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章 洛崖
    日近黃昏,日光為白云披上光彩,給這天攪拌染上那寂寥的微黃色,那洛水倒影,似乎更加的悲涼,“颼颼”鳳,更是讓人憔悴,吹拂著的柳葉兒“沙沙”,河畔那絡凌度蜥發出那令人耳熟的娃吟聲,奏響了一幅凄涼的洛州秋天的悲樂。

     一位披著披肩散發的女子站在忘君涯邊,神情有些慌張卻顯露出一種王者的風范,一步步后退,后面便是咒怨洛崖“唯有無盡的深淵,是給天才的最好的墳墓?!彼鲱^望著那幽藍的天說道。

     滿臉污穢泥,擋住了清秀的容貌,唯有一雙充滿恨意的黑色眸子露在外面,一襲青色衣衫早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上面滿是斑駁血跡,她就是洛府的第一千金—洛如瞳。然而洛如瞳死死的盯著對面的這群人,恨不得把他們生吞活剝才方可解恨。竟乘著爺爺去帝國邊關幫助好友劉將軍的時間,他們居然會對自己下毒手,就連自己的母親都在害自己,欲將她除之而后快。

     “唉,唉,天妒英才,天妒英才!”黑眸散發一股令人咒怨的邪惡感,女子切齒地喊道。這時,人群中走出一位少婦,扭著腰肢向前兩步,嬌笑聲傳遍山崖各處,那讓人發寒的雙眼瞪著洛如瞳道:“瞳兒啊,其實我們也不想這樣的,可你爺爺那個老東西居然把家族里最寶貴的言靈神決和鎮龍塔全都給了你,你爹爹死的早,所以他沒有把東西給我,如果你爹還在的話一定會全都留給我的!……”

     洛如瞳伸手摸了摸爺爺臨出發前交給她的空間靈戒,里面放著很多家族功法和至寶,心里涌上一股讓人感到溫暖的暖流,傳遍了身體的各部分,心中振了振,握緊了手中的軟劍,冷眼看著她,說:“你想說什么呢?我的好媽媽?!?br />
     美麗的少婦眼中盡是鄙夷之色:“我想要什么你不知道?野種,你不要裝傻,把屬于你妹妹的東西東西交出來!”

     洛如瞳笑笑,略帶鄙夷卻又是滿臉的委屈看著這廝少婦:“你是我娘,卻從不關心過我,現在還要殺我。我以前從未有過怨言,如果你跟我要我會給你們,因為我不稀罕這些,可是你們卻用這種方式來奪取。那我告訴你們,我毀了它們,也不會給你們的!”

     說著,兩手運起靈光,軟劍“彭!”,裂成兩邊掉在地上,靈光徑直向各處蔓延,像薔薇之花一樣垂憐這像各處蔓延,很快身體膨脹起來?!安缓?!她要自爆!”一個修為達到中靈八十級的中年男子說到,同時快速出手壓制住洛如瞳繼續膨脹的身體,靈力涌入她的筋脈,體內的傷口迅速的愈合著,洛如瞳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看著他,吐出一口污血,身體舒服了很多,男子沖她使了個眼色,擋住身后眾人的視線,往她手中塞了幾顆丹藥,剎那間兩手一拱將她用靈力圍成了一團起來,拍下了懸崖。

     此人正是爺爺安插在洛府內的親信洛大龍、用來保護她的,可是奈何今日高手太多不敢貿然出手,只好看準時機將她拍下懸崖,在等洛爺爺回到府內,在商討此事了。

     要是從眾人的角度來看就是洛大龍防止洛如瞳自爆傷害到眾人無奈之下將其拍落懸崖。眾人都松了口氣,中靈三十三級的強者自爆可不是鬧著玩的,甚至搞不好大家都要給她陪葬。

     但此時的洛大龍,眼神中流露出一種不舍和莫名的罪惡感,似乎是上天給予他這個世上最最痛苦的懲罰了,即便他是一個殺人從不為此惋惜的人,但這可是他的救命恩人的孫女??!天??!我怎么能這樣!這可是當年暗夜城惠所解印的咒怨符文依然存在懸崖之下,聽說只有有緣之人才可與之抵消,否則將隨之消散!不知有多少人死在這這廝之上,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把人給弄個灰飛煙滅,都不知道為什么,想到這兒,洛大龍冒了一身冷汗。

     在其旁的洛蕭媚看到此時的洛大龍,心中疑惑:奇怪了?洛大龍一個高大威猛的大男人竟為了這個這種貨色而這樣!便有些小孩子氣地問道:“喂!瞧你這樣兒,是在干嘛呢!在想什么!”

     洛大龍一愣!急忙說道:“沒,沒什么,二小姐,我怎么會有事呢?”

     洛蕭媚看他那囧樣兒,就左手握拳向著洛大龍的胸膛揮了下去,笑道:“那干嘛擺個苦瓜臉??!真是的再說她都死定了,直接叫我大小姐吧!”

     洛大龍彎了彎腰,切齒地說道:“這—好吧,大小姐,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家里的一些繁瑣的事兒弄的頭有些疼,罷了,不打緊,沒什么事我先走了?!?br />
     洛蕭媚眼瞄了他一眼,看他沒什么,就說道:“嗯?哦,走吧?!?br />
     “是,我就先走一步了”洛大龍立即轉身叫道,緩呼了一大口氣,“嗖—”已一躍,跳過了所有人的視線,走了。

     而蕭媚卻看在眼里記在心里,蕭媚是何等人物,她,就是洛如瞳的養母,洛蕭媚的親生母親!為了得到洛家的家產,她,在洛家潛心五年!只為達到這個位置!現在整個洛家的頭兒!什么風浪沒見過,洛大龍沒想過,看來??!蕭媚這次又得忙活了……

     圣地,帝國邊關。

     “轟轟轟!轟—”數千只敞開那巨大的兩翼遮蓋住了帝國邊關的藍天的魔獵鷹,乘著黑壓壓的氣勢,張開那惡心的嘴巴那垂下的口水讓人逆嘔,噴射出的靈光向著邊關的靈力結印護著肆虐著,城門上,一位白發披肩的紅色盔甲老者望著這些魔獵鷹,那深邃的雙眼,那兩撇白色長須在哪肆虐的凌厲的魔獵鷹的靈力滄海之中飄蕩。

     “可真叫人擔心??!”老者哽咽地說道。

     “蹬—蹬—蹬蹬—”一支軍容整肅的軍隊嘩嘩的整齊的列在帝國邊關的城下,一個在前面領頭的老者,喊道:“劉老弟!”

     那白發披肩的老者,便是劉薛辭劉將軍,帝國邊關守了四十八年的靈!不滅的靈!帝國曾經的的半壁江山是靠他打下來的!他俯下頭,看見了他,露出了那久違的笑,雖有些僵硬,但卻是那么真實,說道:“你來了?!?br />
     他,就是洛家的主人,洛如瞳的爺爺,洛蕭澤。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