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 來者不善!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這么說——”南宮天沒有面露表情,“呵呵,你還是來了?!?br />
     “洛如潼,讓開!”迷霧又露出一個身影,“他不是你的對手,更不是你的朋友!”

     洛如潼頓時一振,剛想轉頭,“扼~~”一陣刺痛深進洛如潼得軀體中,這種疼痛,有一絲的溫暖,但卻布滿了能讓人致命的劇毒,那種痛,就像是從心里開始的,一種背叛的痛。又有一種陷入冰窖中寒氣逼人的微痛,洛如潼左眼往回盯了一眼,冷漠才是讓她倒下的似乎是罪魁禍首。

     “扼~~”洛如潼從未有過的體驗,就像這塊大陸上無數卑微的生靈一般——奴隸,似乎受到了他們的憤怒,憤怒,那種從心底就痛恨的憤怒,熱得像烈日灼心,冷的得像冰天雪地,這種痛,更像他們得絕地反擊!

     在奴隸主上奪走似乎本該屬于他的權利,奪走他最喜愛的王冠、鉆石、權杖,那時候,他是在意他的財富,還是畏懼與恐懼而驚慌失措,還是因為被仇恨和憤怒而變成野獸,甚至比野獸更可怕的東西奪走了他們引以為榮的鞭子?

     又還是因為是他們曾經,曾經認為不會叛亂,永遠忠誠守衛自己的奴隸所欺騙,奪走至高無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曾無數領教了這打在血肉之軀體,深凹在無底而黑暗的深淵里,現實般的殘酷……

     南宮天敗露出那他不想披露出的表情,這猙獰的表情,是恐懼?還是勝利的喜悅?顯然,在場的,都很疑惑。

     那顯露出虛空而冰冷的左手,深深的插露了溫暖的軀體的后背里,透進那布滿靈氣,紅色的,在他看來似乎就,就只是一條血泠泠的管子罷了,不過,他真的,真的暖起來了么?

     帝國,南部引起一次奴隸的大反擊,這一次沉重的打擊,便讓暗夜帝國南部經濟受到巨大重創,然而,很顯然這一次的起義沒有引起什么太大的波瀾,那倒是帝國將有120萬平方千米的農田將被荒廢!將有6000萬的平民受到饑餓!

     餓的還是那些起來反抗的人兒呢!

     洛如瞳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似乎自己的腦袋被什么凝結起來,似乎是因為那些霧氣的侵擾使得洛如瞳的身體的體溫在不斷的下降,似乎這一句話,她又在哪里聽過。

     “洛如潼,對不起?!蹦蠈m天哽咽道。

     一陣絞心痛,讓人失去了知覺……

     “砰~~”寒氣逐漸高升而逐漸漫延過來,最高到了3米之多,也算漫到了南宮天的腳底前了,“你還真的是無情??!南宮天?”

     南宮天咧嘴一笑,“你是在笑話我?”

     “我可沒有這個膽??!我,小南宮宮主?!币粋€豐滿成熟女人輪廓在白霧中在南宮天的面前顯露出來,僅僅露出一張滴滿了血的紅的不能在深得,下底裹這劇毒般黑色唇口漸漸進軍南宮天那張顯得有些蒼老的唇口,哲白的、纖細的皮膚在眼光下顯得還算年輕。

     她款款走了過來,兩人的高度還算很貼近的,她索性來點刺激的,毫無征兆的將自己那高翹的鼻梁稍稍貼在南宮天的鼻尖兒上,兩雙眼睛也對在了一塊兒,電流般交匯在一起,雖然南宮天有些排斥,眼珠子兒一直向下徘徊,想都不敢想她到底想干嘛,只是一只手稍稍碰觸著腰背上,那豐滿的乳頭貼在了一塊兒……

     碰到了……

     兩人在相互舞擺著,就像有著小情調的兩個小兩口兒,激起對方的性欲,唇對唇的較量,南宮天的雙手不由自主地腰部撫摸,再撫摸,輕輕地,那女的也沒有任他擺弄,也開始主動起來,狠是靠在他身上,開始,南宮天還想反抗,不過就是,任何一個男人想反抗都反抗不了的那種刺激……

     這個女人就是——洛蕭媚!

     不過南宮天卻感到無助與空虛,似乎對方想把她占為己有似的,不過他還是跟隨著腦給他的指令,手指一點點地向上傾移,兩人令人惡心。

     “好啦!這不是玩的時候!”一個更老些的女人的聲音在周圍回蕩著,有著靈王一樣的氣魄和龐大靈力所顯耀的語氣。

     兩個青年也松開了彼此的雙手,說是兩個青年同時放的,還不如說是南宮天受不了這種東西奮力甩開的呢,南宮天又下意識地看了看洛如瞳,不過倒是結合在一起的兩個唇口,不斷蠶食著對方的身體,以此引導對方陷入自己所設下陷阱,激起對方的性欲,看來,還真的讓人感到惡心。

     洛蕭媚有些氣憤的看著南宮天。

     南宮天猶豫了一下,“蕭夫人,洛如潼本人我已經帶來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把你那一份給我???要知道我是抓住了你的把柄的!”

     “哦?”

     “你難道要毀約么?除非……”

     “你難道要毀約么?除非……”南宮天有些緊張,因為他知道即使自己有著極其豐富的實戰經驗,他也無法保證自己那幾斤幾兩可以與這個能與帝尊齊名的洛宇之妻子所抗衡,更不知道她有什么不為人知的奇招怪招沒有被人發現,他可不想這個時候與蕭媚作對,因為他知道,他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去與之對抗,更不知道她有什么不為人知的奇招怪招沒有被人發現,他可不想這個時候與蕭媚作對,因為他知道,他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去與之對抗。

     “那倒不是,只是提個醒兒吧,”蕭媚聳了聳肩,悠悠地說:“不要在長輩的面上,自以為是!”

     “因為我不是……”南宮天有些欲言為止,“蕭夫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忘掉了,我只是有些性急了,不過該給還是要給的吧?堂堂洛家之首,不會要……”

     “請不要性急了,我會把洛家的兵力調動到城北的,不過即使這樣,西宮和東宮的人也會趕過來的!”蕭媚威脅道,“你就不怕嗎?”

     南宮天咧開了嘴,笑著,緩緩說道“呵呵,沒關系,這個問題我自己可以解決的,輪門?冥神門?!笔捗挠行┗炭?。

     “輪,么?”

     洛蕭媚也愣了愣,咽了咽口水,平緩了一下內心的一點點的嫉妒心,故作姿態地說:“不就是冥神門第六重么,媽,難道不是么?”

     蕭媚只是定定地站著,話也不說,只是兩眼死盯著南宮天。

     “冥神門,帝國三大禁術之一,以強大的限制術靈師的能力以及強大的破壞力,加上那可以在一定范圍內提升比自己高出幾倍的速度,不過……”蕭媚又抿了抿了嘴,“你,應該還沒達到吧?”

     “那個境界的確,對于你來說實在是是太過與強大了,我看達到靈王的人也未必能挑戰這個極限?!甭迨捗恼f道。

     南宮天俯下身子來,看向洛如瞳嫩白的臉,笑著又似乎有點擔心,又抬頭看著蕭媚,有那種給別人壓力的眼神歡歡的輕聲說:“你們還是想想她吧?!?br />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毛茸茸的撤尿正面bbw㊣欧美人与动人物牲交免费观看㊣亚洲人成国产精品无码㊣抓住我的双乳咬我奶头视频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