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 良將何在?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洛何看著那疾馳著的隊伍,心一熱,感到自己身體里有一種力量驅使著他,又伸出一只手指著對面,喊道:“泯滅!”

     一道刺眼的綠光閃現,鮮血四濺,洛何放射出一些奇怪的物質灑在了離他僅有三四百米的一支舉著狼族旗幟的隊伍,,又瞬間爆炸而導致了四五十人的鮮血與綠光相輝映形成一個曼妙的情景。

     “哼!”站在莫比大山脈上的一處狼族的一個瞭望所的卡特通看著兩道極光的閃現,呵斥道,“看來還需要我的登場??!”

     ——序幕完。

     來吧!來吧!暗夜帝國的意志不會被冥滅!——洛何

     “喤!喤!”鎧甲極速走動時碰撞發出的聲響,令人呼吸幾乎窒息!

     數萬道在因反射而閃爍出無數白點在天空上,已幾乎平行的形式一頃而下,就像潑了一桶水似的。

     要死了嗎?洛何這樣想到,無論是多么優秀的將軍,多強的人都會有恐懼、不安和惶恐的時候,何況自己還身處這樣的戰場上。

     “來吧!”洛何抬頭望了望,心中似乎多了一份理解,應該說——解脫。

     刷!利劍拖鞘的那一瞬,白光一現,更是多了那么一點士氣和氣勢。

     一把月牙似的彎刀從洛何的腰下的一個刀鞘之中拔出,不過,應該比普通彎刀更加得長,堅固,更是蘊藏著無比強大的靈力,而中央從刀柄之間延伸到刀尖之上,有一個淺淺的凹槽,是用來減少在空氣間的接觸,使得這一把劍更加地迅速,準確而有力。

     猶如群星隕落,在高空之中,用凌稚強弩彈射出弓箭,攜帶著龐大的靈力波動在天空中與低空空氣擦出火焰,類似于打火柴擦出的火焰,橘紅色覆蓋洛何的整片上空,遠處,也是一幅唯美的煙花盛宴!

     “瀚慈莫伊之劍!”洛何將這把劍弓在身上喊道,“帝國戰神之劍!十方神器之一,最快之器,沒有它達不到的速度!”

     狼族的兵力也逐漸匯聚了起來,要知道這里是平原地帶,更是狼族的地盤,家鄉,是他們耳熟能詳的地方,沒有他們沒走過的地方,加上平原視角廣闊,利于偵查和組織軍隊,三流狼族軍隊的支流聚在一塊兒。

     在高空上俯瞰下去就是兩個拳頭做好了攻擊的架勢,兩眼直直地瞪著洛家軍隊散落的像碎石子的軍隊,如果說看這架勢兒的,狼族肯定是勢在必得。

     “哼!哼,都說洛家洛何很會兵法,”卡特通看著一幕,“看來只是‘口耳相傳’??!”

     “順勢而為!”洛何有喊道。

     突然間在天空之中閃現出數幾個紫金色黑球,,在弓箭下落的同時,不斷的變大,似乎要把這一些都要吃掉!

     “咕嚕!”

     似乎被灌入了另外的空間似的。

     “嗡!嗡!”弓箭在狼族的區域的上空裂開的一個瘋子中穿透出來,洛何竟然把這些弓箭全部“還”了回去,還給了哪些發了弓箭的狼獸人!

     “??!??!”弓箭可是有幾萬只??!

     急報!急報!狼族前鋒想到,揮動著手上的白旗,示意狼族的弓箭手陣散開,插入早已拉開的一個橢圓形圓弧形包圍陣勢的舉著盾牌的六千狼獸人之中,并讓插入的兩支狼族軍隊調集兵力從西北角和西南角打開的一個夾縫鉆進去進攻。

     一千零四十,地=敵方傷亡人數,一個不錯的佳績。不過,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要知道,現在的洛家家軍可是散落著的甕中之鱉??!

     洛何依然弓著身,背后,是四處逃亡的洛家家兵,眼神看著前方,過來的兩三百騎士小隊,“蹬!蹬~~蹬~蹬!”

     “三刀絕!”

     洛何舉著瀚慈莫伊之劍掀開,放出一道刀鋒切開大地向前沖去,就像切蛋糕一樣簡單,裂開一個長長的縫子兒。

     撲!隨即跳了起來翻了一個筋斗與刀鋒的尖兒擦肩而過,叭!叭~~叭~刀鋒砸開數十個舉著盾牌的狼獸人,再來一個側翻,擋住了一縷陽光,映現出一個身影,一個戰士的側著身子像睡者的身影。

     嘩!轟!閃出兩道刀鋒,在半空之上劃開了兩道長達兩米的刀鋒打了個“叉”在地面上,足足深半米!打開了三四十個穿著厚鎧甲的狼獸人,這只足有兩百多位的隊伍幾乎全部散開。

     除了一些數十個鐵哥們兒的還聚在一塊兒,說著,要死就一起死,大家一定要堅持!

     其實,這些都是一些廢話!

     洛何紅著眼,眼神中,這個世界好像是模糊的,什么都沒有的似的,除了一味釋放自己的靈力,施展完自己全部的招數,將自己的視線變清楚些。

     洛何緩緩落在了地面上,沒有聲音,落葉般落下。

     砰!瀚慈莫伊之劍閃耀出紫色的極光照射著四周,巨大的聲響伴隨著,王!王的圣劍所帶來的死亡預告!沒錯!這就是這一把劍所帶來的弊端,讓持有者陷入無限的深淵,不知如何控制這一股力量而陷入了暴亂的狀態。

     “五級段!”

     轟!轟!轟!轟!轟!像一個嬰兒似的甩著瀚慈莫伊之劍,甩出五道刀鋒向四周炸開,將幾處都炸開了大洞,根本不講究“定點攻擊”。

     這根本是一個傻子!

     “末日急沖!”

     “三公之斬!”

     “龍絕之刃?炎絕”

     灰白色的色調的轟炸夾雜著幾百道刀鋒,幾千道極光,幾萬道閃繞著無線焦點的光束,靈力凝聚出的極光,還有那迸濺出的血紅色的鮮液,不知道是血還是什么鬼東西,龍的吼叫震聾了所有人的耳朵。

     躺著的,是舉著的盾牌,好像什么用處都沒有;躺著的,是拿著的還未廝殺的利劍;躺著的,是躺在地上,連回去和自己的親朋好友說話的權力都沒有的狼獸人,是不是這也算得上一種剝奪?

     轟!其他的地方依然在激戰。

     西北角。

     鐺!鐺!

     “集中兵力!”洛瞳鳴澤指揮著散落著的,四處逃竄著的洛家家兵,“一起突圍出去!不要白白犧牲!這會使的我們人員大大減少!”

     凌亂而散落在地面上,而沒有一個人去撿的兵器之上,晃動而不知所措的人群之中,伴隨著厭煩、不滿的情緒。

     “夠了!”洛瞳鳴澤喊道,揮舞著手上的鑲黃色的戰旗只會這隊伍向左靠攏,“組織防御,成一字阻擊敵方,拿起你們的盾牌攻擊!”

     喤!喤!

     整齊、整合的洛家家兵,漸漸靠攏在一起,恢復了當初的士氣,而每一個人的服從下,每一個人的帶動下,一個站出來的戰士——洛瞳鳴澤的出現,似乎扭轉了整個戰局。

     湊在一塊兒的洛家家兵,一部分抽出七八十人拿著短刀擋住了弓箭的干擾,而一個小隊又重新組織了三四百人的騎士兵隊成一個四邊形沖了過去,想要擋住前來攻擊的狼獸步兵,而其余一些洛家家兵則兩兩成一對,前后各一個,依次向左右排開,呈一字排開。

     “一個!”兩個洛家家兵首先站在幾百個狼獸步兵的前方喊道。

     “兩個!”

     “十個!”

     二十,三十,五十,一百個,三百個,一千個,兩千個,三千個……

     總共四千個人的寬度,八千人,八千人打一萬兩千人,可是一仗持久戰??!洛家家兵聳聳肩,發出“吱,吱”的聲響,以此來增加信心。

     媽的!區區狼族算什么鬼東西?難道自己打不過嗎?難道自己的國家,曾經是大陸第一的帝國里的三大世家中忠實的戰士會有那么容易擊垮的嗎?答案,是否定的!

     “??!”狼獸人看著自己被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健壯的白色手臂砍下的血肉已經模糊的左手手臂的手肘之上掉了下來,掉到了一塊巨石上,驚恐地喊著,“是誰?是誰干的!這幫洛家來的,到底想干什么?”

     “啊~~~”一陣慘叫,一個狼獸人倒了了下來,頭稍稍一松開,“骨碌,骨碌~~”頭攜著血紅色的鮮艷的血流了下來,滾到一邊,停在了一個舉著盾牌立在那兒不知道是誰指揮他們的洛家家兵的腳下。

     血紅色的血沾在了他的銀白的鎧甲上,染了一絲的紅色,天兒,也因為夕陽的落下而漸漸從橘紅色染變成了淺淺的血紅色。

     嗚哇~~~嗚哇~~嗚哇~三足烏鴉在天空上飛過,追尋著他們上方太陽一天后給他們的禮物,落下帷幕的太陽公公灑下血紅色的帷幕大布匹上,是太陽跑舍得珍貴的靈力,蘊藏著極強大的靈力,而至一個股靈力就成了三足烏鴉所棲息和生存的唯一靈力來源,所以說,夕陽是他們想要的,所向往的,黑色,紫色,血紅色,銀白色,還有洛家的戰旗的鑲黃色,狼族的橘紅色,這真是一幅唯美的色彩格調搭配的絕配之畫!

     這是一個魚龍混雜的世界,而這里便是一個縮影,是洛何?還是洛瞳鳴澤,還是卡特通,還是其他人呢?

     良將何來,良將何在?

     讓這場戰斗繼續吧!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