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章 首戰告捷!!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報——”一個小兵走進狼軍大帳,“弄碧托斯大將軍,暗夜帝國來了援軍了?!?br />
     弄碧托斯坐在披著狼皮里面夾著羊毛的用紫檀木做成的高貴木凳上,大帳內除了他還有一堆狼軍北伐的高級將領,還有少數的護衛,都在中靈60級以上!包括哪些護衛,以及這位過來通報的狼獸人。

     “哦?”弄碧托斯抓起烤全羊的一只羊腿,還有一只手便拿起匕首準備把一些較為硬的地方割開,早已張開口把這塊肥沃的羊肉給吃了,“又是那個人來送死???”

     “洛,洛宇的父親洛蕭澤~~~”

     撲,堆在盤里的羊腿,呼!匕首直接插在跪在狼獸人前,凌厲的力道,“全軍整頓,迎接這位這個家伙的到來!又要大戰一場了?!庇洲D轉頭,“洛蕭澤,帝國三大世家之一洛家大掌門~!”

     ——序幕完

     老兄弟!看來你一個人抗不過來??!——暗夜帝國洛家大長老洛蕭澤(暗夜城惠)

     初升的太陽微微浮出了太平線,照射出柔和、和煦的陽光映在帝國邊疆——卡薩奇德爾小鎮,一個安詳、美麗的小鎮,不過現在,可能是安靜的過頭了吧。

     緊緊閉著的門和窗,拉住了窗簾,似乎在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空蕩蕩的圣德蒙福斯大廣場上沒有一個人,除了被風羅卡神鳥和局炎龍的轟炸式的攻擊倒下的巨大大理石石塊因為沒有人來清理而散落一地,就像一個小孩在玩積木一樣凌亂。

     這里,圣德蒙福斯大廣場也是最先被攻擊的地方。

     殘骸下,被獵魔影的毒光所打下的城墻早已變成了破爛廠,推擠著因為沒有來得及抬走的死尸遍布四周,沒有派上用場的盾牌散落一地,剛想拿起寶劍為暗夜帝國嗜血奮戰時被炸成只剩下幾片長的一截巋然插在那里成了他們死后所立起的墳墓。

     “蹬蹬,噗曦~~”洛蕭澤拽住韁繩,擺弄著已和他有了十四年相伴的白色棕毛馬,蹄虎,“老兄弟!看來你一個人抗不過來??!”臉龐顯露出一種信誓旦旦的表情。

     劉薛辭微微展露出一絲笑意,白色的長長大胡須在風中不停地晃動,“呵呵,這不能怪我!”又側臉站過頭來看著對面和煦的陽光下,晴空萬里,又呢喃道:“或許,這一切笑笑就結束了呢?像夢一樣,是否你也和我一樣呢?”

     雖然劉薛辭這一句話連旁邊的守衛也難以輕易地聽到,但是相對于劉薛辭和洛蕭澤這一類靈王39級左右的高階強者來說,這么細微的話也能輕易地捕悉到,“嗯,或許吧!”

     “|轟!轟!轟!轟轟轟!”獵魔鷹張開它們巨大的雙翼遮蔽了剛剛到來的陽光,發動了更為凌厲的攻勢,看來,又要惡戰一場了!

     劉薛辭皺了皺下巴,舌頭在口里卷縮在一起,說道:“|我們,已經被他們圍困了一個月多了,難道,連剩下的陽光都要剝奪了么?”

     洛蕭澤左手一伸撐開一片巨風向外撐開打向天空,招來數百多大而蓬松的烏云,微微響起了“轟轟”的陣陣雷聲,傳遍了整片天空。

     雖然在地面上這是像蜜蜂一樣的叫響,微乎其微,但是對于在上面的有著捕悉靈力的獵魔鷹來說卻大得要命!洛蕭澤正是放下了一個干擾攻擊的低級的靈力法陣去干擾這些獵魔鷹并尋找機會把他們消滅掉。

     它們停止了攻擊,來回地滑翔又俯沖,又向上抬起,想躲避著煩人的干擾攻擊,劉薛辭看著這天兒,微微一笑,“呵呵,幸虧還有你??!”又舉起暗夜帝國的軍權象征——虎符令,“全軍聽令!放箭~~”

     “嗡嗡嗡~~”有些時候蜜蜂的聲音很小,但是要是有時候有幾萬只呢?

     黑壓壓的像雨點似的,以一個精準而無一偏差的完美拋物線射出城墻外,創造了這一個月來的第一次進攻。

     “啊呃啊呃呃啊”撕裂般的疼痛,給了他們一次抨擊。

     劉薛辭雙手合掌,“啪!”

     清脆的利索,帶著一種堅定的信念,兩掌間凝聚出巨大的靈力,似乎在釋放出一種龐大而沉靜的力量,“duang!”一陣巨響,巨大的靈力結印在前方慢慢消散,淡藍色的壁障逐漸變淺,又慢慢地消失不見。

     “嘩嘩~~~”由洛家的一位年輕小將——洛何扛著一把兩米長的長槍帶著像螞蟻似的軍隊打開城門沖了出去……

     洛蕭澤看了看,沒說些什么,調轉馬的方向向后走去……

     “嘩嘩~~”進入了深秋后的卡薩奇德爾小鎮的中心大道上立著兩排威嚴矗立的楓葉木,落下了一片片落葉,“蹬蹬蹬蹬~~”數千匹戰馬路過時踩踏時的聲響震開了堆在一堆的落葉,在一次是它們飄起,在那些騎在戰馬上的洛家家兵的身軀款款而過時沖開它們那一刻時又落下,嚴肅有緊急的氣氛油然而起。

     不過好奇怪,這所謂的中心大道竟沒有一個人影!落葉掉落在地面,沒有什么變化,風在吹過來,“嘩~”又飄了起來,“呼~~”又落下。

     卡薩奇德爾,是暗夜帝國文明與整塊暗夜大陸的陽光小鎮,因為其優越的地理位置造就近乎完美的觀賞陽光最佳地方,如果狼族沒有來,似乎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這也算不算上一種悲劇呢?

     除了這個,卡薩奇德爾還有另外的三絕,啤酒,勇猛的騎士,以及男人們共同的想法——美麗的女人。

     只可惜啊,啤酒,被狼族哪些強盜,行著小偷小摸的勾當奪走了。

     恐懼折斷了他們的劍,不安讓他們放下了盾牌,黑暗侵蝕進了他們被稱之為銅墻鐵壁的心中,瑟瑟的寒風迫使他們蜷縮進了城墻腳下。

     女人嘛,早已被玷污了~~

     “啊~呃呃?!钡统恋闹匾粼趦蓚€陌生人中回蕩。

     深遠,而又無比灰暗,畢竟是這些隱暗之處。

     挺立起的枝頭拉扯著濃密黑色針葉狀的毛,在數次分合后卷縮成一個柱頭再男女的遮蔽下失去了最初的想法而難以忍耐和阻擋的溝壑之中,來回穿梭。

     喤喤,沒有任何防備的一擊下,說不出的疼痛還是融合后所帶來的快感,想掙脫出在她上方的這一位似曾相識卻從來沒有認識的男人。

     被撕破的衣裳破布與白色粘稠的液體上粘合在所謂最為隱秘的三角地帶,其實只不過需要奮力一捅就破除了這一可笑的純潔,這液體隨著她來回擺動而不斷向下移動逼近更深處……

     潔白無瑕的臉蛋,只不過是一幅面具隨時都可以摘下,解開紐扣,脫下了代表文明的破東西,倒下,投入新世界的懷抱,最深處的懷抱。

     “呃~~~~~”

     “砰!”刺眼的曙光,是希望還是絕望后的神所帶來的救贖?

     洛蕭澤披著一件白色的大衣,再光的映襯下,重疊在一起的影子疊在大衣上,像一位看透一切,為那些墮入黑暗之中的無處申冤的冤魂澄凈一切的神一樣,嚴肅、莊嚴地注視著這兩個人,還有其他剛想~做~|的“正義騎士”。

     惶惑驚恐的眼神。

     “大人!”這是他們的哀求么?

     洛蕭澤環顧四周,看著這些,凌亂的不經梳理整日等著新的玩伴為她們帶來快感和給予她們生活必須的食物和水,沒有整理過的床鋪上彌漫著新舊的,不同的人,來自不同階級的男人的遺留物濃重的氣味,令人嘔吐!

     洛蕭澤沉著臉,又像一位搜查官,不,一位死神一般,“這就是曾經叱咤風云的暗夜帝國最強傭兵團——卡薩奇德爾戰旗兵團嗎?”他抿抿嘴,因為他覺得實在是難以置信,“你們!”

     懵懂的眼神,近乎絕望邊緣的野獸。

     “唉,”他嘆了嘆氣,“按照帝國軍法論處,死刑!”

     “蹬蹬~~”數百位整裝待發的洛家家兵整齊上來抓住這些在這座滿春樓的所有人,洛蕭澤似乎想到了他們在斷頭臺上望著太陽看著他那惶惑而懵懂的眼神……

     一個走過來的士兵微微俯下身子,弓著身子抬起兩手做了一下一些上級與下級之間的禮儀,有些開心又抑制下來正經兒地說道:“報!首戰告捷!洛何共殲敵兩百余人,俘獲三個人!”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