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章 閃沖 緩沖一下 !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來吧,來吧,”不知道是誰唱起了暗夜帝國的戰歌,使得每一個洛家家兵都哼了起來,“我們所愛的一切啊~~女人,金錢,還有我們所執念的家,讓我們為她們而戰吧!”

     “無所畏懼,即使是死!”

     “永不膽怯,為榮譽死!”

     “是不褻瀆圣言,為暗夜帝國偉大的之皇——暗夜宣澤一世而戰!”

     鐺!鐺!

     卡特通前線總戰總部軍帳軍政會議討論領導大營,七月一日的晚間。

     幾個狼獸人護衛右手的腰間跨這一把短刀來回地走動,擋住了所有有著任何企圖的人的去路,有淡綠色的一塊大布遮住了里面搖曳的燭光,兩旁戰栗著兩個身材高大的狼獸人——他們是卡特通最忠實的狼獸護衛。

     “莫澤,你說,對方是想干什么?”卡特通指著那個由三足烏鴉上所結下的虛空偵視覺魔印所錄下的類似于一臺高空航拍機所拍下的一樣,只不過以流沙堆積并加以靈力的變換而形成有了彩色的高清攝像罷了,卡特通神情有些緊張,“是誰所指揮的?”

     莫澤看著卡特通將軍深埋著頭,緊縮著的眉頭兒稍稍有些顫動,這是因為長時間的腦力工作后的表現,更是對這一場戰斗的嚴謹和專注,輕聲道,生怕打擾了他這一位偉大的狼族領袖,“末將認為,這是洛家新興力量的一個未來戰將,洛瞳鳴澤所做的,先今洛蕭澤已經年事已高,在戰術戰略上已經沒有那么精湛了,更多是一種嫻熟和沉穩,缺乏當初的果敢和敢拼到底的精神,而現在洛何又深陷在我們的圍困之中……”

     “報!”

     “誰!”正在分析莫澤的報告分析時的卡特通被一個前來上報軍情的狼獸人打斷了,眼神中滿是憤怒的抬頭看著正前方,“沒聽到,沒有我的批準,誰,都不能進來嗎?”

     兩個站在兩旁的狼獸人帶著倦意,依靠在兩旁的木樁子兒上,頭探了進去,兩眼還想再說,今天太晚了,一不小心就睡著了望著卡特通,跪在下面的滿身都是鮮血沾上的的狼皮大衣的一個狼獸偵察兵抬頭滿臉都是渴望和希望看著卡特通的眼神注視著。

     卡特通也是一個人,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對于這些,他還是有些心軟的,右手揮一揮,示意外面探進來的狼獸護衛,“換班吧,你們也累了?!?br />
     待他們走了,卡特通這才示意這一位前來報到的狼獸偵察兵起來,呢喃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是的?!?br />
     “唔~~”圍成一圈坐在凳子上的幾個同卡特通一起來的人全都側目看著這一位狼獸偵察兵,心也是一驚,坎坎坷坷的看著他。

     “什么?”卡特通也是一驚。

     “洛何組織了一千三百余人呈一字形排列與洛瞳鳴澤的軍隊呈現出一個‘L’字形大軍隊陣型,阻擋了我們在西北角和西南角的軍隊的進攻,另外洛家家兵余下四千余人又組織起來向東南方向進攻,可能會在東南角打開一個縫子,切開我們的包圍,影響我們在方圓一點三平方千米的戰區?!崩谦F偵察兵說道。

     卡特通“撲”的一聲坐在凳子上,有些震驚,和他認為,所設想的戰局有所不同,“怎么就這樣呢?這不是我設想的!”

     莫澤看著卡特通將軍的神情有些變化,拱手說道:“將軍,這倒不是什么奇怪的,洛何和洛瞳鳴澤也不是什么簡單人物,同是暗靈左右的人物,其實力也與末將差不多,而且他們的參戰經驗甚至能與將軍持平,能有這些做法實屬正常之舉?!?br />
     “哦?”卡特通聽著有些頭緒,似乎對這個很感興趣,“你是說他們的實力與我持平?”

     “將軍,我不是有意想這么說,但是據我的探子匯報,確實是真實的情報,而且他們還是洛家大長老洛蕭澤所教的最好的徒弟了?!?br />
     “呵呵,這倒是引起了我的興趣?!?br />
     “將軍的意思是——”莫澤想了想,頭往前一伸,滿腦子兒里都是不好的心思,“我們把他們端了?”

     “嘻嘻~~~~~”一陣嬉笑聲。

     …………

     卡特通示意狼獸偵察兵退下,幾個老頭又深埋著頭起來。

     夜,已經到了最深夜。滿滿的星點之下,是戰場的廝殺聲,鐺~~~鐺~~鐺~鐺!砰!轟!擦側~擦側~擦側……

     ……

     一天后,主戰場。

     洛何舉著瀚慈莫伊之劍站在一塊被他打在地上離出一塊巨石上,俯視四周,下面便是洛家家兵所佇立而立成的壁障的護衛長城。

     “神訣?圣裁之光輝之騫?!?br />
     一道金光所鑄造的巨大圣劍在高空上若影若現,好似神所拿著的一把圣劍,而洛何卻高高舉著瀚慈莫伊之劍在默默祈禱著,口里在說著什么,讓這個世界的秩序重新排列吧,讓這個罪惡蕩滌吧!

     一本金光隱現出了一本圣書逐漸翻開,地面上,躺著的死尸早已凝結的血液慢慢的一滴滴升起,向圣書靠攏,將圣書一點點的變成血紅色,變的實體化,被震得支離破碎后的大地上的巨石也稍稍動了起來,有些較小的,直接飛上了天兒,向巨大的圣劍的方向飛去,靠攏在一塊兒。

     “卡特之神明映現吧!”洛何稍稍抬起頭看著蒙蒙起了天的天兒說道,“神訣?圣裁之光輝之騫!”

     圣書化成了血紅色,翻開了第一頁,喤!

     血紅色的血霧慢慢地向前方剛剛準備發動進攻的六百余個狼獸步兵中隊靠攏,似乎這一血霧還想可以腐蝕一切,但對洛家家兵沒有任何影響,圣劍也漸漸由巨石漸漸地鑄造而成,血紅色的骷髏突然出現在了之一排綿延著的洛家家兵所架起的護衛長城的前方。

     血紅色的骷髏燃燒著火焰,似乎是洛何在地獄里召喚出來的怪物,魔鬼!

     哪些漸漸有了朦朧的意識,殺!殺光前面的東西!將一切毀于一旦!血霧又收攏了起來,注入了骷髏們的手上,形成了短刀,長刀,長戈,長槍,一切有關戰爭的武器,略帶有一絲血霧壞繞。

     “啊嗚~~~”野獸般的叫聲回蕩著沖了過去,狼獸人們也是一驚,因為他們也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一類的事情發生,或許是有些膽怯了吧,手哆嗦著拿著自己身上的武器,有可能是因為卡薩奇德爾小鎮進入了深秋,有些冷了,還沒有熱過身,就上了戰場的緣故,兵器可是涼的??!

     “啊呃,啊額~~~餓啊~~餓啊~~餓??!”慘痛教訓在狼獸人的叫聲之中結束。

     轟!圣劍一頃而下,將這一切埋入了地表以下,將這一切都化作了神話!

     打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凹陷下去的巨大坑洞能夠埋下數千頭戰馬在里面,可以說的是,現在洛何現在是用盡了自己身上的最后的哪一點的靈力了,他那把瀚慈莫伊之劍被他甩開,插在了下面巨石夾縫之上,陽光的陪襯下,就像月牙嬉笑的影子。

     洛何低下頭,這是屬于勝利者的姿勢。

     所有的洛家家兵都抬起頭看著他,內心也是一怔,心里面除了高興的喜悅感,這他媽的狼族的兔崽子狼獸人知道痛了吧,知道錯了吧,趕來惹我們暗夜帝國,回去再練幾年滾蛋去吧!

     還有對眼前這一位將軍,他們的領袖的無比的崇敬和欣賞,以及對他的做法表示認可,發自內的支持他和贊賞他,沒錯!

     洛何他是洛家百年不遇的英雄和戰士!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