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章 南宮地下室13區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這就是這兩天,邊界戰報的結果,但或許還沒結束呢……

     可以說的是,洛家家兵的到來使得這一場戰局發生了新的轉機,使得戰斗得到了一絲希望,只不過這些就是后話了。

     激戰中的南宮,黃昏時刻。

     說是黃昏,不過在這里除了漆黑還是漆黑吧。

     漆黑的小屋子里,除了止息的聲音發出的“呼,呼,呼~~”聲外,極其寒冷的溫度下,由冰寒鎖之結印所放出的結界之中,被凍得的能透過去斷了似的的鋼筋構架架立起的南宮地下世界。

     這里隱藏著南宮最機密,最神秘的地方,更是所有人向往的地方。

     有些時候,權利能讓一個人瘋狂!

     這里的人,寧可放棄自己的妻兒而墜入這么一個寒冷、終日看不著黑暗的地方,所謂的也不過如此罷了,這里就是南宮地下室13區。

     由于這里的低溫環境,每一個南宮的密探來到這兒,當他們打開這一扇門所謂通往權力之路的大門背后,他們還所執念的一切有關于人性的事情就像外面的氣體一樣貫進里面后,由于液化的緣故凝結成水珠子兒浮在半空中,顯現出一幕朦朧的面紗遮蓋住了他們曾閃動著光芒的雙眼。

     緊跟著的是,麻木不仁的想法。

     “咚!”搖晃不定的上方的大理石鑲在巨大、早已廢棄的巨型鐵礦礦脈打造而成的南宮掉落下來成粉末狀的霧狀碎末落在了一條縱橫在這個地下室的上方,長達1.7千米連接在兩端的鋼筋上。

     “上面是怎么了?”一個穿著厚厚的棉質大衣的白發老頭看著上方,“好久沒有聽到過這樣的聲音了?!?br />
     一個剛剛換了下崗的南宮密探在北方這個巨大正方體正面的大門前的一個小亭子里的人走了出來,旁邊還飄著一顆閃著光的金色閃耀石,弓著身說道“總等大人,你在這兒也該有兩周了吧,幻瞳藍水晶顯示你的身體的靈力指標極度為零,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的靈力就不會隨血液流動,血液缺少了伶俐的保護就會迅速被零下二十攝氏度的溫度凍……”

     總等大人轉過身來看著他,緩緩道:“好了,我知道了?!?br />
     “嗯~”

     哐!大門被人輕輕一推打開了,打開這里的光明,也打破了這里的寧靜。

     一個熟悉的青年身影浮現,“好久不見了,南宮墨旭,南宮總等大人,”他搖了搖頭,舒展了一下筋骨,低溫下,皮膚中凝結出了霜,搖頭中甩出了彌漫著的白霧成了一層薄膜擋住了外面的空氣,低下頭,黑色的頭發凝結出白色的頭發,閃現出微微的光閃,眼盯著總等大人,“我的老師,襄恒來看您了?!?br />
     而背后則是他的死黨——半藏?林,他挎著黑色大衣左手握著一把武士刀,右手拿著一個白色的手提箱,上面印著一個血色的瞳孔周圍圍繞著暗夜帝國南部的橄欖樹上的橄欖枝葉包圍著的蛟龍含著一滴血的奇怪圖案。

     “你們想干什么!”南宮墨旭旁邊的門衛做好了作戰的姿勢說道,他眼珠子兒一轉,又收回原來的樣子,笑了笑,“南宮廢柴二人組,不想說些什么,你們是怎么混進來的?!?br />
     廢柴二人組!他也不想想,如果是廢柴,怎么可能連他自己都不一定闖進來的南宮所謂最高檢察區的掃描都擋不住他們,看來,這還得看看??!而他們兩個想要的東西,或許只有總等大人南宮墨旭自己心里清楚。

     半藏?林瞪了瞪他,眼神中滿是殺氣,看來來者不善,他奮力一甩將自己右手上的白色手提箱甩出半空中,大門被設計的比地下室內部的地板有四米的高度,半藏?林看了看,右腳向前一邁開。

     “呼!”一陣旋風從襄恒的耳旁擦過,一個黑色的身影劃過他的眼角,像一個一躍跳進海里的海豚一般的優美曲線穿過,略跳的比手提箱甩的高一些的半空之上,側面一翻,左手順勢將握著的武士刀拔開,低溫下瞬間凝結起來的黑色大衣一直延伸下去,因為流動著的靈力的緣故,手沒有被凝結,卻將整把武士刀給凍住了,披上了一層白霜。

     眼盯著那個門衛,“喝!冰慳!”

     颯!颯!颯!颯!

     半藏?林用力一旋開武士刀,手中凝聚出金色的極光擺出一個金色環子兒,發出巨大的靈力波動震開了這一層霜化作一道道冰箭射出朝向了那個門衛上方。

     “??!”門衛還來不及反應,冰箭就逼近了他的頭上,他驚恐地喊道。

     南宮墨旭看了看,眼神中略帶有一絲的警惕,回眸閃動,眼角旁放射出敬畏的殺氣,像一只發著光看到了獵物的貓的眼神,凌厲而不失可愛,“讓開!斗轉星移!”

     說完,右手展開,甩出一道圓弧狀的極光,極光迅速地展開化作小小的微粒泛著光,向南宮墨旭的四周散去,形成了一道無形的壁障。

     “鐺!鐺!”冰箭在南宮墨旭的上方迸濺出無數的碎片,又微微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有無聲無息的化成水融入了地上映現出的奇怪符文之中,沒錯!這就是整個南宮地下室的秘密,無形的巨大結印之陣封鎖著這里。

     半藏?林緩緩落了下來,就像落葉一樣,什么聲音都沒有,似乎在有意的遮蓋住自己的聲音,他又故作鎮靜地拿起在他左腳旁的手提箱,微微張開口側著身子含著點奇怪的語氣說道:“帝國彌足之須佐戰團,半藏?林駕到,請把圣女給我們,我們最敬仰的南宮總等大人?!?br />
     “哦?”南宮墨旭笑了笑,“如果不給呢?”

     “那只能搶了咯?!眲倓偺聛淼南搴阏f道。

     茲!南宮墨旭一蹬腳向前走了七八米,與半藏?林的臉龐想觸碰,只要在前一步就親上了,當然,他不是為了要了別人的初吻,右手一抓抱拳向下一砸,拳頭凝聚出綠色靈光泛著微微的靈王氣息,強大而充滿著威嚴的氣息帶動著周圍的空氣,閃動著急速的氣流形成了一個小型的漩渦砸了過去,朝向半藏?林的臉打。

     “呃~~”半藏?林楞了一下。

     噌!襄恒伸出左手,護住離他僅有半米多的剛要砸向去的拳頭的半藏?林,旋渦狀的氣流驟然停下,只不過是有些氣流從襄恒的手指的縫隙之中竄了出來,像一臺形狀怪異的吹風機吹出一陣風將半藏?林的頭發向上揚起,看上去,還挺好看的。

     恍惚是哪個人發出,一道褐色靈光向外射出朝向襄恒,“鐺!”半藏?林半蹲了起來甩出武士刀一側向襄恒的周圍,又輕輕向上傾斜橫了過來,閃出白光擋住了這一道靈光。

     南宮墨旭甩開襄恒的手,又右腳向外一側,左腳一弓使勁兒用力一蹬起來,右腳順勢打向襄恒的頭上,揮灑出綠色的殘影。

     襄恒眼角旁閃動這凌厲的光芒,眼珠子兒微微斜向了那一邊看著這一幕,右手向上做出防御的姿勢,左手張開凝聚出一點細微的氣流,環繞著掌心的上方形成一個旋轉著的球形氣流體,讓靈光附著在表面泛著紫光。

     “氣勢流?一段!”

     轟!匡朗朗,南宮墨旭的左腳被襄恒的手擋住了,下意識轉向左下方看到了襄恒的左手瞧見了那奇怪的紫色球體,乘著襄恒右手還運著一點靈力做防護的防護層用力再來一蹬,想一塊煩人的彈簧,彈開了十幾米遠。

     襄恒因為瞬間的反作用力,也向左微微一傾,便亂住了陣腳,啥都沒有想就奮力甩開氣流體向上砸去,打向了上方的鐵橫梁上,氣流體再向上時,不斷地吸蝕周圍的空氣不斷的變大,旋轉著的巨大氣流體在和鐵橫梁碰撞時,竟然裂開了向左上方旋轉,深深插向了上面的地基二三米之深。

     斷開的鐵橫梁向兩邊掉落砸向了兩邊的鐵柱子兒上,向兩邊劃開了兩道深深的溝子,溝子下插著無數的菱形水晶,那些就是冰寒之境,能折射靈力,放出極度冰點,從而可以施展冰寒鎖之結印,戰斗中可以用之減緩對方的移動速度,保存珍貴的草藥或一些難以直接提取靈力的某些奇怪寶物。

     因為是折射施術人的靈力,所以這不會對施術人有任何影響。

     這個巨大結印工程,南宮地下室13區冰寒鎖之結印可以堪稱一位靈王階的人物所隱藏的全部實力了,只不過這是南宮四萬子弟共同制造而成的,也就是說,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受到冰寒鎖之結印的移動限制。

     四周出現了五個人的身影,襄恒有些正經了起來,而半藏·林環顧著看著他們,眼神中放射出一位殺手的眼神。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