛的,真的不好找婆家!你想注孤生,當我沒說!”

?????“我們學了四年的新聞,就此放棄,實在不甘心!”

?????“誰說學新聞就剩記者一條道可走了,劉聞跳到電視臺,現在一條腿站到娛樂圈了,你看把咱們校友們羨慕的,他邀你進華文衛視工作,你干嘛拒了,這種機會不常有,你要珍惜!”

?????舒楝并不想解釋,她淡淡地說:“好,我懂了!”

?????吃完飯尹芳芳回報社奮戰,舒楝則心情郁郁地在江邊佇立,從江面襲來的風吹得頭發四散飛舞,舒楝雙肘撐著觀景臺的欄桿,望著遠方,江天一線的地方是盡頭還是新起*點?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